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二次美術館時代專題】北美館擴建案花落誰家?本地建築菁英當仁不讓

【二次美術館時代專題】北美館擴建案花落誰家?本地建築菁英當仁不讓

【Feature Report on The 2nd Museum Age】Who’s Undertaking TFAM’s Expansion Project? Elite Local Architects Are Stepping Up
北美館一直是台灣藝術推動的火車頭,再次引領台灣第二次美術館革命,義無反顧,角色也相對吃重。38年後誰來接棒,拉出另一次建築的驕傲,大家都在期待,為臺北市開啓一個與時俱進、雍容自在的建築榮光。

擴建啓航,引領時潮

誰是台灣首都美術館的擴建案最合適的建築團隊?是得過國際普立茲克建築獎的國際天團?歐美團隊的洋兵洋將?友誼密切的日本好鄰居?還是台灣在地傑出建築師,讓他們像口罩國家隊一樣,展現潛質,挺身承擔二次台灣美術館革命?

這座在未來歲月中舉足輕重的美術館,新媒體、跨域跨界的定位,具有引領台灣藝術生態蛻變轉型的意涵,尤其三館一體的組合,是遲延20幾年「大美術館」之夢的實現,更是柯文哲市政白皮書中的選舉諾言。只許成功不能失敗的壓力,讓臺北市文化局局長蔡宗雄與北美館團隊,戒慎恐懼,全力備戰。

臺北市立美術館館長王俊傑。(臺北市立美術館館長提供)

臺北市立美術館(簡稱北美館)館長王俊傑說,對於建築師的人選,他完全不設限,樂見其成。

不可諱言,建築團隊的選擇,與北美館推動「臺北雙年展」與「威尼斯雙年展台灣館」一樣,都面向國際,但始終陷在「台灣主體性」與真假「國際化」的拉扯中。台灣美術館時代,是從1983年北美館落成典禮開始,台灣建築師高而潘以四合院靈感,設計出的白色正方體現代建築,38年後的今天看起來,依舊脫俗清新,饒富當代性格,一點也不落伍。

王俊傑接受典藏社長簡秀枝採訪。(本刊資料室)

而1981年台灣省立美術館興建時,在漢寶德主持評審會議下,由太嶽建築師事務所郭基一取得設計權。1999年改制國立台灣美術館後,於2001年由張哲夫建築師事務所為計畫主持人,結合柏森建築師事務所與台灣餘弦建築師事務所,共同取得館舍改建的設計及監造權,老少配的本地建築團隊,讓國美館賦予新面貌。

高雄市立美術館也是國內建築師,1994年由陳柏森、盧友義設計,2016年李玉玲館長接任後,再由賴人碩建築師事務所+Oyler Wu Collaborative團隊進行改建任務。而高雄「大美術館」計劃之下推動的「內惟藝術中心」,則由劉培森建築師事務所規劃設計。

繼之而起的嘉義市立美術館、彰化縣立美術館、新北市立美術館的建築師,都是在地建築師。嘉美館由黃明威建築師事務所+王銘顯建築師事務所 、彰美館是黃明威建築師事務所+喻台生建築師事務所,新北美術館更由大元建築師事務所姚仁喜以「蘆葦叢中的現代美術館」為靈感,雀屏中選。不同世代的台灣本地建築師,讓台灣的藝術推廣,在地生根。

在地菁英,國際天團

不過,近年日本建築師坂茂(Shigeru Ban)拿下台南美術館,妹島和世(Sejima Kazuyo)取得台中綠美圖,法蘭克.蓋瑞(Frank Owen Gehry)、倫佐.皮耶諾(Renzo Piano)獲民間的中國醫藥大學集團、富邦金控集團興建美術館委託創作,正在大興土木,打造美術館,引發關注。

加上安藤忠雄(Andou Tadao)的亞洲大學現代美術館、伊東豊雄(Toyo Ito)的台中歌劇院、庫哈斯(Rem Koolhaas)的臺北表演藝術中心⋯,台灣彷佛成為普立茲克建築獎的展示櫥窗。

由於北美館建築師團隊的選擇,是建立在招標工程的「統包」上,在營造人力吃緊、建築成本上揚的現況下,,在地營造廠結合本地建築師,可能會相對吃香。建築學者徐明松也從日本的建築發展軌跡指出,台灣也應該走過盲目崇拜國際大師的階段,比較以平常心來檢視競圖,如果能在整體創意、工法、功能性上下功夫,本土建築師也有很傑出的建築成就,像王大閎、陳其寬、張肇康、陳中和等,都為台灣土地留下許多經典建築,打下很好的基礎。此時此刻的台灣建築師,應該拿出當仁不讓的勇氣,為台灣土地作出貢獻。

鳥瞰典藏庫房新建案獲選方案,模擬示意圖。(臺北市立美術館提供)

政黨輪替,胎死腹中

已經如箭在弦的北美館擴建計劃案,PCM執行團隊已經選出,目前加緊招標前的準備工作。去年北美館典藏庫房完成招標,總計劃達12.4億,即將再辦招標的當代藝術新館,總計劃經費更達52.34億元,對臺北視覺藝術界來說,是破天荒之舉。

以前,類似的公共建築,都是由行政單位出面處理,等完工後再移交給美術館團隊使用,但因為藝術環境丕變,軟硬體發展一日千里,為了更貼近未來使用需求,北美館成為「業主」,由市府指派的新工處協助參與擴建案的規劃設計與施工。對北美館團隊,任務的艱鉅,挑戰的沉重,史無前例。

為什麼王俊傑「敢」在這個敏感時刻,跳下來接任第九任北美館館長?特別是館長遴選舉辦過兩回,首回難產,第二回再議,才讓王俊傑出線,承擔使命。

王俊傑曾參與北美館的個展、群展,擔任策展人、顧問、諮詢委員、專案合作等,在北美館擴建新媒體專館時,王俊傑對該領域的熟悉,是不可多得的行家。他常年在學界服務,對學術研究的重視,不在話下,同時也具備「關渡美術館」行政資歷,北藝大「科技藝術館」從無到有的規劃參與等,經驗紥實,因此接下重擔。

典藏庫房競圖獲選方案,作品修復區模擬示意圖。(臺北市立美術館提供)

其實臺北市早在1996年林曼麗擔任館長時期,就預見了庫房的不足,當時提出擴建典藏庫房興建計劃,翌年又加碼增建第二座當代新館,合併成為臺北市「大美術館計畫」。

當時陳水扁擔任臺北市長,對林曼麗館長的藝術專業,非常肯定,全力支持她的新計劃,財務單位也完成預算的編列。然而,陳水扁在市長爭取連任落選,馬英九當選後成立臺北市文化局,由文學界紅人龍應台出任首任文化局長。「兩個女人的戰爭」議題發燒,林曼麗館長去職,臺北市「大美術館計劃」胎死腹中。直到2016年鍾永豐上任臺北市文化局長,他詢問當時北美館館長林平臺北市興建美術館的相關議題,兩人在朝北美館擴建有共識發展後,鍾永豐將此案上提到市府來做評估,並以原地擴建作為最佳策略,2018年三月臺北市政府率都市發展局、文化局與北美館團隊,共同宣布為提升首都美術館功能與高度,啟動「臺北當代藝術園區—北美館擴建計畫」。

接棒林平的王俊傑同樣對於擴建案有著深切使命感。他強調,不僅擴建案的建築要順利完成,他還要以大半生的經驗,協助北美館升級轉型,步步為營。

「典藏庫房總計劃經費12.4億元 ,再加新建館的52.34億元,對北美館員來說,金額龐大。

大家對工程不熟悉,對營運所帶來的大筆財務數字,也非常嚇人,承受的壓力,不足為外人道。」

王俊傑在前任館長林平的央託下,早早就擔任北美館建築諮詢委員。這大半年來,王俊傑參與擴建案的會議無數次,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媲美國際,一樣偉大

這回北美館擴建案中,美術館園區有10公頃餘,加上花博公園用地33公頃餘,共超過43公頃。其中,罕見6公頃完整基地,可以讓建築師全力揮灑。如果能找到大氣度規劃,呈現深、廣、豐、美的地景美術館建築,相信也是臺北市民的期待。

如果把北美館本館、典藏庫房,加上擴建計劃,形成完整的「三館一體」,跟國際的知名建案相比較,一點也不遜色。舉例來說,由建築師貝聿銘(I. M. Pei)設計的美國國家畫廊東西廂擴建,或法國建築師尚.努維爾(Jean Nouvelle)設計的羅浮宮阿布達比分館,以及貝聿銘加建透明金字塔的羅浮宮博物館,尺寸大小,幾乎相同。

北美館本館與新建館舍及周邊相對位置模擬示意圖。(臺北市立美術館提供)

「這是不可多得的完整基地,如果做得好,我們可以一樣重要,一樣偉大。」已有臺北知名建築團隊說道。所以建築界摩拳擦掌,包括國際與在地,不少建築團隊,躍躍欲試,甚至勢在必得。

然而,柯文哲的市長任期,即將於明(2022)年12月屆滿,對於王俊傑來說,是在跟時間賽跑,一定要讓招標作業與興建工程,順利上路。王俊傑說,實際的運作,比想像中困難許多。他舉例,光是園區的樹木遷移,就煞費苦心。

由於依照先期規劃,北美館擴建案陳義很高,是「跨世紀、新藝術之首都藝文綠帶的藝術園區」。為塑造「林間(森林)美術館」意象,採用覆土式建築,主體性以設置於地下層為原則。地面層則透過大量綠化及景觀設計,留給市民森林般的開放空間。

未來地下空間,必須考慮到採光,地面層還要配置大型喬木,以維持綠意盎然的公園綠地,其中覆土深度達2.5公尺到4公尺。換句話說,擴建地點包括原民風味館及其週邊,要完全清空,下挖,將來再覆土,對既有公園生態的尊重與保護,不能粗暴,也不能直接砍除。據了解,園區內目前清查出170棵樹木待移植至適當地點;樹木的遷移,學問很大,需要先經過調查,為樹木尋找合適移植地點,不能有絲毫閃失。這些樹木要健康、鮮活的回來。寬闊合宜地點,那裡找?季節與天候,因樹木本性不同,需要不同的時間,與作業工法,大家也傷透腦筋。

據園藝專家的推估,移樹工程,至少需要耗時年餘,目前市府希望大筆編列足夠預算,作為樹木搬遷費用,而且儘速對外招標。但縱使高額預算,園藝界還是保守應對,積極覓尋夠大的移樹地點,好讓擴建案如期順利進行。

王大閎建築劇場外庭園回看北美館本館,建築景觀效果圖。(臺北市立美術館提供)

時間賽跑,市長動怒

日前,柯文哲為樹木遷移曠日費時,明年底卸任在即,他心急如焚,柯文哲完全無法理解,為什麼光是遷移樹木,就要花那麼多時間?那麼多經費?

如果無法如期完成移樹招標,柯文哲市長要求市府公園處協助解決,身為專業單位的公園處,目前也在積極思考中。另外,擴建之後的車輛進出動線與停車問題,也在近期的協調會上,砲聲隆隆。

早在2018年北市前副市長林欽榮跟交通局協商時,曾確立園區交通策略以大眾運輸為主,貨車/作品車輛,北進北出,配合管制措施。至於小客車南進北出,而大客車則由玉門街上下,團客經由圓山園區步行到美術館園區。

但是臺北市民意代表認為,北美館擴建工程,市民展現了極高的配合度,基於敦親睦鄰原則,必須有相當比重供市民使用。這麼一來,數百個車位,考量南進北出的車潮,是否可以消化得了,行車動線是否因為拉得太長,影響園區內空間安排?當時建築師張樞提出建議,中山北路上,路橋附近,留下車輛進出口,以抒解車流,縮短動線。這個建議,經過北美館謹慎確認而進行了修正,而且獲得環境差異影響評估通過。

另外,從事新媒體創作,王俊傑深諳美術館空間安排的重要性。目前他正持續微調新館展覽空間,例如,對於館內許多展演用黑盒空間的採光、動線、舒適度,及應該設計多少個黑盒空間?保持多少高度?疏密關係?逐一討論。

車流動線,空間調整

王俊傑說明,未來北美館新館將打造2座類似兩廳院實驗劇場,高10公尺,原本類似空間只有1處。理由是美術館不像劇院,有演出才開門,每天都會有不同需求的觀眾進出,他們希望每一趟進出美術館,都能看到他們想看的東西。未來新媒體館的跨域或跨界演出,可能有許多活動需要較長的排練時間。在排練進行的同時,另一個空間可安排其他演出活動,讓參觀的民眾,隨時有活動可看,不致於因為「還在排練」而感到失望。

另外,在沒有疫情干擾之前,國人經常出國參觀美術館或博物館,去那些藝文聖地,享用餐點,是跟去參觀展覽,一樣重要,也一樣被參觀者期待。新加坡國家美術館的米其林星級餐廳,早早進駐,過去都是一位難求。而國立故宮博物院旁的「故宮晶華」,特別設計的菜單,很受歡迎。近期高美館整修後,「抱一茶屋」也進駐,把台式辦桌料理帶進美術館,很受好評。

因此王俊傑重申,過去北美館擴建案研究團隊對未來新建館舍的公共空間思考,希望餐廳、咖啡館、書店禮品部、貴賓休息室等,都能借鏡國際一流美術館或博物館的規格,讓民眾樂於進出美術館,遊憩休閒,呼朋引伴,尤其有外國朋友來訪,讓北美館成為賓主盡歡的首選地點。

另外,根據《文化藝術獎助條例》第9條第1項:「公有建築物應設置公共藝術,美化建築物及環境,且其價值不得少於該建築物造價百分之一。」2項擴建工程總金額高達64億元,直接按工程成本計算,可能有逾5,000萬元的公共藝術設置費用,這對藝文綠帶的打造,當如虎添翼,會出現更多可能性。

至於將來美術館外露部分,長得像什麼,王俊傑說,他沒有既定想法。但外露空間,優先作為教育推廣使用,讓民眾一進美術館,就會有最真誠的感動,在敦親睦鄰、美育推廣,更能發揮事半功倍效果。

有關擴建新館的真正展演場所,集中在地下,如何打造一個38年不過時的場域,是重要思考所在。最起碼,不能有封閉窒息之感,更希望在創意設計下,給人市民驚豔之感。「這一切留給未來建築團隊去動腦筋!」王俊傑也滿懷期待。

北美館新建館舍綠覆屋頂,模擬示意圖。(臺北市立美術館提供)

三館一體,定位清楚

對於北美館「三館一體」之後的定位問題,一直受到外界關注。擴建新館比本館多出1倍空間,加入新媒體、跨界跨域,為未來發展,必然會有更多彈性與互動機會。至於本館,則回歸近、現代的展覽、研究與教育推廣。常設典藏展是主軸,其中台灣美術史的研究,是長期目標,斷代研究展逐漸推出,再串聯成帶狀方式,全面深化。

王俊傑指出,目前北美館進行中的「1980年代台灣跨領域藝術研究計畫」,包括田野調查、文獻整理、藝術家現身說法,館刊「啓蒙.八〇」特別企劃與出版、學術研討會,以及明後年舉辦的大型展覽,將逐一登場。北美館會繼續結合學界資源,落實台灣美術史的爬梳。

昨天的歷史,就是今天的累積,也是明天創意發想的集水庫,台灣越是希望迎向國際,越是需要把台灣的在地價值,梳理清楚。展望國際化,在快步迎接新媒體、跨域跨界整合的趨勢中,回歸美術史的研究根本,是不變的真理,也是北美館的使命與志業。

明(2022)年元月,北美館擴建案正式上網公告前,會先進行數場論壇,從建築業界、學界、藝術界,依次從10月起舉辦,希望大家一起來關心臺北的藝術發展,以及首善之區以藝術文化,打造未來,讓城市因為藝術而讓市民有更多的自信。

北美館一直是台灣藝術推動的火車頭,再次引領台灣第二次美術館革命,義無反顧,角色也相對吃重。38年前高而潘建築師取四合院之精神的白色方格子建築,巍巍矗立,38年後誰來接棒,在花博園區,拉出另一次建築的驕傲,大家都在期待,為臺北市開啓一個與時俱進、雍容自在的建築榮光。

簡秀枝 (Katy Shiu-Chih Chieh)( 223篇 )

典藏藝術家庭社長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