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身處難以辨認的世紀 趙博揭露真實的良藥

身處難以辨認的世紀 趙博揭露真實的良藥

時至今日,我們隨時都能透過不同管道接收到大量的事件消息,「然而,這也不過是一種二手的真實,我認為真實已經不是那…
時至今日,我們隨時都能透過不同管道接收到大量的事件消息,「然而,這也不過是一種二手的真實,我認為真實已經不是那麼好把握了,所有的事物都好像掩藏在迷霧的背後。」各種訊息來自不同的詮釋而相互衝撞與滲透,正如趙博作品中層層鋪疊的虛實交映畫面,儘管完整卻總有些不切實或帶有衝突感,既明晰卻也混沌的分歧,好似藝術家悄悄埋下某些線索等待觀者尋找,親身發掘並體驗這個時代的狀態。
趙博《沒有重量的風景》.油彩、畫布.280×200 cm.2016。攝影/楊椀茹
回到「難以辨認的世紀」展覽名稱所指涉的,「二十一世紀真是一個荒誕、難以辨識的世紀。」趙博認為,藝術家應該要對他所處的時代保持一種深度的凝視。然而,生活在資訊爆炸的當下,「我們比人類任何一個時候都知道的更多,聯繫的更緊密,卻又比任何一個時代都更加顯得迷惘和困惑。」孰為真實?憑何分辨?「我想,藝術是擺脫這種困難的最好的良藥吧!」趙博如此歸結。
繼去年初「意識圖景」一展所深刻觸及的自我成長過程之省察,索卡藝術中心持續推出中國新生代藝術家趙博「難以辨認的世紀」個展。出生在80後、成長於東北遼寧瀋陽的趙博,一直處於傳統歷史文化與現代化進程以快節奏相互傾軋的大環境中,跨世代的焦慮轉化至筆下的景觀也因此帶有虛無、荒涼的迷離之感。
「難以辨認的世紀」展覽開幕座談,左起:藝術家趙博、寶藏巖國際藝術村總監吳達坤、索卡藝術策展人沈耿立。攝影/楊椀茹
已經是第3度來台的藝術家,在展覽前得到了台北寶藏巖藝術村駐村機會,一向認為創作靈感源於周遭生活的趙博,於駐村期間所創作的3件作品也在此次個展呈現,確切地將台北實地所察所感融入作品之中,呈顯出不同以往意趣的氛圍。而在開幕當天也特地邀請台北國際藝術村、寶藏巖國際藝術村總監吳達坤與藝術家進行座談,分享當藝術家在一個全然陌生的文化、環境之中,該如何重新看待與體驗身邊的事物、在創作手法與心境又產生哪些衝擊與轉折。
趙博於寶藏巖駐村所繪製之作品,《片段3》.油彩、畫布.65×80 cm.2017。攝影/楊椀茹
趙博以這次駐村的經驗為例,表示許多造訪寶藏巖的遊客會視它為世外桃源,因為每個人在內心都嚮往著單純的生活,但我們卻在無意之間給自己製造了很多障礙與規範,而無法觸及到真實。正如趙博的創作自述,「對我而言,藝術作品總是在呈現一些現實生活中不存在的東西,是把一些表象背後的真實視覺化,當然這種真實是藝術家本身通過對世界的觀察和體悟所得到的非常私人化的體驗。」著眼於人和環境的強烈關係,趙博尤其重視時代當中特有的景觀,無論是在物質或是心理層面,描繪出自己所感受到的、而非看到的。
展場一景。左圖:《荒野中的狂歡─3號》.油彩、畫布.100×150 cm.2016。右圖:《極光》.油彩、畫布.100×150 cm.2016。攝影/楊椀茹
楊椀茹( 97篇 )
查看評論 (0)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