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2019法國「真實影展」中的動態影像前沿和藝術家電影之二:詩意科幻的時空旅行和社群建構

2019法國「真實影展」中的動態影像前沿和藝術家電影之二:詩意科幻的時空旅行和社群建構

在「真實影展」系列專輯的第二篇,我們將介紹女藝術家羅薩林.納沙西比(Rosalind Nashashibi)的影片作品《第一部分:哪裡有一種歡樂的情緒,一位同志會出現分享一杯葡萄酒。》
在「真實影展」系列專輯的第二篇,我們將介紹在2017年曾經入圍英國泰納獎(Turner Prize)的女藝術家羅薩林.納沙西比(Rosalind Nashashibi)的影片作品《第一部分:哪裡有一種歡樂的情緒,一位同志會出現分享一杯葡萄酒。》(Part One: Where There Is a Joyous Mood, There a Comrade Will Appear to Share a Glass of Wine,2018)。
●「真實影展」系列專輯的第一篇:〈2019法國「真實影展」中的動態影像前沿和藝術家電影之一:以「自拍」建構自我作為起點〉
羅薩林.納沙西比(Rosalind Nashashibi)《第一部分:哪裡有一種歡樂的情緒,一位同志會出現分享一杯葡萄酒。》(Part One: Where There Is a Joyous Mood, There a Comrade Will Appear to Share a Glass of Wine,2018)。(© Cinéma du réel: Festival International du Documentaire)
在卡塞爾文件展中展出影片作品的移民畫家
畫家出身的納沙西比入圍泰納獎同年,她在第14屆卡塞爾文件展(documenta)中參與展出的是兩部以16釐米拍攝的影像作品,這也正說明影片創作在她的藝術實踐中的重要性。在此我們更必須點出她作為巴勒斯坦後裔的英國藝術家身分,這她在入選2019年柏林影展(Berlinale)的新作中探討社群建設時是極為重要的背景。這部影片就像一個對於更自由的嶄新家庭結構的承諾。在一個非線性的敘事架構下,編織各種私密的場域,一些「共享」的家庭空間,以藝術家在立陶宛、倫敦和愛丁堡等不同地點和其他藝術家的家庭共享生活經歷,並組織成為一個大家庭。影片部分靈感來自生態女性主義科幻小說家娥蘇拉.勒瑰恩(Ursula Le Guin)的著名小說《The Shobies's Story》(1990)中群體關係的創立和解散。
科幻小說家娥蘇拉.勒瑰恩(Ursula Le Guin)的著名小說《The Shobies’s Story》(1990)。 (©Ursula Le Guin)
「想像」時空旅行的社群,想像社群
在勒瑰恩的小說中,科學家們發現了一種基於消除線性時間、一種比光更快的旅行方式。小說描述了第一批參與新發明的太空旅行航員。航員組成了一個微型社會,每個成員都必須參與創建一個有凝聚力的群體敘事,以改變現實的本質,從而產生旅程。他們的整趟時間旅行只持續44分鐘,儀式圍繞著營火聚集,討論並講述將他們彼此聯繫在一起的故事。通過想像進入旅行,若他們無法與彼此間的感受達成一致,他們就會開始失去社會凝聚力。小說中所提極為重要的是,自願的共識取代了傳統科幻敘事中的軍事等級指揮鏈,協商成為決策的核心關鍵。
家羅薩林.納沙西比(Rosalind Nashashibi)《第一部分:哪裡有一種歡樂的情緒,一位同志會出現分享一杯葡萄酒。》影片部分靈感來自生態女性主義科幻小說家娥蘇拉.勒瑰恩(Ursula Le Guin)的著名小說《The Shobies’s Story》(1990)中群體關係的創立和解散。 (© Cinéma du réel: Festival International du Documentaire)
納沙西比受這個以社群建構為主題的科幻故事啟發,運用家庭影片的影像語言和與之不同步的錄音,透過敘述和重建這個時空旅行的「理論」。納沙西比探索新的「幸福家庭」模式,一個沒有必要維持現有核心家庭結構的新模型。而音畫的不同步,正好呼應時光旅行的命題。藝術家的烏托邦式大家庭,迷幻又科幻的家庭日記電影。通過對片中空間和時間旅行的開放性討論,質疑當缺乏共同經驗和線性時間時,群體的共感如何被產生和被消弭。納沙西比認為,重點在於是透過同時共享,而不僅僅是相同的空間,我們才可能保持與他人的關係。
非線性時間,非線性敘事
近年來對「當代性」(Contemporary)定義的新釋,非現下此時,而是「共同」(Con)時代性。一般而言,以1989年的「大地魔術師」(Magiciens de la Terre)展覽的時間點,作為劃開這個「共時」的轉向節點。現實世界並非單一線性敘事,而是複數敘事的龐大生態系,一如網絡式共時發生、過多的敘事、過多的世界、令人疲憊且爆炸的網絡化、全球化等現象。藝術家納沙西比的巴勒斯坦後裔身分,同時點清並連結時空旅行中的社群與被迫旅行的移民間的關係。另一方面,移民的同化命題也正是相互理解的問題,於是圍聚在爐火邊講故事,的確是一個建立共同敘事極為烏托邦的姿態。而在解決溝通的問題之際,浮現的是對於歷史記憶和時間旅行的想像、移民以及跨越邊界的命題。
如同這個科幻故事似乎總存在內在矛盾,影片中地點和時間發生衝突, 因為音畫等眾多的不同步。她在片中質疑線性敘事,日記體的真實生活是由長時間的影像和虛構的文本相互交織而成,同時是關於時光旅行和移民社群,兩個差異極大的命題之交會。敘事不是線性漸進的,而是具有多重面向,包含社會和系統的交融,它似乎在各個層面上延伸和折射,就像是一種主觀細節的觀照和時空匯聚的萬花筒。
創作共同「旅行」的藝術社群
在勒瑰恩的小說中圍著爐火一塊「說」故事,或者納沙西比的影片中與藝術家大家庭一塊「拍」家庭電影,都是在共同「創作」,都正如同吉爾.德勒茲(Gilles Deleuze)所說的「召喚」出一個尚不存在的社群,創造一個在未來中即將來臨的社群,他們發明他們自己。(註)如同科幻的命題中,「想像」未來本身即是一種創造,藉由眾人共同想像,以共同創造某種共識的過程,進而創造一個社群。
圍繞爐火這團「火焰」所代表也正如同藝術能量,共同創作暫時社群這件事所需要的燃料。共同想像、一塊講故事的動作也就是創造集體敘事,在影片中詩意的形式和影像背後,可說政治預言的成分極高。拍攝「家庭電影」正體現出任何集體創作中如同旅行經驗的重要歷程。換句話說,大家庭、小社群的共同創作集體經驗或許正是共同創造新社群的關鍵。如科幻地想像未來,納沙西比的影片試圖創造非線性的敘事,想像新的社群建構的可能性,例如超越核心家庭這種以傳統血親關係組成的家庭模式,而創造新社群的困難正在於,如何發揮想像力?用我們尚無法想像的方式去想像、去思考。如何打破一慣的思考和行為模式?創造出尚不存在的方式,以創造未曾存在的群體,不論是否如納沙西比的影片中所呈現的藝術家大家庭。
羅薩林.納沙西比(Rosalind Nashashibi)《第一部分:哪裡有一種歡樂的情緒,一位同志會出現分享一杯葡萄酒。》(Part One: Where There Is a Joyous Mood, There a Comrade Will Appear to Share a Glass of Wine,2018)。(© Cinéma du réel: Festival International du Documentaire)
註 吉爾.德勒茲(Gilles Deleuze),《時間-影像》(L’Image-Temps), Editions de Minuit,1985。
詹育杰( 20篇 )
查看評論 (0)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