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專欄|從澳門開始的繪本寶物聚】No.3 小城市×小書店=?

【專欄|從澳門開始的繪本寶物聚】No.3 小城市×小書店=?

在小城市旅行,就需要預留被小書店羈絆的時間,因為你不知道什麼時候會遇到它。
Fonte de Letras 本屋 @埃武拉Évora
前幾年讀了《隨興單飛葡萄牙 一個女子的說走就走之旅》,被作者陳貴芳畫的Èvora人骨教堂(Capela dos Ossos)震懾,在大瘟疫時代滯留葡萄牙,疫病將臨時刻,拜訪這五千多位亡者,讓我不得不重新面對人類集體的命運。寫在骸骨前的一段話「我們的骨頭在這裡,等待著你們的未來。」(Nós ossos que aqui estamos, pelos vossos esperamos.)還在心中揮之不去,後來在轉角遇到一家書店,彷彿聽到遺骨們再次傾訴:
「我們的書也在這裡,等待著你們的到來。」
人骨教堂
書店立面,全手寫插畫與店名。
詩人(佩索阿及其他)和航海家(華士古?我不太確定。)是每一家書店的必備「符號」:究竟是先有「詩與歷史」還是先有「買賣詩與歷史的產業」呢?
與店主交換澳門的故事:《摩登的線條:澳門現代建築文化地圖》《天國之園:馬禮遜墓園文化地圖》(皆是由SomethingMoon與Root我城社區規劃合作社出版)
走入「隧道」,就是更多的繪本置放區。
「隧道」的另外一面選書:現場走進來的讀者買走了《戰爭》作者 José Jorge Letria 的實驗作品(最靠近我的風琴頁),非常珍視之地帶走。特地走進書店、特地帶走一個作者的其中一個作品,我覺得它永遠書店裡最珍貴的畫面—— 人與書的互動在幽微的細節的。
繪本區的選書:看來有好多本是中文讀者也非常熟悉的作品,繪本跨越語言自己說話了。
Évora(埃武拉)是羅馬時代就建成的城市,儘管是「旅遊區」,依然佈滿訂購後需要幾天才能取得的手工布藝店。最驚異的是,在幾乎沒人走動的路邊,有間非常美的書店——Fonte de Letras(本屋)。
這不是一間只賣視覺作品或繪本的書店,但一進書店,進入眼簾的,是葡萄牙幾家繪本出版社繪者出版的藝術書。空間上的設計非常有心,主要空間是綜合類型的書品,然後我們會走進一條走廊,進到洞穴(小房間),洞穴裡放滿了玩具和童書。
這是什麼原因呢?
在葡萄牙的住屋建材,有很多大型的石材,這常常讓我走進書店的繪本童書區時,出現了進到「洞穴裡」的錯覺,好像走進子宮裡–生命中最富安全感的地方。像是Fonte de Letras(本屋),在走廊選的了非常適合大人們閱讀的繪本!為了溝通不同世代的圖像世界,小書店也花了不少心思呢!類似的空間設計,不只一家書店這樣做。例如里斯本一家經營了三百年的書店Bertrand Livreiros也能看得到,將旅遊、生活與大人書放在外圍,洞穴式的走廊陳列書店歷史和文學家故事,最裡頭放了繪本與童書。波爾圖住處附近那家亂得要命讓我好想幫他整理的Clube de Leytura也會按照這整方式來放。
三百年書店 Bertrand Livreiro 牆面上放了葡萄牙詩人佩索阿的詩句與畫像:
里斯本的Bertrand Livreiro 童書在書店動線最盡頭,店員後方是更大的洞穴—書庫。
即使Bertrand Livreiro將繪本與童書放在盡頭,但實際上這個區域有著對外的門,只是不開啟。(不能出去玩的長頸鹿因此充滿厭世感。)
另外一家好亂好亂的Clube de Leytura(在波爾圖: https://clubedeleytura.com/ ),他們的放書方式,竟然是「從零歲到一百歲可以讀的書!」「開頭的地方是寶寶看的書,尾巴是歷史書。」書店的標語是:「歷史就在家中(Faz História Le em casa)!」
Rimas& Tabuadas @基馬拉斯(Guimarães)
感謝Rimas& Tabuadas致送給井井三一橘子行星(Planeta Tangerina)《誰都不准通過!》(中文版為字畝出版)的原版海報。
小鎮書店令人癡迷,即使是「旅遊城市」,小鎮書店依然維持的城市自身個性。無論是「本屋」,或是這家位在基馬拉斯(又譯作:吉馬良斯Guimarães)的「乘法書屋」(Rimas& Tabuadas)。
宛如走入一個城市的年輪,Rimas& Tabuadas的顯眼處,就放好關於與基馬拉斯,主要是國王亞豐素一世與城市起源等有關的繪本。在同城其他連鎖書店也能見到這些出版品,但不若小書店會特意空出角落置書,就像是「城市的角落有書店,書店的角落就是整個城市」一樣。當然,同城手作人的產品、相關藝文訊息都在這裡,讓小書店成為知識與創意的吐霧之所。
小字典:國王亞豐素一世,又譯為「阿方索一世」,Dom Afonso Henriques,是結束領主身份,使葡萄牙成為獨立王國的一位國王。基馬拉斯普遍被認為是亞豐素國王的出生地,也是當時第一個政治中心,國家概念下的第一個城市。
作為一家塞有點心和咖啡的書店,除了奔波忙碌在室內與露天咖啡座的店務上,Rimas& Tabuadas用了至少九種方式展現書,立面向外的精選讀物、把書用魚線掛起來、草編野餐籃選讀、結合古書做手工裝置來置書、雜誌鐵架、海報下「訊息式」疊書、書櫃與出版海報結合……隨意不刻意、又不至於混亂的閱讀空間感,著實不會給讀者太多壓力,尤其是只在裡頭用餐的讀者。此外,我還發現他們同一本作品都積存了不少的書量,為什麼入書可以那麼大膽呢?常被庫存壓力追著跑的小書店,在心中祈禱這些書都進到讀者手中,小城市書店也能將書的力量傳遞開來。當然,也是我的心願。
《Plasticus Maritimus》:歡喜見到作者《誰都不准通過!》的作者 Isabel Minhós Martins; 和繪者Bernardo P. Carvalho與他們的夥伴 Ana Pêgo剛剛以「海洋塑膠」為主題得到拉加茲知識類繪本大獎的作品《Plasticus Maritimus》。但我買下了他們另外一本《一年自然觀察》(《Um Ano Inteiro》),原來自然與生態,也是這兩位作者的創作主題!
《Um Ano Inteiro》(ISABEL MINHÓS MARTINS /BERNARDO P. CARVALHO,橘子行星出版 Planeta Tangerina)
海報上都是亞豐素國王的臉:國王陛下,您的臉在《三種毛球,編織自由》(中文版由小魯出版)海報上,您知道後來的事嗎? →葡萄牙的第一位國王+曾經遭遇極右極權的歷史+政治壓力下流亡的孩子,幾重故事敘述,這家書店居然用一個畫面把它們講在一起了!
Rimas& Tabuadas4.Rimas& Tabuadas其他置書細節
說是「小城市」裡的書店,但想想也不太對,Évora(埃武拉)和基馬拉斯(Guimarães),一點都不「小」呀,她們都曾經作為政權中心,一個是羅馬時代就建成的城市,一個是葡萄牙歷史的起點。當我們在講文創,是不可能馬上就建造一座空中樓閣,所有的文化養份早就儲備好,在生活裡、在生活裡,書店是一個城市長久以來文化脈絡的聚點,而與這個城市碰撞的每一個人,你和我的閱讀足跡,就是歷史的最小單位。
井井三一繪本書屋
位於澳門望德堂區聖祿杞街三一號老屋地下,一家以插畫、繪本為主題的獨立書店。為聯繫一個城市許多不同的生命而展開,有過一隻名字叫做柯阿包(All About Macau)的貓,貓跟世界辭職之後,書店尚在。
書店官網 / 粉絲團
川井深一( 48篇 )

林香君(川井深一、大香)。出生高雄。2015年開始,於澳門望德堂區經營井井三一繪本書屋。現嘗試與孩子在街市、村落、社區、海洋或山林進行教學現場實踐。「從澳門開始的繪本寶物聚」專欄是因為井井三一是澳門的繪本書店,想知道這個城市的文化聯繫是什麼,所以店主川井深一做了在地和海外(葡萄牙、台灣或其他)有書的見學,在此記錄與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