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馬尼尼為│繪本專欄】「怎麽做都不對」時出門去吧—Mr. Matos Went to Buy Tomatoes 《米先生去買番茄》

【馬尼尼為│繪本專欄】「怎麽做都不對」時出門去吧—Mr. Matos Went to Buy Tomatoes 《米先生去買番茄》

故事是由米先生的困境開始,畫不好畫,而決定出門買蕃茄(因為他在畫蕃茄),後來「傑克魔豆的蕃茄版」出現了,不過這蕃茄版沒有種子,而是一隻貓,因為去買蕃茄,意外跟來的橘貓打亮了米先生的生活,原本的畫畫瓶頸也隨之打破。

一開始的時候,我就被「Matos」、「Tomatoes」這兩個字的組合、發音、押韻吸引,心想,這是一個有趣的故事吧。而封面那串巨大的「Tomatoes」,更是讓人有一股超現實感,那是傑克魔豆的蕃茄版嗎?

圖片來源: 本文作者翻拍

這是澳門插畫家洋小漫的第一本繪本。書藉裝幀設計也由她自己操辦,整體面面俱到。作者說,她在葡文姓氏裡找到相近的「Matos」,因為澳門土生葡人中也有許多姓「Matos」的,所以「Matos」在葡語脈絡裡還真的是一個姓氏!

故事是由米先生的困境開始,畫不好畫,而決定出門買蕃茄(因為他在畫蕃茄),後來「傑克魔豆的蕃茄版」出現了,不過這蕃茄版沒有種子,而是一隻貓(詳情略),因為去買蕃茄,意外跟來的橘貓打亮了米先生的生活,原本的畫畫瓶頸也隨之打破。

圖片來源: 本文作者翻拍

貫穿全書的就是那株巨人的蕃茄在城市上空爆走,從細瘦柔軟的根莖長出的碩大果實,那已經不是蕃茄了,是「樹上的生活」;在《樹上的男爵》(卡爾維諾),有一段提到藤蔓之都,「他(柯西謨)在冬天修剪枝葉,彼時帶勾鐡絲網內的光禿藤蔓看似象形文字;他在夏日將濃密的葉片打薄;他尋找昆蟲;他在九月的時候幫忙收成。」;藤蔓之都種的葡萄,膨大、會變色的果實,就令我聯想到了本繪本的蕃茄;而書中畫家在畫的,因為突破了「寫實」,或是重點已經不是畫出什麽,而是接收了一個新生命的陪伴。

圖片來源: 本文作者翻拍

這繪本有一個美好的結尾。不過在故事的背後,其實是從小漫的貓「米米」(這也揭開了為什麼「Matos」被她翻成「米先生」)過世而起,那位一開始陷入困境的米先生,或許就是作者在貓往生後的寫照吧,怎麽做都不對。整體的書都籠罩一股模糊的褐色系,很溫和,很有層次。我來回翻看好幾次都看不透是用什麽畫的,忍不住寫信去問作者:

小漫:我是用軟頭筆和鉛筆在牛油紙上做成的單色底色,再放入電腦上色的。

我:軟頭筆?牛油紙?

小漫:牛油紙是tracing paper,那種半透的紙;軟頭筆是brush ink,有點像毛筆(?)

我:太有趣了你們的稱呼。

攤開封面封底的圖,在主角身後,周圍上方,就有一棵「傑克魔豆」正在長著,而上面爬著一隻掛著鑰匙的貓;但你沒察覺,你獨自一人走了很久很久,快到家時,才發現鑰匙掉了、東西也全掉了,但他們其實就在你身後。

圖片來源: 本文作者翻拍

延伸閱讀

【專欄|從澳門開始的繪本寶物聚】No.15 澳門繪本畫家正在:城市的臉怎麼畫?問問洋小漫。

【專欄|從澳門開始的繪本寶物聚】No.14 澳門繪本事件簿:唐樓剪樣

馬尼尼為maniniwei( 48篇 )

美術系卻反感美術系,停滯十年後重拾創作。 著散文《帶著你的雜質發亮》、《我不是生來當母親的》、《沒有大路》; 詩集《我們明天再說話》、《我和那個叫貓的少年睡過了》、《我現在是狗》、《幫我換藥》;繪本《馬惹尼》、《詩人旅館》、《老人臉狗書店》等數冊。 編譯、繪《以前巴冷刀.現在廢鐵爛:馬來班頓》(openbook好書獎,年度中文創作)。作品入選台灣年度詩選、散文選,獲國藝會補助數次;2020臺北詩歌節主視覺設計、不定期開辦繪本創作課;於博客來okapi撰寫繪本專欄文逾百篇。 網站:https://maniniwei.wixsite.com/maniniwei Fb/IG:馬尼尼為 maniniwei

查看評論 (0)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