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2020年雪梨雙年展轉線上化,側寫疫情衝擊下的澳洲創意產業

2020年雪梨雙年展轉線上化,側寫疫情衝擊下的澳洲創意產業

2020年「雪梨雙年展:邊緣」(Biennale of Sydney:NIRIN)如期於3月14日登場,本文由雪梨雙年展出發,側寫全球2019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疫情衝擊下的澳洲創意產業正處於「文化衰退」(Cultural Recession)恐慌,何去何從?如何紓困?
2020年「雪梨雙年展:邊緣」(Biennale of Sydney:NIRIN)如期於3月14日登場,在國際邊境多元種族文化矛盾衝突的當下,「邊緣」(NIRIN)以原住民藝術顛覆歐洲中心史觀盡職地扮演催化劑的作用。本文由雪梨雙年展出發,側寫全球2019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疫情衝擊下的澳洲創意產業正處於「文化衰退」(Cultural Recession)恐慌,何去何從?如何紓困?
澳洲政府為防止COVID-19疫情擴散,宣布自3月16日起禁止群聚超過500人之非必要戶外集會,隨後又因疫情吃緊,祭出第二波自3月20日起澳洲「封國」持續至少六個月,抗疫新政下,禁止100人以上的室內集會,規定社交距離1.5米並保持每人四平方米的空間。其中,取消所有「非必要」的大型集會活動,導致許多藝文表演活動主辦方及周邊產業措手不及。
鸚鵡島展覽現場,北領地Tennant Creek Brio 集體創作計畫。(圖片由藝術家及寧卡努努藝術文化中心 、坎貝爾敦藝術中心提供,攝影/Zan Wimberley)
長期仰賴大型賽事、藝文活動凝聚人氣與買氣的澳洲創意藝術產業,剛經過去年底山火的災情景氣尚未見復甦,近期停擺的是3月的城市行銷燈節「生動雪梨」(Vivid Sydney)、最賣座的「墨爾本國際喜劇節」、4月全澳最大規模的文學盛會「雪梨作家節」、「危險主意節」均面臨緊急取消;遠期的,具文化指標性每年6月在澳洲最大離島塔斯馬尼亞荷巴特(Hobart)登場的「闇黑藝術節」(Dark Mofo),因塔斯馬尼亞封島也應聲喊卡。
一個關注「零工經濟」世代的創意產業平台I Lost My GiG Australia(ILMG),在成立不到24小時內收到470份關於個人及團體損失的反饋,在兩天內估算出約略二萬個演出/工作/合約的取消將造成超過4,700萬澳幣(約8億2,720萬元新臺幣)的收入損失,影響整個產業逾四萬人的生計。ILMG仍持續統計創意產業的損失,集體記錄創意產業受影響的面貌。
第22屆雪梨雙年展:邊緣(NIRIN)
唯一例外的是2020年雪梨雙年展「逆勢操作」在3月14日如期開幕,也是全球少數未受疫情影響取消的大型展覽盛會,雙年展發言人表示,由於展出作品橫跨雪梨各區的六處展出地點,因此,任何時候都不可能有超過500人聚集在同一處區域。
瑞典藝術家Anders Sunna 《SOAÐA》於2020年「雪梨雙年展:邊緣」(Biennale of Sydney:NIRIN)佈展現場。(©Anders Sunna ,攝影/Zan Wimberley)
來自36個國家及地區的101位藝術家700件作品參展,展覽空間分布六處,串聯澳洲當代藝術博物館(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新南威爾斯美術館(The Art Gallery Of New South Wale)、Artspace藝術空間、坎貝爾敦藝術中心(Campbelltown Arts Centre)、世界遺產鸚鵡島,及達令赫斯特國立藝術學院(National Art School)。
澳洲當代藝術博物館(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展覽現場。(雪梨雙年展提供,攝影/ Zan Wimberley)
擔綱2020年第22屆雪梨雙年展的藝術總監安德魯(Brook Andrew),為首位澳洲原住民策展人,本身是當代藝術家的安德魯擅長跨域、多領域合作,回顧2019年國際原住民語言年,安德魯拋出「邊緣」(NIRIN)作為展覽主題,「NIRIN」來自安德魯母親Wiradjuri族語為「邊緣」之意,旨在以藝術家與原住民為主體,探討澳洲與全球網絡的互動,對環境危機、人權以及社會不平等擴張現象提出質問。
2020年雪梨雙年展的藝術總監安德魯(Brook Andrew)。(雪梨雙年展提供)
在疫情延燒的全球重大健康危機中,「NIRIN」或許無法提供解藥,但不可否認的,在國際邊境多元種族文化矛盾衝突的當下,無政治目的的「NIRIN」盡職地扮演了催化劑的作用。策展提出創造力為真理的手段,直接解決當代與自我無解的焦慮,相較過往對殖民歷史經驗的梳理,以第一民族(First Nations)視角顛覆歐洲中心史觀,期待注入嶄新面貌。
何塞.達維拉(Jose Dávila)《堅持不懈的行為》(The Act of Perseverance)於2020年「雪梨雙年展:邊緣」(Biennale of Sydney:NIRIN)展覽現場。(圖片由藝術家與國王畫廊(König Galerie)提供,攝影/Zan Wimberley)
新南威爾斯美術館展覽現場
安德魯以來自澳洲、紐西蘭、非洲及美國的原住民藝術家的影音作品,置於歐洲繪畫展廳場域的刻意安排,打斷並覆蓋以歐洲為中心的歷史敘述,藝術家的聲量藉由展示手段被放大了。
2020年「雪梨雙年展:邊緣」(Biennale of Sydney:NIRIN)新南威爾斯美術館(The Art Gallery Of New South Wale)展覽現場。(雪梨雙年展提供,攝影/Zan Wimberley)
新南威爾斯美術館(The Art Gallery Of New South Wale)展覽現場。(雪梨雙年展提供,攝影/Zan Wimberley)
美國藝術家亞瑟.賈法(Arthur Jafa)的《白色專輯》(White Album)是一部關注種族霸權的影像拼貼,也是2019年威尼斯雙年展金獅獎的亮點。《白色專輯》將一系列探討美國白人種族與文化的短片、新聞廣播與原創鏡頭,以舊片重製的方式剪輯在一起,與描繪19世紀社會問題的歐洲繪畫在空間對話。
新南威爾斯美術館(The Art Gallery Of New South Wale)展覽現場,作品為美國藝術家Arthur Jafa《白色專輯》(White Album)作品裝置。(雪梨雙年展提供,攝影/Zan Wimberley)
來自北領地葉卡拉(Yirrkala)部落的穆爾卡計畫(Mulka Project)《風之歌》(Watami Manikay),是由一群活躍的原住民藝術家共同協作的錄像裝置,作品包含身臨其境的視聽動畫,包裹在整座畫廊的牆上,他們使用尖端的數字技術製作影片,跨域結合了土地、錄像及電影資料館文件檔案與日常生活聯繫起來,該計畫象徵龐大的雍古(Yolŋu)部落其文化、法律與治理的傳承,這也是澳洲此前未有的大型原住民協作多媒體作品,將人們對「澳洲原住民藝術」的理解又推向另一個層次。
第22屆雪梨雙年展展場之一的達令赫斯特國立藝術學院澳洲原住民藝術家Tony Albert作品《Brothers (The Prodigal Son)》。(圖片由藝術家提供,攝影/Zan Wimberley)
「療癒」展覽主題的鸚鵡島
2010年,雪梨港內最大島鸚鵡島(Cockatoo Island)及澳洲其它曾經流放囚犯的十處遺址,共同被列入世界遺產名錄。島上遺留澳洲歷史重要的造船產業遺跡,舊式廠房工業革命風的建築,散發獨特的時代氛圍,近年更發展為「網紅」小島、藝文旅遊的重要景點。
如今鸚鵡島成為雙年展的關鍵場地,其主要的工業空間和破舊的小空間對任何藝術家在此展出都是一大挑戰。來自加納的藝術家馬哈馬(Ibrahim Mahama)大型作品《沒有朋友的山頭》(No friend but the mountains)以原本用來裝載煤炭的舊麻布袋縫合在一起,大量垂掛覆蓋包裹渦輪大廳(Turbine Hall)諾大的空間,令人難以忽略的視覺震撼,藉描述其祖國的經濟活動移轉,質問出勞動與資本關係。
易卜拉欣.馬哈馬(Ibrahim Mahama)《沒有朋友的山頭》(No friend but the mountains)。(圖片由藝術家與白立方畫廊、Apalazzo畫廊提供,攝影/Zan Wimberley)
側寫疫情衝擊下的澳洲創意產業
有鑑於疫情影響大型藝文活動,許多藝術家、藝文組織、場地、畫廊與文化產業相關社群在短期內飽受取消、延期、停辦的衝擊,《澳洲財經評論報》(Australia Financial Review)以「文化衰退」(Cultural Recession)來形容此時澳洲創意產業的恐慌。
3月17日澳洲聯邦通訊部部長保羅.弗萊切爾(Paul Fletcher)邀集逾20位創意產業代表召開線上會議,針對疫情衝擊產業的困境提出討論,部長的主要信息是「COVID-19是幾世代以來對澳洲文化生活的最大破壞」,尤其考慮接連以來的山火、洪災與目前的疫情累積影響,將採取「政府一體途徑」(whole government approach)跨業界與公部門部會相互合作援助產業。
代表澳洲創意產業界的主要聲音,澳洲劇院聯盟代表Nicole Beyer舉四年期的補助計畫為例,恐將損失高達260萬澳幣,可預期一些小型機構將無期限關閉提早減少折損。澳大利亞現場表演公司(Live Performance Australia)執行長Evelyn Richardson說,沒有政府的直接財務支持,40億澳幣產出的表演藝術產業正處於崩潰邊緣。
澳大利亞藝術理事會(Australia Council for the Arts)執行長阿德安.柯列特(Adrian Collette)表示,「理事會正在收集產業受衝擊的相關情報,與創意產業、部門及政府密切合作,包括聯邦政府通訊部改組後的藝術辦公室(Office for the Arts)及部長,實務上,理事會將靈活調配延長相關補助款結案申報的期限再拉長一年。」
澳大利亞藝術理事會(Australia Council for the Arts)執行長阿德安.柯列特(Adrian Collette)。(澳大利亞藝術理事會提供)
理事會指出,莫里森政府頃於12日宣布推出176億澳元(約114億美元;3,097.6億元新臺幣經濟振興方案(Economic Stimulus Package),保障就業及協助中小型企業,包括:支持企業投資、扶助中小企業、協助受創產業與地區及發放振興費(stimulus payments)等四大面向。其中,與中小型藝術機構相關的現金流援助,可支持他們繼續支付薪資,最高以2萬5千澳元(約44萬元新臺幣)為限的紓困補助,可逕提供給符合條件的中小型藝術組織。
全國視覺藝術協會(NAVA)執行長伊絲特.安娜托里緹斯(Esther Anatolitis)表示,會議中感受到產業最主要的訊息是風險與急迫性,來自「零工經濟」世代的創意工作者處於弱勢,保守估計一位創意產業「零工」或可能面臨相當於一年甚至兩年工作量的收入損失。協會盤點目前各組織面臨許多意外的場地、物流運輸、通訊及差旅費用支出,包括各國因為旅行禁令而改道或取消的國際訪賓差旅費,以及「不預期」宣布的重大變革衍生費用。此外,協會亦透過社交網絡設一個調查反饋的平台以利全面了解業界的現況。
這意味著,疫情下所有創意團體與個人無一倖免都面臨財務窘境,個人的生活更艱困。莫納許大學(Monash University)的傳播新聞學院講師Ben Eltham在獨立媒體《The Conversation》指出,莫里森政府的第一輪刺激計畫受益的會是領取福利津貼者、商業投資及登記核准的公司,澳洲的創意產業工作人口中,非全職「零工」佔高達2/3比例的人口將完全被忽略。
創意產業間如何分餅?根據聯邦通訊部的衛星國民核算數據,2020年澳洲的創意產業的經濟產出(output)情形為:圖書館1,569(百萬澳幣)、博物館1,690(百萬澳幣)、表演藝術4,301(百萬澳幣)與音樂產業549(百萬澳幣),經濟產出總值約為81億澳幣,加上澳大利亞電影電視局(Screen Australia)產出價值為11.8億澳元,Eltham建議依據各產業的產出價值在兩季內實施2%,挹注總額應約為1.86億澳元的創意產業振興資金。
振興創意產業經濟措施如何實施?秉持刺激消費的振興措施應該是及時、有效的經濟學原則,首先,透過國稅局識別出獨立藝術家及文化工作者,在數週內及時支付產業鏈最底端的「零工」;再者,透過大型平台例如澳洲音樂版權協會(APRA-AMCOS)聯繫數據庫登錄有數以萬計的音樂演出者,提供一次性付款(例如1,000澳元)。其次,透過大型藝文活動的主辦方支付演出者;為指標性文化產業如小型音樂場所、獨立電影院與劇院等提供免息貸款;最後,引介針對性較強的措施,向所有受邀於2019年申請理事會四年期補助的162家較小型文化公司一次性支付10萬澳幣,總計1,620萬澳幣。
澳洲各州文化機構場館動態
澳洲疫情持續擴大,至3月24日上午確診至少已達1,886人,相較於兩周前的100人確診攀升迅速,澳大利亞各州政府亦相繼宣布「封州界」並且大規模關閉「非必要服務」,澳洲式的「封城」主要是關閉「社交聚會的主要場所」,包括:餐廳、咖啡廳、酒吧、電影院、娛樂場所、俱樂部及教堂等設施一律暫停,豁免的為民生相關的如超市、加油站、銀行、藥房、郵局。
為降低群聚感染的風險,各州所在地的文化機構館場,陸續跟進州政府的決策紛紛宣布暫停對外開放,約略整理如下:
隨著新州政府於3月22日宣布48小時內大規模關閉非必要服務,次日,「雪梨雙年展:邊緣」正式公告一切展出活動暫停,在解除管制前展覽轉往電子平台與社交媒體繼續服務全球觀眾,利用在Google Arts&Culture電子平台與雙年展互動,虛擬雙年展包括:虛擬實境、播客、互動式問答、策劃導覽之旅以及藝術家接管等。以中國當代藝術藏品知名的私人雪梨白兔畫廊(White Rabbit Gallery)也在Instagram宣布休館,提供線上虛擬導覽當期的展覽。
2020年「雪梨雙年展:邊緣」(Biennale of Sydney:NIRIN)坎貝爾敦藝術中心(Campbelltown Arts Centre)展覽現場。(雪梨雙年展提供,攝影/ Zan Wimberley)
轉往線上平台的雪梨雙年展,可利用社交媒體Instagram live體驗搭乘NIRIN HAIVETA渡輪前往鸚鵡島展覽現場。(攝影/Zan Wimberley)
biennalesydney Instagram live>>https://www.instagram.com/biennalesydney/
疫情次嚴重的維多利亞州有墨爾本的維多利亞國立美術館(National Gallery of Victoria)決定暫停自3月16日起為期四星期的所有展出與活動,鼓勵民眾利用社交媒體保持動態更新,亦設有線上虛擬空間,鼓勵多加利用,包括:日本服裝設計師三久保玲Collecting Comme、Kaws:孤獨時代的陪伴、街頭藝術經典Keith Haring + Jean-Michel Basquiat特展。維多利亞博物館群(Museums Victoria)的科學博物館、移民博物館、皇家展覽館及IMAX電影院均暫時停止開館。
首先宣布「封島」的塔斯馬尼亞州,新舊藝術博物館(Museum of Old and New Art)宣布無期限閉館,冬季大型藝術活動闇黑藝術節取消。南澳的南澳美術館(AGSA)隨著南澳州政府宣布關閉邊界,自3月23日起全面休館。昆士蘭州的昆士蘭美術館(Queensland Art Gallery & Gallery of Modern)亦同。西澳伯斯的文化機構、圖書館及博物館等場所,依據西澳政府防疫措施均已提前暫停開放。
聯邦政府所在地的首都特區坎培拉,與新州和維州同日起關閉所有非必要服務,澳洲國家博物館(National Museum of Australia)於3月23日宣布即日起全面休館,直至另行通知解除管制,鄰近的澳洲國家美術館(National Gallery of Australia)包括Matisse & Picasso特展、肖像博物館、科學館(Questacon)、舊國會民主博物館及戰爭紀念博物館,均採行同樣的措施。

參考資料:
2020年「雪梨雙年展:邊緣」(Biennale of Sydney:NIRIN)官網: https://www.biennaleofsydney.art/
I Lost my Gig Australia: https://ilostmygig.net.au/
3月16日澳大利亞藝術理事會A communique from our CEO 16 March 2020:
https://www.australiacouncil.gov.au/news/media-centre/media-releases/a-communique-from-our-ceo/
理事會COVID-19網頁專區:https://www.australiacouncil.gov.au/about/covid-19/
3月17日:〈Minister meets arts leaders to plan coronavirus approach〉
3月17日:〈Australian Arts and Cultural Organisations respond to Coronavirus〉
3月17日:Museum Victoria〉
3月17日:澳洲獨立媒體《The Conversation》 Coronavirus: Australian arts need a stimulus package. Here is what it should look like
 
黃慧琪( 1篇 )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