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繼潘小雪發表聲明後,駱麗真首度對楊俊案發表聲明

繼潘小雪發表聲明後,駱麗真首度對楊俊案發表聲明

Following Yuki Pan, Loh Li-Chen Releases First Statement on Jun Yang Controversy
近期在藝術圈討論激盪的藝術家楊俊控當代館館長駱麗真「不適任的館長」事件,其中事件關係人前當代館館長潘小雪,今日下午對此事件發布聲明。並點名現任當代館館長駱麗真與台北市文基會應就此案其他非潘小雪任內的後續,對大眾進行說明。晚間駱麗真針對潘小雪的回應作出聲明,她表示今日看到潘小雪的貼文聲明,她認為「迴避、錯置、誤導重要訊息,明顯有意的造成大眾錯誤印象以卸責。」因此遺憾的,她只能出面回應。

近期在藝術圈討論激盪的藝術家楊俊控當代館館長駱麗真「不適任的館長」事件,其中事件關係人前當代館館長潘小雪,今日下午對此事件發布聲明。並點名現任當代館館長駱麗真與台北市文基會應就此案其他非潘小雪任內的後續,對大眾進行說明。

晚間駱麗真針對潘小雪的回應作出聲明,她表示原本基於尊重前館長潘小雪,同時也認為如今自己在館長這個位置上,應該勇於承擔所有的責任,因為藝術行政事務龐雜,任何人都很難免有疏失,因此原本無意將更多人牽扯進來,這樣的態度也造成有些執行細節未能詳細說明。

但今日她看到潘小雪的貼文聲明,認為「迴避、錯置、誤導重要訊息,明顯有意的造成大眾錯誤印象以卸責。」因此遺憾的,她只能出面回應。她表示上任時承接潘小雪前館長交接、交代的所有活動與資料時,認知到在她已規畫2020年整整一年的活動之後,才會開啟當代館空間提升計劃與之後的20週年館慶相關任務。

但在潘小雪2019年10月30日新舊館長交接之時(駱麗真於當年11月1日上任),展覽規劃除了2019最後一檔的「災難的靈視」之外,小雪前館長口頭告知我2020年四檔展覽已規劃完成,包含「合力組裝米克斯」、「穿孔城市」、「無處不在的幽靈」以及「液態之愛」,再無其他。

駱麗真重申之前當代館聲明提到的,在啟動當代館空間提升計劃與之後的20週年館慶相關事務之後,展覽組同仁告知駱麗真2021年還有一檔楊俊展時,當時她感覺非常困惑,因為在交接時前館長潘小雪並未曾交代過有此展的存在。而在她蒐尋確認當代館內記錄,包含相關會議記錄、諮詢委員會議記錄、MOU、合約…,全都闕如,沒有紀錄。

最終駱麗真選擇以通訊Line和潘小雪請教此事,得到小雪老師的回覆是:「不要煩惱這事,2021完全按照你的方式。」於是駱麗真請展覽組同仁盡快跟楊俊說明,請他另覓場地不要耽誤其規劃,但最終藝術家無法理解當代館此性決議,揚言提告。駱麗真再度以Line聯繫潘小雪,請他和藝術家電話溝通。潘小雪回覆:「不好意思造成困擾,我深思之後,我認為不妨和楊俊見一次面談談,他是一位非常優質的藝術家,當代藝術界也有一定的份量,如果為了讓他不存希望而不見他,恐有後顧之憂,當代館長最困難的工作之一就是和藝術家談展覽,…….。楊俊當初我們並沒有簽約,也還沒有通過諮詢會議,2021的展覽諮詢會議是明年四月,所以只是初步談展覽的方向而已,沒有MOU, 所以可以跟他談這些,同時也可以談你個人的規劃,未來方向,若有衝突可以多談幾次,……。我的策略是館員A和館員B提議或是直接跟我連絡的,有不錯的我都歡迎他們來談,內容不好就委婉拒絕,好的可能要談好幾次,之後再進入諮詢委員會。加油一下,從談的過程中可以學到很多經驗,不要怕藝術家難纏,他們是夢想家、暴君以及小孩子。」(以上對話參照駱麗真館長臉書)

最終,駱麗真遵循潘小雪的建議,於是邀請了楊俊來館討論,在藝術家來館當天館內同仁才首度提供給駱麗真幾封同仁與藝術家往來討論展覽的email。駱麗真說明自己有將此展送進本館諮詢委員會議,委員們在經過各種角度的討論,基於理解館內發出給藝術家的信件已給予藝術家展覽推進中的認知,出於對藝術家的善意,也同意通過這個展覽,之後展覽也確實在今年3月31日順利執行完成。

駱麗真表示因為臨時加進這個展覽,20周年館慶空間微整的工作,以及展覽相關活動,全部都重新調整工作時間與檔期,所有未來一年與當代館合作的展覽,無論策展人還是藝術家,全都經歷了同樣的事,她強調並不是只有楊俊的展覽有受到檔期縮短的影響。而楊俊原本堅持要求300萬的展覽經費,經協調最後當代館承擔250萬的經費,也是她任期內近兩年加上未來一年,當代館負擔預算最高的展覽之一,最大規模的展覽也只有250萬,作為以一個藝術家為中心的展覽,她自問當代館是非常充分的表現尊重了。

而對於她個人臉書貼文所產生的爭議,她表示於自己臉書的貼文未指名任何人,「然7月30日楊俊蓄意截圖與他的臉拼貼在一起,沒有任何證據的認定我在攻擊他,而這是在展覽已完成4個月以後才發生的事,我不想過多揣測藝術家移花接木的意圖,但的確學習很多,坐在這個位置的時候私領域也會被放大解釋與檢驗,未來一定以此為戒,更加謹嚴。」

她也說明為何至今才出面說明,雖然很多朋友希望她能盡量陳述所有細節,拿出合約資料相關事證以自證清白,但因為事涉同仁、前館長,尤其細節過多無法一一對大眾回覆,「但我們確實在過程中已學習教訓,讓行政作業更加落實以保障藝術生產與藝術行政雙方權益,同時過程中也都請主管單位核實清楚,也已向諮詢委員會說明原委。」

楊俊案發生後,8月3日駱麗真曾請求潘小雪共同發表聲明,或者她是否可以公開兩人Line對話,潘小雪當時回覆,她如果早知道同仁已經跟楊俊談了這麼多,就不會跟駱麗真說:「不要煩惱這事,2021完全按照你的方式」。同時潘小雪並不願意公開這些對話。

駱麗真表示因為今天非常遺憾,看到潘小雪發表的貼文與事實之間巨大的出入,讓她原本決定在小雪老師同意公開之前,她是不會拿出來相關對話紀錄,如今應該沒有顧慮可以將對話過程揭示給公眾,證明自己的行事是基於尊重前任的指引。最後她表示,大家不同立意的闡述都是善意的,都是希望環境與制度越辯越明,當代館已經在各個環節努力除錯,但一定還有需要努力的地方,希望大眾能持續給予當代館建議與支持。

ARTouch編輯部( 1002篇 )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