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專欄│芬紛聊天】疫情下芬蘭小學的復課安排

【專欄│芬紛聊天】疫情下芬蘭小學的復課安排

在芬蘭政府宣布國中小要復課後,引起軒然大波,每天的相關新聞報導底下可以看到很多反對的留言,甚至也有家長發動連署不要讓孩子去上學,但國家教育委員會依然堅持,復課與孩子的福利息息相關,學校會做好萬全的準備讓孩子能安全去上學,不過國家教育委員會頒布的復課指引其實只是大原則,真正細項如何落實全有賴於學校的安排。

在停課的遠距教學上了軌道之後,接下來可能要思考的是未來如果要恢復正常上學時該如何安排。以芬蘭為例,在去年三月中旬開始全國學校停課兩個月後,因停課造成了許多國中與國小學生的學習不平等、學力落差,以及需要高關懷的家庭暴力問題劇增,最後決定國中與國小不再全國統一停課,在修改「基礎教育法」後,將權利下放各地方政府,由市政府依當地的疫情狀況決定是否進行遠距教學,而高中以上則採取混合式學習,部分接觸式教學,部分遠距學習,由各校自行決定方式。

在芬蘭政府宣布國中小要復課後,引起軒然大波,每天的相關新聞報導底下可以看到很多反對的留言,甚至也有家長發動連署不要讓孩子去上學,但國家教育委員會依然堅持,復課與孩子的福利息息相關,學校會做好萬全的準備讓孩子能安全去上學,不過國家教育委員會頒布的復課指引其實只是大原則,真正細項如何落實全有賴於學校的安排。

芬蘭國家教育委員會公布的原則如下:

1.在上學期間,通過各種空間安排的方式避免學生進行密切接觸。

2.每天都要指導學生良好的衛生習慣,依照學生年齡採取不同方式指導。

3.非學生和非學校職員避免出現在學校區域。

4.員工之間的密切接觸應降至最低,以電子郵件溝通,不召開實體會議。

復課後排隊等待進入學校的孩子們

而學校依循大原則具體落實的方式有:

1.把一到六年級孩子的上下學時間錯開,一到三年級上午上學,四到六年級下午上學,並將教室分開,以班上24位同學為例,分成了兩間各12人,學校若空間不足可向附近社教機構,如青年活動中心、教堂、圖書館、大學借用。

2.學生全部用自己帶去的學用品,不能用教室公用的,連櫃子都不能放東西,書全部放在自己桌上或書包,學用品也不能互借。

3.每天除了下課時間,一定至少有一節課全部在戶外上,不管是什麼天氣,家長須幫孩子準備好所有合適的衣服裝備。

4.下課時間全部班級錯開,並且有規定的活動範圍與安全距離,下課不會看到別班的孩子,而且也規定不能玩踢足球與打籃球等團體運動。

校園被圍成一區一區

5.吃飯時間是各年級錯開,把體育場也臨時改成用餐區,因此各班有自己的空間與距離。

體育場改成用餐區

6.要求學生勤洗手,原本每班教室內就都有自己的洗手台和消毒液,進室內一定要把手洗乾淨,還有連廁所都劃分成一個班級一間。

復課後,在校園看到的不再是一群群開心的在遊戲器材區玩耍的孩子,而是一區區被圍起來禁止進入的區域和一個個被規定要分開距離排隊的孩子,雖然深知這是為了孩子們的安全,但還是覺得有些無奈。不過依然很感謝學校與老師的用心安排,讓孩子在這非常時期仍舊能到學校上學,也期待疫情早日控制住,讓大家恢復正常的生活。

主題延伸選文

【小典藏│專欄】台灣囝仔芬蘭讀冊記(七):疫情下的遠距學習記錄

【專欄│芬紛聊天】病毒不能阻隔藝術:芬蘭的遠距藝術教育

【專欄│芬紛聊天】不能上學的日子:芬蘭小學遠距教學初體驗

芬紛聊天( 34篇 )

一家三口為了追求夢想遠赴芬蘭求學,開始北歐生活與教育觀察的紀錄。 七歲的女兒Liv進入芬蘭公立小學,真實體驗傳說中的芬蘭教育;原為台灣小學老師的媽媽,透過對芬蘭教育的觀察,對教育有了更多不一樣的想像。 想更認識我們請到: https://www.facebook.com/GarageeStudioInFinland/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