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荷蘭的藝術家生存手冊 #2】開公司、找會計、找律師、拿簽證
Dark Light
Dark Light

【荷蘭的藝術家生存手冊 #2】開公司、找會計、找律師、拿簽證

2018年我從荷蘭的恩荷芬設計學院(Design Academy Eindhoven)畢業,為了能夠繼續探索荷蘭的生物藝術環境,我決定繼續留下,因此我在歐洲面臨的生存挑戰瞬間從「拿到畢業證書」這種學校內部的挑戰,轉變為「我要怎麼付我的房租?」這種實際要怎麼生存於歐洲的問題。
相關閱讀:【荷蘭的藝術家生存手冊 #1】打贏學院內的每場仗才能拿到進入圈子的入場卷?

2018年我從荷蘭的恩荷芬設計學院(Design Academy Eindhoven)畢業,為了能夠繼續探索荷蘭的生物藝術環境,我決定繼續留下,希望可以臺灣與荷蘭兩邊跑,把我在荷蘭所學習和經驗到的成果帶回亞洲,也把臺灣的生物藝術實踐帶到歐洲,促進兩地的各種交流。也因此我在歐洲面臨的生存挑戰瞬間從「拿到畢業證書」這種學校內部的挑戰,轉變為「我要怎麼付我的房租?」這種實際要怎麼生存於歐洲的問題。以前在臺灣的時候,因為擁有牙醫師的背景,如果要做創作只要搭配在診所兼診的工作模式,要能夠生存事實上並不困難。但是我的牙醫師執照在歐洲不能使用,因此我必須非常實際的思考,我應該怎麼以一個職業藝術家的狀態活著?
歐洲藝文圈友人常說:「荷蘭在歐陸就是一個補助的天堂,在這邊工作的創作者都被慣壞了!」是的,即使荷蘭近年文化預算被政府大幅度刪減,但是現存有的藝文補助仍然讓許多歐盟其他國家的藝術家心生羨慕。而荷蘭的藝文補助規定與臺灣不盡相同,首先臺灣的補助時常強調必須擁有當地的國籍,此外申請書大多都要以官方語言中文撰寫。相較之下,荷蘭的藝文補助開放給國際人士申請,申請書通常是荷文與英文雙語進行,展現了對於國際藝術家的友善。補助的款項除了材料費、旅運費等之外,藝術家可以在預算表中加入自己的薪水,符合道理地給予自己創作薪水的人事費都是可以被接受的。也因此在荷蘭許多藝術家、設計師並不介意自己的作品無法進入藝廊銷售系統或是一般的商業模式,反而長期仰賴補助在存活。也因為這個原因,許多荷蘭的設計師因而可以盡情探索更具實驗性的設計計畫,這個狀態不自覺得促成了荷蘭蓬勃的具有高度實驗性、前衛性的當代設計景況,也讓荷蘭設計在全世界當代設計領域占有不可或缺的一席之地。
為了加入這個運作系統,我開始研究怎麼申請荷蘭的藝文補助,但在申請補助之前是有一些功課要先準備的。首先,第一步驟就是你必須有一間自己的公司。荷蘭不同於臺灣,可以以個人身分申請補助,這邊的補助都要求藝術家、設計師有一間自己的公司跟稅號。所以這邊的創作者幾乎人人都有一個,只有自己一個員工的人頭公司。同時在歐洲若要接展覽、演講、工作坊等等工作,也都需要有這個稅號去開發票,進入整個稅務系統。不過在荷蘭開公司的手續並不複雜,只要上網填寫一些資本資料,再跟當地的商會預約一個時間,大概花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就可以完成公司的註冊,手續費甚至也只需50歐元,整體上來說荷蘭對於要在這裡創業的人是十分友善的。
申請荷蘭的藝文補助第一步:擁有一間自己的公司,這邊的創作者幾乎人人都有一個,只有自己一個員工的人頭公司。不過在荷蘭開公司的手續並不複雜,只要上網填寫一些資本資料,再跟當地的商會預約一個時間,大概花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就可以完成公司的註冊。(截圖自荷蘭商會(KVK))
第二步驟,既然是有自己的公司,那麼你就必須要找一個當地的會計師幫你做帳,一年有四個季度要進行附加稅(Value Added Tax,VAT)的申報,每年也要做個人所得的稅務申報。在荷蘭所有稅務系統都是荷文,幾乎沒有英文介面,公文往來也都是荷文,這時候有一個專業的會計師,可以幫自己省掉非常多的麻煩。但是還是有聽說很多藝術家因為為了省錢,這些稅務都是自己做,沒有找會計師。這個部分我是非常佩服的,畢竟平常藝術工作本身就已經夠忙碌了,還要處理所有的稅務,實在是一份勞心勞力的附加工作。
會計師事務所的選擇事實上有很多,這邊舉的這家Adel Administration Services是Design Academy Eindhoven這幾年的台灣畢業生,口耳相傳會去找的會計師事務所之一。(擷取自Adel Administration Services:https://www.adeladministrationservices.nl/)
事實上藝術家在申請公司的前提,是要有荷蘭的居留證。居留證的取得不外乎幾種,第一留學生本身可以拿的學生簽證,第二跟荷蘭人有伴侶關係所拿到的伴侶簽證,再來第三就是傳說中的藝術家簽證了。在荷蘭要拿到藝術家簽證,就我在生活中的觀察,臺灣留學生從學院畢業之後,很多都會找尋律師的協助,我也不例外。主要是因為荷蘭移民局會把申請書送給荷蘭政府的文化單位審核,審查委員都是文化專業人士。因此律師可以依照你的學經歷,幫你用荷文去撰寫,量身打造一份具說服力的藝術家簽證申請書。當然你還得提出你過往在藝文領域的豐功偉業、荷蘭當地藝文界重要人士的推薦信等等資料。但具律師的說法,最關鍵的部分就是你在未來一兩年內,是否在荷蘭有展覽、演出等等發表計畫,如果你的發表是在國家級的美術館或是聲譽良好的文化機構,都會大幅度增加獲得藝術家簽證的機率。若是你已經有談好要在某個荷蘭機構駐村,抑或是你已經得到某個荷蘭的藝文補助,這些幾乎都是可以毫無疑慮的拿到簽證的案例。第一次申請到的藝術家簽證通常是兩年的長度,兩年到期之後則要進行第二次的簽證申請,然而第二次的簽證換發就不是看你的未來發表計畫,反而是看你過去兩年的收入是否達到可以養活自己的標準。如果達到標準,將可以拿到五年的藝術家簽證。大部分藝術家在第二次的五年簽證過程中往往都會開始學習荷文,並嘗試通過荷文檢定考試。因為荷蘭政府規定住滿五年加上語文檢定,就可以拿到永久居留權。
荷蘭移民局(IND)網站。(擷取自荷蘭移民局:https://ind.nl/en/)
Adam & Wolf 是位於阿姆斯特丹的律師事務所,他們業務主要就是專辦移民事務。Design Academy Eindhoven這幾年常會邀請他們來學校替非歐盟畢業生演講,內容就是在畢業後怎麼拿到簽證留在荷蘭工作。(擷取自Adam & Wolf 網站:http://www.immigrationlawyersnetherlands.com/)
申請簽證、開公司、找會計這些都只是開始申請補助的前置作業,但這時候往往也耗掉了一個藝術家的大半心力。尤其等待簽證的過程往往就是五到六個月的漫長等待,稅務處理與開公司的行政作業又不是藝術學院在學校會教的,大家都得自己摸索,或是靠藝術家們彼此口耳相傳。最刺激的是,這一切的一切都只是在荷蘭想要作為一個職業藝術家生存的第一課而已。
顧廣毅( 7篇 )

生於臺灣臺北;目前居住於荷蘭與臺灣從事創作工作。現為創作團體㗊機體、TW BioArt臺灣生物藝術社群共同創辦人,碩士畢業於荷蘭恩荷芬設計學院(Design Academy Eindhoven)社會設計研究所(MA, Social Design)、國立陽明大學臨床牙醫學研究所、實踐大學媒體傳達設計研究所,大學畢業於高雄醫學大學牙醫學系;具有牙醫師、生物藝術家以及社會設計師等多重身分。他試圖拓展藝術、設計與科學結合的可能性,作品主要專注於臨床醫學、人類身體、人與其他物種的關係以及性別議題,嘗試藉由藝術實踐與設計方法去探索科學領域中的倫理問題,並藉此思考科技、人類個體和環境之間的關係。其作品曾獲多個國內外奬項,例如:臺北數位藝術獎首獎、美國Core77 Design Awards的Speculative Design Award、荷蘭恩荷芬設計學院Gijs Bakker Award首獎、荷蘭未來食物設計大獎 Future Food Design Award前三名。

© 2020 Artou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