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靈魂的詩劇 ——序謝春德的「時間之血」

靈魂的詩劇 ——序謝春德的「時間之血」

Poetry Theater of the Soul – Preface on NEXEN“ by Hsieh Chun-Te
《時間之血》的詩與攝影作品,其實又再次彰顯了謝春德的藝術基調。這是一部長篇詩劇,在一定意義上,這也是屬於「平行宇宙」系列的延伸。進入21世紀之後,他反覆求索的生命主題是:生命是什麼?最能夠彰顯生命的載體是什麼?

1.

謝春德的詩劇「時間之血」,配合他最新的攝影作品,頗令人驚豔。他投入攝影的藝術追求,數十年如一日。最早認識他,是在1980年代的加州。那是我生命中最落魄的歲月,他竟樂於為我拍照留念。他也為我們全家大小一起攝影,那時他刻意使用黑白照片來呈現,反而更加彰顯我的荒涼記憶。每次重新瀏覽那年留下來的光影,我才更加覺得自己的乏善可陳。他也為我一男一女的兩個孩子拍照,他們可能不知道父親正過著貧瘠的生活。從他們或坐或躺的姿態,我更加體會謝春德那時拍照的用心良苦。他們的純真終於完整保留在照片裡,反而擦拭了我那段日子的窮困。

謝春德《陳芳明全家(1986年加州)》。(藝術家提供)

以照片來呈現他自己的人文關懷,是他長期以來追求的目標。再次與他相遇時,已經到了1993年。那時,我正擔任民進黨的文宣部主任。為了迎接那年的地方選舉,我特別構思了「清廉勤政愛鄉土」的標語,整個選舉主軸側重在社會福利的議題上。為了迎接這場困難的選戰,我邀請謝春德來幫忙拍攝競選海報。當時,他大約製作了三張黑白照片,都在彰顯地方福利與老人年金。我仍然記得當時的選舉經費非常窘困,謝春德來協助時,似乎只拿到最低的酬金。每思及此,我一直都他有所虧欠,那是一種難以言喻的革命情感。到今天,我還是對他的攝影藝術另眼看待。

2017年,他開始拍攝「平行宇宙」的系列攝影,那是以失智老人為主題的作品,其實也是為慈善機構所做的義務工作。我樂於接受他的邀請,最主要的原因,是我的母親在晚年時失去記憶,那種悲涼的經驗對我是刻骨銘心。他站出來為這樣的議題發言,我自當義不容辭。記得他當時對我解釋說,所謂失智,其實是老人的靈魂已經被收走,只剩下軀體留在我們身邊而已。他的說法頗能說服我,我終於明白晚年的母親留在身邊,原來她的靈魂已經漫遊在另外一個宇宙。而且我也更加明白,失去靈魂的母親,其實是上天的一種慈悲,不是立刻讓她完全消失。謝春德的說法,似乎安慰了我對母親的懷念。

謝春德《家的歷史》。(藝術家提供)

為了那次「平行宇宙」的攝影,我們這輩的文人與藝術家都受到邀請,在一個偏僻的攝影室接受拍照。每個人都裸露著上身,腰部以下則一律披著長袍。包括邱坤良、林文義、向陽、金士傑、吳靜吉、蔡詩萍、謝英俊、孫大川、簡學義、林志明、阮慶岳、陳芳明,都出現在他的鏡頭前。謝春德以「勇敢戰士」為題,描述著生命的傲慢與戰鬥。攝影只能呈現平面,但是透過他的鏡頭,卻能夠緊緊把握著時間感。雖然在鏡頭前袒露腹背,卻也是一種對時間的挑戰。在進入六十歲之後的這群朋友,每個人還是樂於躍躍欲試。當一群漸老的軀體暴露在攝影機前面,彷彿是對時間做了最好的報復。

謝春德《 陳芳明(永遠的戰士)》。(藝術家提供)

2.

「時間之血」的詩與攝影作品,其實又再次彰顯了謝春德的藝術基調。這是一部長篇詩劇,在一定意義上,這也是屬於「平行宇宙」系列的延伸。進入21世紀之後,他反覆求索的生命主題是:生命是什麼?最能夠彰顯生命的載體是什麼?呈現在這部靈魂劇場的詩行,似乎是一種赤裸裸的自我扣問。就像他在「平行宇宙」的提問那樣,不斷自我反省,自我追問,生命是什麼,靈魂是什麼?真正的生命都是寄居在每一個肉身或肉體。只要有肉身,就無法掙脫七情六欲的折磨與試煉。生命的意義,正是在如此慘烈考驗下獲得具體內容的吧。詩行之間,充滿了太多淫夢的意象,似乎停留在男女的猥褻思維,卻又帶著某種淨化作用的昇華。

謝春德《時間之血詩劇手稿》。(藝術家提供)

「時間之血」裡的攝影,有著裸露的女體與男體,甚至也有龜頭與乳頭的彼此碰觸。那些都是生命力的一定程度之展現,看來是特別突兀,卻又合情合理。畢竟肉身是用來繁殖,歡愛則更是生命衍傳的載具。巴岱伊的《色情論》,最能彰顯生命與慾望之間的辯證關係。肉體愉悅與生命傳承,其實是一而二、二而一的密切連結,其中也關係著生與死之間的結盟。謝春德透過詩句,暗示了男女情人的矛盾連結。愛與恨,喜與悲,分與合,生與死,都是互相包覆,互相裹纏。

謝春德《這是我面對自己最正確的姿勢》。(藝術家提供)

在詩行裡,浮現太多的矛盾語法。男女之間的橫征暴斂,既是肉體的,也是精神的;既是墮落,也是昇華;既是上升,也是下降。那種矛盾連結,構成了生命中的許多精彩篇章。在攝影與詩行之間,也許沒有必然的邏輯關係。但是兩種媒材並置在一起,竟然產生奇異的美感。從詩行連結到攝影,那種並置(juxtaposition),恰恰就是謝春德所預期的藝術效果。究竟是詩行優先?還是攝影優先?從整冊作品來看,並不存在一定的先後順序關係。每一張圖像都是起點,每一首詩也是起點。那種週而復始的循環效應,使得整個作品反而生生不息。這可能才是謝春德所預期的藝術效果。

如果把「時間之血」定義為後現代藝術,亦不為過。畢竟生命從來都是一種開放的存在,給予任何確切的答案,都有可能限制了藝術的意義與價值。後現代精神,正好可以彰顯整個詩行與攝影的對話關係。整本詩與畫分成四輯:第一聲 呼喚,第二度 現身,第三轉 流連,第四回 召魂,構成一定的生命循環效應。誠如謝春德所說,這部作品完成於九二一大地震,與九一一恐怖攻擊的滅亡事件之間,他的攝影與詩行,顯然就有一定的微言大義。生命何其美好,又何其脆弱。乍起乍滅之間,沒有什麼是可以確定的,也沒有什麼是永恆的。

在大自然的挑戰下,在恐怖攻擊的陰影下,肉體生命何其渺小。生命慾望無論何等強烈,都無法克服死神的降臨。身為九二一大地震的倖存者,我在閱讀這本作品之際,不免也覺得有一種無法確認的顫慄。謝春德特別使用「天火」來命名,隱隱中,已經暗藏了天命之不可違的強烈暗示。紐約雙子星大樓遭到飛機撞擊時,很多人不約而同表示,那是最生動的後現代藝術,正好也是最慘烈的帝國歷史之傾塌。在生死關頭的考驗下,男女的生命肉體事實上無法承擔如此考驗。理解了藝術家的心理負擔,也就可以窺視他內在的矛盾心情。在他的詩行中穿梭時,有一種末日的預言。對照他的攝影作品,那種末日感覺尤為強烈。身為他的讀者,身為他的攝影觀賞者,我被詩的意象裹住,也被他的圖象纏繞。一場天火也在我靈魂深處燃燒,即使闔上書頁,那股灼熱感依然貫穿了我的四肢百骸。

陳芳明( 3篇 )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