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吳耿禎的一千零一夜

吳耿禎的一千零一夜

「一千零一夜九個海一片黃昏」是吳耿禎在尊彩藝術中心的個展。這一年多來,吳耿禎一筆一刀的畫著剪著;《一千零一夜》…
「一千零一夜九個海一片黃昏」是吳耿禎在尊彩藝術中心的個展。這一年多來,吳耿禎一筆一刀的畫著剪著;《一千零一夜》就如其名,1001件燦紅剪紙或平放或豎立地擺在三張長桌上,滿滿的、暖暖的在眼前一字排開,猶如籌備多時的精緻盛宴,誠意十足地招待著步入展場的觀者。吳耿禎在藝術上的表現與成果,讓專程前來參加開幕的林懷民讚嘆:「有為者亦若是。」在他看來,吳耿禎對於創作態度與堅持,儘管安靜,但這也才能走得長遠。
《一千零一夜》作品近拍。
同時吳耿禎也把這系列圖形各異的作品寄給朋友,並請對方將收到剪紙作品產生的任何感想或意見再以信件的方式回覆給他,藉由傳遞作品進行與外界的交流和連結。這項「文字參與計畫」目前仍在進行中,本次在現場共展出9件,參與對象包括了詩人、舞蹈家與影評家等藝文工作者的回信,透過他人的目光闡釋將圖樣轉為文字,提供觀者另一種閱讀與解讀方式。
吳耿禎在剪紙創作的堅持與成果,讓林懷民相當讚嘆。合影人物由左至右為:尊彩藝術中心總 經理陳菁螢、雲門舞集創辦人林懷民、藝術家吳耿禎以及尊彩藝術中心負責人余彥良(尊彩藝術中心提供)
除了剪紙之外,展場牆面上另外可見四大件「影像剪紙系列」,是吳耿禎將之前遠赴國外駐村或旅行所拍攝照片援用剪紙的方式處理,被剪掉的部分造成攝影畫面殘缺而難以辯讀內容,觀者僅可依賴藝術家搭配照片所撰寫的文字去想像和重構原貌;然,這些細碎的空洞卻是在剪紙時必然要捨棄的部分,而裁剪有圖像在其上的相紙也顛覆了傳統上採用單色紙張的創作模式,因此也產生不同以往的美感。攝影與剪紙作品定位的反覆交錯,也形成雙重的觀看趣味。
而《字典Ⅱ 一片黃昏》則是一件拼貼了目前已相當罕見的鉛字活版印刷老字典內頁,並在上方貼有弧狀金箔的五聯屏,會因欣賞的距離遠近而有細緻優雅的光影變化,用來呈現出燦爛夕陽的消逝,藉以審視在高度倚賴科技產品的現代生活之下,字典的必要性似乎逐漸淡出;藝術家意圖重溫童年學習文字的回憶,在布展甫完成旋即被藏家購得。
《字典Ⅱ 一片黃昏》呈現出金箔細膩的光影變化,在布展完成後即被藏家購藏。
「開門見山是剪紙,是夜是海是黃昏。」2009年,中國剪紙藝術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非物質文化遺產 ; 而2006年,吳耿禎在申請到雲門基金會「流浪者計畫」之際,便遠赴陝北剪紙原鄉向農家大娘習得這項逐漸凋零的藝術,因而也決心成為專職創作者。如今,一提到剪紙,大家都會想到吳耿禎吧!
《一千零一夜》將上千件剪紙作品錯落有致地擺設在三張長桌上。
這次個展可看到與過去創作的接續和延伸,同時也開創了更進一步的敘事手法與意涵。看似單薄的剪紙在吳耿禎的巧思妙手之下散發極為強勁的力道,也如《一千零一夜》的奇幻故事般充滿無限可能與詩意想像。
展期:04/11/2015-05/29/2015
地點:尊彩藝術中心
楊椀茹( 97篇 )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