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專題】出天龍國:台灣意識、地方勃發
Dark Light
Dark Light

【專題】出天龍國:台灣意識、地方勃發

本次專題以「出天龍國」為題,「天龍國」在網路言論上作為台北市的諷喻,也暗指台北享有優越的經費挹注與文化資源。但隨著地方的漸次發展,我們應試著離開「天龍國」視野,以地方的角度更宏觀地理解台灣。專題分別以五篇文章討論五個縣市:基隆市、新竹市、雲林縣、嘉義市與屏東縣,試圖在有限的篇幅當中,重塑對地方文化的認識。
六都以外的文化振興,深耕台灣的在地情懷
「天龍人」是日本漫畫家尾田榮一郎(Oda Eiichiro)所創作的著名連載作品《One Piece》當中所創造出來的虛構角色。在漫畫當中,「天龍人」是創立世界政府的國王後裔,自認為血統高貴,甚至不屑與平民百姓呼吸相同的空氣,所以時時帶著氧氣罩,而且行徑跋扈囂張。此一形象在網路情境下,用來揶揄指稱自認為享有特權,發言傲慢、目空一切的特定人士,後來定義逐漸擴張為台北人,而台北市則被稱為「天龍國」,暗指台北市享有政府最豐厚的資源挹注,但居住其中的人卻往往無視台北市所享有的優勢地位,動輒把外縣市目為「鄉下」的行徑。這種極具嘲諷性的說法方興未艾,甚至也被台北人拿來自我標榜。
獨厚台北的失衡狀態,由文化設施的角度來看,更為明顯。過去文化設施尚未普及的年代,館舍多集中在台北。中央所在地與地方分配上的極度失衡,也造成台灣各地可以接觸文化展演的情況落差甚大,致使無論是視覺藝術或是表演藝術,「從台北看天下」的情況變得不可避免。
1990年代中期政府開始推廣「社區總體營造」,借鑑日本地方再造的經驗,期望可以重建因為人口流失、逐漸萎縮荒廢的地方社區。然而,在台北都會區孕育出來的當代藝術,進入傳統文化豐厚、卻因為資源落差而缺乏當代藝術知識的地方時,即不可避免地出現衝突。如1999年由黃海鳴策劃、在鹿港的「歷史之心」裝置藝術展,引來當地民眾不滿,認為是對當地景觀的破壞,汙衊地方傳統。而參與的藝術家則指控地方人士任意破壞藝術品,損害藝術自主。兩邊激化的衝突,所反映的其實正是長年以來文化資源嚴重不均所帶來的後遺症。
但隨著社區再造的發展,無論是官方或民間,都有逐漸意識到資源不均的情況,也促成地方大型館舍漸次出現。就硬體設施言,2017年11月本刊即在前文化部長鄭麗君喊出的「重建台灣藝術史」概念下,盤點當時蔚為一股浪潮的地方美術館建設浪潮。三年過去,當時點名的幾間正在規劃或興建的地方美術館中,台南市美術館已開幕逾年,嘉義市立美術館也於今年10月正式開館,新北市立美術館、桃園市立美術館等也正在施工當中。其他大型文化設施,如台中國家歌劇院、高雄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陸續投入使用,台灣的文化視野勢必不會再停留於台北視角。如何建立一個更為多元、更多角度的視野及觀點,相信是塑造台灣文化主體性過程當中,不可或缺的關鍵部分。
在這樣的認識下,本刊試圖以文化面向切入台灣的地方發展現狀,分別以基隆市、新竹市、雲林縣、嘉義市與屏東縣為探討案例,整理出一個概括樣貌。或以地方政府的政策出發,或以單一館舍或場所作為考察進路,希望「出天龍國」後,用地方的視野,重新凝視這幾年在「地方創生」等口號包裝下已有些浮濫的發展現狀。當然,只書寫五個縣市,絕不足以勾勒出整體樣貌,就是本次所寫的縣市,也不盡然能夠曲盡其全,毋寧更像是探究某種可能,藉由地方去擴張我們既有的視野,去探尋台灣文化當中更貼近土地或人情的溫潤質地。
以五個縣市為主題的文章,觀點與詮釋各有不同。然值得注意的是,古蹟再造及活用,是地方發展文化一個不可或缺的重要核心,不僅藉以塑造文化景觀、建立地方認同,也是發展觀光的重要賣點。從過去保存單一建築,到如今重視整體的歷史景觀,也反映出台灣社會對古蹟保存認識的進展。然而,在以古蹟為推廣地方文化的情況日顯浮濫之時,如何準確地找到地方特色,凸顯在地文化的獨特性,乃至於有長久營運的方針與策略,是眼下看似發展蓬勃的榮景背後,無可迴避的現實考驗。
此外,改善現有的文化設施,提升使用經驗,也是地方在文化發展上採取的進路。文化發展並不僅僅是作為招攬觀光的噱頭,更重要的還是讓在地民眾有感,認同、支持,進而參與,構成一個良性循環。在此當中,藝術要承擔何種任務,值得我們更多思考。近年來有許多藝術創作者以地方的信仰傳說、民俗技藝作為創作的發想與靈感來源,這是否也可以視為地方文化意識逐漸崛起的指標之一?而這些創作在進入「天龍國」的藝術館舍,以一種近乎異國情趣的方式展示在「天龍人」觀眾的眼前時,是否也能回應到實際的地方,產生真正的連結?這或許是當我們在論述地方性的塑造時,需要同時去反思的。

李孟學 ( 48篇 )
典藏ARTouch編輯。

© 2020 Artou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