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NFT專題】洪司丞 IOYOI:NFT藝術在人們思維模式的變化下茁壯

【NFT專題】洪司丞 IOYOI:NFT藝術在人們思維模式的變化下茁壯

【Spotlight on NFT】IOYOI: NFT Art Thrives on Changes with Human’s Ways of Thinking
洪司丞堅信經過時間的淬煉和技術的變革下,加密藝術世界總會和當代藝術圈產生交集,也期盼有更多當代藝術家能加入NFT的隊伍中。

IOYOI」是洪司丞自高中沿用至今的遊戲暱稱,現在則為他於加密藝術(Crypto Art)世界裡的代稱。身為傳統藝術學院出身的他,多年來投入加密藝術創作與的推廣,是台灣活躍於世界範圍內加密藝術圈的第一位NFT藝術家。早在2017年,洪司丞就開始探索對區塊鏈與藝術的連結性,但當時,他發現早期公開的資料是以虛擬貨幣或實體作品上鏈資料庫為主,並未有初階段NFT相關資訊。但這一節點,美國數位藝術平台SupeRare開始對NFT進行布局。2020年初,區塊鏈沙盒遊戲Decentraland開放虛擬空間,洪司丞在此認購了首個虛擬空間,自此開啟了NFT創作。

洪司丞 IOYOI於Cryptovoxels上打造的展覽空間。(洪司丞提供)
洪司丞 IOYOI的創作運用「體素」與「方塊」進行畫面建構與意象重組,左圖為《Shiba》右圖為《Voxel Space》。(洪司丞提供)

堅持原生性,結合虛擬世界與區塊鏈元素

洪司丞從虛擬世界與區塊鏈相結合的角度建構創作,他使用3D繪圖軟體VoxEdit進行創作。當二維電腦圖像的影像資料中的「體素」(Voxel)在區塊鏈世界被大量運用,原本帶有人溫度的手繪逐漸式微,洪司丞透過重組方塊(Block)與體素之間的關係建構視覺概念,以電腦繪圖的方式闡述區塊鏈的技術理念,並融入沙盒遊戲(The Sandbox)等輕鬆的視覺風格。


他觀察到,目前市場上多數NFT藝術家是以3D動畫建模或是設計軟體為主,賽博龐克風(Cyberpunk)或程式形象化的加密藝術創作也備受關注,如XCopy、出身於台灣的James Jean,或是來自北京、以程式語言背景寫出創作的Reva。他十分注重原生於區塊鏈生態中的創作,而非單純的將創作NFT化。那麼,專注傳統創作的藝術家可以如何在加密藝術世界裡脫穎而出呢?洪司丞則認為,紮實的繪畫功底與不斷學習程式語言是藝術創作者們可以精進的方向。但由於區塊鏈產業還處於初期發展時期,許多藝術家創作立體作品仍使用影片及圖檔,部分3D檔案還不能當作裝置作品與繪畫進行互動,但NFT藝術隨著AR與VR的發展,可突破現階段的技術限制。

洪司丞 IOYOI於Foundation.app平臺上的作品展示。(洪司丞提供)

NFT世界裡的平臺也分眾,透明又數據化

在使用不同平臺的經驗中,洪司丞了解到不同屬性下的藏家族群各有差異:如他在Cryptovoxels中所打造的虛擬展場,直觀的場域呈現其在現實與虛擬世界中的藝術創作,他也分享,構建展場的操作方法頗為簡單,可在一小時內將NFT作品放置其中。展場可轉換為一個小型的藝術品交易所,當其他訪客對作品有興趣時,能直接在平臺上購買;又或是KnownOrigin及Foundation.app等參與門檻較高的網站,前者採審核加入,須加入其官方的 Discord 群組,在社群中與藝術家、收藏者互動,後者則是邀請制,主打24 小時競價拍賣。此外,不同平臺的藏家受眾也個有差異,如早期興起的平臺SuperRare中的藏家喜愛科幻、電玩元素的NFT;Nifty Gateway則主推當紅創作者與藝人明星;或是MakersPlace側重推廣插畫類與DC英雄風的作品。

洪司丞 IOYOI電腦手繪與畫筆手繪的作品《全球暖化》對比。(洪司丞提供)


加密藝術世界的收藏家多以幣圈的人為主,有人質疑其只熱衷創作者的網路聲量與名氣,常常忽略創作理念、品質與價值,這是NFT藝術被不熟悉該領域的人們所詬病的重要原因。洪司丞認為,現階段NFT藝術品的藏購還是以數位貨幣的持有者的購買為主,畢竟真實世界裡,了解區塊鏈ERC-20、ERC-721與ERC-1155等相關知識的藏家並不多。他建議,若以投資的角度來看,NFT在De-fi(Decentralized finance)的框架下發展,因此關注加密藝術市場前,要有一定的加密貨幣知識,二者缺一不可。而加密藝術藏家不受地區侷限,網路曝光機會相對更多,有更多機會與全世界區塊鏈藝術的社群接軌。在交易上,NFT採取數位支付系統,買家可明確地知道作品的交易次數、市場分析,所有過程都數據化、透明化、去中心化,這也是與傳統藝術世界的不同之處。


區塊鏈技術除了可以紀錄版權外,洪司丞看好未來交易紀錄或是線上價值受到認可,可以使藝術品抵押或是虛擬空間的展示在社群中快速的流動並得到關注並獲得未知性的探索體驗。他提到:「像是結合數學運算的Hashmasks,當平臺每推出全新項目時,買家要等到這批畫完全售完時才會知道自己買到的作品是什麼,也就是說,你可能拿到一幅超棒的畫,也可能拿到一張平凡無奇地畫作,買家在不同階段入手畫的價格也不盡相同。這樣一來,數位創作者可以突破物理限制與想像,更自由的發揮,而開發者也回創造出乎意料地區塊鏈結合金融的應用。」


NFT從「大亂鬥」的1.0邁入2.0時代,藝術圈開始透過不同的形式討論NFT,而虛擬貨幣、區塊鏈界的人們也開始關注藝術,並產生進一步的交流,這無疑是此階段最為「有機」的成果。洪司丞認為,歐美的NFT已發展兩三年,臺灣除了國際拍賣行的新聞容易引起大多數人的注意,引發短暫的討論效應外,還是需要支持自己的平臺與社群。因此,他穿梭於不同社群,積極以講座、跨領域活動與不同背景的從業者建立交流和連結,期待透過身體力行,打破加密藝術的隔閡與亂象。同時,洪司丞由其代理畫廊阿波羅畫廊負責人張凱廸的引薦和支持下,與畫廊協會合作進行教育推廣。

洪司丞近年來積極參與推廣NFT的講座活動,圖為其於台北國際數位內容交流會(Digital Taipei)。(洪司丞提供)


「我認為數位藝術創作者在這波浪潮裡最為受惠」,洪司丞說道:「現今加密藝術市場的主流作品以Cinema 4D(C4D)或偏遊戲設計為主流,這是與當代藝術圈有所差異的地方。其實擅長使用電腦創作的藝術家與NFT創作者在創作媒介的使用上並沒有太大的區別。」他堅信經過時間的淬煉和技術的變革下,加密藝術世界總會和當代藝術圈產生交集,也期盼有更多當代藝術家能加入NFT的隊伍中。

鄧韻琴( 47篇 )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