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馬尼尼為|繪本專欄】用繪本認識藝術家?

【馬尼尼為|繪本專欄】用繪本認識藝術家?

近十年「藝術家故事」(生平)蔚為風潮,大家認為透過一本繪本「認識了」一位藝術家是很值得的,而且同一位藝術家的故事可以層出不窮,似乎是一種幾乎百分百方向正確不用多慮的「小藝術家養成」書單。
近十年「藝術家故事」(生平)蔚為風潮,大家認為透過一本繪本「認識了」一位藝術家是很值得的,而且同一位藝術家的故事可以層出不窮,要是羅列以畢卡索為名的繪本隨手至少有十本,這現象是有趣也可喜的,大家透過不同的捷徑去觸及藝術,「藝術家故事」繪本立足於「寄生名人」市場商機上,又寓教於樂,像馬諦斯很有名,大人馬上覺得買給小孩很值得,是一種幾乎百分百方向正確不用多慮的「小藝術家養成」書單。
但難得有一些作者不是受委託去製作,而是自主的、真正被藝術家、詩人觸動而寫的繪本,比如這本以布雷克(William Blake)為啟發的A Visit to William Blake’s inn(《威廉·布萊克旅館的一次訪問》,簡中版),作者在前文裡寫道——她自己在七歲卧病在床時,保姆讀了布雷克的《老虎》(The Tyger)給她聽後,當下天真地問了保母:這是你寫的嗎?/不是,是布雷克。/他住在附近嗎?/他死有兩百多年了……後來,她在信箱裡發現了布雷克的詩集《天真與經驗之歌》(songs of innocence and experience)。
《A Visit to William Blake’s Inn》│作者: Willard, Nancy/ Provensen, Alice (ILT)/ Provensen, Martin (ILT)│出版社:Houghton Mifflin
書中,作者設想了一間布雷克開的旅館,裡面有兩條龍邊吐口水邊揉面團做麵包,兩位有耐心的天使在洗摺被子,兔子引領客人到房間,裡頭有一隻毛蓬蓬的熊可以當你的枕頭,有太陽與月亮之舞表演,國王貓要在屋頂上用早餐,詩人要遞奶油吐司給雲朵上的牛,太陽花和詩人說,可不可以給我們一間有景觀的房間,詩人帶小主角到銀河散步,兔子穿上銀色的鞋子,貓是金色的、老虎是寶色綠,老鼠是金屬色的靴子……還有會寫明信片給太太的貓、戴禮帽穿燕尾服的拿拖把水桶男人、要求晚安故事的老虎……
 
讀畢、反覆翻閱多次,我感受到的是比「藝術家生平」更強大的力量、那是引領你自發去讀更多布雷克、或是更多詩的契機,就算沒有,那對詩的感覺不論是模糊的、隱約的都好,那都是強烈的,書中沒有多一個字提到布雷克的生平,而是營造出一個詩人和各種動物同住、依偎而睡、由布雷克的詩、畫引發的時空想像……
作者Nancy Willard(1936- 2017)本身也是詩人、小說家,她在後面說寫作這繪本(其實是一首長詩)時她做了一個旅館的模型,用了月亮、太陽、星星,還有布雷克的畫來佈置,裡面的住民有布雷克和書裡出現的動物伙伴。
老實說我不曾被任何一本傳記繪本觸動,像是詩人E. E. Cummings的傳記繪本,看了我無法對他的詩有更多興趣,但是你可能只要讀一段另一位詩人對他的解讀那可能更「有用」;對馬諦斯、畢卡索的觸動來自《花街二十七號》對他們的側寫;對梵谷的觸動來自《梵谷傳》……也許,不如用相反的方向,讓小朋友去多方讀藝術家故事、作品後,自己來撰寫藝術家的故事,讀遍一位藝術家資料,再來做一本他的傳記繪本,這樣更有意思吧。
我們可能會被養成吃「罐頭餐」,習慣別人罐裝給我們的藝術家故事,這些罐頭、乾貨,好吃但吃多了不健康。你想想看,一本傳記書作者,通常耗費好幾年、好幾萬字去瞭解他筆下的角色,這些精采的生命再怎麽精簡都是很難保有原汁的。可能就和傳記電影一樣,大部份很普通,傑出的不多。
馬尼尼為maniniwei( 51篇 )

美術系卻反感美術系,停滯十年後重拾創作。 著散文《帶著你的雜質發亮》、《我不是生來當母親的》、《沒有大路》; 詩集《我們明天再說話》、《我和那個叫貓的少年睡過了》、《我現在是狗》、《幫我換藥》;繪本《馬惹尼》、《詩人旅館》、《老人臉狗書店》等數冊。 編譯、繪《以前巴冷刀.現在廢鐵爛:馬來班頓》(openbook好書獎,年度中文創作)。作品入選台灣年度詩選、散文選,獲國藝會補助數次;2020臺北詩歌節主視覺設計、不定期開辦繪本創作課;於博客來okapi撰寫繪本專欄文逾百篇。 網站:https://maniniwei.wixsite.com/maniniwei Fb/IG:馬尼尼為 maniniwe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