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鑑價制度與藝術生態:談美國鑑價實務

鑑價制度與藝術生態:談美國鑑價實務

Appraisal Institute and Art Ecosystem: On the United States’ Appraisal Practice

19世紀中後期,美國大國崛起態勢已定,新貴城市紛紛籌建美術館提升居民文化素養,如紐約大都會美術館成立於1870年、底特律美術館(Detroit Institute of Arts)成立於1885年。底特律市因是知名汽車大城,城中殷實家戶企業甚多,美術館常能獲得各方捐贈。不過文物多、現金少,美術館長期入不敷出,於是在1919年與底特律市政府達成協議,此後由市政府支付管理費用,美術館所有權則轉移予市政府。但美術館既是市府部門,一榮皆榮,一損俱損,當底特律市政府在2013年因負債180億美金申請破產保護時,債權人也馬上盯上美術館內的值錢典藏。

儘管博物館界緊急馳援,駁斥變賣典藏抵債簡直異想天開,市府債務重整團隊還是迅速聘請佳士得拍賣公司,就歷年來以市府全額或部分補助款購藏的近3千件畫作、雕塑進行鑑價,得出公允市價(fair market value)約在4億5千萬到8億6千萬美金的結論;佳士得依合約另對市府提出其它可能性建議,包括以典藏為抵押品向銀行周轉等。

底特律美術館是全美最早買進梵谷(Vincent van Gogh)和馬蒂斯(Henri Matisse)作品的館舍,館中佳作無數,由於市府不願揭露鑑價作品清單,因此外界懷疑刻意低估的聲音不斷,還有債權人堅信市府有權處置館中所有資產,市府只得再從紐約延聘另一藝術投資公司重新盤點。依據專家所呈分析,底特律美術館6萬件藏品全數出清的市價約在28億到46億美金之間,確實價值連城,但市場在短期內被大量「倒貨」,買家無法吸收,必會壓低價格,實質所得可能只有11億到18億美金;如再考慮原始捐贈人對心意慘遭踐踏一事提出訴訟等糾紛,真正變現值大概只剩8億5千萬美金。所以不管是藏品局部出清或一件不留,底特律市政府能夠到手的救急款其實相去不遠。最後法庭裁決允許由美術館、州政府及數家基金會聯合募資8億2千萬美金,分20年付款,向市府買下美術館,解除美術館分崩離析的燃眉之急。

美國有數萬間博物館,但總共只有寥寥幾張老彼得・布勒哲爾(Pieter Bruegel the Elder,1525-1569)的畫作,其中一張是底特律美術館所藏的〈婚禮舞蹈〉(The Wedding Dance)。(公共領域)

鑑價的公信力與把關機制 

債務、離婚、死亡、捐贈、毀損、交易(debt, divorce, death, donation, damage, deal)等財產的異動或分配變數,是藝術鑑價最常發生的幾種理由。除了拍賣公司會對每件拍品給出最低與最高估價的表現之外,由於文物多為孤本珍品,重購困難,投保時需經鑑價決定重置價值(replacement value);專門針對高資產客戶(high net worth individual)的私人銀行因提供藝術品質押借款服務,亦有尋求鑑價的需求;此外,國家財庫也可能要靠鑑價把關,如美國國稅局(Internal Revenue Agency)規定捐贈、遺贈文物可依市價計算(註1),但凡報稅時列舉抵減稅的文物價值在5千美元之上,即有檢附鑑價報告的必要。美國對私人財──大至房屋,小至珠寶──的鑑價者,本來沒有任何證照要求,不過文物捐贈是美國美術館、博物館取得藏品的最重要管道,金額動輒以百千萬計,政府管控遂逐漸收緊,美國國稅局現在所謂有資格的鑑價師(qualified appraiser),指的是具公信力的鑑價師協會認證的會員。

拍賣公司通常會對文物給出估價範圍,讓有意競標的人先掂掂入場成本。(攝影/黃心蓉)

美國鑑價師的養成及組織生態

美國是全球藝術重鎮,鑑價師組織發展也很蓬勃,如創立於1936年,含動產及不動產鑑價師的美國鑑定師公會(American Society of Appraisers)是全美歷史最悠久的鑑價師組織,會員超過900個的美國鑑價師協會(Appraisers Association of America)及國際鑑定師公會(International Society of Appraisers)也各自有影響力。各組織成為認證(accredited)會員的門檻不等,但會員都要能夠在養成或資歷上證明自身專業及倫理知識的精熟,還需研讀美國鑑價基金會(The Appraisal Foundation)所編、規範美國境內一切形式及種類商業鑑價的專業鑑價實務統一標準(Uniform Standards of Professional Appraisal Practice,下稱USPAP),才能獲得認證。

舉例來說,有意申請美國鑑定師公會認證資格者應具大學或同等學歷、有2年以上全職業界經驗,且須從非洲藝術、古董家具、亞洲藝術、攝影、日本版畫或樂器等領域中擇定一專業通過考試,申請者尚得繳交工作簡歷、進修120小時(含15小時USPAP)的證明,及近2年為顧客所出的公允市價、重置價值鑑價報告各一份,由協會的國際考試委員會(International Board of Examiners)指定2位同領域委員審核。因USPAP每2年修正一次,且鑑價實務知能對新知累積十分敏感,通常認證會員身分不能自動更新,如美國鑑價師協會為貫徹終身學習的原則,規定高階認證(certified)會員每5年需修足70小時課程(含專業領域、鑑價理論、方法、成果撰寫及15小時USPAP)始得換證。

藝術鑑價師的鑑價過程  

藝術鑑價師在鑑價時,須爬梳文獻、來源證明或科學檢測,就標的的稀有性、實質保存狀況、類似物件以往成交價值、最近市場熱度等考量,但鑑價師也要衡量其他可能引發價格波動的因素,如前述底特律美術館擔心的量大壓價效應(blockage discount),屬於美國國稅局承認的現象,就應予以計入。因為鑑價是高勞心、高密度的工作,通常鑑價師不接受自己領域外的委託,且以件數或時數收費,而非如部分仲介行業般最後以總值的百分比抽取報酬,以免產生有心或無意的高估。

不過,就算鑑價師在實物辨識、研究調查、稅法應用或報告書寫上盡責,美國國稅局仍對高額列舉申報設置雙層關卡,當查稅時遇有單件文物市價在5萬美金以上,國稅局有延請藝術諮詢小組(Art Advisory Panel)審閱鑑價的權利。藝術諮詢小組由25位產業人士、藝術史學者、美術館研究員等組成,為保持中立,成員不支薪。

保全底特律美術館的魔術數字820,是法院綜合好幾位鑑價師意見所得。(底特律美術館,攝影/Sailko,CC BY 3.0)

鑑價不是精準量測,所以複審也的確會出現與初鑑難有共識的狀況,如轟動一時的羅伯特・勞森伯格(Robert Rauschenberg)〈峽谷〉(Canyon)案。〈峽谷〉是由油畫和美國國鳥白頭鷹組合而成的作品,由著名畫商伊蓮娜・索納本德(Ileana Sonnabend)收藏,索納本德過世時,遺產鑑價師團主張市價成立的前提是一方願賣、一方願買,而白頭鷹現為受保護動物,標本亦不可買賣,〈峽谷〉有行無市,市價應為零元,不應產生任何稅負;藝術諮詢小組複審時卻認為無法排除黑市轉手的可能,繼承人應補繳市價6千5百萬美元所衍生的鉅額遺產稅及逃漏稅罰款,為了準備對簿公堂抗爭,國稅局甚至找上美國聯邦調查局藝術犯罪小組成員幫忙。最後兩造達成協議,家屬同意以市值零元捐出〈峽谷〉予紐約現代美術館(Museum of Modern Art)換取免繳罰款,事件和平落幕。事實上,依據課徵稅收的性質不同,藝術諮詢小組所建議的調整有時能為國稅局帶來額外入帳,有時反而能讓納稅人合法少繳稅。如以2019年為例,藝術諮詢小組總共複查了49個納稅人稅務所涉共250件作品,其中20%的作品申報市價獲得調升,34%調降,只有46%維持不變。

鑑價與鑑定的判斷及衝突

美國國稅局曾在《公報561》(Publication 561)中明確規範不接受買賣任一方為鑑價師,以免利益衝突左右判斷,反之,韓國畫廊協會自1980年代起設立藝術鑑價小組,但因成員多為畫廊,有很大可能和賣家及出具真品證書(Certificate of Authenticity)者彼此友好,鑑價小組的獨立客觀性不免受到嚴厲檢視。特別的是,雖然鑑價一般是建立在真實性上展開討論,不過進入爆發期的韓國藝術市場時有以假亂真的八卦,所以韓國鑑價報導多只喜歡繞著真假鑑定(authenticate)打轉。例如韓國畫家千鏡子作品〈美麗的女子〉(Beautiful Woman)真偽疑雲,多年來即受到媒體廣泛追蹤。〈美麗的女子〉原為韓國中央情報部部長金載圭所有,後因金載圭刺殺韓國總統朴正熙遭處死刑,畫作歸入韓國國立現代美術館。千鏡子是戰後韓國最受矚目女性畫家之一,國立現代美術館在1991年的展覽時很自然地就選擇以〈美麗的女子〉為宣傳重點。孰知畫作甫一亮相,千鏡子立即聲明此畫非出自她手,但美術館館方及聲援的韓國畫廊協會也不肯鬆口,堅持館方自有分辨能力,絕無展示贗品之理,雙方隔空舌戰數次無果。

韓國畫廊協會在鑑定及鑑價事宜上一錘定音的的獨霸,自本世紀初韓國藝術鑑定委員會(Korean Art Appraisal Board)及韓國藝術鑑價協會(Korean Art Appraisal Association,或譯Korean Art Price Appraisers Association)陸續成立後終於結束。2013年,法人機構韓國藝術經營支援中心(Korea Arts Management Service)亦邀請蘇富比拍賣公司在首爾就藝術鑑價、保險開課,希望系統性強化制度。然而2016年連續2件大案,包括物派大師李禹煥十餘件平面作品,經李禹煥認定為真跡,卻遭警方舉證是假;以及千鏡子家屬捍衛畫家名譽的努力,最終因司法判定〈美麗的女子〉為真跡宣告受挫,又讓韓國藝術品鑑價議題持續受真偽風波壟罩。因為國際藝壇的關注,韓國文化部決定亡羊補牢出手強制規範藝術交易紀錄,期能提高日後鑑定及鑑價工作的書面佐證及憑據素質。

位於日本直島的李禹煥個人美術館,是李禹煥國際地位的重要指標。(攝影/黃心蓉)

鑑價工作必須架構在完整的藝術生態

鑑價師是個小眾行業,但鑑價工作必須架構在完整的藝術生態上才能執行。倘若沒有活絡的市場、透明的交易、各式實體及線上圖書館和資料庫,甚至像ebay般無論幾分幾毫、何時何地都詳實記載、隨時供閱的平台,藝術鑑價的起步,可能會相當艱辛。蓋提研究機構(Getty Research Institute)鑑價研究指南(Appraisals Research Guide)網頁中所列出的資源,如Artnet、Artprice,大多蘊含了巨大的數據,韓國亦是在最近10年飽受訊息匱乏之苦,於是急起直追編撰藝術家作品圖錄全集,以為鑑定及鑑價參考;英國的皇家特許測量師學會(Royal Institution of Chartered Surveyors)則是和倫敦金士頓大學(Kingston University London)有密切聯絡,企圖從校園開始培養未來從業人士。

Ebay賣場清楚顯示此位賣家已經售出39版米羅(Joan Miro)附真品鑑定書的簽名石版畫,每張售價59.99美元,另有2版待售。(網路截圖)

然而,國稅局及金融界對鑑價的接受度,更是鑑價制度推進的成敗關鍵。尤其台灣國稅局對非現金捐贈看法向來保守,而台灣財務報表編制雖已與國際會計準則(International Financial Reporting Standards)接軌,公司可將資產依重估價衡量並認列未實現損益,但目前重估對象仍以不動產、廠房及設備為多,只有完善健全且為眾認可的鑑價機制,方有可能讓藝術文物在投資融資的領域進一步「成就解鎖」。

本文由文化內容策進院TAICCA X 典藏ARTouch 共同合作。

註1:但如為在世藝術家本人捐贈自身作品,報稅時只能列舉扣除製作成本,不能以市價計算。

黃心蓉(Patricia H. Huang)( 37篇 )
查看評論 (0)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