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典藏 |BOOKS】色彩與晝夜節律:光線在眼睛上的作用

【典藏 |BOOKS】色彩與晝夜節律:光線在眼睛上的作用

眼睛不僅是視覺器官,把光線解析為訊號,構成視網膜上讀取的圖像而已。在透過視交叉上核從眼睛將光線導入松果體的過程中,光線並非解析為圖像,而是和晝夜節律相關,是作為身體所賴以組織的活力。
睡眠作為一種過程、作為一種如同藝術般構成的持續生理事件,睡眠中強調眼睛的動作不僅是視覺的器官而已,不僅是把光線解析為訊號,構成視網膜上讀取的圖像。在透過視交叉上核從眼睛將光線導入松果體的過程中,佔據視網膜中百分之二感光細胞的光敏神經節細胞(除了一般較熟悉的視桿細胞和視錐細胞以外),是將藍色頻率的光線傳入神經系統的關鍵。在此處的情況下,光線並非解析為圖像,而是和晝夜節律相關,是作為身體所賴以組織的活力。
睡眠中節律的複雜與多元形式的本質,眼睛扮演了至關重要的角色。
睡眠中節律的複雜與多元形式的本質,將眼睛置放在一個細微變化的身體內。科學家們發展出一種語言,以便能夠清楚表述這個身體,並且藉以互相傳遞關於睡眠元素的標示。在睡眠中,節律性的過程持續在快速動眼期(rapid eye movement, REM)與非快速動眼期(NREM)的超晝夜(ultradian)循環中。睡眠者的眼球做出緩慢的旋轉動作;肌肉張力鬆弛;腦電圖測出的腦波,從清醒時特有的貝塔波(20-40 赫茲)轉移到變動的阿爾發波模式(記錄為8-12 赫茲),再轉移到西塔波(4.5-8 赫茲);接著便出現K 複合波,一種相對高伏特的快速暴衝,加上睡眠紡錘波(12-15 赫茲),長度為1.5 至2 秒。之後,慢波睡眠逐漸征服這些節律,此時腦電圖測量到的電震盪為0 到4 赫茲。 在60 至90 分鐘之後,睡眠再度轉變,腦電圖上讀取到的接近於睡眠和清醒的狀態之間,低震幅的腦波,近似於西塔波狀態,其中雜有阿爾發波。在這時候,眼球再度忙碌起來,經歷起快速動眼期。
正常睡眠週期示意圖。圖片取自馬偕醫院睡眠疾病衛教網頁。
實驗室中作為受試樣本的年輕人大約有八小時的睡眠時間,包括兩小時的快速動眼期、兩小時的短波睡眠,以及四小時由第一階段與第二階段睡眠組成的睡眠。在一次睡眠期間,快速動眼期到非快速動眼期的循環會發生四或五次,每一次的發生會延長快速動眼期、減少非快速動眼期的長度。一個「好的」睡眠者會整晚入睡,但會有15 到20 段為期30 至60 秒的清醒片段,通常是由於從快速動眼期轉換到非快速動眼期的變動。這幾段睡眠中的清醒時刻只有極少數可能被記得。每段這些睡眠中的特色,都可根據睡眠期間中每段腦波變化的強度,進行進一步的分解。快速動眼期和晝夜節律密切相關,配合著體溫的下降,會在睡眠期間逐漸增強,更有可能直到睡眠結束。身體內部在一段期間中的不同節律變化與波動,可以藉由熱度、動作、大腦電波活動以及腦內變量而加以闡述。在許多討論這種現象的科學論文中,有趣的一點是,當中並沒有優先解釋出這種現象的最終根本原因,只有提出清楚的描述,並就發生的現象提出疑問。這些研究當中留意到觀察與感知的精確性,但透過的是內部器官,一連串的感知、記錄、讀取,以及一些導向特定論點的結果,這因此是種透過問題來計算的方法。在這所有的腦波流動之間,我們如何能想像出一種關於眼睛感知光線存在能力的藝術,或是關於不具視覺的眼睛活動的藝術?
我們仍不知道閉上雙眼後,眼睛的目的與模樣。
眼睛沒有原因。快速動眼期單純是抽象的視覺,也就是說,如果我們把視覺理解成眼睛功能的成果,是種單純的視覺處理與經歷過程,而不是識別成圖像或是意義。眼睛的動作是活躍的,但是由涵義以外的東西所掌管。眼睛被眼皮覆蓋著,眼睛所專注的是空無,空無逐漸轉換為濃不可化的深沉,將所有色彩的集合化為黑色。於是,抽象也存在眼睛之中,無論所見為何:無需藉由任何事物感到愉悅,也無需看見任何事物,無需識別的能力。或許,我們已深陷於這樣的想法,認定圖像以及視覺與理解之間有所關聯,但我們仍不知道眼睛的目的,不知道它在其他同盟間可能會變成什麼模樣。
( 前文摘錄自《睡眠的方法:無意識的藝術、生物學和文化》一書 )
典藏叢書( 44篇 )

典藏,是一個擁抱藝術,進而分享藝術的媒介。 期望每一個人都可以因為藝術,而對生命有更多的尊敬與愛。

查看評論 (0)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