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高千惠專欄】Creative Criticism:代言人

【高千惠專欄】Creative Criticism:代言人

我從來不看自己,但我的工作是到處看人。我是一個身體美學組織的代言人,也是一項國產人體檢測單位的發言人。
10.
玻璃與鏡子不同的地方,在於可透視與不可透視,只要在另一頭擋光,暗黑了另一個空間,玻璃就變成鏡子了。鏡子和眼睛的差別,則在於眼睛後有神經網絡,可以因與腦神經的串連,而能自以為是地分析或詮釋所見一切。但無論玻璃、鏡子或眼睛,所呈現出的景象,都是光的映像。光,可以說是具有保護色的隱形代言人。
機場登機處的空間,不用全面鏡子,而是用全面玻璃。人站在玻璃前,是不會想去鏡照出另一個想像的自己,而是直接演出自己。眼下,就在這一大片玻璃前,正有個旅人旁若無人地搖晃、旋轉、畫圓、半蹲、打出像旗語般的身體語言。不管他是在傳訊或接訊,一個在公共空間作出展演行為的人,他是看不見自己的。人只有在沒有光的虛擬現實裡,也就是夢境,才會看見自己在做些什麼。
我從來不看自己,但我的工作是到處看人。我是一個身體美學組織的代言人,也是一項國產人體檢測單位的發言人。這個機場的安檢,要你脫鞋、脫皮帶、360度身體迴旋檢測、以特殊紙巾拭手、個人晶片掃瞄、瞳孔驗證,確認你全身都能合格地登機,但就是測不出人體內部的狀態。我認為他們應該到我國考察。我國衛福部已通過全民唇片檢查機制,以保個人精神衛生良好、美學品味正確。這個簡稱「SSL」(Social Security Lip) 的唇部抹片檢測,是依人體自然感溫而設計,可以依顯示顏色而驗出人的精神狀態。在教育推廣上,認識顏色的衛生美學,正是我國現階段的文化政策,各美學組織都努力提出論述,爭取可執行的標案。
根據我單位的獨家研究,人體最先期、最原始的神經分布狀態,以嘴唇、耳朵、四肢尖端和生殖器的密度最高。若依密度繪人,曾被稱為具完美比例人體圖像的維特魯威人(Vitruvian Man),顯然是遙遠西方人士所設訂出的美學殖民謊言。四肢與生殖器的神經密度何以發達,這個原因不需贅述,而作為天線功能的耳神經密度之發達,也容易理解。唯唇神經的原始發達功能,卻被遺忘了。
古之唇器,是人體內外部的重要隘口,如任何狹窄而險要的關卡,多因盤踞交通要道而具有防務設施。隨時間,古之真人退化後,不僅唇器失能,作為觸鬚功能的耳朵、手腳、生殖器也都逐漸邁向麻痺之途。在全球化的審美霸權之下,當代人不僅崇尚小臉小嘴、細手長腳,還以黃金比例的身材規格為國際基準。為了反全球化,我組織遂提出了「真人美學復興」的主張。
相對於我們的主張,「生化人美學代言組織」則主張人工改良的、均質的、合於全球化的人體美學。在我國產官學三位一體的政策下,他們成立了許多整形、塑身等產業作為外圍組織。我組織則強調珍貴的傳統人體研究,提倡用針術等祕方,刺激原有的厚生神力。此有關修護原真的概念,在「在地性全球化」的政策配合下,業已獲得國際矚目。我們發行了一個雙語的辨識手冊,提供看耳朵可知性功能、看四肢可知內臟活動、看生殖器可知智商等簡易參照圖表,以加強這套人體美學的普遍常識。在官產學跨域合作下,我們也成立了「國際真人美學復興學會」,希望爭取到國際傳統醫美研究的領導權。其中,唇部抹片檢測是近年最大的生技突破,除了可讓國人自我調控精神指數,也可防範原生人體美學品味的流失。
長久以來,世人已遺忘這上下兩片唇的形狀、紋路、神經、乾濕、溫度,除了具有防禦功能,作為禍事的把關閘口,也是看不見的情緒反應站。在裝飾性的語言誕生之前,人們即是以唇部訊息作為真情顯示器。進入代言的年代,早期寫在臉上的心緒顯示肉片,終於如盲腸一般無任何大作用,在無法維持語言倒流下,還好尚存了防止食物倒流的功能。對生化人來說,這兩塊肉片更是僅剩下裝飾性與誘惑力兩大目的。
為了反制這種物化唇片的邪惡風氣,我方研發的唇部抹片檢測,乃是一種科學化的精神相術。如果檢測者可以很明顯而穩定地反應出唇色與唇溫的狀態,獲得大眾感應,我們泛其為「大名之唇」,簡稱「名唇」。「大名之唇」者,是我們「國際真人美學復興學會」的形象代言人。不需太多裝飾性的語言,他們能以強大的原始基因,明顯的唇色與溫度反應,露出真人實相。
繪圖/楊竣傑
11.
按照唇部抹片檢測經驗,能在公共空間裡我行我素者,多具有真人的「祟高美」。「祟高美」者,是指可以無懼地顯露出「流動的恐懼」。此「流動的恐懼」,國際用語為「Liquid Fear」。這是一種散溢的恐懼感,沒有特定對象,但又無處不在。在真人時代,最大恐懼來自外部環境,遂以無懼的顫抖,作為一種崇拜環境偶像的行為。當人們無法再依靠原始的五感生存之後,最大的恐懼感不再是外部環境,而是內在的自我,崇拜的對象也就轉為自己了,顫慄的行為變成隨時隨地都可能發作。不管是真人主張或生化人主張,都不得不以這種「行走在雷區上」的恐懼感為精神美的訴求。此雷區,沒有人知道在哪裡,哪時會爆炸或被爆炸,但對這種流動的、持續的不確定意識之渴望,倒是雙方的共識。
在官產學三位一體的努力下,我國已要求出國前要先作唇部抹片檢測,以確保國人的國際旅遊形象。然而,太多謠傳出現,包括把「唇部抹片」與「子宮抹片」混為一談、視此產品是夜間防狼的嗆辣唇膏,以至於出現很多偽報告。這些傳言可能來自敵對美學團體,也可能來自我們內部。我們內部有兩個互為「影武者」的部門組織,以便保障學會的永續存在。行走於菁英界的,是採用傳統會員甄選組織法,稱為實體部;行走於大眾界的,是採用社交媒體組織法,稱為虛體部。兩部交加利,我們順利地參與了政府許多有關人體工程的標案審核。在獲得官方支持的「唇部抹片檢測」計畫中,我們學會的工作是參與報告的分類與審核的定調,並負責尋找代言人與其相關活動。
我國是自由經濟的國度,自然,所有工程都外包,我們稱之為「BUTT」體制,就是建設(Built)、防護(Umbrella)、技術(Technique) 、移轉(Transfer)四大機制下的一種安全合作關係。據「BUTT」規定,代言人不能有疑似違反利益迴避原則、疑似盜用他人唇腺資料、疑似更改他人基因訊息、疑似赴國際自我推銷、疑似違反人體美學品味等舉止。但這只能約束實體部,無法約束已栩栩如生的虛體部。畢竟虛擬之境無國界,所有的疑慮在純屬臆測之下,都不可被抹滅。因此,我們兩部的關係,也像玻璃與鏡面的關係,本質雷同,反映出的現象卻大不同。而此不同,亦造成我們在徵召代言人上的分裂。
虛體部會員是由自由個體共同創造,可以隨時調整名單,也可以自製黑名單。反觀實體部,因注重唇官體制、強調原始五感的形似與內在美學,以至於只有生死交接,很難世代輪替。在唇術退化的代言時代,話術不得不出籠。兩部鬥爭中,實體部強悍地指出,虛體部的社交媒體模式是一個陷阱,根本就剝奪了讀唇技能的承傳價值。他們全是無根的個體,沒有任何參照系或參照物,其代言模式都是臨時的、稍縱即逝的,僅僅在另行通知之前,或是擇期再議之後,才具有效力。
實體部甚至認為虛體部的存在,不是用來團結不同見解或者拓寬視野。他們多數只是藉組織來營造一個同溫層的「舒適圈子」。在這種自由進出的組織結構裡,他們只聽自己的回音,只看自己的倒影,久而久之,就是向生化人的美學理念靠攏,成為外表比例一致,內在自戀程度雷同的物種。虛體部則認為,實體部只會看玻璃,拒絕照鏡子,無視於現象與本質之間的辨證關係。如果虛體部是有期限的生魚片,實體部就是食古不化的醬缸醃魚。
無論如何,作為一個可見的參照物,實體部的代言人要很懂得保養其唇,讓它永遠像兩片生魚片。在安內攘外的許多活動中,我們的頭牌代言人都會拿出一支護唇膏,抹一下嘴唇,再上下抿一抿。然後,刻意使用裝飾性的語言,作為一種逆向的代言策略。這個宣傳語是:「唇部抹測試,是一種自我審美的協助機制。它使你的百變心情,化作唇間流轉的風景。」
12.
不幸,我們這位實體部的代言人,在近期「黑化」了。
在我國,「黑化」即是形象的死亡。他的「黑化」,傳說是護唇膏使用面積過大,出現中毒現象。於是,凡跟唇類有關的產品,都被「BUTT」單位嚴格檢驗,自然,也包括我們的「唇部抹片測試紙」的標準問題。「生化人美學前進學會」趁機而起,批評我們長期操控國民健康美學標準,涉及美學行銷不實,危害國人普遍信任情緒,甚至惡毒地希望我們能自動自發,永久退出美學界。
我們這支團體,便是銜命出使國際,除了尋求國際美學組織的庇護,也需要儘快在境外完成新的代言徵召工作。「實體部」與「虛體部」展開了劇烈加速度的競爭。或許是在境外投票,「實體部」無法控制「虛體部」的人數流量,也不知道是否有生化人組織成員滲入,最後,被提名徵召的竟是「虛擬代言人」。
因標案綁政策,政府單位電傳我們要重選,然而,重選有違我們堅信的顏色自主權與美學自治權,我們兩部團結一致地發表聲明,接受這個「虛擬代言人」作為新的精神領袖。我們發現,官產學三方不用付「虛擬代言人」酬金。「虛擬代言人」不會犯錯,人事風險較低。「虛擬代言人」可以提供多元想像空間,滿足具有心理差異的群體情感需要。「虛擬代言人」不會有唇部中毒事件,也可自設優質的長期報告結果。「虛擬代言人」一旦走馬上任,可以陪伴我們的美學教改政策共同成長。根據此積極有效的代言角色,我們還可以大量複製替身作為代工。最後,所有的「虛擬代言人」都具有國際魅力,應該有利於境外交流。
我們兩部立馬推出「徵召暨尋找虛擬代言人」的宣傳活動,以免生化人的美學檢試取代我們的市場。基於這個原因,我走向這個玻璃前的身體擺動者。他的形態給予了我打造「虛擬代言人」的靈感,我必須收集到他在「流動恐懼」時的五部發達狀態,並儘快傳給本會作為遴選與再造的參照。這是我近身獵景的原因。以美學之名,我沒有侵犯他者人身的邪惡動機。
 

繪圖者介紹
楊竣傑
以動畫作為主要創作媒材,作品常聚焦在支離破碎的慾望場景、以角色的存在與崩解作為思考的切入點,呈現詭異的日常經驗及潛意識切片。2014年獲第12屆桃源創作奬不分類首獎、2013KLEX 吉隆坡國際實驗電影節入選。
回應《代言人》
有個新的偶像誕生了,是一個供人膜拜的屍體,但這個屍體尚未完全死亡,體內的某個運算程式還沒有完全中止,大家拿出動物的骨骸、美式咖啡跟清潔劑來當做祭品,那是偶像最喜歡的東西。為求環保,葬禮會場被設置在時空的裂縫中,幾乎沒有什麼人能夠親眼看見這場盛會。告別式實際舉辦日期目前還尚未定案,但為了確保座落在任何時空角落中的人們都可以觀看,現在只要下載官方APP,就能不定期在夢中收到會場的高畫質直播,即能擁有一個與偶像對望的獨特經驗……。
高千惠(Kao Chien-Hui)( 60篇 )

藝術教學者、藝術文化書寫者、客座策展人。研究領域為現代藝術史、藝術社會學、文化批評、創作理論與實踐、藝術評論與思潮、東亞現(當)代藝術、水墨發展、視覺文化與物質文化研究。 著有:《當代文化藝術澀相》、《百年世界美術圖象》、《當代藝術思路之旅》、《藝種不原始:當代華人藝術跨域閱讀》、《移動的地平線-文藝烏托邦簡史》、《藝術,以XX之名》、《發燒的雙年展-政治、美學、機制的代言》、《風火林泉-當代亞洲藝術專題研究》、《第三翅膀:藝術觀念及其不滿》、《詮釋之外-藝評社會與近當代前衛運動》、《不沉默的字-藝評書寫與其生產語境》等書。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