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藝術債券可以解決藝術市場資金需求的問題嗎? ——美國藝術金融現況與法規的觀察

藝術債券可以解決藝術市場資金需求的問題嗎? ——美國藝術金融現況與法規的觀察

Can Art Bonds Solve Market’s Demand for Funds? Observations on the U.S. Art Industry
畫廊(或廣泛的藝術品交易商)不太容易以藝術品作為擔保品向金融機構進行融資。但是,藝術市場流動性資金需求的問題確實存在,也應該被解決。 本文的目的便是在探討畫廊和藝術機構,除了申請信貸融資之外,金融機構是不是還有其他可行的方案,來解決藝術市場流動性資金需求的問題。

世界各國為遏止武漢肺炎(COVID-19)疫情的蔓延,紛紛祭出封城令或關閉非必要性場所,這對全球成千上萬的藝術機構、館舍、畫廊等營運造成嚴重影響,其中1/10以上的館舍可能會被迫永久關閉。雖然各國政府出手援助,藝術市場面臨營業資金籌措困境的情況依然嚴峻。

藝術品融資的現況與限制

依據德勤(Deloitte)與英國藝術市場研究公司(ArtTactic)合作的「藝術與金融報告」指出:2019年全球藝術品抵押貸款額度估計在210至240億美元之間,這額度幾乎達到當年度全球藝術品交易市場641億美元的三分之一,金額相當可觀,其中主要集中在美國市場,約佔了90%。不過,這之間主要的放款對象是購買藝術品的收藏家,而非藝術機構或畫廊。也就是說,即使像美國藝術品貸款額度這麼高的國家,畫廊或藝術機構仍然很難向銀行以藝術品和應收帳款等進行融資,僅有那些少數的藍籌畫廊例外。

美國之所以在國際藝術品擔保貸款市場中占主導地位,主要原因是《統一商業法規(Uniform Commercial Code,UCC)》提供有利的法律環境。

1、   留置權(Lien):這意味著借款人在還款期間,拿來擔保的藝術品不必拿去放在貸款機構(如銀行)的保險庫內,可以在家繼續欣賞其藝術品。而在其他國家,貸款機構通常會要求持有該藝術品,直到借款人還清貸款為止。

2、   無追索權(Non-recourse):藝術品作為唯一抵押的擔保品,如果借款人無法償還貸款或貸款的利息,則貸款機構有權擁有該藝術品,但無權查扣借款人的其他資產或要求借款人破產。

早期,藝術品貸款是在完全追索權(Legal recourse)的基礎上進行的。因此,如果發生貸款違約,貸款機構可以同時查扣藝術品和借款人的其他資產。但是,現在無追索權藝術品貸款顯然更受歡迎,且有助於快速增長藝術品貸款的趨勢。

藝術市場流動性資金需求的問題應該被重視

既然金融機構可以提供以藝術品抵押貸款的融資服務,為何只有極少數的畫廊可以從銀行拿到貸款,來解決營運資金需求的問題?其涉及的問題主要有:

1、   畫廊作為企業體的表現,是否具有穩定產生償還債務所需現金流量的能力。

畫廊普遍給外界的感覺就是「透明度」不夠,加上如果無法提供正確的營運資料和文件,金融機構便很難評估該畫廊的營運狀況是否穩健,自然也就不會願意放款給畫廊,除非對方提出其他不動產等資產作為擔保。簡單說,大部分畫廊的財務報表距離符合被金融機構認可的要求,仍有一大段距離。其中,接受會計師查核簽證是第一要務。

2、   畫廊庫房中的藝術品清單變動性大,以至於總體價值很難評估。

畫廊庫房中的藝術品數量,可能每個月都會有變動,而且有些作品的所有權仍屬於藝術家或收藏家。這些都會影響畫廊庫房的總體價值,進而影響其借貸價值。

基於上述兩點,畫廊(或廣泛的藝術品交易商)也就不太容易以藝術品作為擔保品向金融機構進行融資。但是,藝術市場流動性資金需求的問題確實存在,也應該被解決。

本文的目的便是在探討畫廊和藝術機構,除了申請信貸融資之外,金融機構是不是還有其他可行的方案,來解決藝術市場流動性資金需求的問題。

債券為美國的博物館解決資金難題

1、 2019年4月9日洛杉磯郡通過郡立美術館(Los Angeles County Museum of Art)新的擴建計畫,其總面積達347,500平方英尺,規劃新的室內展覽和公共空間,以及戶外雕塑公園等,以提高訪客流量。總預算為6.5億美元,預計在2023年完成。

為此,洛杉磯郡編列1.25億美元的預算,其餘的5.25億美元則尋求私人捐助,以及發行3億美元的債券等方式募集。該債券將在30年後到期,每年還本付息金額為1,750萬美元。

洛杉磯郡立美術館(Los Angeles County Museum of Art)新的建築外觀設計。(Image courtesy of LAMCA)

2、 2008年美國中西部發生歷史性大洪水,愛荷華大學(University of Iowa)美術館的建築遭到嚴重破壞,已經不適合再存放藝術品,必須為其擁有的16,477件藝術品尋找新的典藏與展示空間。

愛荷華大學提出新的史坦利美術館(Stanley Museum of Art)的建設計畫,其總面積為63,000平方英尺的三層樓建築,預算為5,000萬美元。由於募資情況不理想,愛荷華大學最後決定發行3,020萬美元的債券,幫助這座新的美術館籌募建築資金。

這次債券的發行,共吸引包含花旗銀行在內的八家競爭者。最後花旗銀行以2.84%的利率報價得標。債券的本金支付期限為30年,每年還本付息金額為154萬美元。

愛荷華大學史坦利美術館(Stanley Museum of Art)建築外觀設計圖。(©Stanley Museum of Art)

畫廊、拍賣公司等藝術品交易商也可以發行債券嗎?

「債券」是指債券購買人借款給債券發行人,所獲得的憑證。政府、公司與地方政府,都可以透過債券的發行,來籌措所需要的資金。理論上來說,只要是合法登記營業的公司,就可以發行債券。只是,畫廊、拍賣公司等藝術品交易商日後要如何支付債券的利息和本金?則直接關係到有沒有金融機構願意代理你的債券,和有沒有投資人願意買進你的債券,這部分是接下來要討論的問題。

債券的種類繁多,大體上來說,政府公債和公司債仍然是債市的兩大類別,但包括抵押貸款擔保證券在內的其他類型債券,則在資助特定類別(例如房地產市場)和滿足特定投資需求方面,具有獨特的功能。

企業透過債市借貸,以擴大營運或為新事業投資提供資金。對貸款方來說,最大的風險就是借款方無法支付本金和利息,萬一發生這樣的情況之時,藝術機構和藝術品交易商有甚麼措施可以補救?

2005年,威明頓(Wilmington)的德拉瓦美術館(Delaware Art Museum)發行債券貸款了2,480萬美元,將其建築規模擴大一倍,預計於2037年償還。當時美術館董事會和主管人員沒預料到2008年的金融危機,使得捐款從3,300萬美元下降至2,100萬美元。加上經營赤字為160萬美元(佔其經營預算的40%),其債權銀行對債務本益比表示擔憂,並要求提高還款水平,這差點迫使美術館關閉。最後,美術館出售其典藏品中價值3,000萬美元的藝術品來償還貸款。

從這個案例來看,許多畫廊、拍賣公司等藝術品交易商,同樣具有藝術品處分或銷售的能力,足以用來償還債券利息和本金。那麼除了直接向銀行融資之外,選擇發行債券來籌措需要的資金,沒有道理不可行。

德拉瓦美術館(Delaware Art Museum)建築外觀。(©Stanley Museum of Art)

債券市場的風險評估

基本上如上述提過,只要是合法登記營業的公司,就可以發行債券。問題在於投資人(貸款人)願不願意買單,而影響其投資決策的要素之一就是來自獨立的信用評等機構,針對債券發行人所做的違約風險或信用風險的信用評等報告。

這類報告不僅幫助投資人掌握風險高低,還可以協助判斷個別債券的合理利率水準。信用評等較高的債券發行人,須支付的債券利率多半低於信用評等較低的發行人。同樣的,買進信用評等偏低的債券,投資人固然有機會獲得較佳的利率報酬,但同時也須承擔債券發行人違約的額外風險。

洛杉磯郡立美術館為擴建計畫發行的債券,當時獲得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United States 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 SEC)認可的惠譽(Fitch),標準普爾(Standard and Poor’s)和穆迪(Moody’s)等信用評級機構(Nationally Recognized Statistical Rating Organization,NRSRO)給予非常高的信用評等。其中,穆迪還給出高達A3級的肯定。(註1)

洛杉磯郡立美術館(Los Angeles County Museum of Art)外觀。(Image courtesy of LAMCA)

相反的,穆迪(Moody’s)在2003年被要求對威明頓(Wilmingto)的特拉華美術館(Delaware Art Museum)進行評級,但當時美術館的管理部門選擇不公開評級。結果最後出現得出售收藏的藝術品,來避免違約的情況。但此舉也遭來美國美術館館長協會(Association of Art Museum Directors,AAMD)的批評與制裁。

藝術市場發行債券進行融資與投資,還有一大段路要走,但值得努力!

企業成長往往需要仰賴各種融資來滿足資金的需求,藝術產業除了透過藝術品交易市場、藝術品抵押貸款獲取資金外,能否再增加發行債券這一項來籌措資金,讓視覺藝術的資本市場更加活絡?在此提出兩項建議,做為日後繼續討論和評估的方向:

1、  花旗銀行追蹤蘇富比、佳士得拍賣的數據顯示,在1985年至2018年間,藝術市場整體年報酬率為5.3%,當代藝術的投資報酬率最高,平均達7.5%,印象派時期的作品年平均報酬率為5%。藝術品的投資報酬率與固定收益資產約略相當。同期投資已開發國家投資級債券的報酬率為6.5%,而全球高收益債券的報酬率為8.1%。(註2)

儘管藝術品市場波動劇烈,但藝術品與其他主要資產類別沒有任何關聯性,換句話說,藝術品市場與其他主要資產類別完全獨立,其他資產表現興衰也不影響藝術品價格。

由此來看,金融機構可以進一步擴大無追索權的藝術品抵押貸款。甚至可以評估發行如:房地產抵押貸款證券(MBS)、資產擔保證券(ABS)等,將藝術品證券化,以債券的形式轉售其債權予投資人。這種做法和中國山東濰坊銀行推出的藝術品融資的預購買人制度,引入第三方一起分擔金融機構的放貸風險,具有異曲同工之處。

2、  畫廊、拍賣公司等應該要有讓自己更像一個「企業」的企圖,勇敢接受獨立的信用評等機構進行評級,由於評等的要素有很多,包括財務、業務、經營管理等各層面作全面性之評估,這能促使畫廊、拍賣公司等針對其制度上缺失加以改善,可有效促使改善其體質。且為了維持或提升評等,會鞭策其不斷地持續進行改善的工作,以提高競爭力。

這麼做的好處,除了可以更容易獲得資金挹注,以充實營運資金,增進營業規模之外,還能獲得藏家的青睞和信任。

而更多的營運資金將意味著可以有效地推廣更多的新興藝術家,可以實現更多的機會來購買被認為價值低估的作品,並在一些其他的地方(如海外的藝博會)擴展市場。

金融和藝術市場都是屬於比較傳統和保守的產業,但近年來不約而同地受到金融科技、NFT等的衝擊,如何在新時代以新思維因應,成為日漸重要的思考方向 。雖然推動任何新的計畫,勢必面臨既有窠臼的制約、甚至反對,同時得應付各種不確定的風險和挑戰。但是,問題在哪     裡、需求在哪裡、困難也都知道, 開始嘗試去解決、慢慢去布局,才有迎向下一步的可能。如同紐約市為幫助文化機構發行債券,籌集資金,於1980年根據《紐約藝術和文化事務法》(New York Arts and Cultural Affairs Law)第20條和第21條成立「紐約市文化資源信託基金會」(The Trust for Cultural Resources of The City of New York)。自1980年首次發行債券以來,該基金會已協助22家文化機構透過這一管道進行融資,包括現代美術館(Museum of Modern Art,MoMA)、大都會博物館(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林肯表演藝術中心(Lincoln Center for the Performing Arts, Inc.),且其發行的債券享有免稅的優惠。

藝術金融體系的建立,是為了解決傳統藝術產業生態系中資金鏈不足的問題,也是提供高端藝術市場必要的服務項目。今年4月30日立法院三讀通過的《文化藝術獎助及促進條例》第29條、第30條及第31條等稅務優惠措施,使得台灣與鄰近國家相比,我們藝術產業涉及的稅務更具競爭力。然而,若無其他政策的配套推動,其綜合效益勢必不如預期。

台灣藝術金融在亞洲國家的發展相對落後,在稅賦優惠的利基之下,或可參考美國作法,進一步積極建立具有前瞻性的藝術融資與債券體系,為亞洲的藝術產業提供高品質的服務,搭配稅賦優惠的優勢,確實對國際藝術機構來台設立據點將會具有吸引力,對提高台灣藝術機構的國際競爭力,也是背後一股重要的力量。

本文由文化內容策進院TAICCA X 典藏ARTouch 共同合作。


註1 穆迪(Moody’s)的信用評級分成:長期債與短期債,前者分成A、B、C三級,其中A又分成7個級距、B有9個級距、C有5個。A的部分進一步分成:AAA(信譽極好,幾乎無風險)、AA(信譽優良,基本無風險)、A(信譽較好,具備支付能力,風險較小)。 洛杉磯郡立美術館獲得的A3等級,是穆迪共21級信評中的的第7級。

註2 Citi GPS( Global Perspectives & Solutions),《THE GLOBAL ART MARKET》,2019年12月。

延伸閱讀:
朱貽安〈疫情塑造的藝術世界〉
黃心蓉〈鑑價制度與藝術生態:談美國鑑價實務〉

石隆盛( 14篇 )

從事當代藝術環境及市場領域的觀察研究、長年推動國內多項文化與藝術政策調查研究與法令修訂。 曾任 : 畫廊協會秘書長、畫廊協會附設台北藝術產經研究室執行長 、 帝圖科技文化公司附設亞洲藝術經濟研究中心執行長 、 兼任畫廊協會策略長。現任藝科智庫執行長,從事數位科技在視覺藝術領域應用工具的開發與基礎研究。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