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驚喜無處不在:紐約佳士得、紐約蘇富比、紐約邦瀚斯2019春拍結果

驚喜無處不在:紐約佳士得、紐約蘇富比、紐約邦瀚斯2019春拍結果

紐約春拍盛事由紐約佳士得、紐約蘇富比及紐約邦瀚斯領銜。各單場皆有各自突出的拍品,然整體表現仍顯平淡無波,來源有據的私人藏家專拍在此似乎顯得更為吃香。除此之外,向下修正估價的策略持續發酵,吸引更多藏家願意投注,不少較低估價拍品仍可以超出估價之姿拍出。然,這一季紐約春拍也出現有黑馬以翻百倍的情況成交,令人大吃一驚。靠眼力撿寶,拍賣市場驚喜無處不在。
佳士得
紐約佳士得此季一共推出有「中國書畫」、「髹金飾玉——歐雲伉儷珍藏」日夜場、「鐘鳴鼎食——歐洲顯赫私人珍藏青銅禮器」、「中國瓷器及工藝精品」等與中國藝術相關拍賣,各場均表現不俗,當中又以「髹金飾玉——歐雲伉儷珍藏」專拍最引人注目。赫伯特.歐雲(Herbert Irving)與妻子佛羅倫斯.歐雲(Florence Irving)為美國知名企業家及藝術收藏家,與當時知名的古董商及大都會博物館等都保持良好的交往關係,收藏主要集中在中國、日本、韓國及東南亞等地的亞洲藝術品,種類豐富且品質良好,因此也讓是次專拍獲得不少回響。
「髹金飾玉——歐雲伉儷珍藏」夜場總成交金額逾1,784萬美元,件數成交率96%,金額成交率89%,最高價者為編號806之清乾隆《青白玉御製雙魚洗》,作品玉質潔淨,盤心處淺浮雕有成對魚紋,器底陰刻乾隆御題詩《題和闐玉雙魚洗》(收錄於《清高宗御製詩文集》第五卷)一首。此器器形很有可能模仿自青銅器,在乾隆朝編纂的《西清古鑑》中有一件外型差不多的漢代《青銅雙魚洗》。「乾隆年製」四字隸書刻款,曾於1979年香港蘇富比上拍,拍品405號。此次上拍預估價100萬至150萬美元,成交價為289.5萬美元。其次為編號813大理國12世紀《鎏金銅阿嵯耶觀音像》,預估價為200萬至300萬美元,最後卻以低於預估價193.5萬美元成交。
編號806清乾隆《青白玉御製雙魚洗》,成交價289.5萬美元。(© 紐約佳士得)
編號1180《玉豬龍》,成交價229.5萬美元。(© 紐約佳士得)
「髹金飾玉——歐雲伉儷珍藏」日場總成交金額1,337.4625萬美元,件數成交率97%,金額成交率98%。最高價者由衝破低估價將近460倍、一件連年代都沒有標明的《玉豬龍》奪下,跌破眾人眼鏡。編號1180《玉豬龍》外型近似一個C型,一C型前端陰刻有貌似臉部的線條,立著一對的耳朵,應是獸首表現,獸首後方鑿有兩孔。目前從考古發現可知,玉豬龍主要出現在新石器時代紅山文化(公元前4700至2900年),從帶有孔洞等特徵上推測應該屬於裝飾配戴品。然而,由於玉豬龍多為考古出土,加上特徵明顯仿製容易,贗品充盈於市,容易讓藏家卻步不前,想來這也是為什麼是件拍品拍前於估價僅有5,000至9,000美元的原因。但超乎拍前預期,買家出價極為迅速,顯然認定這件作品是件好貨,最後以229.5萬美元成交,完美演繹華麗的反轉。
「鐘鳴鼎食——歐洲顯赫私人珍藏青銅禮器」專場總成交金額455.15萬美元,件數成交率91%,金額成交率90%,最高價者為編號1506商晚期安陽《勺方鼎》,曾輾轉經手於古董商Eskenazi、仇炎之、馮洛侯、黃濬等人,來源清晰,並曾著錄於黃濬《鄴中片羽三集》、林巳奈夫《殷周青銅器綜覽》、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殷周金文集成》等。預估價100萬至150萬美元,以109.5萬美元交割。
編號10明代李東陽1516年作《種竹詩卷》,成交價457.5萬美元,圖為局部。(© 紐約佳士得)
另外在「中國書畫」及「中國瓷器及工藝精品」方面,也各自有表現突出者。「中國書畫」總成交金額780.5萬美元,件數成交率87%,金額成交率96%,其中編號10明代李東陽1516年作《種竹詩卷》拔頭籌,以457.5萬美元成交,單此一件就佔盡整場拍賣過半成交金額。李東陽是明代朝廷重臣,大家可能不太熟悉,書畫史上名聲也不響亮的他,作品為什麼可以衝出逾低估價五倍?一大部分的原因可能是由於作品之後的鑑藏印及相關題跋,安岐、翁方綱、張大千、葉銘灃及葉志詵父子等人,流傳過程令人折服。「中國瓷器及工藝精品」總成交金額近1,932萬美元,件數成交率76%,金額成交率77%,最高價者為編號1,723元/明《鈞窯玫瑰紫葵式花盆》,預估價250萬至350萬美元,成交價為301.5萬美元(約2,350萬港元),此件拍品曾在2013年香港蘇富比春拍上拍,彼時成交價為1,684萬港元。元明官鈞窯主要以花器為主,器形尺寸也較大,此件《鈞窯玫瑰紫葵式花盆》呈六邊形,釉色精美,器身似倒鐘狀,圈足略外撇,器底處有五個圓孔,並陰刻一個「三」,此一數字代表器物大小,由一到十,由大至小。近年鈞窯花器近來在拍賣市場上好事不斷,2018年中國嘉德秋拍一件明初《鈞窯天青釉花盆》才剛以人民幣4,887.7萬元打破鈞窯花器世界拍賣紀錄。
編號1723元/明《鈞窯玫瑰紫葵式花盆》,成交價301.5萬美元。(© 紐約佳士得)
蘇富比
紐約蘇富比此次推出有「中國書畫」、「中國藝術珍品」、「瓊肯:中國高古藝術」、「楊門中國藝術珍藏」及「康熙:潔蕊堂收藏Ⅱ」等。「中國書畫」總成交金額726.225萬美元,件數成交率73.4%,最高價者為主打拍品編號1168明沈周《行書自作《落花詩》十三首》。沈周晚年喪子後曾作《落花詩》多首,拍品上所寫的13首《落花詩》包含有最初定稿者十首及《再和徵明、昌榖落花之作》中的三首,作品後有吳湖帆題跋,作品先後收藏於圓津庵、吳大澂、吳湖帆等處,來源頗硬。沈周書畫兼擅,其書風最早承襲自其家族與蘇州一帶流行的趙孟頫書風,後學宋人筆意,當中以黃庭堅為主要的學習對象,此件作品即可看出其學習黃體而帶有的蒼勁挺拔之氣。預估價為120萬至180萬美元,以302萬美元成交。
編號1168明沈周《行書自作《落花詩》十三首》,成交價302萬美元,圖為局部。(© 紐約蘇富比)
編號548清乾隆丙寅年(1746)《御書《大方廣圓覺修多羅了義經》兩冊全》,成交價266萬美元。(© 紐約蘇富比)
「中國藝術珍品」總成交金額1,972.075萬美元,件數成交率63.9%,最高價者為編號548清乾隆丙寅年(1746)《御書〈大方廣圓覺修多羅了義經〉兩冊全》。此為清乾隆時期經折裝寫本,每冊封面皆為萬壽字織錦面,中央題「御書圓覺經」,下冊封底處並有「乾隆歲在丙寅正月燕九日書起至二月花朝竟」。此件拍品曾於1998年紐約蘇富比上拍,此次上拍預估價為30萬至50萬美元,因此佛經為乾隆皇帝親筆所題,且封面裝裱、包裝皆裝飾高規格的五爪龍紋及萬壽字樣,最終以低估價8倍餘的266萬美元作收。第二高價者由編號553唐末/五代《銅鎏金如意輪觀世音菩薩坐像》及編號574清乾隆/嘉慶《白玉雕御遊圖筆筒》兩者並列,成交金額皆為206萬美元。不得不說的是,唐末/五代《銅鎏金如意輪觀世音菩薩坐像》預估價僅有6萬至8萬美元,一次翻身近34倍。原藏家曾在去年帶著這件拍品上電視節目估價,當時的估價也僅有10萬至12.5萬美元,更別說原藏家20年前只以約略75到100美元買到這件佛像,20年來翻漲200多倍。這件觀音坐像高僅16.5公分,交腳盤腿坐於蓮花座上。觀音有六臂,當中有兩隻手已殘,右第一隻手捧頰作思維相,另一隻手捧如意珠,為密教六觀音之一。手捧寶珠、六臂、支手捧腮且坐於蓮花座上的如意輪觀音可見於敦煌莫高窟第14窟的壁畫及各大公私立博物館中,時間推測多不晚於8或9世紀。
紐約蘇富比此次也推出單一藏家的專拍,如「瓊肯:中國高古藝術」專拍,即是史蒂芬.瓊肯三世(Stephen Junkunc III)的畢身收藏精粹。瓊肯三世除了是成功的企業家,也是知名的中國藝術愛好者,收藏有陶瓷器、金銀器、青銅器等,多元的種類也顯示其對於中國藝術的投入與熱愛,其收藏不少是來自各大古董商。「瓊肯:中國高古藝術」專拍總成交金額413.8125萬美元,件數成交率77.5%,最高價者為編號134漢至六朝《玉瑞獸》,預估價30至50萬美元,以74萬美元售出,史蒂芬.瓊肯三世購自盧芹齋。此件《玉瑞獸》狀似獅形,帶翼,此類圓雕象生玉器,在漢代多為生活陳設、賞玩之物。該專場尚有一件拍品同以74萬美元並列第一,為拍前主打編號120唐《大理石雕菩薩立像》,預估價60萬至80萬美元。菩薩立像身形高挑,面容沉靜,衣飾華麗,又為獨立全身像,即便是在佛教盛行的唐代,也為少見。此件拍品1915年起至1960年代間為美國克里夫蘭博物館舊藏,後為William H. Wolff藏品,最後才來到瓊肯三世手上。另一件拍前主打為編號106六朝《黃玉瑞蟾》,預估價為20萬至30萬美元,以62萬美元之姿奪下該場第三名。
編號553唐末/五代《銅鎏金如意輪觀世音菩薩坐像》,成交價206萬美元。(© 紐約蘇富比)
另外兩場私人收藏專拍為「楊門中國玉器珍藏」及「康熙:潔蕊堂珍藏Ⅱ」,前者總成交金額103.6625萬美元,件數成交率69.2%;後者總成交金額223.7萬美元,件數成交率73.4萬元。「楊門中國玉器珍藏」最高價者為編號241明《黃玉雕鹿乳鳳親把件》,預估價4萬至6萬美元,以15萬美元成交。「康熙:潔蕊堂珍藏Ⅱ」最高價者為編號328清康熙《五彩望月圖詩文筆筒》,預估價8萬至12萬美元,以57.2萬美元成交。
編號574清乾隆/嘉慶《白玉雕御遊圖筆筒》,成交價206萬美元。(© 紐約蘇富比)
邦瀚斯
紐約邦瀚斯春拍共舉辦有「中國書畫與藝術珍品」及「印度、喜馬拉雅及東南亞藝術」專場。「中國書畫與藝術珍品」總成交金額387.433萬美元,件數成交率僅57.48%,金額成交率88.09%,成果不盡理想。最高價者為封面拍品編號522清雍正《御製粉彩安居樂業圖盌一對》,「大清雍正年製」六字青花款,預估價30萬至50萬元,以104.0075萬美元成交。此對碗在器外壁以琺瑯顏料繪製一對鵪鶉嬉戲於山石花卉間,類似的構圖或題材也經常可見於清代琺瑯彩、粉彩瓷器上,畫題或可追溯至宋代繪畫。此件拍品來頭不小,為弗吉尼亞.埃拉.霍伯特(1876至1958),當初可能購自日本古董商山中商會,此後一直為其家族傳藏至今。近年雖可見不少清代康、雍、乾三朝琺瑯彩、粉彩瓷器上拍,除了注意其皇家製作的高貴背景,工匠的畫功、構圖精湛與否、顏料呈色的稀缺性等,更是影響琺瑯彩、粉彩瓷器價格的關鍵。該場第二高價者為編號512的17/18世紀《黃花梨嵌寶博古圖頂箱一對》,使用清代常見的各色珠寶玉石鑲嵌成博古圖意象,且保存完整,以59.6057萬美元成交。
編號522清雍正《御製粉彩安居樂業圖盌一對》,成交價104.0075萬美元。(© 紐約邦瀚斯)
董耘( 9篇 )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