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詔藝之眼】無聊猴子(BAYC)也焦慮- NFT藝術化系列探討之(六)

【詔藝之眼】無聊猴子(BAYC)也焦慮- NFT藝術化系列探討之(六)

The Bored Ape Yacht Club (BAYC) is Anxious, Too - Exploring How NFTs Became Art (VI)
BAYC進入市場的方式也很特別,發起方並沒有對外募資,而是將他們當時所擁有的全部身家押注在該項目(who had put their life savings into the project)。從這個團隊的官網首頁可以看到,他們聯繫窗口所使用的是免費,但安全性在技術專家眼中並不算高的Gmail帳號,不難推論當初創始者對於本項目的成功與否並無把握,因此能省則省!而這個項目的出現,無論在NFT發展史或NFT藝術史上的最重大意義,便是將強大的「社群意識」(sense of community)導入NFT收藏的動力之中。

問:你最想要的NFT是哪個項目?

答:我超想要一隻猴子!

「無聊猿猴遊艇俱樂部」(The Bored Ape Yacht Club),在幣圈簡稱為「猴子」、「無聊猿」、「BAYC」,或「Bored Ape」,可以說是這四個多月來依舊在NFT收藏圈中最熱門的項目之一。先前介紹過已成為「NFT界畢卡索」的CryptoPunks,而現在BAYC的地位,是僅次於CryptoPunks的熱門項目,有點相當於藝術市場中的梵谷(我完全了解這樣的比喻不知會得罪多少藝術愛好者,在此致上最深的歉意!)。現在最便宜一隻猴子的「地板價」(floor price)為39 ETH(約合12.5萬美元),自發行以來,在OpenSea上的累積交額達到近5.3億美元。(資料擷取時間2021/09/20)但這些「猴子」到底是什麼?

猴子也算藝術品?

一如往例,本專欄原則上僅討論NFT的「藝術」(Art)項目,因此讓我們先來檢視一下「猴子」是否被納入藝術品的範疇。這個答案顯然是肯定的:權威藝術市場指標單位如artprice和artnet等,都已將猴子的創作團隊-Yuga Labs納入藝術品創作者的資料庫中。再者,估不論其外觀上的藝術性如何,和NBA Top Shot等「收藏品」屬性相較,猴子圖像還是更接近傳統視覺藝術一些,這樣的推演應該也算合理吧!

Yuga Labs官網。(圖片擷取自yugalabs.io

猴子哪裡來?

BAYC由Yuga Labs首先於2021年4月29日推出。據稱創作者共有四位,包括Gargamel、Gordon Goner、Emperor Tomato Ketchup,以及No Sass。這幾位創建者使用演算法編程混合並匹配猿猴,創作出10,000個不同的猿猴圖像。項目團隊其中兩位是在邁阿密的某個平價酒吧內認識,一位是文學、另一位是藝術背景,對於加密程式相關技術並不熟悉,但皆參與過與區塊鏈相關的交易或投資。因為光有點子但不會寫程式,於是當初花4萬美元另外找來兩位程式設計夥伴投入研發。

他們提出這個項目的最初發想是,假若他們在加密投資狂潮後提前退休,他們會想要做什麼?於是乎「無聊猿遊艇俱樂部」這樣的基本概念雛型就出現了(顯然他們覺得一旦財務自由之後,會「無事可做」,生活變得「無聊透頂」)。

至於為什麼選到猿猴作為代表動物?其中一位發起人表示,這個想法來自幣圈中「無腦跟風進場」(Ape In)中的Ape(猿猴)一詞而來。猿猴的形象一直以來都是最接近人類的動物,在藝術史上也不乏以猿猴擬人化之圖像一再出現,如在百年前美國著名畫家威廉.霍爾布魯克.比爾德(William Holbrook Beard, 1824 – 1900)就曾創作出大量猿臉人身的繪畫,深受市場歡迎。另外,在西方文化中,猿人的擬人化形象早已深入人心,如《金剛》(King Kong)和《猩球崛起》(Planet of the Apes)系列電影等一再翻拍,猿猴這樣的動物作為「替代人像」(avatar),的確不失為一個很好的選擇。

威廉.霍爾布魯克.比爾德的作品。(©Wikipedia)

BAYC進入市場的方式也很特別,發起方並沒有對外募資,而是將他們當時所擁有的全部身家押注在該項目(who had put their life savings into the project)。從這個團隊的官網首頁可以看到,他們聯繫窗口所使用的是免費,但安全性在技術專家眼中並不算高的Gmail帳號,不難推論當初創始者對於本項目的成功與否並無把握,因此能省則省!而這個項目的出現,無論在NFT發展史或NFT藝術史上的最重大意義,便是將強大的「社群意識」(sense of community)導入NFT收藏的動力之中。

據創作團隊在某次訪談中曾經表示,他們在創始之初觀察到「很多人將NFT視爲多餘的存在」(可能是認為當時NFT熱潮下,除了作為收藏和投資外,還少了點樂趣/fun元素,而這是西方文化中相當普遍的需求)。他們想搞出一種在網際網路上的「社群意識」,並認為NFT或許有這樣的潛力。無聊猿可以成爲一個人的「數字身份」(digital identity),同時作為社交平台上的身分圖像。

市場反應

BAYC項目初始以「盲盒」方式發行,試賣/售前認購(pre-sale)期間僅售出600個,但當真正發行之後卻意外爆紅而在半日內完售,當時每隻猴子的成本為僅為約186美元。

2021年9月2日,編號#7090〈金毛彩虹牙〉無聊猿在OpenSea上被以600 ETH(約合當時225萬美元)售出。這則交易的收藏家Robistraveling甚至在自己推特的貼文上標示他的購藏上了Yahoo Finance成為頭條!

無聊猿#7090。(圖片擷取自OpenSea

但有趣的是經查證結果,該則新聞將他購藏的平台搞錯了,他交易對象應為網域交易商Apex Moon,並非後來才加入的蘇富比拍賣行(Sotheby’s)。這則推特貼文底下一堆人不是感到莫名其妙,就是嘲諷報導者和貼文者連跟誰交易都搞不清楚。從這則離譜報導的例子中不難發現,幣圈人(也包括那位記者)和藝術市場間知識上的巨大差異!

9月7日,去中心化虛擬遊戲社群平台「沙盒」(The Sandbox)以740 ETH(合約當時290萬美元)價格購買了一個Bored Ape #3749 ,又名「船長」(The Captain)的NFT。據報載,加上新購猿猴之後,該平台共持有31隻無聊猿,價值約2,334 ETH(約合當時的912萬美元)。整體社群平台持有包括Meebits在內等超過350個不同的NFT,總價值約3,880 ETH(約合當時1,300萬美元)。

這位「船長」無聊猿,被認為是最稀有的27隻無聊猿之一,因為它多項「特徵」(trait)中如金色毛皮(solid gold fur)、船長帽(sea captain’s hat)、微咧嘴笑(small grin)和雷射眼睛(laser eyes)等都非常稀有,造就了牠的高身價。

無聊猿#3749。(圖片擷取自OpenSea

9月9日,經過約一周的競價纏鬥之後,在蘇富比平台上的101隻無聊猿,加上M1和M2「突變血清」(mutant serums)各3份共6支捆包銷售,以原先1,200至1,800萬美元估價,最終以遠超估價的2,440萬美元售出。每隻猴子的平均成本約為24萬美元,換算成當天匯率約為66 ETH,較當日均價43 ETH高出甚多,想必是因買家認為這101隻猴子中有特定幾隻具備更大的增值潛力。

101隻無聊猿捆包銷售拍賣結果。(圖片擷取自蘇富比官網

猴子也有焦慮嗎?

至今為止,觀察OpenSea上BAYC的相關資訊,其價格看似依舊穩健在高檔徘徊,一旦回落也都迅速回升,甚至還有繼續上漲的潛力。但這個項目也許並非眼前我們所見的如此樂觀。以下幾點是我在這幾個月來所觀察到的現象與看法:


一、 過分倚靠名人效應:雖然名人效應一直以來都是市場銷售的強心劑,若以名人新聞熱度來說,BAYC項目絕對是其中的佼佼者。此項目於4月23日起試賣期間,其實並未受到太大的關注,直到著名NFT收藏家Pranksy一口氣購入250隻猴子後才呈現爆炸性增長,並於之後2個小時內完售。BAYC在設計初始便強調「社群精神」,一旦加入俱樂部後,除了會員專屬權利外,身分認同更是此一社群的經營重點。每當有球星或明星加入,鋪天蓋地的新聞也同時提升此項目擁有者的尊榮感。

然而任何東西「潮牌化」後,原本作為收藏品的目的馬上就會產生質變,成為生命週期相對短的「商品」。這樣的現象歷史斑斑可考,因為除非成為經典,否則任何高「屬人性」的潮牌都會隨名人光環轉黯淡而趨沒落。以球星為例,如果今天是以年屆58歲的飛人喬登而不是Stephen Curry購藏NFT上新聞,能造成這股搶購風潮嗎?

天下沒有永遠的明星,他們都會有一定的生命週期,更何況這些名人、明星幾乎全出自競爭最激烈的美國市場。在這個市場中,時間汰換賽的殘酷與激烈已經不用多說。


二、 開放IP對於BAYC元宇宙的發展未必是好事:BAYC發起人基於開放社群的初衷,他們希望促進一個活躍的、有創意的社群,因此猴子的所有人可以將猴子的圖像印製在T恤、馬克杯、貼紙等各類商品上,甚至使用該圖像去鑄造任何衍生性NFT銷售,且這些權利是全球性且沒有限制,唯一的條件是僅有(現任)持有人可行使該權利。然而,這樣的想法或許受到歡迎,但也正因如此大膽且未經深思熟慮的決策,可能將嚴重影響到此社群的長期發展。

CryptoPunks和Meebits的發行方因為嚴格控管IP被娛樂經紀鉅擘UTA看上,已在8月底簽約合作,此後將會有專業團隊和資金為前兩項目量身打造各種大型推廣計畫,但BAYC將難以獲得類似的發展機會。網路上雖然已經有幾隻以猴子為主角所衍伸出的動畫短片,但可想見將來權利方(IP擁有者約5,500人上下)各自為政的情況下,將難以做出整體的規劃和布局。再則,權利人屬性和個性都難以預測且散布各處,持有期間也凌亂不堪,一旦出現個別IP經濟利益變大(如某隻猴子知名度變成特別高或特別受歡迎),想搭順風車魚目混珠或版權相關的法律爭議,將很可能造成無數難以釐清也難以解決的問題。


三、 猿猴擬人化所衍生的泛政治化風險:這是本項目最令人擔心的一個不定時炸彈。在與國內外NFT收藏家的閒聊間,以及在社群意見的討論中,對於某幾項擬人化NFT項目都曾出現令人頗感震驚的資訊,包含對於特定膚色Meebits價值的歧視,以及指涉BAYC收藏者族群外型等的敏感性言詞。這些討論和作為很可能於哪一天突然發酵,帶給此項目巨大的衝擊。Meebits等雖然也擬人化,但其外觀上就是個呈現幾何線條的機器人外型,不易產生進一步的影射。但反之,BAYC的猿猴造型,是個容易受到操作導致政治爭議的高風險形象。

此種擔憂並非空穴來風,我們可以從幾年前著名迷因「佩佩蛙」(Pepe the Frog)在選舉場合中被美國右翼組織冠上反猶太元素,用來傳遞白人至上主義,甚至成為川普吉祥物的現象,看到中性圖騰政治化的後果。當年在一夕之間,佩佩蛙從一個單純的漫畫角色,淪為宛如恐怖份子般地存在。2016年,全球反誹謗聯盟(ADL)甚至將之列為仇恨符號,與納粹標誌並列,最終竟導致佩佩蛙原創者在無奈之下,只好於2017年5月親手將佩佩蛙「賜死」。從佩佩蛙的事件中,應該不難明瞭為什麼本文認為必須要謹慎注意BAYC項目受到黑化的風險!

佩佩蛙被作為美國前總統川普的吉祥物。(© Twitter)

當然,或許我們也毋須顧慮太多。

如果當每隻猴子的主人都已經完全財務自由了,猴子還需要焦慮嗎?

詔藝( 8篇 )

法學背景,專注研究西方近現代藝術家,並持續關注藝術市場與潮流
藝術作品辨識app ART MASTER全球冠軍紀錄保持者。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