正在閱讀
【女同志書寫】記憶即認同? 《永別書》與女同志書寫

【女同志書寫】記憶即認同? 《永別書》與女同志書寫

張亦絢的寫作從不以「同志文學」自居,但反而是如此「不在」的狀態,為1990年代以來看似原地踏步的同志文化生產,闢出一條新去向。從2001年的《壞掉時候》、2003年《最好的時光》、2011年《愛的不久時》到2015年的《永別書》,她的小說向來精準捕捉了女同志社群中的兩大課題:家族與家庭。
您已經是會員?
典藏 ARTouch.com
免費加入會員,閱讀專屬藝文報導
繼續閱讀此篇文章 加入會員
蔡雨辰( 8篇 )

文字工作者,曾任《破週報》執行主編,《新活水》特約編輯。為多家文學、電影、藝術媒體撰寫評論與人物專訪。主編書籍皆試圖挖掘與記錄台灣的歷史:《拒絕被遺忘的聲音:RCA工殤口述史》、《踏青─蜿蜒的女同創作足跡》、《拆解藝穗.十年報告》、《漫遊雙和:走尋城市故事》。正在進行90年代同志運動之口述計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