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馬尼尼為|繪本專欄】奇書!軍人變強盜、人變羊的藝術

【馬尼尼為|繪本專欄】奇書!軍人變強盜、人變羊的藝術

有一本我永遠無法看完、永遠會分心、卻又永遠覺得樂趣無窮的繪本──topsys and turvys《顛倒書》(簡中譯)。
它在繪本史上應該是獨一無幾可以正常翻、又可以倒著(水平翻轉)看一次的。
什麽樣的圖可以「正著看」又可以「倒著看」?而且皆有具象主題?這是玩弄、挑戰視覺的一種畫法、是一種「罕見」的畫法「顛倒畫」(Upside Down Illusions),全世界行家沒幾人;而且Peter Newell絕非玩票性質畫個幾張這種,《顛倒書》共出了兩冊,頁數是一般繪本三十二頁的一倍以上(有七十頁!)、
而且,他得顧及正、反翻閱,但是內容…….內容是好像有故事性,其實是「無厘頭」也!
封面為例:正看是一排戴大頭帽的士兵;反看,文字寫的是:要找到那有名的四十位大盜,每一位都藏在一個甕裡。
正看是:一位牧羊人盯著玫瑰花,啟發了詩意。
倒看是:羊吃了帽子(文字:「當他在寫詩時,羊吃了他的帽子」,讀者得掙脫剛剛對「人臉」的認知,把「羊」辨識出來,一開始,你會覺得「不像」,可是視覺認知是有「習慣迴路」的,再多看幾次那隻羊會「越來越像」。)
本書可貴之處是,文字提供的線索腦補了我們對圖的認知,甚至多了趣味;反著看時,又由文字的引導解讀出了不一樣的內容(否則人易停留在上個視覺認知「轉不過來」,常會有「翻轉障礙」);又因為畫者必須兼顧正反皆成畫的原則,故這類型的畫有種「怪異感」,特別是臉部五官的處理,五官的位置都像被動了手腳。個人閱讀經驗是一次不能看太久、看太多,又正看完、顛倒看,這樣一正一反、不停翻轉書本的閱讀體驗絕無僅有!還得不斷「打破」、「重建」視覺認知!(作者一定不會介意正著翻完再轉書翻一次,畢竟誰能規定「正確」讀法呢?加上內容既然是「沒有邏輯」,更解放了本書的閱讀方式──也可以隨翻隨看吧。)
即便這是一本「有點難讀」的繪本,但就繪本藝術而言絕對有種「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之獨特性。這其實也是一本挑戰「電子版」的書,看紙本書(已經很)讓視覺吃緊,可謂一本讓人看到紙本的不可取代性的書。
書最後一句台詞是:本書就像個不倒翁,這是你開始之處。/即便你反過來了,還是永遠有更多(藏在其中)。(this book is a tumbler. It’s thus that you begin it, but till it is inverted, there’s always more within it.)
確實如作者所言,這種圖象,永遠有種──好像有什麽還沒看到、似是而非的不確定感,這種視覺體驗很重要──動搖我們習以為常的、「一定是什麽」的看圖習慣。
馬尼尼為maniniwei( 51篇 )

美術系卻反感美術系,停滯十年後重拾創作。 著散文《帶著你的雜質發亮》、《我不是生來當母親的》、《沒有大路》; 詩集《我們明天再說話》、《我和那個叫貓的少年睡過了》、《我現在是狗》、《幫我換藥》;繪本《馬惹尼》、《詩人旅館》、《老人臉狗書店》等數冊。 編譯、繪《以前巴冷刀.現在廢鐵爛:馬來班頓》(openbook好書獎,年度中文創作)。作品入選台灣年度詩選、散文選,獲國藝會補助數次;2020臺北詩歌節主視覺設計、不定期開辦繪本創作課;於博客來okapi撰寫繪本專欄文逾百篇。 網站:https://maniniwei.wixsite.com/maniniwei Fb/IG:馬尼尼為 maniniwe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