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下筆前要用「心」感受──向「詩」學習
Dark Light
Dark Light

下筆前要用「心」感受──向「詩」學習

「詩」描述的方式是隱晦的,插畫創作者必須要放進心裡,產生共鳴,真正由內而外地畫出來!構圖不一定要塞得很滿,顏色也不一定要塗完,適度留白反而帶來想像空間。
《聯合文學》詩的插畫
為詩描繪插畫是困難的,詩不像白話文一樣直接,就算詩描述最殘酷的現實,也能用粉色糖衣包裝,有時候詩人想要表現的東西,更像兇案現場般散落成數個零件,透過線索,觀眾有各自解讀、想像的空間。
我的插畫風格雖然多變,但一直偏向直白、合理的表現方式,場景也以現實居多,接獲為詩畫圖的任務,使我來到撞牆期。
向詩學習
這項不簡單的任務,是為知名作家──鯨向海先生、鴻鴻先生、林文義先生的詩畫圖,作為《飲冰室茶集》徵文比賽系列廣告稿,主題皆圍繞著「愛」。
第一首詩「封印」來自鯨向海先生,裡頭有大量隱喻元素:犄角、幽浮、花火、紙飛機、大海、恆星等……讀來神祕、瑰麗又壯烈,請原諒我在此粗鄙地簡化──詩中描寫的是等待單身封印解除、真命天子即將現身的意象!對不起,用這麼俗氣的方式告訴大家,實在失敬,但那首詩讀起來寂寞,卻有著堅定的信念,炙熱如火。
我深知如果只是將大量隱喻元素畫下,會雜亂且沒有焦點,所以前兩版「發想草稿-1」、「發想草稿-2」,都緊抓著開頭那句「再忍耐一下,他就過來跟你搭訕了,他會以犄角示好」,畫中以即將開花的樹、等愛的少女、鹿男為主元素……結果,這樣的表現果然太過簡化,被窗口退稿,於是我又畫了「發想草稿-3」,姑且稱之為愛神的化身,祂一樣有犄角,底下的紙飛機也呼應詩中出現的元素,卻仍不是最適切的樣子。
發想草稿-1
左:發想草稿-2;右:發想草稿-3
有了三次被打槍的經驗,我開始懷疑《聯合文學》可能不太喜歡這種人物造型,於是默默地決定放棄先前的風格,改以簡潔線條呈現,在接下來的「發想草稿-4」中,用詩中另一句「他會宛如幽浮降落」作發想,這回畫的是在孤島上等愛的人,在神之眼的守護下,幽浮悄悄帶來希望。另一版「發想草稿-5」,則是前一版的變體,描繪頭上有島嶼的鯨魚,被靠近海面的幽浮吸引。結果還是被退稿了,窗口請我別急,先休息一下。
後來,我想起曾經做過的夢……夢裡,我站在淺紫色透明海水中,遠方有座發光的城市,夜空高掛閃爍的星星。我雖然沒去過那個地方,但夢卻帶給我一種好安定、好懷念的心情。我想著,若與真命天子相見,一定也是那樣似曾相識、溫柔的心情吧,於是用夢作延伸,在色彩和元素上重作編排,再一次畫出「發想草稿-6」。這回終於過關了,只是正式廣告稿是直式,所以我也把構圖改為直式,下方多出來的空間,放入一條鯨魚,我悄悄期盼鯨向海先生看到這張畫後,能會心一笑。
左:發想草稿-4;中:發想草稿-5;右:發想草稿-6
「封印」插畫成品
第二首詩是鴻鴻先生的作品「初戀永不嫌晚」,他用積極、幽默的筆調描寫11、21、31……到61歲的初戀,透過細膩觀察,人生每個階段都各有趣味、充滿驚喜!戀愛確實永不嫌晚。讀完這首詩後,我腦中立刻浮現「時間」,快速地畫下草稿,結果提案一次過關,窗口驚訝地讚許我抓到幫詩畫畫的竅門了。
最後一首「慕情最初」來自林文義先生,這首詩描寫的是臨終前回想初戀歲月,有些滄桑和哀愁,卻也美麗且雋永。窗口擔心當時未滿30歲的我要體會晚年的心境可能有困難,我也只能使勁回想至今最愛的人……事實上,那陣子我還未從失戀心情中走出,總在夜晚最脆弱時,想念最初的美好。兩者不曾遺忘、永遠守候的心情是相似的。我畫下詩裡那位穿蓬裙、繫著蝴蝶花結的少女,以及詩人甘願化做螢火蟲為她點燈的感情,在回憶的叢林裡彌留、漫遊。老樹們捧著書,彷彿在歌頌千古以來的戀人們,讓他們偉大的愛情故事永遠流傳……截稿後某天,我收到《飲冰室茶集》經理來信,信中寫著:「從鯨到馬,如夢。你的畫,讓我有勇氣向夢想追逐,謝謝。」使我放下心中大石,也感謝這個案子讓我學習突破。
「慕情最初」插畫成品
■ 用心感受
仔細想想,我大概深受小時候看的卡通影響,畫畫習慣五彩繽紛、把畫面填滿,但那卻是與某些詩的抽象、冷調、零碎相反的,因此磨合過程比較辛苦。研究所老師兼「河床劇團」創辦人郭文泰老師,便曾建議我可以用更抽象的方式詮釋插畫,我花了一點時間才明白他指的是什麼──開心不一定咧嘴笑,悲傷也不一定流眼淚,玫瑰花更不一定只代表愛情。
詩的插畫,也不是光畫下詩中的元素就能成立,那樣只是見到表皮,並沒有抓到靈魂。這道理挺像我在導覽培訓期所體會到的,剛開始,役男們都埋頭苦背各種資料,驗收時照本宣科,講得很生硬、頻頻忘詞,訓練員提醒我們,那樣只是在朗讀資訊,沒有將其「內化」,應該要將那些資訊確實消化,再用自己的話說出來,就會很順。幫詩畫插畫就像這樣,因為詩描述的方式更隱晦,必須要放進心裡,產生共鳴,真正由內而外地畫出來!
這份合作案,不僅將我因服役暫停一年的畫畫手感找回來,也把我的心態重新整頓一遍──從一開始迫不及待要畫的興奮,到被退件的焦躁,然後放下情緒,再次進入詩裡……細細品味、沈澱、與自身經驗連結後,有了截然不同的表現方式。 我深深體會到在「插畫」面前要學的還有很多,不能一招打天下,更不能用狹隘的眼光看世界。
後話
案子完成後,我好奇問《聯合文學》窗口怎麼會找我幫詩畫畫?她說是幾年前拿到我的《星巴克》展覽 DM,一直在等待適合的機會來找我,沒想到這顆種子沈睡兩年後發芽。這件事使我更加確信每次合作都要全力以赴,你永遠不知道誰在看,也不知道現在這個機會,將帶來下一個什麼。

【作者簡介】
kowei
創作者。自幼喜愛畫圖、寫故事,但沒想過未來人生會與之連結,直到進入建中才發覺應該擁抱所愛,於是轉換跑道去念設計。
2004年在自由時報以圖文作品《看不見的光》出道。此後陸續出版《假面國的奇蹟》、《初戀童話 ~Toma & Choco~》、《尋找心裡的永恆陽光》與《插畫家的初心》,體裁含繪本、小說、漫畫、散文、攝影、教育,並持續開發多種可能。
作品獲誠品書店推薦,行政院新聞局選為優良讀物,入圍第36屆金鼎獎。
曾為許多單位描繪插畫,幫台北捷運設計裝置藝術,參與海內外展覽。2016年受日本觀光局邀請赴日,透過攝影和文字分享見聞。並在銘傳大學商業設計系開設五年創意課程,參加巡迴講座。也對 VOGUE Taiwan 提供作品。
30歲出櫃後,開始以另一身分「526」走入彩虹之子家中拍照,寫下被攝者的生命故事,期盼不管是同性戀或異性戀,都能一起勇敢地活出自己。
在資訊爆炸的時代中,相信慢、靜、同理心是必修課。期待遇見志同道合的夥伴。
個人網站:
http://kowei-net.com
http://526.taipei
聯絡信箱:
kowei@kowei-net.com
找到自己真正喜歡的事,甘願為它克服困難,同時提醒自己:莫忘初心。
── VOGUE、日本觀光局、義美、台北捷運、SOGO合作插畫家 ── kowei
更多內容請見插畫家的初心:永不放棄夢想!插畫家 kowei 15年接案實例全紀錄!,典藏藝術家庭出版
藝文薈澳 ( 8篇 )
查看評論 (0)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2020 Artou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