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莊志維 X 舒米恩專訪:視覺藝術與流行音樂的跨域合作,實驗公共藝術的新轉向

莊志維 X 舒米恩專訪:視覺藝術與流行音樂的跨域合作,實驗公共藝術的新轉向

臺北流行音樂中心公共藝術委託創作計畫「思念是一首歌」,藝術家莊志維發揮限地製作的創作特點,首度集結創作脈絡中的三大重點裝置《思念習慣》、《思念無限》、《思念烙印》,在前期合作討論中與同樣是擅長跨域合作的音樂人舒米恩共同梳理出流行音樂中「思念」的元素,即將在11月7日晚間登場的跨界演唱會「思念是一首歌」,然而他們是如何打破視覺藝術與流行音樂領域間的差異,讓雙方順利溝通並達到共識?透過視覺藝術與流行音樂間的跨領域合作,是否有鬆綁公共藝術的可能?
「跨領域」一詞自2000年開始發燒,不少當代藝術的表現上已是用跨領域的方式呈現,但在視覺藝術與流行音樂創作的合作中,卻是鮮少可以看到平等的交流狀態。流行音樂產業中,相較於視覺藝術有著更明確和繁複的角色分工,製作一首歌就必須有詞曲創作、音樂創作、編曲、錄音、混音、音樂版權等不同專業人士來擔綱各個細項與環節,若要舉辦演唱會則又需要再邀請舞台設計、聲音工程等專門廠商來執行,如果是要與音樂人合作,使用音樂還需要與其經紀公司洽談版權事宜。因此,兩個領域合作不易,時常是視覺藝術必須服膺音樂文本的形式延伸,或是流行音樂僅扮演配樂的角色,雙方的狀態裡仍會感受到從屬關係的存在。
臺北流行音樂中心公共藝術委託創作計畫「思念是一首歌」,莊志維與舒米恩將於11月7日於臺北流行音樂中心南基地西廣場舉行跨界演唱會「思念是一首歌」,不僅是視覺藝術與流行音樂跨界的新突破,也將帶給臺灣公共藝術新轉向。(攝影/許雲喬)
然而,視覺藝術與流行音樂的合作,在今年起開始有了改變。藝術家莊志維與流行音樂人舒米恩共同合作參與《北部流行音樂中心公共藝術設置計畫》,計畫以「思念是一首歌」為主題,從成果能夠明顯地觀察到在他們之間打破舊有領域的合作方式,達到「創作者與創作者」的平衡對話,更讓臺灣的公共藝術有了全新的轉向。在這次的公共藝術計畫中,他們是如何橫跨各自領域的差異,讓雙方順利溝通並達到共識?透過視覺藝術與流行音樂間的跨領域合作,是否有鬆綁公共藝術的可能?
「思念是一首歌」於即日起至11月 15日在臺北流行音樂中心戶外廣場展出。(均勻製作提供)
從昆陽站往向陽路,迎面而來《思念無限》,是座橫跨北流廣場的綠色雷射空廊,則像是濃濃的思念透過樂曲與燈光射向無垠的天際。(均勻製作提供)
「概念」作為溝通的鑰匙,尋找彼此領域間的「共感」
莊志維與舒米恩兩個人在合作之前,各自都擁有跨領域的經驗。莊志維給予自己的目標是每年跨向一個不同領域,恰巧今年就和音樂創作人、詞曲人、音樂授權等不同面向的音樂人有了合作的機會;而舒米恩則是從出道以來,就有各式各樣與視覺、表演藝術、電影等與不同領域的合作經歷,兩人的合作讓人不免好奇,視覺與聽覺間如何去溝通進而到共識?面對產業間分工與形式上的差異,又怎麼去克服?
在訪談的過程中,從旁能夠明確地感覺到兩人間和諧的「磁場」氛圍,莊志維回想,產業間隔行如何山,但是讓兩個人可以順暢溝通的關鍵是透過「概念」去表達,過程中來回的討論像是打乒乓球一樣,彼此接到對方的想法後,再經過自己的轉化,提出新想法給對方,他提及:「回到創作的本質,『概念』本身就是不分領域,像我們這次談的『思念』,就沒有領域之分」,當創作回到概念,溝通就變得簡單許多,有了共同理念後再回到各自的專業領域中去詮釋。
最初會有此次計畫「思念是一首歌」的創作理念,是因為雙方正在思考什麼是彼此都具有「共感」的事情?於是舒米恩將本次的專輯主題「思念」提出。專輯的創作起源,是來自於舒米恩觀察到部落中很多表達思念的歌曲都是運用「蹦噠噠」的節奏,歌曲的時間背景剛好是部落長輩正面臨離開家鄉的過程,在講述思念的歌曲中,除了歌詞以外,每首曲子的節奏都是用「蹦噠噠」來呈現,舒米恩進一步的認為思念不只是原住民的專利,思念也蘊含著各種情緒的詮釋,因此他將思念的概念與莊志維分享,將概念透過一小段音樂作為表述,雙方達成共識後,計畫就以「思念是一首歌」為名,並延伸思念的核心持續擴展。
「思念是一首歌」配合台北流行音樂中心的建築外觀燈光秀,象徵將流行音樂中的無限思念向天際投射。(均勻製作提供)
視覺藝術x流行音樂:公共藝術轉向的可能性
這次北流公共藝術設置計畫中共有四件作品,分為永久設置型及計畫型兩項公共藝術分類,永久設置型是豪華朗機工及何理互動操刀,計畫型的兩件作品則由噪咖藝術以及莊志維團隊負責,希望能夠透過與流行音樂的整合,讓公共藝術有轉向與鬆綁的機會,計畫型成品及內容需要包含符合《公共藝術設置法》中保固年限為一年的公共藝術品,並涵蓋具有民眾參與計畫的提案。因此在前期工作坊的設計中,莊志維特邀五位不同面向的音樂專業人士,包括:計畫夥伴舒米恩、樂團守夜人、樂評人陳德政、作詞人吳易緯、創作人王榆鈞,這五位音樂人分別在不同場域中舉行工作坊,將自身與思念的連結用自己的專長分享其中,講者透過各層面的引導,讓民眾參與音樂公共性的過程,並在工作坊結束後,邀請聽眾在黑色烤漆玻璃上刻出與對於思念的一句話,最後將這五片玻璃組合成公共藝術作品《思念烙印》,於白晝之夜亮相展出的同時,也引導現場觀眾運用身上現有的東西在《思念烙印》共同創作,讓公共藝術的公共性能重新被打開。
莊志維邀請五位不同面向的音樂人,舉辦五場工作坊,圖片為舒米恩於家鄉台東舉辦工作坊現場。(均勻製作提供)
工作坊的尾聲,講者帶領觀眾在黑色漆面的玻璃刻下關於「思念」的一句話。(均勻製作提供)
「白晝之夜」觀眾在《思念烙印》中刻畫思念。(均勻製作提供)
除了工作坊以外,在這次的計畫中,舒米恩即將於11月7日在北流戶外舉行「思念無限」演唱會,與莊志維擅長的雷射與燈光裝置共演,讓具有時間性的演唱會也成為公共藝術的一環,而舒米恩的音樂配置也有了不一樣的調整,拋開以往的插電配器,改為弦樂團,讓小提琴、豎琴等具有線條性的樂器與雷射光束作為呼應。
計畫型的公共藝術其實並沒有限制最後呈現的形式,同時也沒有範本可以參考,計畫中涵蓋五場工作坊與演唱會的構想,也是莊志維和舒米恩透過討論想要讓民眾參與「音樂與作品要如何公共?」的議題,把時間性較短的工作坊與演唱會納入其中,實驗出公共藝術的新面貌,而在他們溝通與討論過程,有什麼技巧可以讓後人參考?
白光迴旋於草地上的《思念習慣》,光流緩如呼吸的流動著,展現思念的純粹。(均勻製作提供)
跨領域溝通技巧1:讓雙方能合而為一的形式很重要,了解彼此靈感自然會來
對於莊志維而言,找到能讓彼此都能輕鬆的場合是很重要的,跨領域並不是在死板刻意的會議中產生,反而透過喝酒聊天好好認識對方,靈感就會從中發生,好比在北藝的宿舍配置,室友都是來自不同系所,從日常生活中的相處中了解與自己不同的領域,跨領域就會自然產生。莊志維與舒米恩也是一有想法就直接約出來聊天或是用LINE保持密切的聯絡,在交流的過程,計畫也逐漸完整的被建構。而在工作坊與守夜人的合作,剛好兩邊都是夜貓子,工作坊的形式也是在某個睡不著的夜晚約出來喝杯酒後誕生的。舒米恩也補充,如果認識彼此的契機很僵硬,合作也會變得無法靈活,因此溝通的形式可能多種,但是主事者怎麼樣讓不同領域的人能夠合而唯一是很關鍵的。
守夜人於臺北當代藝術館舉辦演唱會形式的工作坊,透過音樂開啟觀眾對於思念的想像。(均勻製作提供)
跨領域溝通技巧2:模糊是一種空間,想像力是一種超能力
找到彼此都認同的溝通方式以後,雙方的信任感與默契也會隨之被建立,兩個人在訪談的過程中多次提及雙方討論都是用概念來溝通,尤其跨領域的合作如果沒有讓彼此保持在創作者間的對話,那就會產生「究竟是創作者?還是工人?」的自我懷疑,但是表述概念其實很難,尤其音樂在成形的過程,會相比於視覺藝術更抽象,這時,想像力就會成為關鍵,舒米恩說到:「講概念的時候,如果沒有被投射出來,對方就會很難去理解,尤其概念是一個很抽象的東西,講死了他就不是概念,他就會變成方法或是執行的內容。」為了讓不要讓概念變成方法,在溝通的時候模糊反而會成為彼此發揮的空間。
跨領域溝通技巧3:保持開放,勇於分享
除了溝通的方式與技巧,創作者的個性也是促成合作的重要因素,莊志維與舒米恩對於其他領域保有高度好奇心,喜歡去探索事情的可能性,在表達想法的過程樂於分享,兩人也都會對於來自不同領域的刺激均保持開放心態,舒米恩提及:「每個人專注的事情不一樣,有些人會趨向垂直專注在自己的領域,跨領域比較像是一種橫向的專注,找到銜接的可能性跨領域才會發生。」有趣的是,莊志維在尋找工作坊合作人選時,也試圖想要找比較偏向較為純音樂的音樂人合作,但是在溝通的過程中,對方不夠開放讓他找不到破口從中切入,無法激盪出新的火花,因此在這次計畫的合作對象裡,創作者的屬性都是偏向具有跨領域經驗的人選。
白晝之夜期間,觀眾群於《思念烙印》刻畫下他們的思念字句。(均勻製作提供)
臺灣公共藝術的新趨勢
過去擁有藝術節慶豐富經驗的莊志維,分析了製作公共藝術與藝術節慶的差異,公共藝術必須符合《公共藝術設置法》,在提案時就必須完整提供作品的檢核點讓評委能夠驗收,且提案過後就不能更動作品的內容,而藝術節慶活動則是在提案時僅需提供概念和模擬圖,最後展出的成品仍有修改與調整的空間,因此公共藝術的限制對於創作者而言空間是相對狹小。
然而,莊志維也觀察到近年公共藝術開始有了鬆綁的趨勢,如在2019年藝術家何采柔與周鍊共同合作的台電「點亮十三層」公共藝術裝置,即是因為評委、承辦單位、創作者三方之間有著共識,才會讓公共藝術有被翻轉的可能,包括這次的「思念是一首歌」也是三方都有共識,將流行音樂加入創作,讓公共藝術除了一件可以被放置一年的作品以外,還包含具有時間性的演唱會在內,有了莊志維與舒米恩的跨領域合作,不僅讓視覺藝術與流行音樂的合作有了更突破性的成長,也開啟了公共藝術的新轉向。
結合前期五場工作坊以及白晝之夜的觀眾群所完成的《思念烙印》,原本黝黑的5米長玻璃盒,搖身成夜晚中絢爛的思念集合體。(均勻製作提供)
思念是一首歌 戶外演唱會Thinking About You Is In Itself A Melody
時間|19:30-21:00 (19:30進場)
地點|台北流行音樂中心文化館戶外廣場(近昆陽捷運站)
「思念是一首歌」戶外演場會主視覺。(均勻製作提供)
「思念是一首歌」戶外演場會交通指南。(均勻製作提供)

相關閱讀:解構北流啟用:流行音樂X藝術共製,音樂早就是「看」的時代
採訪|張玉音、許雲喬 整理|許雲喬( 2篇 )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