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馬尼尼為│繪本專欄】亂來吧!插畫家——我只看懂一頁的繪本

【馬尼尼為│繪本專欄】亂來吧!插畫家——我只看懂一頁的繪本

一股讓人覺得藝術家的工作現場肯定堆滿雜亂素材的瘋狂感,如果畫如其人的話,他有一種細膩的瘋狂,可以放到瘋狂、也可以細膩到令人咋舌。

Henrik Drescher也是有正常的繪本的,數量頗多四、五十本,自己做的或單插畫的都有,收不全,不明原因的大部份out of stock。我偶然在二手書店喜獲turbulence:a log book (《亂流》藝術家的航海日記,暫譯),內頁果然如一堆亂流。

事實上我從the boy who ate around (《東吃西吃的男孩》,暫譯),開始認識這位出生丹麥、後搬到美國、又有十二年在中國雲南大里居住的奇特藝術家,那段中國生活,有產出一China Days: A Visual Journal from China’s Wild West(《在中國的視覺旅程》)。除了所謂的童書,這些繪本皆是厚厚一本。

怎麽形容這種「亂而不亂」的畫風呢?首先是因為筆觸的隨性不修飾、不塗好、隨便亂撇、噴到到處都是的感覺;二是媒材的多樣——墨水筆、水彩、壓克力、轉印、實物拼貼,多層次的堆砌,介於「豐富」和「雜亂」邊上;再則是極為隨性的手寫,好像也沒有要給人看懂那種;還有釘書針、紙張折痕、剪洞…….一股讓人覺得藝術家的工作現場肯定堆滿雜亂素材的瘋狂感,如果畫如其人的話,他有一種細膩的瘋狂,可以放到瘋狂、也可以細膩到令人咋舌。

查文獲得一篇他的訪談,得知他最受原生藝術啟發,那些粗獷、原初的、瘋狂的、古怪的、不正常的,他最愛的是Prinzhorn Collection,是德國一家專收精神病患作品的機構。依這條線索,也會感到原生的氣息,好似有種對畫面契而不捨的執著、對髒亂的興趣、一古腦的噴發。

此書內容,依書名和書簡介的提示是,一個男人的出航、和印度神話的平行云云;我無法好好閱讀這樣的書,只讀懂了一頁:

剛開始的時候地球是海洋。神把祂自己變成一隻野豬。野豬想佔有土地。土地看起來欲望飽滿,當野豬抓挖它的時候。……

可能唯有這頁是圖文有線索可尋的,其它已經奔放到外太空去了。

除此之外,還有精細雷雕剪紙穿插其中,作為每章首的切換,最後還發現,書設計也是藝術家本人。這樣多類型媒材,還配上機械的精細切割圖案,只能說,絕無僅有的書。我沒有想看懂這樣的書,它是作為一種精神存在,像個精神病患在呢喃,來亂吧、來亂畫吧。沒有什麽不可以。

精細雷雕插頁,和噴發風格並置

有訪談及藝術家作品:

https://designobserver.com/feature/interview-with-artist-henrik-drescher/38485

馬尼尼為maniniwei( 50篇 )

美術系卻反感美術系,停滯十年後重拾創作。 著散文《帶著你的雜質發亮》、《我不是生來當母親的》、《沒有大路》; 詩集《我們明天再說話》、《我和那個叫貓的少年睡過了》、《我現在是狗》、《幫我換藥》;繪本《馬惹尼》、《詩人旅館》、《老人臉狗書店》等數冊。 編譯、繪《以前巴冷刀.現在廢鐵爛:馬來班頓》(openbook好書獎,年度中文創作)。作品入選台灣年度詩選、散文選,獲國藝會補助數次;2020臺北詩歌節主視覺設計、不定期開辦繪本創作課;於博客來okapi撰寫繪本專欄文逾百篇。 網站:https://maniniwei.wixsite.com/maniniwei Fb/IG:馬尼尼為 maniniwe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