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景總麵包店#2】鮭魚和韭菜

【景總麵包店#2】鮭魚和韭菜

【Jingzong Bakery #2】Salmon and Chives
經濟行為就該回歸經濟行為來理解,改鮭暴吃壽司(或是再來的改亞太拿手機),不過就是一個很簡單的「改名套利」而已,就像「奈良美智特展」,也有奈良美智套利,有畫商把展場禮品店完售的700元海報裱了普通框就賣7000元,這就是套利。

河道上開始出現壽司郎店員po出鮭魚客們浪費食物的照片,借此來明喻「亂改名=貪小便宜=道德低劣」,等等,這不是跟中世紀神學最愛用的三位一體一樣嗎?又彷彿他們這輩子進出buffet吃到飽的廚餘桶是完美的零一般。

壽司郎店員po出鮭魚客們浪費食物一景。(擷取自噗浪

經濟行為就該回歸經濟行為來理解,改鮭暴吃壽司(或是再來的改亞太拿手機),不過就是一個很簡單的「改名套利」而已,套利的行為在差異化的市場裡,必然地存在,同時,當套利的大量發生,也一面促使資訊不對稱的買賣方市場,走向價格趨同性。

就像「奈良美智特展」,也有奈良美智套利,有畫商把展場禮品店完售的700元海報裱了普通框就賣7000元,這就是套利。高價壽司店從爭鮮買進一樣的鮭魚,爭鮮一片15塊,到高價壽司店一片就可以超過150塊,爭鮮一盤30元大家吃光光,看似來消費的人們道德高尚,其實這只是最基層、接近市場均衡價量的消費者剩餘的體現,這裡最多人願意也付得起的低價美食,就如同50元便當店,你也不會看到剩什麼廚餘。

產品價差愈大的商品就有愈多的套利,箇中翹楚是房地產套利、債券套利、存託憑證套利、匯差套利、差異勞動市場套利,共同特點是只要你的資本操作能力愈高,套利的選項/規模/期程就愈大愈長。這些套利有什麼問題,在於資本槓桿門檻愈高的商品市場,套利的總體經濟的「價格趨同性」可能性就愈低。所以,愈接近底層的消費,像50元便當、100元理髮、39元大創、10元商店、一盤30元的爭鮮,「價格趨同性」愈有辦法體現。但你可能光是一盤1500元的鮭魚生魚片在商場便服店小姐摩蹭權力慾望的那些—天天晚上都在發生的、不知多少生魚片變成噴桶(編按:廚餘桶)—只能透過看電影和這些數字想像,卻在這裡三位一體的道德譴責那些為了吃夠本的改名鮭魚及其揪客們,譴責他們如何沒出息為了貪而改名,又如何為貪而浪費米飯,但他們(跟我們與所有人類一樣)不過是受到最基本的套利動機的基本趨使擺怖,先吃掉最貴的肉品部位,剩下(商家們)希望你多吃澱粉就不會吃掉這麼多免費較貴的肉食。

你套利嗎?你天天套,那些無關痛癢、沒什麼機會成本的套,無利可圖可有可無的套,大多精算過後卻幾乎等於白忙一場的套,不需耗損多少羞恥心和道德感的套……,但這世界上有太多你套不起的經濟賽局,那些租著包租公包租婆的房產套利高手們的20歲初屁孩們,改名吃壽司,也不過是他們目前玩得起(而且至少沒有玩得興致索然)、也相對天真單純的套利遊戲而已。

鮭魚們也不見得真的在乎這些三位一體的道德譴責,他們只是不想再當養套殺輪迴裡的韭菜罷了。

吳牧青( 88篇 )

藝術新媒體「典藏ARTouch」特約主筆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