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蔡辰洋走了 三十功名塵與土

蔡辰洋走了 三十功名塵與土

蔡辰洋過世了。他是兩岸三地收藏圈裡的一位傳奇,傳奇殞落。1月15日,他因心肌梗塞去世,享年66歲。他一手打造了…
蔡辰洋過世了。他是兩岸三地收藏圈裡的一位傳奇,傳奇殞落。1月15日,他因心肌梗塞去世,享年66歲。他一手打造了華人世界第一家具規模的古董商「寒舍」;也是他,幕後推動了華人世界最著名收藏團體「清翫雅集」的成立。而他,這位曾經台灣首富家族的貴公子,歷經家族巨變後的家道中落,力圖東山再起,成就了如今的寒舍餐旅集團。蔡辰洋,一位從收藏圈到企業界,必定銘記的名字。傳奇的篇章,值得追憶,讓我們一齊追憶蔡辰洋。
台北信義計畫區的寒舍艾美酒店,是台北而今最知名的酒店之一,是許多國際旅客的首選,在2010年12月3日晚間正式開幕了。開幕當晚,蔡辰洋手上別的,是一條台灣泰雅族的手工布鍊。酒店裡,各層樓的藝術品錯落有致,極佳的詮釋了蔡辰洋的品味。
蔡辰洋,收藏家、美食家,也是國內崛起最快的寒舍餐旅集團創辦人。(吸菸過量,有礙健康)
東山再起 藝術與餐飲的結合
這家酒店,是寒舍餐旅集團創辦人蔡辰洋的心血結晶,是他重新取得家族的喜來登大飯店(前身為來來大飯店)後,另一棟矗立於台北菁華地段的五星級酒店。
在三十年前,亞洲最大的銀行危機之一,就是1985年的台灣十信案件。十信,是當時台灣首富蔡萬春家族的產業之一,交給蔡辰洋的兄弟蔡辰洲經營,但因為違法放貸等弊案爆發,導致蔡萬春一系的子女產業皆受波及,包括蔡辰洋。
蔡辰洋在30年前所有財產遭沒入後,迄今名下沒有任何財產。因此,寒舍主人是他最常出現在媒體上的頭銜。現在,寒舍旗下包括了喜來登、寒舍古董、寒舍花譜、寒舍空間、寒舍艾美、寒舍艾麗酒店……,逐漸具備餐飲集團的規模,將來更計畫股票上市。最早,媒體稱他為寒舍集團時,蔡辰洋還問弟弟蔡辰威:「我們只有兩家公司(指喜來登與寒舍古董),怎麼叫集團啊?」
但現在,這家寒舍餐旅集團,卻是台灣最受矚目的服務業新星之一。寒舍艾美標榜其為國內真正的藝術酒店。走進酒店大廳,周春芽《桃花深淺處》與劉野大作輪番擺設,標榜「藝術旅店」的寒舍艾美,在各不同空間裡,總共展出達700件藝術品。
朱銘創作於1996年的銅雕《太極系列-對招》,如今擺放在寒舍艾美的二樓公共空間。
「Playboy」的那些往事
蔡辰洋,這位蔡家昔日的playboy,已經成了餐飲tycoon。他的兄長蔡辰男,昔日的台灣首富接班人已經參透人生。陸續償清了近200億新台幣的債務後,他名下的房產已然解凍,雖依然坐擁大批房地產,但蔡辰男笑說,自己對經營事業已經意興闌珊了。現在,蔡萬春一系在台灣企業上,就屬蔡辰洋最為積極。而蔡辰男更是時時期許、鼓勵著蔡辰洋。其實,近年來蔡辰洋已逐漸放手交權,他最常上山,親近大自然,與他的泰雅族等原住民友人一起小酌小米酒,眼看著山下風雲,山上星辰。他,大起,也大落,又再起。
「哥哥爸爸真偉大」這首歌,蔡辰洋來唱,最對味了。他的父親蔡萬春是台灣企業的傳奇,一手帶大蔡萬霖、蔡萬才兩個弟弟,國泰一脈,如今有了國泰金控與富邦金控兩大旗艦集團,是台灣企業界最富有的本土豪門。他是春風少年兄。年輕時的蔡辰洋帥氣多金。「我那時候都是捲髮,約會一定要擦透明指甲油,不然就磨得透亮;都戴鑽表,看搭配鑽戒還是紅寶、綠寶,我以前是playboy(花花公子)。但你看我現在,我什麼都不戴了,只有手上這一條泰雅族的布鍊。」他捲起袖子,秀出這條有著泰雅族傳統紋飾的手工布鍊。看著它,彷彿想起了三十年前的流金歲月時璀燦燦的鑽表,蔡辰洋說:「二十幾年前有緋聞,現在完全沒有啦!」
寒舍艾美酒店開幕當晚,政商名流紛紛出席,政界人士就包括了國民黨名譽主席吳伯雄、立法院長王金平、新黨主席郁慕明、台北市長郝龍彬等人。
生在蔡家,蔡辰洋雖是二房子弟,但從小也跟大房嫡子的兄長蔡辰男玩在一塊,常去大哥住的花園洋房游泳池玩耍。現代豪門的某些家庭劇情,也宛若封建王朝的深宮後院,佣人爭寵不在話下。蔡辰洋說:「司機每三天載我父親來我家住一天,回去都會回報,像是說,他們昨天買烏魚子,很大片喔!大家族就這樣,那些司機喔,狗屁倒灶的事情,這他也敢講。」也因為從小就深諳人心,所以蔡辰洋對於人性,延伸到餐旅酒店業的各項細節,掌握地非常通透。
牛、虎、猴、豬四首目前收藏於保利博物館中。(攝影/林亞偉)
十信巨變 急轉彎的人生
蔡辰洋能夠反敗為勝,寒舍餐旅能逐漸壯大,最核心始於寒舍古董,而蔡辰洋會成為古董商,也是因為十信案。十信風暴發生,不僅波及兄長蔡辰男旗下的國泰信託,讓當時在分家後接掌來來百貨、中興百貨組成興來集團的蔡辰洋同受魚池之殃。蔡辰洋記得:「1985年的2月9日,那時星期六還上班,財政部接管十信。到了星期一,合作金庫帶人來家裡,封房子、車子、冰箱、貂皮大衣、象牙……,通通查收,貼上封條,從此以後,到今天為止,我名下就再也沒有任何財產。」
巨變,讓蔡辰洋的人生軌道大轉彎。他,也從一位百貨集團的大老闆,閒瑕時光賞玩文物的收藏家,蛻變與友人共同籌辦寒舍古董,創業再起。原來,他先前積累十餘年的古董收藏,就成了翻身的資本。這些古董,當年查封財產的人馬,走眼了。首先,是一批印石。當時,鍾愛印石的蔡辰洋,手上有大批的壽山石,極品田黃也有。「因為法院不查扣印章。如果上面刻有我的名字,還查扣下來的話,將來若發生這印章給人保證,卻不是我蓋的,我可以告法官的,所以就逃過一劫。」抽著菸,吐著一圈又一圈煙霧的蔡辰洋回憶過往,還帶著點回顧歷史的心有餘悸。
趙孟頫《四體千字文》。寒舍於1989年以53萬9千美元競得此作,當時也創下中國書法的世界紀錄。此作若再出現市場,將是以「億」人民幣為單位的估價。
不止印章沒有動,蔡辰洋一大批的古董家具,從紫檀到黃花梨也逃過查封。當時這批大型家具,就放在台中來來百貨的地下室倉庫。蔡辰洋沒想到,這批木頭家具、這一塊塊石頭印材,成了蔡萬春二房家族再起的關鍵。
「我看報紙,有人欠債愁到準備三點半要跳樓,我那時候也沒到那麼慘,很多事情還沒有處理,我二哥(蔡辰洲)在裡面,我大哥聽說也要被抓進去,岌岌可危。媽媽爸爸都擔心。反正蔡家有借錢的,銀行都來了,都要還。」從百貨集團的老闆公子哥,面對變局,蔡辰洋當時的心情五味雜陳。性情中人的他,昔年衝冠一怒下,還曾開車衝撞親友大門。
寒舍艾美的餐飲,開幕後營運蒸蒸日上,還要多加逾十條的電話訂位服務專線。大廳牆面的畫作,即為寒舍空間經營的藝術家張嘉穎的創作。
在古董堆裡重新起步
但從大公子變成古董商,而且還成為業界裡品味優雅的古董商,就是蔡辰洋的本事。1985年10月信爆發,隔年的4月,寒舍古董開幕。蔡辰洋在台北找據點,在文林北路看中一處擁有地下室、一、二樓的空間,就與房東談妥,隔三天準備簽約。房東只知道蔡辰洋姓蔡,結果簽約當天,房東反悔不肯簽了。
蔡辰洋心想,慘了,他知道我是誰,不簽了。2010年12月,在寒舍艾美五樓的夜店QUUBE採訪現場,蔡辰洋俯下身子,眼睛瞪大大的,用賣關子的口吻告訴我們:「你們猜,房東怎麼說?他說:我聽說你是開馬殺雞的,不租!」61歲的蔡辰洋像小頑童,大笑說:「他去打聽,原來有一個姓蔡的在台北做馬殺雞,做很大的。」
賴英里(中)率領的寒舍空間團隊,逐漸在兩岸三地打響寒舍從古董跨入當代藝術的名氣。(攝影/林亞偉)
最後,寒舍古董順利在石牌士林一帶揭牌。一開始,「寒舍開,還要假裝不是我的……。」這家古董店像個大賣場,曾經一年衝上達7億新台幣的營業額,是台灣古董商的傳奇。「比較痛苦的是,沒有周轉的錢。做古董銀行沒辦法借錢。」而且,蔡家的企業王國因為十信案垮了,從銀行到各方面的友人,很難周轉。
蔡辰洋這樣說:「做了這幾十年,我的寒舍古董沒有跟銀行借過一毛錢。可能是我心理上的問題,你借我個幾千萬周轉一下,人家會願意。但可能當時自卑感,不會跟人家講錢。」談到調錢,蔡辰洋似乎頗有感觸,他舉朋友的例子:「我的朋友跟我說,他每次打給陳董,要調三百萬,但每次講到三百萬收訊就不好了。喂喂……?現在收訊不良,就斷線了。」「我告訴他,你要借錢要當面跟他講。」
兄長引進門 創下拍場神話
就這樣,從台中來來百貨倉庫中搬來的家具,原本私人收藏的印石等舊藏,成就了寒舍一點一滴茁壯的資本。如今寒舍早已遷址,蔡辰洋幾年前經過舊址,發現這間大樓還命名為「寒舍大樓」,令他頗為自豪。
蔡辰洋收藏古董,最初是受大哥蔡辰男的影響。蔡辰男會送一些小玩意如雞血石讓弟弟研究,也介紹他認識齊白石、吳昌碩、溥心畬等藝術家作品。蔡辰洋自嘲,那時候年輕,看齊白石,「哇!跟鬼畫的一樣;看溥心畬,這個畫得工筆,很精細,很好!」最開始時蔡辰洋喜歡國畫,對於像廖繼春後期創作的抽象油畫,接受度不高,他頗為惋惜地說,那時候很便宜啊,現在隨便一張都要好幾千萬了。
蔡辰洋與賴英里,兩人相知相惜,攜手打造寒舍艾美這家寒舍餐旅集團的新旗艦。
兄長引進門,修行在個人。於是,從紫檀、黃花梨家具,到印石、鼻煙壺等文房雜項,再到溥心畬、江兆申、周澄、歐豪年等近現代書畫家作品,成了蔡辰洋最初跨入的收藏門類。
蔡家兄弟,在收藏的相同之處,就是下手時的豪氣。寒舍1986年成立,1987年的紐約蘇富比秋拍,寒舍以16萬5千美元買下圓明園十二生肖銅獸首的猴首,當時也創下清代雕像的拍賣紀錄。同場拍賣出現的豬首,則流入美國私人藏家之手。
「那時候豬頭只有8萬美元。但中國人買個豬頭,被別人家笑。」我們問蔡辰洋:「真的因為買豬頭會被笑,就不買了嗎?」「對啊對啊!所以就沒有買。但當然是錯的。」再隔兩年後的1989年,牛、虎、馬三獸首,一齊現身倫敦蘇富比。蔡辰洋也全部購回,包括他自己與為台灣藏家客戶購買。圓明園獸首的故事,說是寒舍慧眼獨具,大力「炒作」寫下的中國文物傳奇,一點也不為過。當時,寒舍買下的四件獸首,每件折合新台幣數百萬元,現在,獸首回流中國了,每件若重出江湖,在市場上的價值,也抵得上兩間帝寶豪宅了。寒舍不僅在1989年買回三獸首,還買了兩件書畫,震撼全球藝術圈。
1989年的紐約春拍,蔡辰洋在佳士得和蘇富比拍賣會上,買下兩件迄今讓人津津樂道的作品。他以187萬美元買下《元人秋獵圖》,創下中國書畫作品拍賣紀錄;他以53萬9千美元買下趙孟頫的法書《四體千字文》,創下中國書法類的拍賣紀錄。而當年近54萬美元購得的趙孟頫《四體千字文》,如若出現當前的中國拍場,將是以「億」元人民幣為單位的天價。談到書法作品,蔡辰洋也頗為自得。2010年北京保利春拍,當時寫下中國藝術品世界紀錄的黃庭堅書法《砥柱銘》,拍出4億3千萬人民幣的天價。「你知道吧,就是從我出去的。」而談到另一件《元人秋獵圖》,蔡辰洋則有些為其抱不平。
曾保持十多年中國書畫世界拍賣紀錄的《元人秋獵圖》,也是著錄於清乾隆《石渠寶笈》的名品,曾於2007年北京保利夜拍中現身,當時現場從2200萬人民幣出價至2900萬人民幣,只可惜差底價3000萬人民幣一口價,流標。對於《元人秋獵圖》這幅長達十二米的巨作,遭部份人士質疑應為明代,甚至清代所創作,蔡辰洋有不同的見解。「這幅畫沒有真偽問題,但有人評價說這幅是創作在明代,不在元代。因為有個人抽大煙,而抽大菸是從萬曆年才有。但我不認為畫裡的九百多人物裡,只有一人抽大煙,就說是明代。雖然利瑪竇在萬曆年間傳入了煙草,但在這之前別人不能帶煙嗎?」說著說著,蔡辰洋叼著煙,吞雲吐霧了一番。
從百貨集團大亨轉為古董商,蔡辰洋歷經了人生大轉變。此為在台北蘇富比拍場上的蔡明興、陳泰銘與蔡辰洋(由左至右)。(財訊提供)
鐘鼓饌玉不足貴 只願長樂
財富,是帶不走的。生於台灣第一本土豪門,看著家族地位一落千丈,看著價值萬金的古董文物在眼前流轉遞嬗,蔡辰洋說了一個故事。「若干年前,三娘,台塑集團董娘(李寶珠),她要買108顆翡翠珠鍊,是每天念經時要用的。她說預算差不多200萬新台幣,我說沒問題,我幫妳找。我找到一條,150萬賣她,她很高興。她當時跟我講:這是我私人的錢要付。她說,你也知道,你王董(台塑集團創辦人王永慶)賺錢,都是要留給不相識的小孩。前幾天三娘才碰到我,她說每天念經,珠子磨得很漂亮,說我功德無量。」
「財富,沒有必要留太多。我從我父親那邊拿到的,也接近於零,我不騙你。」當然,蔡辰洋也承認,當有形與無形的財富相加總後,父親帶給他的是「加」是無法估量的。他的大哥蔡辰男,已逐漸淡出企業爭霸舞台,等於把蔡萬春一脈的棒子,交給了蔡辰洋。經歷了十信案後這些年的人生洗禮,蔡辰洋也如同兄長蔡辰男一般,豁達的看透人生:「財富很重要,但不是你的全部,你不必跟它走,它要跟你走才對。人生最後應該要追求一點快樂,追求一點理想。」
曾掀起圓明園風雲的銅馬首,在2007年由澳門賭王何鴻燊以6910萬港幣購入捐贈中國大陸政府。寒舍於1989年購回時的價格為18萬美元。此為清翫雅集的收藏展,駱錦明、馬志玲與周義雄等收藏家於馬首前合影。(財訊提供)
蔡辰洋人生的三段婚姻,是他追求快樂的縮影。「我告訴你,你們不好意思問我,我結三次婚,每一次清清楚楚(沒有劈腿)。人家說包二奶,我絕不羨慕,齊人之福,齊個頭!你要害他,就叫他娶兩個!」他與夫人賴英里琴瑟和鳴,兩人相知相惜,賴英里也從音樂才女轉變成擔綱重責的寒舍集團決策者。蔡辰洋,他的人生經歷充滿了戲劇張力,從年輕的流金歲月到耳順之年的智慧,他的故事可以轉換成一幕幕的《辰洋秋獵圖》,如同一件藝術品般值得細細品味。
在人生紅塵的砥礪下,在把玩田黃等珍玩養成的淡定息氣下,已然豁達的通透人生。許多收藏家捨不得出脫手上藏品,但身為台灣最資深的古董經紀大腕兼大收藏家,蔡辰洋在進出之間,沒有不捨,只有淡淡的惋惜。這幾十年間,寒舍經手過的藝術精品不知凡幾,古代到近現代書畫,元青花到清三代官窯、圓明園獸首到宮廷御用龍椅……,在他手中進進出出,目睹了中國文物精品的流轉遞嬗。他說:「藝術精品就像好地段的房產一樣,不賣的,才是贏家;一賣,接手者就成了新贏家。」但蔡辰洋的人生歷練,卻讓他不在乎買賣之間,是贏家,還是輸家的身分了。因為,鐘鼓饌玉不足貴,助人就是助己,助人最為長樂。蔡辰洋走了,他的故事,長留人間。
林亞偉 (lin Ya-Wei)( 100篇 )
查看評論 (0)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