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專欄|從澳門開始的繪本寶物聚】No.1 書店是城市的眼睛:在波爾圖一條街道上的書店見學

【專欄|從澳門開始的繪本寶物聚】No.1 書店是城市的眼睛:在波爾圖一條街道上的書店見學

葡萄牙波爾圖Miguel Bombarda街是一條「藝術街」,沿街牆面有大量在地藝術家的塗鴉。私人畫廊密集的社區,一條路上,居然有幾家型態各異的繪本/插畫主題書店,令人難以想像。沿著「海拔高度」向下移動(和澳門一樣,波爾圖街道坡度還真不小),宛如身處山林,我來到其中三家神奇的書店。
街道上的塗鴉藝術,多為本地藝術家創作,有時會有團體帶領導賞介紹藝術家相關作品。
街道上的塗鴉藝術,多為本地藝術家創作,有時會有團體帶領導賞介紹藝術家相關作品。
街道上的塗鴉藝術,多為本地藝術家創作,有時會有團體帶領導賞介紹藝術家相關作品。
Ó! Galería:專心在插畫藝術上的「書店」。
到底是不是書店呢⋯⋯
Ó! Galería其實是一家插畫藝廊,裡頭有插畫家的個人展覽、原畫販售,大量不同藝術家的高輸出複製畫與版畫販售。當然,還有明信片與小誌形式出版物。內容相當活潑,可以看到擅長使用不同媒材的作者怎麼玩,無論玩版畫、剪紙、拼貼、速寫或各種印刷方式等,也堅持「創作有價」(現場甚至還販賣隨手插畫的「便利貼」)!這間插畫主題的藝廊,在里斯本與波圖各有設點,作為本地與世界各地插畫創作者的重要聚匯點。
Ó! Galería:專心在插畫藝術上的「書店」。
Ó! Galería:專心在插畫藝術上的「書店」。
到底是怎麼做到兩個大城市都設實體點呢?我在這條街道的「高海拔」處繼續仰望人家。井井三一(筆者自家書店)也販售來自澳門本地、香港、台灣、中國各大小城市創作的小誌或是私出版,都是實驗性很強的作品,Ó! Galería收的作品,除了實驗感強(有的小誌還定時出刊呀媽咪),完整度也很高呢。一間書店/藝廊,居然可以造成創作語言相互碰撞的時刻,讀者可以在此,找到葡語系繪本的視覺語言的原型,觀察它們的共性與個性怎麼出現,幾番趣味。
書店資訊:https://ogaleria.myshopify.com/
Ó! Galería:專心在插畫藝術上的「書店」。
在森林的「創作」繪本書店 Index Livraria
往山下走。
到底是不是山呢?都是斜坡呀!啊,有一年台灣週,布農族歌手馬詠恩問我「澳門有沒有山」,我說:「你們就住在山上呀,井井三一就在『山坡』上呀。」城市聚落清晰了,建築物和商場蓋起來了之後,山就看不到了嗎。不管啦,我就一直想著,這些「書店」,都在「山裡」。不得了了,我看到許多動物躲在這家書店。
在森林的「創作」繪本書店 Index Livraria
在森林的「創作」繪本書店 Index Livraria
如果眼睛不在想像,路人就看不到這座「動物之家」,可能只會看到一個商場,Index Livraria是在商場裡的一個小小的「店鋪位」,是整座商場的第一家。藝術家 azooinmywall( Instagram同名)在此創作。它是一家與「創作」緊密聯繫的書店。這間繪本書店,就是藝術家的「動物園」A Zoo in my  Wall,它暗示著我們年幼時的圖像觀,當兒童觀看一座空白的牆,場景與故事就會出現的諸多想像,我們長大之後,這些想變成戲劇,變成千百個對話的樣貌。在這家書店,我看到藝術家將這些想像「實踐」出來,一隻一隻小動物在「書店的牆」「故事的牆」上。
在森林的「創作」繪本書店 Index Livraria
這家書店,同時也在書店實踐著「創作如何與城市『共享』」的概念。藝術家在此創作,工作空間在這裡、個人展覽空間在這裡、他的社會投入也在這裡。不停更換的櫥窗、個展、不時舉辦的兒童美術相關活動等。一位藝術家就是一家書店,用「工作室」開放,空間運用變得多樣,也打開了繪本觀看的界線。我在這找到的怪書,是波爾圖本地兒童音樂教育工作者創作人獨立出版的《歌曲從不睡覺》(《Músicas para Não  Adormecer》),一首小小的詩、一張都是歌曲的CD,在剪裁和印色大膽的書裡。
書店資訊:azooinmywal  (Instagram同名)
結合繪本出版的Papa-Livros Livraria
Papa-Livros Livraria,自身即是出版社TCHARAN。
TCHARAN是語助詞「鏘亮」,大概就是頭上冒出點子時會發出的聲音,澳門葡文書店選了不少該出版社的繪本作品。出版社主持人Adélia Carvalho是一位兒童文學作者,曾受邀參加澳門文學節。現場正展出他與畫家João Vaz de Carvalho合作的繪本原畫《Era una uez una cadela》(《從前從前有一隻狗……》),:從前從前有一隻小狗,她想找一個伴,但可惜一路上都遇到不少不太適合和她結婚的動物,例如只想親親的螃蟹、半裸的袋鼠、到處挖洞的鼴鼠(咦?人家明明很「正常」)、愛哭的獅子⋯⋯大家被小狗拒絕了之後,全都跟在她後頭,最後小狗找了到對象,剛好這幾位「前任」,都成了她婚禮的賓客。
結合繪本出版的Papa-Livros Livraria
結合繪本出版的Papa-Livros Livraria
TCHARAN也製作城市辭典《WonderPorto》(《愛麗絲夢遊波爾圖》)。我們常常看到的旅遊刊物,不是地圖,就是店家介紹,這本小冊子,用更有趣的方式,代讀者深入一個城市。愛麗絲的「波爾圖仙境」,其實市井氣息很強,讀者還需要參與書中的魔法,參與波爾圖生活,才能完成。
結合繪本出版的Papa-Livros Livraria
到了幾次Papa-Livros Livraria書店現場,剛好都遇到本地藝術家Ana坐鎮,藝術家正不停製作繪本與童話裡常出現的「大野狼」戲偶,希望孩子們見到改造的戲偶,便能面對恐懼,甚至轉換想法。
書店繪本,全為立面向外,與讀者交流。
主要為葡語原創作品,但也有不少我們喜歡的非葡語系國家作者繪本就放在現場。一位讀者帶走了雍・卡拉森的書《一直一直往下挖》,我們也聊起了《形狀三部曲》。因為在書店現場讀讀到中文市面上找不到的《野獸國》作者莫里斯・桑達克之作《我們和小喬小睿永遠在一起》(《Estamos Todos na Sarjeta com João e Rui》。Kalandraka出版),裡面講這個世界是如何殘酷與溫柔地對待貧窮與邊緣的孩子。
《我們和小喬小睿永遠在一起》(《Estamos Todos na Sarjeta com João e Rui》。Kalandraka出版)
《我們和小喬小睿永遠在一起》(《Estamos Todos na Sarjeta com João e Rui》。Kalandraka出版)
它讓我想起台灣由孩子的書屋策劃,字畝出版的《黑孩子》。想在我在賣《黑孩子》的過程,一個老師說:「怎麼可以給孩子看到這麼黑暗內容的書」。與Ana聊起「童書」的語言,其實就是對整個成人世界的話語,《黑孩子》的書封,背面是光,《我們和João 及Rui永遠在一起》的孩子們,最後在書中被整個托起,被「拯救」。這也難怪莫里斯・桑達克說自己沒創作過「童書」。
書店資訊:https://www.facebook.com/papalivroslivraria/
出版社資訊: https://www.tcharan.pt/
井井三一繪本書屋
井井三一繪本書屋
位於澳門望德堂區聖祿杞街三一號老屋地下,一家以插畫、繪本為主題的獨立書店。為聯繫一個城市許多不同的生命而展開,有過一隻名字叫做柯阿包(All About Macau)的貓,貓跟世界辭職之後,書店尚在。書店資訊
川井深一( 34篇 )

林香君(川井深一、大香)。出生高雄。2015年開始,於澳門望德堂區經營井井三一繪本書屋。現嘗試與孩子在街市、村落、社區、海洋或山林進行教學現場實踐。「從澳門開始的繪本寶物聚」專欄是因為井井三一是澳門的繪本書店,想知道這個城市的文化聯繫是什麼,所以店主川井深一做了在地和海外(葡萄牙、台灣或其他)有書的見學,在此記錄與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