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以40年博物館專業,再現故宮璀燦:蕭宗煌專訪

以40年博物館專業,再現故宮璀燦:蕭宗煌專訪

Interview with Hsiao Tsong-Huang: Restoring the Glory of National Palace Museum with 40-year Professional Museum Experience

即將接任故宮院長的蕭宗煌,29日上午在典藏長安咖啡店,和典藏採訪團隊話家常。讓故宮再次回到國際上發光發熱,有複雜的條件,如何落實工作,穩紮穩打,期待故宮博物院從平靜安好,走上璀燦亮麗。

農曆年假前,已經陸續打包行李、準備在這回內閣總辭中,隨著文化部長李永得下台,提前退休,臨時接到國立故宮博物院(簡稱故宮)院長職務的徵詢電話,蕭宗煌的生活,一夕之間忙碌了起來。

蕭宗煌接受典藏採訪團隊專訪,細數40年的職場歲月。他說,自己只有兩個領域,一是藝術行政,另一就是博物館,是到了綜合兩項專長,奉獻所學的時候了。

延伸閱讀|第二波內閣名單,國立故宮博物院院長由蕭宗煌接任

國立故宮博物院新任院長蕭宗煌接受典藏訪問。(本刊資料室)

四旬職場歷練,希望在故宮發揮所長

即將接任故宮院長的蕭宗煌,29日上午在典藏長安咖啡店,和典藏採訪團隊話家常,話題就從久病的母親開始。出生台灣嘉義的普通家庭,父母都健在。蕭宗煌臥病在床多年的母親,不知道藝術是什麼,從他念美術系開始,就擔心兒子會餓肚子。有一回,到台中住院,要返回老家,車子經過一棟公家建築。母親指著那棟建築,對兒子說,如果可以在文化中心找份工作,會比較有保障⋯。細數來時路,擔任公職,對於淳樸敦厚的父母來說,是安定生活的象徵,也是回饋社會栽培的表現,他一路走來,一直希望榮耀父母,讓父母覺得他學美術的兒子有出息。

一雙女兒,也不知道爸爸成天在忙碌什麼,總是看他早出晚歸,而且常常被改名字,一下子叫「蕭秘書」、後來又被喚作「蕭館長」。週末假期,蕭宗煌會帶他們全家出遊,但總是去美術館,通常都是大太陽進去,出來時太陽都要下山,博物館幾乎是他生活的全部。

「出任故宮博物院院長,父母一定很很高興,倍感榮耀囉?」蕭宗煌笑笑說,他們不了解故宮博物院在做什麼,「想都沒有想過,會擔任故宮博物院院長,完全不是原有的人生規劃。」說意外中獎也好,或說層峰舉才也罷,對蕭宗煌而言,只要有機會在他成長的土地上,發揮專業,他義無反顧,當仁不讓。

話題回到故宮院長的新挑戰,蕭宗煌接到徵詢電話,是受寵若驚,也是柳暗花明。一本叫故宮博物院的百科全書,讓蕭宗煌重新去翻閱、去學習,認真思考如何與時俱進,改造些什麼,所以他沒有太多的猶豫,接下挑戰,而且樂觀面對。

國立故宮博物院北部院區。(本刊資料室)

與故宮的聯繫,始於求學時期

蕭宗煌從念文化大學美術系開始,就與故宮產生聯繫。除了地緣接近,身為華岡人,常會就近到故宮走動,看看展覽,走走附近山區小路。許多任教老師,更直接把學生帶到故宮上課,讓學生在展覽欣賞原作,然後再討論作品背後的歷史、技法、意涵等等,李霖燦、江兆申、劉良佑幾位名師都有類似習慣。他幸運跟劉良佑老師在故宮學習,也因此打開對故宮的好奇心。尤其中國美術史,故宮展場更是活教材,從展覽的第一手印象中,欣賞、學習藝術之美,對於學生視野的開拓、眼力的養成,幫助很大。然而,故宮對在學學生來說,範圍太龐大、內容太深奧,每次離開故宮時,都會覺得自己的不足與渺小,希望一去再去。

會在新春提筆揮毫的蕭宗煌,從學生時代就研究臨摹過書法各大家,心得豐富,這個雅好成為生活的一部分。書法在故宮的收藏中占據重要地位,有了書法基礎,對於古書畫賞析,助益良多,蕭宗煌一直樂在其中。每次故宮舉辦各類型展覽,他一定擠出時間,親臨現場觀賞,也勤讀相關出版品。總之,故宮對蕭宗煌來說,相識多年,不曾遠離,蕭宗煌形容自己對故宮的感覺,既親切,又陌生。

自稱不是政治出身,也非學者,更不屬於任何一個政黨,蕭宗煌坦誠地說,他唯一保有的,是一以貫之的藝術行政訓練與博物館工作的養成。接下故宮院長職務,他最大的心願,就是讓故宮回歸博物館專業。

蕭宗煌接受典藏採訪團隊訪問。(本刊資料室)

國內外歷練完整,曾任三間館舍首長

距離蔡英文總統的任期屆滿的2024年5月,只剩一年餘,此時此刻接任政務首長,是否只是過渡?蕭宗煌不以為忤,他認為,就算是過渡,更應該完成階段性工作,不在乎任期長短,他會化繁為簡、全神貫注。

1981年蕭宗煌自文化大學美術系畢業,1983年進文建會(文化部前身)美術科,1994年到巴黎文化中心,五年後返國接任高雄美術館館長,四年後北上出任台灣博物館館長,一待就是8年。這段期間,還到北藝大攻讀藝術行政與管理研究所,2007年取得碩士學位。2012年5月調回文化部,依序擔任文化資源司長、主任秘書,然後又於2015年擔任國美館館長,2018年8月返回文化部出任政務次長迄今。三間館舍首長,又是從館員、秘書、司長、主任秘書、次長一路歷練,對文化行政、藝術活動及博物館管理皆有豐富實務經驗,公務職場生涯堪稱完整,倘若加上未來故宮院長,那就更圓滿。是繼林正儀、陳其南,從文化部體系養成的第三位故宮院長。

蕭宗煌是兼具行政資歷,與藝術場館經營專業的資深文官,一點也不為過。過去對於推動博物館典藏研究、服務再升級,以及重建台灣美術史,都有扎實經驗,其中在巴黎五年餘,對於國際文化交流,也是經驗豐富,非常符合目前朝野期待。

面對故宮多事之秋,蕭宗煌期待分憂解勞、發揮及時救援,早日讓故宮回到平靜的運作軌道,作出該有的成績與貢獻。

直面質疑,接受挑戰

故宮究竟是歷史的偶然,還是大時代發展的必然,大批國寶南遷,落腳寶島台灣,躲過文化大革命的破壞,成為豐盈台灣的無價資產。故宮自國寶遷徙、入台、更換地點,1965年北部院區落成啟用以來,超過半世紀,自成一格的場館文化,蕭宗煌認為是典型深水區,他會以面對百科全書的謙虛態度,謹慎翻閱,重新學習、深入了解,作出最合適的應對。

蕭宗煌再次強調,身為一輩子博物館人,期待用累積40年的專業,讓故宮否極泰來,民眾重新回到故宮,甚至在國際舞台上,持續被看到。誠如前政委黃光男表示,蕭宗煌藝術行政資歷豐富,博物館專業駕輕就熟,加上派駐法國的經驗,有助於重新擦亮故宮的國際品牌,朝野期待殷切。

根據統計資料,故宮博物院參觀人數,2019年為488萬1000餘人次,但受到疫情衝擊,人數銳減。去(2022)年1至8月,參觀人次僅45.8萬人,未來如何吸引觀眾回籠,是當務之急。國外觀光客因疫情變化、邊防管制難逆料,蕭宗煌認為,自己現階段最重要的任務是讓台灣民眾,重新肯定故宮的豐富內涵,回到故宮的大百科全書中。

蕭宗煌提及世界的文明發展,埃及文明、印度文明之外,中國文明也是重要的一支,代表中國文明的古文物,匯聚在台灣,這是台灣的幸運與福氣。而故宮博物院的藏品除了中國文物外,也有不少亞洲文物,包含蒙古、西藏等多元文化,受到全世界矚目。同時,故宮博物院也擁有大批專業研究人員,如何讓故宮文物得到最安全的維護、最多面向的研究論述,發揮公共性效益,都是迫切工作,蕭宗煌正向面對。

有人認為,蕭宗煌的資歷和專長在台灣美術,對故宮典藏的古文物領域較為陌生,蕭宗煌一笑置之。就像他在2004年接任台博館館長時,有人質疑他沒有自然史的背景,不適合擔任台博館館長。他當時的回應是,博物館的每個領域,都有專業研究員,館長工作就是讓研究人員在本位上做最大的發揮。事實證明,蕭宗煌八年任期中,讓台博館煥然一新,展覽空間的標本呈現,斜坡式的參觀動線,無障礙空間的設計,都讓該博物館發揮使用效能,迎來參觀人潮,尤其是吸引親子互動,留下相當不錯的口碑。

同樣的,故宮是百科全書,沒有人能通透所有古文物,但只要提升士氣,各司其職,故宮人的研究、展覽、企劃、教育,都有過人之處。而且,經過幾次的組織改造,故宮博物院目前的組織編制與時並進。

蕭宗煌長年在藝術行政的公務體系,養成穩紮穩打的作事風格,為此蕭宗煌自嘲是開民航機的人,以平安降落為宗旨,如果外界誤判他有戰鬥機的蠻勁,可能就會失望。但他認為,如果每一趟民航飛行,都平安抵達,還是能夠達成使命。

故宮位階,尚待解決

談到故宮博物院目前幾個爭議問題,蕭宗煌希望以抽絲剝繭方式,找到問題的癥結,力求破解之道。

例如,故宮博物院的定位問題,早在2000年民進黨第一次政黨輪替,由學者出身的杜正勝擔任故宮院長時,力主提升位階,直接隸屬總統府。當時成為熱門話題,但喧騰過後,也無疾而終。近期,力主把故宮博物院從行政院管轄抽離,改歸文化部統籌管理,也沸沸揚揚,引來仁智互見的爭議。

蕭宗煌提及,故宮隸屬部會層級在全世界少見。未來故宮是否要改制,是大哉問。如果要放到文化部的下面,成為三級單位,跟台博館等館舍同級,以他擔任過三所博物館的經營管理經驗來說,並非最好的選項,他並不支持。不過,故宮定位一直是敏感議題,未來一定要透過更多討論,爭取認同度,凝聚更廣泛共識與,否則不宜貿然改變。

至於是否讓故宮博物院行政法人化?早在蕭宗煌擔任台博館館長時,就曾邀請日本主推法人化的專家演講。當時講者以日本的發展經驗,建議台灣不要重蹈日本的失敗覆轍,對行政法人化留下負面印象。不過時過境遷,日本六大國家美術館行政法人化,度過漫長艱辛的陣痛期後,步上正軌,現在已經卓然有成,開花結果,呈現行政法人化下的效率與成果。蕭宗煌在參考那些範例後,開始修正他對行政法人化的既定印象。

在台灣,國立中正文化中心於2004年3月1日改制為行政法人,成為國內第一個行政法人機構。尤其隨著台中歌劇院、高雄衛武營成軍後,展現出更大的營運彈性,成績斐然。蕭宗煌說,當時若不是當時的董事長朱宗慶堅持行政法人化,大概會像仍屬文化部管轄的傳藝中心一樣,綁手綁腳,發展受限。

再觀高雄「三館一法」的推動,讓目前李玉玲領軍的高雄市立美術館,與他2001年擔任館長時的規模、活力,完全不可同日而語。台南市美術館亦然,因為行政法人化,連殭屍都可以作展覽,發展活潑,議題更多元,帶來龐大人潮與商機,讓大家有目共睹。

目前大英博物館、日本公立美術館及大陸許多博物館,都已行政法人化,可視之為時代的大潮流,法人化下的靈活度,比起公務體系,更能應對多變的時代。如果現在再問他對行政法人化的看法,他已大大改觀,只是要仔細評估陣痛期的長短期以及民眾的認知強度。故宮該不該走上行政法人化,茲事體大,需要更多討論,從長計議,建立更到位共識,這也是他上任的重點工作之一。

蘭千山館寄存爭議,將盡快處理

至於蘭千山館引發的故宮文物寄存爭議,蕭宗煌認為,私人財產與公共性的社會意義,是該案的核心價值。在時空環境變化下,前人寄存的理想與理念,後人不一定了解或認同。解鈴還須繫鈴人,唯有回歸原始寄存人的經驗和想法,在行政可及的範圍,作更周全的處理。他會在上任後盡快了解與處理。

延伸閱讀|導言:蘭千山館文物寄存事件之始仍未末, 讓博物館心臟更強健,更有靈魂。

蘭千山館寄存《懷素小草千字文》在「寫盡繁華─晚明文化人王世貞與他的志業」展出。(本刊資料室)

根據故宮的藏品徵集辦法,不外乎捐贈、寄存與購藏。捐贈,一直是故宮博物院的重要來源,但捐贈有一定的程序與規範,並非收藏家想捐就捐得進來,如何在維護院藏品質,又能廣開友善捐贈之門,值得研究。目前許多重量級收藏家,已屆垂暮之年,對於藝術典藏品,更有捐贈為國家所有的意願,如何提供適合法規,因勢利導,期能水到渠成。

而寄存問題,蘭千山館是個案,但未嘗不也是個通案,是全面檢討寄存方式,作為未來處理類似問題的依據,也刻不容緩。至於故宮的購藏部分,因為預算短缺,一直力不從心。目前故宮南院編列1200萬購藏經費,當然買不起價值文物,但政府其實另有預備金,對於遇到合適標的物,可以有更便捷有效的方式,動用相關預備金支應,搶奪先機。這方面的規劃與思考,蕭宗煌允諾再作研議。

文化部推動的文化發展基金,從公共建設經費提取1%作為基金累積而成,是否能補故宮購藏資金的不足?不過蕭宗煌解釋,該基金還是以廣義公共藝術的支出為主,無法動用到現行制度下的文物購藏。而且文化部的預算,並不能直接進故宮基金,除非經過修法程序。

目前的「故宮文物藝術發展基金」是特種基金,非年度預算,當時成立的目的,是年度經費不足,使用方式比較僵化,無法應對古文物市場的瞬息萬變,因此希望保有特種基金,作為重要古文物購藏上的應急之用。

至於藝術發展牽涉到台灣的在地本土性,以及大中華文化思維,蕭宗煌曾表示,台灣的藝術家如果要讓作品更具經典性,個人的慧詰與創意外,還要講究底蘊,而底蘊養成,從世界美術史、中國藝術文明史,都是很好的養分來源。他認為,談在地化,台灣的在地性固然重要,但不能迴避中華文化,唯獨立足台灣,放眼兩岸與國際,讓藝術無國界。

故宮就是一個大百科,讓各朝代的文物,都能安置在適當的位置,說文物自己的故事, 因為文物不屬於任何個人、或任何政黨,是大家共同的資產。蕭宗煌重申,故宮院長的任務,就是保護好文物,把故宮的廣袤無涯與瑰麗美好,給社會大眾共同賞析品覽。

蕭宗煌與典藏社長簡秀枝合影。(本刊資料室)

深化學術研究,推動國際博物館交流

對於博物館的學術研究與國際交流,蕭宗煌對該議題一直高度關注與參與。他擔任多間館舍首長多年,也擔任中華民國博物館學會理事長長達5年時間。蕭宗煌說,為了鼓勵博物館界參與國際會議,舉凡在重要國際會議上發表論文,可以獲得文化部補助,包括往返機票、食宿費用,論文出版費用。蕭宗煌大力鼓勵博物館學會會員,勇於在國際學術舞台上發表論文,滙聚研究成果與聲量。

2019年,蕭宗煌親自率團參加在日本京都舉行的博物館年會,該大會上台灣博物館界發表了60多篇論文,頗受好評。2022年他再度率團參加捷克布拉格舉辦的大會,也有40多篇論文參與,成果豐碩。雖然中國大陸百般干擾,在類似的國際會議上,極盡打壓,但台灣學者不為所懼,參與的論文,在會後都以中英文出版成精緻論文集,並寄給與會各國會員。

這種踴躍提出論文觀點,國際會議上公開發表,留下完整紀錄,對個人的生命歷程、學術研究或國家的論文水平提升的角度來看,都是好事。雖然蕭宗煌於去(2022)年12月底才卸下博物館學會理事長職位,但熱情不減,持續表達支持與關切,特別是在他率團的國際會議上,看到老師帶著學生去現場觀摩,成為國際教學教材,對台灣博物館學的人才培育,助益深遠。

讓故宮再次回到國際上發光發熱,有複雜的條件,但學術研究先行,始終是鐵律,而研究人才的培育,永遠不嫌多。如何落實工作,穩紮穩打,期待故宮博物院從平靜安好,走上璀燦亮麗,蕭宗煌心誠意堅,孜矻向前!

延伸閱讀|展現博物館原生之力:台灣主題館前進第 26 屆 ICOM 布拉格大會

簡秀枝 (Katy Shiu-Chih Chieh)( 282篇 )

典藏藝術家庭社長

查看評論 (0)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