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幻化奇幻之光 Leo Villareal紐約佩斯個展

幻化奇幻之光 Leo Villareal紐約佩斯個展

Leo Villareal,當代備受國際矚目的裝置藝術家,1967年出生於美國新墨西哥州,作品以大型燈光藝術著稱。在今年堪稱歐洲最野心勃勃的公共藝術項目「Illuminated River」如火如荼展開之時,於紐約下西城的佩斯畫廊(Pace Gallery)中獻出Leo Villareal的個展。
佩斯畫廊展覽一角。攝影|張馥
「於我而言,藝術足以帶領觀者直通另一個世界。」
─Leo Villareal
正因具備獨到的藝術思維,才得以讓Leo Villareal一次次地將光源幻化為奇異空間的門戶,勾起瞳孔裡為其驚豔的漣漪,使人因而駐足流連,甚至不知不覺地墜入Villareal光之世界中。Leo Villareal,當代備受國際矚目的裝置藝術家,1967年出生於美國新墨西哥州,作品以大型燈光藝術著稱。Villareal在今年堪稱歐洲最野心勃勃的公共藝術項目「Illuminated River」如火如荼展開之時,於紐約下西城的佩斯畫廊(Pace Gallery)中獻出他的個展。
此次展覽帶領觀者窺望Villareal直至今日的探索旅程,涵括藝術家所見的光線特性、所研的編程潛能、所持的空間構思與實踐力,以及他所領的往後無盡可能。精選8組代表性的最新創作,涵蓋平面及立體燈光裝置,全面地探索發光二極體(LEDl)及投像成影間交織的可能性。展覽目前於曼哈頓西24街上的佩斯畫廊展出,為期3個月,將一路展至今年的8月11日。
Leo Villareal《Cloud Drawings》.LED.133.4×133.4×7.6 cm.2017。攝影|張馥
曼哈頓島上一處內含光的石窟
為顯現出作品的震撼程度,佩斯畫廊此次顛覆畫廊既有素白為基底且敞亮的展間,將己褪變成黑暗渠道,銀河般光效的LED裝置閃爍於其中。一窟冷豔光輝,忽明忽暗,好不詩意。
首先,畫廊以《Cloud Drawings》開場,26根直立LED光束排列成規矩的方形,光點輪番上陣地亮起,在下一秒熄滅於無聲中。與之相應的是Villareal最著名的燈光裝置《The Bay Lights》,舊金山海灣大橋上璀璨的橋燈,再現東岸,與紐約人共襄盛舉。而《Ellipse》,從天而降坐落於比鄰的展間,上百支的不鏽鋼桿對稱排開,與之垂釣在上的LED光點,乍看之下像是黑暗中自體螢光的鐘乳石陣。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觀者不管是在周圍來回走動,或是穿梭其中,都別有一番風味。一個箭步轉彎進入更幽暗的展間,4件燈光裝置由OLED(Organic Light-Emitting Diode)螢幕以及投影呈現。《Particle Field》畫面中如外太空微粒物的光點,依著一定的頻率與模式綻開、環繞,消逝又再現。觀者的目光隨著Villareal召喚而現的宇宙漩渦,愈發往深處晃蕩,不禁為之著迷不已。
Leo Villareal《Ellipse》.LED,不鏽鋼.535.3×323.2×624.2 cm.2017。攝影|張馥
一切精華薈萃之處在於編碼
Villareal的藝術有著「營火」之稱,雖無火焰的暖烈,卻有著同等的號召力,得以聚焦目光,凝聚觀者。與此同時,更有著生命體呼吸時起伏的寧靜,以及意識流動輾轉時的躁動。這些光點的往返,優雅且自發,雖看似武斷隨意,事實上則是Villareal竭盡心力編程後,再隨之發展的結果。
藝術家自述:「當觀者落眼於它,開始思索其為何義之際,它便開始轉化、變動。這之中沒有所謂開頭、中場以及結尾可言。」藉著獨立編程,以掌舵人之姿,化空間為畫布,靈巧高妙地操縱發光二極體的亮度、色調以及閃爍順序。他的美學表現在隨機不可控制的玩性以及平滑的連續性之中,激發人類精神以及感官體驗。觀者秉著吸收營火能量的慾望,與沉浸於其中的期待,不由自主地靠近徘徊。「營火」一詞,名符其實。
Leo Villareal《Ellipse》.LED,不鏽鋼.535.3×323.2×624.2 cm.2017。攝影|張馥
作為一位燈光裝置藝術的拓荒者
Villareal工巧別緻的美感體現,事實上並非源自繁雜的構想,而是他對新媒體與藝術創作方式間連結純粹的專注。
於耶魯大學雕塑專業畢業,Villareal到紐約攻讀蒂施學院的交互電訊(Tisch School of the Arts, Interactive Telecommunications Program),並再轉戰矽谷。1997年,一件燈光裝置儼然成了他生涯的另一個轉捩點。那年他在內華達「火人祭」(Burning Man festival)的沙漠中設置頻閃燈器件,以照明、標記自己所在的營地。無心插柳柳成蔭,Villareal的漠地燈塔受到各方矚目,成為藝術事業的開端基石。
他從火人祭走出來,爾後自身的工程技術背景,更強化他以編碼為創作的技法。現居紐約的他,在5人規模的工作室,持續發想、製作大規模動態藝術裝置。這次Villareal的工作室更登上了The Illuminated River競賽的冠軍寶座,將陸續在倫敦境內的17座橋樑及其周邊的公共空間,進行一系列燈光藝術裝置,其中以古老、充滿奧秘的泰晤士河最令人期盼。
佩斯畫廊表示,Villareal與公共藝術的關係不僅只是緊密而已。藝術家之妻Yvonne Force Villarea於1980年代便為公共藝術效力,繼古根漢美術館展出享譽藝術界的《雪》(Snow)藝術裝置後,創辦了Art Production Fund,推動大型裝置藝術。伉儷鶼鰈情深,共同打造事業版圖,雙雙聲名鶴起。
Leo Villareal《Particle Field》 (Triptych).144.8×255.3×11.4 cm.2017。攝影|張馥
當公共、裝置藝術齊聚入主領頭畫廊
Villareal跟佩斯畫廊的密切合作,揭示畫廊對公共藝術的主體性支持。去年8月,倫敦佩斯宣布與Futurecity聯盟,誕下FUTUREPACE,此藝術項目結合佩斯的全球資源以及與Futurecity的創新思路,欲提供公共藝術嶄新的舞台。此次,Villareal邁向歐洲舞台,便是由FUTUREPACE團隊助攻,佩斯畫廊此舉足以說明其展望與野心。
佩斯畫廊公共、裝置藝術的走向,與紐約大藝術氛圍相呼應。事實上,綜觀紐約藝術集散地雀兒喜區(Chelsea)的頂尖的畫廊,從高古軒畫廊(Gagosian Gallery)、瑪莉.布恩畫廊(Mary Boone Gallery)、大衛.卓納畫廊(David Zwirner)都清一色展出大型裝置藝術。
而公共藝術裝置的範疇下,新媒體絕對是佩斯的寵兒。近期入主佩斯畫廊於紐約第五大道及雀兒喜區、倫敦主戰區,以及韓國、北京的展覽,新媒體裝置藝術的蹤影隨處可見。包括:《雨屋》(Rain Room)的創作者蘭登國際(Random International)藝術組織以及日本頂尖數位藝術團隊teamLab。佩斯畫廊更在今年紐約斐列茲藝術博覽會(New York Frieze Art Fair),為極簡螢光燈藝術家基斯.索尼爾(Keith Sonnier)於佔地不小的展間,策畫了一場大秀。
極簡螢光燈藝術家基斯.索尼爾於2017年紐約斐列茲藝術博覽會的佩斯畫廊展出。攝影|張馥
近一世紀的公共藝術
概觀近一世紀公共藝術的代表作,包括:1973年羅伯特.史密森(Robert Smithson)的地景藝術《螺旋堤》(Spiral Jetty),1970年代末尚.米榭.巴斯奇亞(Jean-Michel Basquiat )的表現主義街頭塗鴉藝術,1967年畢卡索的《芝加哥雕塑》(Chicago Picasso),到當代藝術家安尼施.卡普爾(Anish Kapoor)今年於紐約布魯克林的《漩渦》(Descension)藝術裝置,公共藝術在形式與媒材上,不斷地演進。
然而此演進的核心藝術價值,更在於藝術與觀眾間不斷拉近的距離。Villareal如今的各項藝術裝置正推動藝術的齒輪,將實用性注入藝術,融入公眾生活,點亮城市,擁抱大眾。
Leo Villareal《The Bay Bridge》.LED.2013-2016。攝影|張馥

 

張馥( 9篇 )
查看評論 (0)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