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蔡潔莘 彩虹雨下歸零的庇護

蔡潔莘 彩虹雨下歸零的庇護

一把紅傘放置在展覽的入口,傘布上一抹彩虹雨水的滯積,傘下的松鼠如同從奇幻之境歸來,不遠處的馬來貘漆黑的頭探望著…
一把紅傘放置在展覽的入口,傘布上一抹彩虹雨水的滯積,傘下的松鼠如同從奇幻之境歸來,不遠處的馬來貘漆黑的頭探望著,然而牠的臀部拓染了彩虹雨的印記,這座由動物標誌出的「彩虹雨村落」,來自尊彩藝術中心蔡潔莘的個展。
「彩虹雨村落」展覽現場。(尊彩藝術中心提供)
擅用尊彩空間條件的自然天光,在偌大無遮蔽的日照下,藝術家以紙漿塑形了各種不同高度、體態的動物,在空間的各個角落裡靈活的相應與互動,以及增添螢光毛皮的草地質感,藝術家期待展場空調的微風,能造成纖毛輕微的撫動,如同進入幻境的最開始,一段童話的從前從前……。像語言的魔法般,讓想像從末梢層次蔓延開來。
在著色上,蔡潔莘也與以往沿用揉色進入紙漿,或是渲染及密集收集單一色系紙材的方式有所差異,她以彩虹雨的概念做為上色的考量,應用更多噴灑技法,希望營造彩虹雨灑落在動物身上的景致。過去她對於紙漿雕塑顏色上的受限,有許多的難以滿足,她曾廣泛嘗試各式紙漿的上色技法,就為了讓色彩與材質本身更融為一體,但這次卻是她少數放下對於顏色的偏執,讓色彩自然的揮灑在動物身上,也重獲隨機、偶然狀態下的另一滿足。
「彩虹雨村落」展覽現場。(尊彩藝術中心提供)
「彩虹雨村落」展覽現場。(尊彩藝術中心提供)
在展場的最內處放置了兩幅紙漿框圍繞的圖像,指涉藝術家最為核心的創作出發點。圖像來自她兩處生命逝去的創傷記憶,一為外婆,另一為豢養的貓,「每個人都會有難以撫平的創傷,我創作的方式就是不要再徒增負面,而是提供一處寧靜可以療傷與被治癒的場域。」同樣可證為何蔡潔莘總是選擇童趣化的造型,但如同繪本文學的結構:往往最困難的就是在淺顯、極簡的結構中放置深入的寓意,同時也是能被輕易閱讀的形式。藝術家引用此種結構放置到造型語彙,在可愛、討喜等語句的形式堆疊中,其實更是如何在輕薄、扁平的詮釋下闢出深意的企圖,她希望能喚醒的是關於「每個人能回到原本簡單狀態的過程是很重要的。」因此她架空一個與現實帶有距離的彩虹雨村落,這個距離能使幻境的真實得以被信仰,在村落中人們謙卑與動物共存與學習,他們互倚及擁抱。展覽開幕邀請觀者穿著白衣前來,試著沾染這種安詳多彩的喜樂,帶著留白的心,滿載色彩的回途,是否彩虹雨村落已駐紮在觀者心中?「那個對於夢想的相信在他們生活中就會形成一道美好的力量。」
張玉音(Yu-Yin Chang)( 341篇 )

文字女工與一位母親,與科技阿宅腦公的跨域聯姻,對於解析科技、科學與藝術等解疆界議題特別熱衷,並致力催化美感教育相關議題報導,與實踐藝術媒體數位轉型的可能。策畫專題〈為何我們逃不出過勞?藝術行政職災自救手冊〉曾獲金鼎獎專題報導獎,並擔任文化部、交通部觀光局指導的「台灣藝術指南」專冊、「台灣藝術指南TAIWAN ART GUIDE」APP研發計畫主持,以及Podcast節目「ARTbience藝術環境音」製作統籌。曾任《典藏.今藝術》企畫編輯、副主編、藝術新媒體「典藏ARTouch」總編輯、社團法人台灣視覺藝術協會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