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專欄│芬紛聊天】他們在義大利說德語:很不義大利的南蒂羅爾Südtirol

【專欄│芬紛聊天】他們在義大利說德語:很不義大利的南蒂羅爾Südtirol

在南蒂羅爾有三個官方的教育系統,由各自的教育局管理,學校、課綱、教材、師資都是各自獨立的,分別是義大利語、德語與拉定語教育系統,雖然拉定語的族群少於5%,但為了保障少數語言族群,他們仍然有自己的母語學校,因為母語在這裡曾經遭受迫害,使得他們更加重視與珍惜自己的語言。雖然他們拿的是義大利護照,但依然不認為自己是義大利人。

旅居芬蘭四年多的我們,在今年二月,從寒冷的北歐芬蘭,舉家搬遷到溫暖的南歐義大利,我們落腳的地方位在義大利北部,奧地利西邊,阿爾卑斯山腳下,一個名叫Südtirol(南蒂羅爾)的美麗地區,這裡雖然屬於義大利,但不管是語言還是風土人情卻又非常不義大利,在特殊的歷史背景之下,他們成為了一個擁有強大自治地位的德義雙語自治省,整個省有七成的民眾說德語,他們有自己的行政、立法、教育體系,也有自己的旗幟,稅收90%歸自己使用,再加上得天獨厚的氣候與地理環境,盛產優質葡萄酒、觀光業發達,冬天是歐洲滑雪勝地,所以這裡一直是歐盟最富有的省之一。

阿爾卑斯山腳下葡萄酒的故鄉

南蒂羅爾與目前屬於奧地利的蒂羅爾(Tirol)原本同屬於奧匈帝國的一部分,但第一次世界大戰後,歐洲的政治結構發生了分裂,1915年在戰爭期間的倫敦秘密條約,義大利要求參戰的條件就是在戰後獲得包含南蒂羅爾等領土,戰爭結束,奧匈帝國失敗,義大利軍隊立刻佔領了現在的南蒂羅爾,這違反國際法與民族自決的佔領卻在1919年的《聖日耳曼條約》中得到正式認證,從那時起,南蒂羅爾就屬於義大利,而不管所有的文化樞紐。

南蒂羅爾首府波札諾Bolzano市區的主教教堂,建於15世紀

對於南蒂羅爾人來說,條約的簽署象徵著鎮壓時期的開始。墨索里尼法西斯政府竭盡全力對阿爾卑斯山地區實施強制義大利化。學校、幼兒園和政府禁止使用德語,講德語的城市官員和公務員被解僱,取而代之的是來自義大利各省的僱員,甚至德語地名也未能倖免,全被改成義大利名。

除了語言清洗之外,種族清洗也開始進行,義大利建造了許多的社會住宅,將數以萬計原本住在南部的義大利人遷移到南蒂羅爾的首府波札諾(Bolzano),他們想讓南蒂羅爾首府成為義大利模範城市。1923年起,義大利語成為南蒂羅爾所有學校的唯一教學語言,南蒂羅爾的教師被解僱,取而代之的是義大利人,他們不會說德語,1925年起更嚴格禁止家長組織私人課程。

南蒂羅爾人為了保障孩子們能繼續接受母語教育,只好建立一個地下學校網絡,他們找到合適的場所後,從德國和奧地利走私教材到南蒂羅爾。地下學校在下午上課,必須等到義大利小學的常規課程結束之後,由偽裝成農婦的老師在農場或餐館進行,一旦地下學校被曝光,教師和家長將面臨嚴厲的罰款、監禁或流放。

他們努力對抗義大利,在歷經獨立運動抗爭,無數人犧牲生命之後,義大利政府在1972年同意擴大當地自治權,他們才擁有實際的自治地位,德語也才享有與義大利語同樣的官方語言地位。在南蒂羅爾有三個官方的教育系統,由各自的教育局管理,學校、課綱、教材、師資都是各自獨立的,分別是義大利語、德語與拉定語教育系統,雖然拉定語的族群少於5%,但為了保障少數語言族群,他們仍然有自己的母語學校,因為母語在這裡曾經遭受迫害,使得他們更加重視與珍惜自己的語言。雖然他們拿的是義大利護照,但依然不認為自己是義大利人。

南蒂羅爾四處飄揚著屬於自己獨立的旗幟

我們目前住的小鎮,近九成的居民都說德語,Liv也開始上德語小學,因為複雜的歷史背景,他們對下一代的教育相當重視,投入了許多資金與心力,南蒂羅爾的德語學校在PISA國際學生能力評量計畫中各方面都名列前茅。來到全新的陌生國度,面對和北歐完全不同的文化衝擊,我們會持續將不同的生活體驗與教育觀察記錄下來,和大家分享。

芬紛聊天( 65篇 )

一家三口為了追求夢想遠赴芬蘭求學,開始北歐生活與教育觀察的紀錄。 七歲的女兒Liv進入芬蘭公立小學,真實體驗傳說中的芬蘭教育;原為台灣小學老師的媽媽,透過對芬蘭教育的觀察,對教育有了更多不一樣的想像。 想更認識我們請到: https://www.facebook.com/GarageeStudioInFin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