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一年後的巴黎聖母院,修復與疫情的雙重挑戰
Dark Light
Dark Light

一年後的巴黎聖母院,修復與疫情的雙重挑戰

今年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肺炎的疫情衝擊,聖母院的修復工作也被迫於3月中旬停工。面對嚴重的疫情與難以預測的未來,聖母院是否還能在法國總統希望的時程下順利進行,將會是一大疑問。
修復中的巴黎聖母院。(© FONDATION DU PATRIMOINE)
2019年4月15日,巴黎聖母院在眾目睽睽下遭遇祝融,屋頂、尖塔全燬,石造結構也遭受到程度不等的損害,成為世所矚目的文化資產大事件。當時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高調宣布,聖母院要在2024年修復完工,引起諸多學者專家的疑問與批評,這個時間點也不免讓人懷疑,是否為了配合同一年在巴黎舉辦的夏季奧林匹克運動會。然而今年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肺炎的疫情衝擊,聖母院的修復工作也被迫於3月中旬停工。面對嚴重的疫情與難以預測的未來,聖母院是否還能在馬克宏希望的時程下順利進行,將會是一大疑問。
2019年4月15日,巴黎聖母院大火一景。(©維基百科)
為了進快進行修復,馬克宏成立一個專責單位,任命退休將領喬治林(Jean-Louis Georgelin)主持整修工作。然而聖母院的整修工作,自一開始就困難重重。首先,原先整修聖母院所架設的鷹架,在大火中嚴重燒燬變形,在整修之前,就必須耗費時間將鷹架全部撤除。此外,大火中燒熔的大批鉛製建材導致嚴重的粉塵空汙,恐怕會影響到周邊地區與參與修復的工作人員的健康,使修復的進展緩慢。
此外,要如何修復聖母院也存在分歧。馬克宏與喬治林同意修復聖母院可以加入一些「當代的」元素,然而修復計畫的首席建築師菲利浦‧維勒紐夫(Philippe Villeneuve)卻堅持一定要按照原有的建材與工法。去年底在下議院所召開的聽證會上,喬治林與維勒紐夫出現強烈的衝突,喬治林甚至明言要他閉嘴。然而重建聖母院屋頂所需材料相當可觀,勢必牽動相關業者的利益,今年年初甚至傳出有法國林業業者「遊說」喬治林,希望重建屋頂可以全面採用傳統的橡木建材。
除了技術問題,要「修復」成什麼模樣,也成為討論的焦點。我們習慣的巴黎聖母院外貌,其實是19世紀改建的時候,由當時的設計師維奧萊勒杜(Eugène Emmanuel Viollet-le-Duc)所設計出「理想」的哥德式建築風格,包含聳立在聖母院屋頂上的尖塔。雖然古蹟團體認為,在有完整圖樣與建築工法的情況下,修復團隊應該要忠實復原屋頂尖塔的原有風貌,但迄今為止,仍無法給出最終的定案。據稱法國政府將在2021年給出重建方案,在此之前,包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等國際的文化資產保護單位,會持續對此一議題提供建議與討論。
由於法國的肺炎疫情嚴重,修復工程也被迫停擺,巴黎聖母院在火災後的一週年鳴鐘向第一線的抗疫治療人員致敬。在這樣艱鉅的時刻,即使修復的問題千頭萬緒,但面對疾病的衝擊,聖母院依舊是巴黎人心靈的支柱,支撐著法國人堅定前行。
ARTouch編輯部 ( 795篇 )

© 2020 Artou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