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世界在互動與想像中 teamLab在華山顛覆視野

世界在互動與想像中 teamLab在華山顛覆視野

teamLab 2017年於佩斯倫敦的首展 teamLab:Transcending Boundaries。圖…
teamLab 2017年於佩斯倫敦的首展 teamLab:Transcending Boundaries。圖|teamLab
teamLab強調「有目的的教育實驗場所」,作品可讓觀展的孩童,盡情的探 索。(攝影/林亞偉)
《彩繪水族館》的互動式作品,也是展場人氣最高的區域,看到自己手繪的 各類海洋生物成為作品的一部分,小朋友開心不已。(攝影/林亞偉)
《Nirvana》一作源自日本伊藤若沖的格子畫。圖|teamLab
《空書相、無限相》結合擴增實境,打造虛擬書法空間。圖|teamLab
《光球管弦樂團》中,觀眾觸摸球體後,它便會改變顏色並發出聲音。圖|teamLab
《宇宙水晶》一作,讓踏入其中的所有觀眾,都宛如置身宇宙洪荒, 驚奇不已。(攝影/林亞偉)
teamLab在德島縣的投影創作《Ever Blossoming Life Waterfall》。圖|teamLab
《串聯吧!積木小鎮》中,參與者透過積木擺放,創造虛擬城鎮。圖|teamLab
teamLab創辦人豬子壽之。(攝影/陳弘岱)
台北華山,近期有一檔時藝多媒體舉辦的展覽,入場要排隊逾半小時!是日本teamLab帶來的最吸睛之作!近年來科技和藝術的跨領域結合,不斷顛覆觀眾對傳統展覽的認知,從3千幅會動的「梵高展」到不會淋濕的浪漫「雨屋」,都顯示著高科技互動裝置對藝術創作的介入,獲得了廣大的迴響。這些作品在跳脫既定展覽框架的同時,讓觀展經驗得以從過往被動化為主動,創造全新的感官體驗,而teamLab更是這股數位風潮,從日本發跡得到全球肯定的一員。
成立於2001年的teamLab,是由畢業於東京大學數學工程和物理情報學部的豬子壽之(Toshiyuki Inoko)所成立,這個跨領域團隊涵括工程師、數學家、建築師、CG動畫師、網頁設計師、平面設計師到藝術家。他們除了創造新媒體藝術作品於畫廊、雙年展到美術館展出,也跨足產品設計,例如與無印良品合作,推出幫助睡眠的應用程式MUJI to Sleep;再到娛樂裝置應用,如2013年曾與電視台合作,於日本男子偶像團體「嵐」(arashi)的演唱會中,加入了即時聲音遊戲的現場活動,直播的過程中觀眾能透過電視畫面上顯示的節奏點點擊手機,便能即時參與電視的音樂遊戲,創造了137萬人共同遊戲的瞬間。這群來自不同領域專家組成的跨領域團隊,作品總是能跳脫既定傳統的框架,創造集合科技、藝術與科學為一體的創新作品。
台北,藝術出道的第一個城市
近年teamLab積極於國內外舉辦大型藝術展覽,從2015年開始在東京台場舉辦DMM.PLANETS,當時展出過去眾多經典的互動藝術裝置,吸引了50萬觀眾入場,而後開始於亞洲各城市舉辦巡迴展覽。而這波展覽在去年年底來到了台北,目前正於華山1914文化創意園區展出。而在這麼多的國家之中,對於創辦人豬子壽之來說,台灣有著特別的意義,不僅是台北作為teamLab藝術出道的城市,台中國美館更是teamLab首次展出的美術館等級展覽。豬子壽之在訪談中提到:「我們一直很感謝台灣,因此在東京舉辦個展後,一直希望能夠回到台北做相同的展覽,後來透過朋友的引薦,這次終於能在台北辦展。」
回顧teamLab藝術展覽史,它在2011年以「活著」為主題,於台北Kaikai Kiki畫廊展出多件影像作品與裝置,該展,也是teamLab第一次在畫廊的展出,成為其跨入藝術領域的首展。而後獲國立台灣美術館邀請,再度來台舉辦「藝術超未來」的數位科技藝術展,共展出18件集合科技、藝術與創意的概念性作品。因此,豬子壽之總是稱台灣為teamLab的「福地」。2013年新加坡雙年展期間,展出作品《無序中的和諧》(Peace Can Be RealizedEven Without Order),以日本傳統阿波舞蹈(AwaDance)為意象製作感應式的互動裝置,這些投影的影像會根據周圍的觀眾做出不同的動作,例如跳舞、彈奏樂器等,此件作品受到了佩斯畫廊的注意,而後成為其代理藝術家,並陸續在佩斯紐約和北京舉辦個展,作品也曝光於香港巴塞爾藝術展和上海西岸與設計博覽會。
如今,佩斯畫廊不斷主推teamLab作品,今年teamLab的畫廊首展,則是1月於佩斯倫敦舉辦的teamLab:Transcending Boundaries,展覽中透過探索數位科技的角色,進一步打破傳統作品畫框和展覽空間的限制,消弭作品間的界線,例如《Flutter of Butterflies Beyond Borders, Ephemeral Life》一作中的群蝶會聚集在作品中開花或是在觀眾的腳下誕生,但同時亦能飛進其他的螢幕或是投影作品之中,創造不同作品間的對話與交流的,卻又保有其獨特性。
古美術與科技的融合
論及作品的創作理念,豬子提到:「我們在玩遊戲或看電影時,會融入故事情節、想像自己是主角且最終能成為英雄。然而這些都是按照既定的故事脈絡去進行,我希望觀眾是用主觀身體去感受世界,所以作品中會排除人或主角的角色;在teamLab創造的空間中,大家是透過自身的肉體進入世界、融入其中並與之互動。」因此teamLab作品主題大多環繞著自然、生物或到整個宇宙,探索人與自然的關係,並透過展示科技與人的互動藝術裝置,讓觀眾在參與的過程中創造新的感官體驗,在這脈絡中他們不再像是遙遠的作品觀望者,而是進入其中成為表演者。因此,在華山展場小朋友的反應最為真實,瞪大眼,「好威!」的呢喃聲,不斷出現。
正在華山的展覽分成兩大主題,包括「舞動!藝術展」以及「學習!未來の遊園地」,前者展出經典的藝術作品,後者強調「共創」的概念,觀眾透過與他人合作的型態,創造全新的感官體驗。在「舞動!藝術展」的展區中最受人矚目的作品為《水晶宇宙》,作品將無數個LED光柱設置於空間之中,透過互動式4D投影,讓光線能即時且立體呈現,觀眾進入空間時,能透過智慧手機選取不同的景象,營造獨特的宇宙光雕,與作品產生對話交流。除此之外,更有從日本傳統美術或動畫中取材的作品,例如《Nirvana》一作源自於日本近代畫家伊藤若冲(ITO Jakuchu)的著名表現手法「升目画」(格子畫),這種技法將畫面分割成數以萬計的格子,teamLab透過創造三次元空間的格子畫動畫,將伊藤若冲作品中的動物與植物立體化;《Black Waves》受到近代日本繪畫中以「線」表現河川與大海的影響,作品藉由電腦模擬波型以建構水在三次元空間的動作,而後以「線條」的方式描繪波浪表面的水分子動作。更有向日本動畫表現手法「板野馬戲團」致敬的作品《追逐的烏鴉、追逐與被追逐的烏鴉、以及被分割的視點—Light in Dark》,透過探索日本動畫師營造的空間結構,在三次元空間重現二次元動畫作品,並藉由誇張的變形手法讓觀眾直接感受到作品的強度,如墨色的八咫鳥在空中相互追逐,最後相互撞擊變成花朵而凋謝而去。
共享世界的實現
豬子說:「我們想讓大家知道,這個世界不是我們自己的,而是與其他人一起共同創造的。」而在「學習!未來の遊園地」展區,他實現了「共享」的世界,觀眾透過與他人合作的型態,創造作品新故事。如《光球管弦樂團》是由一顆顆不同顏色的燈球組成的展間,觀眾觸摸或是滾動球體時,它便會改變顏色而發出聲音,當多人同時與之互動,就像是創造一首自由隨性的歌曲。抑或是能在《串聯吧!積木小鎮》中,體驗由不同交通工具組成的虛擬城鎮,藉由擺放積木的方式啟動交通工具,從陸地上的汽車、火車到天上的飛機,而當移動積木時,這些交通路線便會改變,創造另一個新景觀。
此次,teamLab更首次在《塗鴉大自然》一作中,跳脫過往平面的呈現方式,改以四面立體環繞場景的型態打造虛擬自然生態。這件作品觀眾必須先在特定紙上幫生物著色,而後透過機器掃描,紙上生物即能投影在展區中,成為自然生態中的一員,空間中觀眾能同時更與這些投影的自然生物互動。《遠古神靈故事》則選擇以中國象形文字為背景,每個象形文字透過觸摸會轉化為自然物象,物象與物象間相互影響並連結成故事,例如鳥會停留在樹木上、羊看到狗會驚慌逃走等,每個文字被召喚出各自所蘊含的意象,相互互動創造新世界,而當多人與文字互動時,作品幾乎每秒都在變化,令人期待下一秒的故事呈現。
近期作品與未來展望
teamLab近期也嘗試結合當紅的擴增實境(Augmented Reality)進行作品創作。例如去年秋天在日本的期限展示會上,展出空間書法系列作品《空書相、無限相》,觀眾藉由頭戴特製的顯示器進入虛擬世界,並透過手持控制器在空間中揮灑寫書法,眼前能直接體驗文字墨跡、筆畫深淺、書寫快慢和力道強弱的書法之美。除此之外,這件作品為3人互動的遊戲裝置,觀眾同時能看見其他使用者的文字,進而達到空間共享、與他人同樂的概念。
不傷害環境的前提下呈現與自然融合的藝術創作,是數位藝術的美妙之處。提到未來展望,豬子先生表示會繼續把「自然」當成藝術來創作,透過串連環境中的河水、森林或是瀑布,讓自然變成一個藝術作品。除此之外,teamLab也將繼續擴大作品的規模,如在2020年東京奧運的專案中,預計把整座東京城變成藝術品!想像一下,我們可以在澀谷街頭,看到戶外投影的撐竿跳實境比賽,在明治神宮的林蔭大道,見到百米賽跑的決賽,在晴空塔上,投影跳水競技⋯⋯,一切的想像,都有可能在2020東京奧運會實現!我們問豬子壽之:「那麼,有可能在亞洲其它城市,在台北也有實境嗎?」他豪氣的回答:我們想在全世界!沒有界線,想像力沒有邊界,成就了teamLab!
關於創辦人豬子壽之與teamLab
豬子壽之,他可以說是日本數位時代的標誌人物,高大帥氣的他,是一個典型的工作狂,他的特助大木繪美(OKI Emi),亦在訪談中談及豬子壽之不為人知的一面,以及teamLab在戶外投影創作的突破實驗。
問 如何安排每日行程?
 像在填數獨的一樣,一有空格就會塞東西進去,他常常工作到半夜,不論在東京或是台灣,行程都非常的繁忙。很多時候豬子先生與內部成員的會議都無法馬上有結論,所以白天的時候以對外行程為主,與內部成員的會議則安排在晚上。像我們目前仍然在調整這次華山展覽的作品,每回展覽幾乎都調整到最後一刻,今天應該會工作到晚上吧。其實teamLab12月的國內外活動非常多,很多都是首次嘗試且具有挑戰性,所以豬子先生都無法好好睡覺。但昨日大概是睽違一個多禮拜後,他睡得還不錯的一日,大概有6個多小時。
問 城市變成藝術作品的例子?
答 我們曾在德島縣北部的溪谷做水面投影,10天左右的藝術節即吸引了32萬人次參觀。除此之外,某次豬子先生曾攜帶攝影師到達Shikoku的深山中,對著20公尺之高的天然瀑布做投影花繪,作品名稱叫做《Ever Blossoming Life Waterfall, Deep in the mountains of Shiokuku》。這個地方晚上是全黑的,大家會很難注意到這是花幾億年才形成的自然景觀,而透過藝術投影在瀑布中呈現花卉的凋謝與開花,能讓大家知道這地方神奇和美妙之處。不過這件作品是他們偷偷做的,在場除了工作人員以及極為少數的山中居民才看過,而且至今我們還從未在日本宣傳過這個作品呢!
teamLab: 舞動!藝術展 & 學習!未來の遊園地
teamLab:Transcending Boundaries
吳珈瑤( 2篇 )
查看評論 (0)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