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New Money」在哪裏?瑞士巴塞爾藝博的藝術市場銷售現象,或受巴黎展會影響

「New Money」在哪裏?瑞士巴塞爾藝博的藝術市場銷售現象,或受巴黎展會影響

關於臺灣藝術環境可以如何看待瑞士巴塞爾藝術展的市場現象,典藏團隊也詢問了此次前往的畫協理事長陳菁螢與藝術總監姚妤萱。

Art Basel in Basel 2024 瑞士巴塞爾藝術展在新任展會總監麥克‧克魯斯 (Maike Cruse) 的帶領下於6月16日閉幕,該展會在 VIP 日和公眾日共吸引超過九萬名觀眾。在今年,瑞士巴塞爾藝術展進一步擴大了其公共項目,在 Merian 舉辦全天候的藝術活動和表演,由當地和國際著名藝術家、策展人、音樂家和思想領袖貢獻力量,希望擁抱更廣大的藝術愛好者。

據主辦單位統計,今年的展會有來自歐洲、美洲、亞洲、中東和非洲的重要私人收藏家出席,以及來自 250 多個博物館和機構的策展人和代表出席(註1)。麥克‧克魯斯表示,巴塞爾藝術展再次確立了其作為全球藝術貿易最重要聚集地的地位。「今年展會上展出的作品品質卓越,雄心勃勃,吸引了來自世界各地的藏家前來參觀,在市場上取得了優異的銷量。本週,我們的大廳和整個巴塞爾都開展了充滿活力的活動。」

Art Basel in Basel 2024 瑞士巴塞爾藝術展在新任展會總監麥克‧克魯斯 (Maike Cruse) 的帶領下於6月16日閉幕,該展會在 VIP 日和公眾日共吸引超過九萬名觀眾。(姚妤萱提供)

在這場自6月11日預展開始的全球藝博盛會,頂級畫廊們締造的成績與市場現象,或多或少預示了接下來各國藝術市場中的景況。而關於臺灣藝術環境可以如何看待這樣的市場現象,典藏團隊也詢問了此次自費前往藝博會現場觀摩的社團法人中華民國畫廊協會陳菁螢理事長與藝術總監姚妤萱。

陳菁螢表示,儘管大家普遍覺得銷售比較慢,但第一天預展依舊人聲鼎沸。她認為瑞士巴塞爾藝術展是巴塞爾藝術展會系列中,歷史最悠久的展會,也因為身處國際金融重鎮,藝博會中推出的作品更偏向資產保值的考量,也因此,各家畫廊帶來不同地區的名家與大師作品,是普遍的現象。

陳菁螢透露,有部分歐美畫廊告訴他,目前也將投入更多心力在巴黎展會的市場。「巴塞爾這座城市畢竟不像巴黎,有足夠豐富的藝文觀光條件,有更多『new money』更期待今年的巴黎展會。」

陳菁螢指出,隨著巴塞爾藝術展巴黎展會在這兩年的成立,「有些美國畫廊認為,瑞士展會有受到巴黎展會的出現影響,稍微更年輕化,藉此也爭取『new money』的關注。而新任總監麥克‧克魯斯帶來了新觀點,在這次也很成功地讓展會更多元化,讓藝博會不只是藝博會,還主動在城市中創造許多藝術活動。」她補充,此次展會出現許多更學術、更貼近當代議題的作品,就是最好的例子。

陳菁螢觀察到,此次瑞士巴塞爾藝術展出現許多更學術、更貼近當代議題的作品。(攝影/李孟學)

姚妤萱呼應了陳菁螢的觀點,她觀察到,儘管第一天的VIP預展擠滿了參加早餐會的人,但是第二天的VIP預展人流顯著減少,甚至有些地方顯得空蕩。「大部分藏家其實在第二天時,都到美術館參觀(特別是瑞士巴塞爾貝耶勒基金會美術館(Fondation Beyeler)),不太花時間在展場,」一些國際畫廊反映,今年的整體狀況不如去年,「甚至覺得自從巴黎Paris+(現已更名為「巴塞爾藝術展巴黎展會」)開辦後,藏家留在瑞士的意願受到影響。」

「儘管巴塞爾的地位無可撼動,但城市在餐飲和住宿選擇上的不足還是產生了影響。我認識的許多國際藏家,包括我自己,都在公眾日前就離開了。」另外,也有亞洲區代表提到,今年從中國和臺灣去的藏家變少了,比起之前,少了些講中文的機會。「大型交易或許依然不少,因為瑞士大多是『old money』以及較嚴肅金融、資產導向的藏家,但對許多中型畫廊來說,仍需依靠預售來支撐。」

陳菁螢也觀察到,「展前銷售」的現象越來越多,而參加的畫廊「體質」也都很好,面對這樣高成本、高競爭的展會,都有自己動員藏家、讓作品流通的方式。在看到有依稀可見的臺灣藝術家受國際畫廊之邀參與展會,使她不禁認為,臺灣藝術家其實已經有足夠的強韌度與識別度,能被國際畫廊受邀展出,「這個現象對國內的畫廊是很好的提醒,要加緊腳步,創造自己獨特的品牌路線。」

在目前已知的銷售狀況中,許多國際知名的畫廊,也於VIP預展售出許多作品:

耿畫廊售出作品包含:
朱沅芷數件作品,共98.5萬美元。
索非亞・皮奇的數件作品,共6-9萬美元。
蘇笑柏數件作品,共約50萬美元。

耿畫廊展位。(耿畫廊提供)

卓納畫廊(David Zwirner)此次在展會中帶來了近50位藝術家的作品。在預展首日即以500萬美元的價格,售出草間彌生於「意象無限(Unlimited)」展區的雕塑装置《向往南瓜的愛,我心中的愛(Aspiring to Pumpkin’s Love, the Love in My Heart)》(2023)。
瓊·米切爾(Joan Mitchell)的太陽花系列作品(1990-1991)以2,000萬美元售出。而1973年的《無題》以130萬美元售出。
葛哈・利希特(Gerhard Richter),《Abstraktes Bild (Abstract Painting)》(2016 ),600萬美元;《11.8.2023》(2023),18萬美元;《Bagdad (Baghdad)》(2010) ,65萬美元。
約瑟夫·亞伯斯(Josef Albers),《Study for Homage to the Square》(1966),160萬美元;《On the Other Side》(1952),110萬美元,《Study for Homage to the Square》(1967),60萬美元。
斯科特·卡恩(Scott Kahn),《Wolf Moon》(2023),90萬美元。
伊莉莎白·佩頓(Elizabeth Peyton),《Yes! (Vampire)》(2024 ),90萬美元;《Ang in London (Ang Tshering Lama)》(2022-2024),90萬美元。
劉野(Liu Ye),《El Aleph》(2023),80萬美元。
奧斯卡·牟利羅 (Oscar Murillo),《manifestation》(2023),65萬美元。
雷蒙·桑德斯 (Raymond Saunders),《Flowers from a Black Garden no. 51》(1993 ),42萬美元。
尼奧·勞赫(Neo Rauch),《Oben》(2023),38萬美元售出。
麗莎・尤斯塔維奇 (Lisa Yuskavage),《Painter》(2024),30萬美元。
盧卡斯·阿魯達(Lucas Arruda),《Untitled (from the Deserto-Modelo series)》(2023),30萬美元。
雪莉·勒文 (Sherrie Levine)的攝影,《After Piet Mondrian: 12》(2023),15萬美元。
艾瑪·麥金泰爾(Emma McIntyre),《Oh sweet don’t go / back the same way, go a new way》(2024),7.5萬美元。
羅伯特·瑞曼(Robert Ryman),《Untitled》(1997),150萬美元。
史蒂文·希勒(Steven Shearer),《The Underground Exhibitor》(2024),65萬美元。喬·布拉德利(Joe Bradley),《Donkey》(2023-2024),45萬美元。
沃爾夫岡·提爾曼斯(Wolfgang Tillmans),《 Erasure, a》(1988)18萬美元;《Atlantic Summer Storm》(2016),1.2萬美元。

卓納畫廊(David Zwirner)展位。(卓納畫廊提供)

豪瑟沃斯(Hauser & Wirth)帶來多位藝術家的作品,售出作品包含:
阿希爾·戈爾基(Arshile Gorky),《Untitled (Gray Drawing (Pastoral))》(1946-47),1,600萬美元。
布林基·巴勒莫(Blinky Palermo),《Ohne Titel (Untitled)》(1975),400萬美元
馬克·布拉德福德 (Mark Bradford),《Pink Pearl》(2024),350萬美元。
傑克·惠滕(Jack Whitten),《Xzee III》(1977),220萬美元。
阿林娜·薩波奇尼科 (Alina Szapocznikow),《Buste étincelant I (Glowing Bust I)》(1967),160萬歐元;《Sculpture-lampe XIII (Sculpture-Lamp XIII)》(1970),125萬歐元。
亨利·泰勒(Henry Taylor),《Untitled》(2022),150萬美元。
欣蒂·雪曼(Cindy Sherman),《Untitled Film Still #48》(1979),150萬美元。
Nicolas Party,《Octopus》(2024),52.5萬美元。
露琪塔·烏爾塔多(Luchita Hurtado),《Untitled》(1971),15萬美元。
羅尼·霍恩(Roni Horn),《Assplir》(2023)與《Slapirs》(2023),兩件共25萬美元。
格倫·利貢(Glenn Ligon),《tranger Study #45》(2023),80萬美元。
洛娜·辛普森(Lorna Simpson),《Zenith》(2021),65萬美元。
威廉・肯特里奇(William Kentridge),《Tap》(2024),50萬美元。
珍妮・侯哲爾(Jenny Holzer),《Deleted》(2024),40萬美元
張恩利(Zhang Enli),《A Man Hurrying in the Rain》(2024),27萬美元。
安·史密斯(Anj Smith),《Decoy II》(2023-2024),23萬英鎊。
凱瑟琳·古德曼(Catherine Goodman),《Little Big Head Land》(2024),20萬美元;《Epiphany》(2024),20萬美元。
Allison Katz,《Cabbagefairy》(2024),17.5萬美元。
貝林德·德·布魯伊克 (Berlinde De Bruyckere),《Arcangelo glass dome VI》(2024),16萬歐元。
托馬斯·J·普萊斯 (Thomas J Price),《Within the Folds (Dialogue 1)》(2021),13.5萬英鎊。
岡瑟·福格 (Günther Förg),《an die leine》(2009),6.5萬美元。
喬治亞·歐姬芙(Georgia O’Keeffe),《Sky with Moon》(1966),1,350萬美元。
菲利普·加斯頓(Philip Guston),《Orders》(1978),1,000萬美元。
弗朗西斯·畢卡比亞 (Francis Picabia),《Nu assis (Seated Nude)》(ca. 1942),485萬美元;《Untitled》(1942-1943),150萬美元。
路易絲·布爾喬亞(Louise Bourgeois),《Untitled》(1954),350萬美元;《Woman with Packages》(1987-1993),350萬美元。
艾佛瑞辛格(Avery Singer),《Karen》(2024),80萬美元。
喬治·羅伊(George Rouy),《Born as Blood》(2024),20萬英鎊;《Stains on the Scenery》(2024),20萬英鎊。
韋莉娜·羅文斯貝格(Verena Loewensberg),《Untitled》(1976),20萬元瑞士法郎。

貝浩登(Perrotin)售出作品包含:
村上隆的畫作以70萬美元售出。
阿里·巴尼薩德爾(Ali Banisadr)畫作以50萬美元售出
赫爾南·巴斯(Hernan Bas)作品以23萬歐元售出。
愛瑪·韋伯斯特(Emma Webster)作品以8萬歐元售出。

貝浩登(Perrotin)畫廊展位。(貝浩登提供)

阿爾敏.萊希(Almine Rech)售出作品包含:
哈維爾.卡勒加(Javier Calleja)的繪畫以37.5萬至40萬美元售出。
湯姆·維塞爾曼(Tom Wesselman)的繪畫以35萬至40萬美元售出。
薇薇安·斯普林福德 (Vivian Springford)的繪畫以15萬至17萬美元售出。
瑪麗·羅蘭珊(Marie Laurencin)的繪畫以6.5萬至7萬美元售出。
克萊爾·塔伯雷(Claire Tabouret)的紙上作品以約5萬美元售出。
Ji Xi的作品以約4.5萬美元售出。
森本啓太(Keita Morimoto) 的兩件畫作各以約4-6千美元售出。

阿爾敏.萊希(Almine Rech)畫廊展位。(阿爾敏.萊希畫廊提供)

佩斯畫廊(PACE)售出作品包含:
托克瓦斯·戴森(Torkwase Dyson)在「意象無限(Unlimited)」展區的作品《Errantry》(2024)以38萬美元售出。
尚‧杜布菲(Jean Dubuffet)的三件《Banc-Salon》(1970-2024)版次作品以各80萬美元(共240萬美元)的價格售出。
尼格爾·庫克(Nigel Cooke),《The Nurture of Jupiter》(2024),33萬美元。
艾蜜莉·卡梅·肯瓦雷耶(Emily Kam Kngwarray)兩件九〇年代作品以共47萬美元價格售出。Gideon Appah,《All of Our Days》(2023),12萬美元。
漢克·威利斯·托馬斯 (Hank Willis Thomas),《Fy-ah》(2024),11萬美元。
田島美加(Mika Tajima),《Art d’Ameublement (Kobbebukta)》(2024),9萬美元。
潘伊芙琳(Pam Evelyn),《Inconstant》(2024),7.5萬美元。
艾莉莎·克瓦德 (Alicja Kwade),《Binding Finding》(2024),7.2萬美元。

佩斯畫廊(PACE)展位。(佩斯畫廊提供)

立木畫廊(Lehmann Maupin)售出作品包含:
泰蕾西塔·費爾南德斯(Teresita Fernández),《Dark Earth(Groundwater)》(2023),37.5萬美元。
李昢(Lee Bul),《Perdu 197 CXCVII》(2024),19萬美元。
Dominic Chambers兩件作品售出,共計22.5萬美元。
凱德阿提亞(Kader Attia),《Mirrors and Masks》(2023),9-10萬美元。
曼迪・埃爾・薩耶(Mandy El-Sayegh)三件作品售出,共計20.5萬美元。
凱薩琳·歐佩 (Catherine Opie),《Untitled #3 (Norway Mountain)》(2024),6萬美元。
洛麗葉爾·貝爾川(Loriel Beltrán),《Miami, February 21st, 6:04pm looking east》(2024),以4.5-5.5萬美元的價格賣給臺北藏家。

馬格斯畫廊(Sprüth Magers)售出作品包含:
喬治·康多(George Condo),《Rosemary’s Baby》(2024),195萬美元。
芭芭拉·克魯格 (Barbara Kruger),《Untitled (Being and nothingness)》(2024),45萬美元。
珍妮・侯哲爾(Jenny Holzer),《Truisms: MONEY CREATES TASTE》(2013–22),40萬美元
羅斯瑪麗·特羅克爾(Rosemarie Trockel)售出三件作品,共74萬歐元。
卡拉·沃克(Kara Walker)售出三件新作,共35.5萬歐元。
費舒裡/魏斯(Fischli / Weiss)售出三件作品,共45萬歐元。
安妮·英霍夫(Anne Imhof)作品《Suicidal Tendencies (Bunnies and Clown)》(2024)以18.5萬歐元售出,《Untitled (Silas)》(2024)以25萬歐元售出。
薩爾沃(Salvo)售出三件油畫,共32萬歐元。
李美來(Mire Lee),《Endless House II》(2024),3.5萬歐元。

瑞士巴塞爾會場。(攝影/李孟學)

註1 博物館和機構的策展人和代表包括:曼谷美術館、麗城博物館(維也納);布法羅 AKG 藝術博物館;巴黎龐畢度中心;迪里耶雙年展基金會;貝耶勒基金會(里恩);赫希霍恩博物館和雕塑花園(華盛頓特區);邁阿密當代藝術學院;伊斯坦堡現代美術館; Leeum,三星藝術博物館;洛杉磯縣藝術博物館;路易斯安那現代藝術博物館,Humlebæk; M+;波士頓美術館;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斯德哥爾摩現代博物館;聖保羅藝術博物館;休士頓美術館;墨爾本維多利亞國家美術館;開普敦諾瓦爾基金會;杜哈卡達博物館;阿姆斯特丹國家博物館;上海外灘美術館;紐約所羅門·R·古根漢美術館;法蘭克福施泰德爾博物館;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館;上海油罐藝術中心;倫敦泰特美術館;洛杉磯布洛德博物館;阿布達比文化和旅遊部;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紐約新博物館;紐約瑞士學院(Swiss Institute ); 北京UCCA當代藝術中心;紐約惠特尼美國藝術博物館;上海余德耀美術館;開普敦非洲當代藝術博物館(Zeitz MOCAA)。

(責任編輯:陳晞)

ARTouch編輯部( 1610篇 )
查看評論 (0)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