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高千惠專欄】Creative Criticism: 奇異點

【高千惠專欄】Creative Criticism: 奇異點

Creative Criticism: Singularity
從一家航天公司的誤點、航班資訊、航線的錯置,所導致時間、信息、路徑之亂流現象中,我已宛如置身於一個「酷斯拉級」的超級量子電腦實驗空間,對內外環境產生極大的疏離感,也對量子電腦作為新奇點的發展行動有了懷疑。

奇異點(Singularity)
臨界地帶(Critical zone)
時空奇點(Space-time singularity)
技術奇點(Technological Singularity)
意識上傳(Mind uploading)
全腦仿真(Whole Brain Emulation)
特斯拉(Tesla Model)
酷斯拉(Gods-la Model)
再生能力(Regeneration Ability)
生物電模式(Bioelectric Model)

76

從一家航天公司的誤點、航班資訊、航線的錯置,所導致時間、信息、路徑之亂流現象中,我已宛如置身於一個「酷斯拉級」的超級量子電腦實驗空間,對內外環境產生極大的疏離感,也對量子電腦作為新奇點的發展行動有了懷疑。在有機物與無機物的生命跡象上,我出現了信念上的動摇。

顯然,「電腦」也有斷電的生命危機。與「電腦」有關的「意識上傳技術」,並不保證「訊息不滅」就是一種生命體的存在。因為個體利益的受損,我立馬從「物體派」投靠到「神獸派」。我輩正處於一種臨界的分離狀態。「物體派」與「神獸派」的技術競爭,都在尋找能改變時空發展命運事件的奇異點。在判斷上,偶發、意外事件的突發狀況並不能算是奇異點。奇異點之所以被稱為奇異點,在於它進入了關鍵性的臨界地帶(critical zone)。當物種越接近臨界點,它就會對靠近者產生越大的影響,直到它成為一種被全體接受的狀態。然而,它的最終來臨,還是會出現令人難以想像的狀况。針對奇異點的級數,我們有三大奇點事件居高不下,目前所爭的是第四名

迷戀極大效應的論述者認為,當前最大的奇異點,應由宇宙起源研究群獨佔頭魁。他們提出,宇宙大爆炸一瞬間的剎那,即是一個奇點。從此宇宙不再是之前的宇宙,並且可能是產生時間與空間概念的啓點。與這個時空奇異點(Space-Time Singularity)有關的是重力奇異點(Gravitational Singularity),據說也是一個有關體積無限小、密度無限大、重力無限大、時空曲率無限大的點。這些點,都是目前所知的科學定律無法理解的神奇之點。所以,凡是不可解的巨大扭變事件,我輩便以「黑洞級數」與「大爆炸級數」作為奇異的判斷點數。即使「黑洞事件」變成「黑箱作業」,或是「大爆炸」變成「小爆料」,還是可以依其擴張與影響範圍作分級界定。

第二號的歷史奇異點是宗教的誕生。它以各種形式的神人關係,主宰物種的精神文化,以及愛憎相處的模式。它跟大爆炸一樣,目前尚未能證明何以發生與出現的真正原因,但其主宰物種生活的威力甚大甚久,以至所有的戰爭與和平皆與它有關聯。第三號是語言的發生。語言的發生製造了物種的社會性與階級性,且因過度溝通而出現溝通障礙。這個奇點也與神人關係有關,同樣提供了混沌與秩序的並生狀態。另外,在語言系統化之前,最早的語言何以出現,同樣是個謎點。其發生雖不能跟前二號相比,但對物種生活行為、儀式、價值觀卻影響甚大。對具有歷史斷裂癖者而言,此奇點所引發的「身體政治地理學」,還是一門莫明其妙的激突地帶。

基於「改變」的渴求,有一群憂世者不斷尋找改變物種未來的奇點,想精算出是什麽原因,會出現「新的不可控制」狀態,致使我輩進入再也回不去的新世界。迷戀線性效應的論者認為,進入「人類世」之後,影響生命體的生活模式之最大奇點,應在科技奇點(Technological Singularity)中尋找。科技奇點的種子,大都是人為、人造的,是用已知的定律計算出來的人工發明。在「世人之命皆是命」的口號下,技術奇點逐漸成為爬向第四號奇點的位置。其中,永生計劃便被視為是一個潛力股。

(繪圖/一文)

77

針對我輩是不是已具接近新奇點的跡象,我必須先變成一個科技世界的旁觀者。這好比重大事件的製造者、演出者並不能承擔事件的擴散效應,而是現場的騷動觀眾,才能決定事件的能量。儘管奇點之前,無人能置身事外,但在信仰與語言兩大無妄海裡潛游數千年,我輩已能順利從介入者變成旁觀者了。

這種參與性的客觀語言,經咒語、預言、讖詩、夢話、禪語、俳句、評論等演練,已建立一套具觀察性、藝術性、安全性的陳述系統,以確保我輩社會的和諧。另外,根據技術發展史所帶來的生活改變經驗,高等物種在既期待又害怕下,多試圖以參與性的態度,提出未來一定會發生不可避免的大事件。當此轉捩點來臨,現有技術被完全拋棄,既有文明被完全顛覆,舊的社會模式將一去不復返,新的規則會開始主宰這個世界。此啓示錄式的觀點,指出這個事件點出現之後,我輩會進入某種深沉睡眠的狀態。漆黑終取代空白,所有的預測、想像、解讀或許都無法顯影。如進入黑洞的事件視界,我輩將無法再預測未來的未來了。

儘管「奇點」的問題不在於何以出現,而是在於其不可控制的未來,但愈來愈多的高等物種,卻多以盜夢者之身去採集奇點的發生條件。在盜夢者的夢中,高低階的物種與物體,將會出現融合狀態。只有在人性、獸性、植性、物性的大溶爐裡,才可以再度孕生出新的神性。目前的想像是,在人工智慧與人腦智慧兼容的神妙時刻,電光與靈光交集,一切有為法會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這種灌頂般的經驗感應,靠一個超級晶片極有可能達到一切無為法,如虛亦如空,可如如心不動,進入萬法在其中的神人境界。

為維持高級物種的創造能力,我輩重力加速度地研發科技,希望進入「新神人世界」。依我輩對奇點的高度設制,目前具有臨界點氛圍之事件,乃寄望AI量子電腦的突變。此奇點的寄望條件是,它極可能超越現今高等物種,經由自我進化而出現不同形式的超級智慧。由於其智慧將遠超過創造它的物種,它將從被製造者,轉變成其製造者的新神祗,並使未來世界充滿問號。

如輪迴一般,我輩以神之姿,正打算創造比自己更具智能的電子物種。他們以造物者的角色扮演,進入了拜物教的可能發生源頭。他們也挑戰了第三個奇點,從最基本的數位程式語言,製造出更具溝通性的轉譯世界。修辭性的語言被瓦解,物種邁向了符號化、表情化、情緒化的原始表述社會。在預測上,變種的AI量子電腦,將返身變成生化人與人工智能的共同祖源。舊有物種若没有安上超級晶片,都將流入低端物體的階層。

AI量子電腦的初級革命是有關意識上傳(Mind uploading),或「全腦仿真」(Whole brain emulation)的技術研發。此技術可把人類腦部的意識、精神、思想、記憶等痕跡,全上傳到人工神經網絡之類的設備上。學習不再重要,課程可以直接裝灌進腦中的記憶體,不好的記憶也可以删除。沒有會盛衰消長的肉身,物種也就沒有終極的恐懼,也沒有宗教應充或恐嚇的未來幻象。從此,物種可以永遠存活,也可以「永遠居家活動」。之後,所有的公共空間都轉型,成為無人的物流自動轉運站,或重返自然蔓生的生態。沒有房產的炒作,只要在小小空間內,智商可以集點購買安裝、視網膜可以遙視、耳線可達天聽。只要各部位一連線,所有的感知都可抵達感官,經驗也將存在於所有共享的記憶晶片中。

這個奇點的發生,將消弭了欲求不滿的狀態。個體不再有自卑的意識,也不會有嫉妒的精神狀態。物種的物質欲望也虛擬化了,只要轉換感官頻道,每個物種都可以感受到自己要看的、要穿的、要吃的體驗。如何集點安裝進化版的晶片,可能是此奇點事件的未來亂源。為了眾生平等,制式化的、保證無毒的、擁有多巴胺芳香的晶片發行,是被大力鼓勵的植入方向。此永固作用的晶片乃來自古老的「永生」概念。屆時,我輩的意識將擺脫有機體的束縛,不再有生死的時間概念。

78

這些「仿真」與「保存」的技術概念,均建立在目前高等物種的自我感覺良好中。他們篤信自己是最好的星球適存者,一旦有了「禽獸不如」的行為或思想,便會產生「人神共憤」的選邊態度。

如此的物種階級意識,令「神獸級」的物種相當不滿。他們抗議,如果所有的量子電腦都可因意識上傳而神格化,未來只需要一個巨大的、如點唱機的超級量子電腦,眾生將活在晶片或電路板的世界裡,以交流電的無形體存在與交流,自立為神。此抗議激發了「物體派」的靈感。他們重返修辭竊位與總策劃地位嚮往的年代,並以古代交流電探索者「特斯拉」(Tesla) 、具併兼、包容、壟斷系統的「托拉斯」(Trust)之近音為命名,將這個超級量子電腦製造稱為「酷斯拉機型」(Gods-la model) 計畫 。此結合「特斯拉」、「托拉斯」、「酷斯拉」為新三位一體的統合,促使「神獸派」不再那麼反對「物體派」。

為了補「神獸派」的學分,「物體派」門生必須上天下海,向古老的「神獸級」物種請益,找尋具「不死之身」的祕密。傳說,靠近一個深邃海溝,即有一個被人神唾棄的底栖世界。它們均有抵抗超低溫、超乾旱、超壓力的能耐。如果我輩能師法其形體與基因,再輸以「意識晶片」,或可發展出生化版的「酷斯拉」。此介於二大奇點之間的「間性持有體」,正是神人未出現之前、信仰未誕生之前,本身即具有基因奇點的頑強古物種。

目前抗寒能力最強之物,當屬燈蛾毛蟲。它們具有「冷卻再生」的基因,即便身體、血液、細胞外液都結冰了,依舊可如長眠般保持凍齡狀態。燈塔水母則是一種可以突破時間限制的生物,它們掌握著永生不死的奧秘,當性成熟後,又會返老還童自體輪迴,重新回到幼蟲狀態,開始另一次的生命歷程。另一個奇葩是無脊椎的水熊蟲。它們耐高溫、低溫,可抗乾旱,能適應各種極端的環境,可以活幾百年,即使不喝水也能活一百多年。它們有的出現在深海高壓環境中,有的存活在雪山頂峰上,有的在千年冰層下,有的在乾旱沙漠裡,有的在火山口溫泉畔。如果將它們暴露在太空環境,依然可以存活上幾天。如果將之置於真空輻射環境中,也能夠如天蠶變一般脫殼存活,可以說是被遺忘的神獸原型。還有一個被我關注的對象是具有分裂再生能力的真渦蟲。當它被切成碎片後,每個碎片都會再生出失去的肢節,可以標準化地複製修護。它自癒的「生物電模式」,不僅能長出複生的頭部,也具有「記憶模型」,其再生記憶即存儲在細胞的電活動中。

如果能破解這些古老神物的生命保存代碼,我輩有望以啓動穴道祕碼,刺激出重生肢體器官的方式,以保持自己愛戀的軀殼形象。在「底栖族」與「植栽氏」兩大異種顧問交陪下,我們將抵達「生物奇點養殖場」。這個祕密基地,同樣在一般地圖裡找不到。所以,我們神祕地悄悄上機、神祕地悄悄下機,猶如擁有發現伏藏能力的伏藏師,不帶走任何雲彩。


繪圖者介紹

Yi Wen 一文

專職插畫,繪本與書封設計。合作出版社:小天下、台灣東方、玉山社、奇異果出版。

回應

我試著畫出對第四奇點的想像,在不可預料的未來裡,造物者與被造物的地位顛倒了,新的物種將重新制定世界的規則。
圖畫中,在公共空間裡的人如第四奇點前的日子般生活,但此時的個體不在只屬於自己,而只是整體中的分子,真正實踐眾生平等的方法,是比當前物種更高等的意識降臨,它可以觀看一切,所以一切平等。
對於未來世界的圖像建立,我參考米羅的畫,將現實世界的元素簡化為少數符號。觸手般的線條,是生命又是無生命,只是看更往後的世界如何解讀。

高千惠(Kao Chien-Hui)( 52篇 )

藝術教學者、藝術文化書寫者、客座策展人。研究領域為現代藝術史、藝術社會學、文化批評、創作理論與實踐、藝術評論與思潮、東亞現(當)代藝術、水墨發展、視覺文化與物質文化研究。 著有:《當代文化藝術澀相》、《百年世界美術圖象》、《當代藝術思路之旅》、《藝種不原始:當代華人藝術跨域閱讀》、《移動的地平線-文藝烏托邦簡史》、《藝術,以XX之名》、《發燒的雙年展-政治、美學、機制的代言》、《風火林泉-當代亞洲藝術專題研究》、《第三翅膀:藝術觀念及其不滿》、《詮釋之外-藝評社會與近當代前衛運動》、《不沉默的字-藝評書寫與其生產語境》等書。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