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出天龍國專題】嘉義日治建築連線:從嘉義市立美術館出發, 走訪日治建築的藝文新生

【出天龍國專題】嘉義日治建築連線:從嘉義市立美術館出發, 走訪日治建築的藝文新生

坐落在鄰近中山路起點的嘉美館,與嘉義火車站比鄰。若是從嘉義火車站出發,沿著阿里山森林鐵路旁的林森西路走下去,還會經過嘉義製材所與嘉義舊監獄。這些當初日治時代的建設,隨著時代轉變成為古蹟建築、文化資產,擔負起藝文休閒、文史傳承的任務。
Spread the love
前月稍早開館的嘉義市立美術館(以下簡稱嘉美館),在開館兩個月內引起廣大迴響,尤其是館體建築結合古蹟與嶄新建築工藝,館體內外兼具特色,不僅屢獲報導關注、也吸引了大量民眾前往參觀。
坐落在鄰近中山路起點的嘉美館,與嘉義火車站比鄰。若是從嘉義火車站出發,沿著阿里山森林鐵路旁的林森西路走下去,還會經過嘉義製材所與嘉義舊監獄。這些當初日治時代的建設,隨著時代轉變成為古蹟建築、文化資產,擔負起藝文休閒、文史傳承的任務。這次本刊要帶領讀者從嘉美館出發,循線造訪製材所與舊監獄。在認識嘉義歷史建築的同時,也試著觀察這些原本功能互異的歷史建築,現今如何運用自身特色實現文化空間的社會機能。
嘉美館古蹟棟為通風與照明考量,密集開設窗戶與通風口,在其外觀形成獨特的建築語彙。(嘉義市立美術館提供)
專賣局嘉義支局廳舍:嘉義市立美術館前身
古蹟連線的旅途,首先由嘉美館走訪起。嘉美館館體由三棟建築結構相連而成,分別是日治時代1936年建成的「台灣總督府專賣局嘉義支局」,由建築師梅澤捨次郎(Umezawa Sutejiro)設計建成,以及先後建於1954年的酒類倉庫與1978年的菸酒成品倉庫。三棟建築體的建成年代前後相距各約20年,彼此建築風格不同。嘉美館的館體增改建計畫,由黃明威建築師與王銘顯建築師共同合作,成功打造出古典質地與當代質感相容、進而交融的成果。
嘉義市區阿里山森林鐵道沿線歷史建築分布示意圖。(「讓監獄自由」提供)
說起梅澤捨次郎,這個名字聽起來或許陌生,但嚴格來說,他如今該是台灣文化建築的代表人物了。因為除了嘉義美術館之外,台南美術館前身「台南警察署廳舍」也是出自其手,且台北松菸、台南林百貨的南北兩大「文青集散地」也都是他的作品。梅澤捨次郎1911年自東京私立工手學校(今工學院大學)建築科畢業後來台,先後曾於台灣總督府、台南州等單位任職,後於1934年轉任總督府專賣局。台南警察廳署(1931年落成,現為台南市美術館1館)與以台南第一座電梯聞名的林百貨(1932年落成),均是他在台南任職期間的代表作。任職專賣局期間則先後設計有新竹支局廳舍及倉庫、松山菸草工廠(1939年落成,現為松山文創園區)、嘉義支局廳舍等建築。
嘉美館的古蹟館體於1936年建成,建築裡外都可以看見建築師的時代使命感與巧思:例如在日本南進政策的衛生觀念提倡之下,建築大量開窗、並於窗下設置通風口,除了營造通風明亮的舒適空間,在建築外觀上也營造出規律的節奏感。據建築師王銘顯指出,同是為了衛生考量,嘉義支局採用了抽水馬桶的設計(註1),是當時相當先進的建築內裝。若回顧梅澤1930年代一系列作品,不難看出梅澤善用鋼筋混凝土結構、擅長打造建築量體厚實的個人風格;而從建築內裝也可以看出他勇於嘗試新技術的精神。如今,綜觀全台南北,不論是嘉美館、南美館、松菸園區、或是林百貨,都成為全台知名的藝文生活集散中心,梅澤捨次郎意外成為當今台灣文化活動的重要人物,這想必是在近百年前無人能預料的結果。
與古蹟相容共構的匠心
嘉美館將館體區分為古蹟棟與本館區域,本館區域由兩棟倉庫建築相連而成。相較於古蹟棟以保存維護古蹟為主要任務,本館區域則成為建築師大顯身手的重點。菸酒成品倉庫位處古蹟棟與酒類倉庫之間,居中的位置讓它被賦予了凝聚建築整體感的關鍵任務。建築師黃明威說明,菸酒成品倉庫的外牆拆除後,改以CLT結構(Cross-Laminated-Timber,直交式集成板材)搭配大面積玻璃幃幕,形成雙層透空的館體外牆。這個獨特的層次組合,從人車川流的中山路側外觀望去,深色玻璃疊合在層層木紋上,視覺形象低調而帶有當代建築的俐落感。
嘉義市立美術館地址為「嘉義市西區廣寧街101號」,不過民眾若是親自走訪,望見美術館的第一眼應是位於中山路上古蹟與玻璃外牆相連的背面外觀。待彎進廣寧街後,便能發現有一片別緻的庭園相迎,引導著觀眾走入位於庭園盡頭的美術館入口。入館後循參觀動線走上二樓,挑空的玻璃帷幕毫不吝嗇地將美術館外的光景引入室內。與古蹟共構的美術館展間,並未因為分棟的結構而截斷歷史的氛圍,三棟時代、風格、結構均不相同的建築透過窗景交映;新舊相連、從而相望,營造出互異卻協調的整體感。
從本館二樓展廳中抬頭望,可以看見木質樑柱支撐著挑高屋頂的建築結構。觀眾若循著樓梯登上四樓,接近屋樑細看,這些木樑即是建築師提到賦予美術館獨特質感的CLT結構建材。CLT建材外牆發揮了木材良好的隔熱效果,阻隔大面積玻璃帷幕接受日照的熱能、平衡室內溫濕。(註2)大面積的木紋原色展現在館體裡外,成功為展覽空間帶來溫暖且與古蹟相般配的厚實質感。
站在本館二樓展廳,全館的動線即可一目了然。二樓展廳與菸酒倉庫的特展廳相連,循樓梯向上則可往三樓展廳與古蹟棟的圖書室,四樓則有露天平台與藝文沙龍。視覺上明朗通透的展覽空間與動線,配置在各樓層的展覽空間仍可透過通透的空間望見室外的建築與街景。古蹟形影從外映入參觀者觀望作品的視野餘光,建築的個性以相對低度介入的方式透入展覽的視界。在扮演白盒子承載藝術作品的同時,仍經由視覺動線讓歷史建築得以與中性展呈的展覽內容對話交流。
增改建計畫改變原建築動線,改設入口於廣寧街,由三棟建築環抱中庭,迎接民眾穿越綠意入館參觀。而鋼構與玻璃帷幕包覆CLT結構建材,形構的雙層透空外牆,視覺效果獨特。(嘉義市立美術館提供)
由森林鐵道勾勒日治現代化城市的輪廓
從嘉美館出發,沿著一旁的中山路行經嘉義火車站後,循著與阿里山森林鐵道平行的林森西路前進,便可找到森林鐵路車庫園區與嘉義製材所。阿里山森林鐵路由台灣總督府建成,1912年完成嘉義至二萬坪的鐵道主線通車,揭開嘉義木都世代的扉頁。嘉義市的森林鐵道沿著城市的外圍鋪設,行經北門驛(今北門火車站)後駛出嘉義市區、一路往阿里山上去;市區段的森林鐵道,可以說是當時日本政府為嘉義市區定義的輪廓線。
嘉義製材所位在嘉義火車站與北門驛之間,在阿里山森林鐵道通車後於1914年落成啟用。當時大量的原木經森林鐵道從阿里山運至嘉義市區,交由嘉義製材所接手加工製材。當時木材的產量與集散量之大,不論在台灣或是當時的東亞都是首屈一指;日本政府為此譽稱嘉義製材所為「東洋第一」。(註3)歷經日治政權及民國時期的產業發展直到1963年禁伐政策推行後,嘉義製材所方卸下木業加工製材的任務。在這半個世紀之中,嘉義的都市經濟隨著林業興盛而繁榮發展,嘉義「木都」的美名由此而生。
今日的嘉義製材所開放為文化園區,供民眾參觀休憩。製材所後方原為佔地廣闊的貯木池,如今已泰半填平、騰出大片草原,尤其受到市民喜愛。製材所建築群之中,部分建築已被認定為歷史建築、加以維護保存。2016年修整製材所園區期間,在二代製材所地面下方發掘製材機具動力遺構,更成為園區的重點文化資產。園區內各建築與空間分別成為展示空間或藝文講座場地,扮演起休憩育樂、文史保存等多重任務的角色。
嘉義製材所二代製材工廠,一旁草地為製材所貯木池原址。(蔣倪提供)
走出製材所園區回到林森西路,再往東不遠至與維新路交叉路口旁,即是嘉義舊監獄園區。嘉義舊監獄原稱「台南監獄嘉義支監」在1922年竣工啟用,採用19世紀中葉首見於美國賓夕法尼亞州東部刑務所(Eastern State Penitentiary)的環形監獄(panopticon)格局,是為因應日治時期前半頻起的抗日事件所建設。以放射狀的監獄格局為規劃藍圖,嘉義舊監獄另加設有「貓道」、工廠等配置,分別透過監視、勞役等不同手段強化管理與規訓。嘉義舊監獄是目前全台碩果僅存的放射狀環形監獄,在2005年經公告成為國定古蹟。
由於舊監獄園區占地廣而建築多,容易形成管理盲區,舊監獄從成為國定古蹟至今15年之中,長年維持定時園區導覽、團進團出、非導覽時間不對外開放的管理模式,文史傳承的功能相對不易彰顯。直到今年,嘉義市政府與法務部矯正署(舊監獄主管機關)共同策辦「讓監獄自由」計畫,再次推動舊監園區活化,舉辦手作工作坊、主題營隊、音樂演出,嘗試更趨多元的文化空間實踐。
嘉義舊監獄空拍圖,圖中三叉深色屋頂建築即為現今全台僅存之日治時代環形監獄。(嘉義市政府文化局提供)
歷史建築藝文活化的不同途徑與面貌
專賣局、製材所、舊監獄,三座建築物沿著嘉義城市外緣坐落。佐以殖民史脈絡回望,三座建築好比是一座現代化城市的機能衛星點,沿著阿里山森林鐵道這條經濟發展的軌道,拱衛殖民建設下的嘉義。三座建築起造時點不同、實用功能不同,建築風格語彙自然互異,但三者之間卻仍有著同期建築所共享的特徵;諸如鋼筋混凝土搭配磚造或木造的結構、厚實而具視覺份量感的設計風格,還有日本政府南進政策中特別注重衛生觀念而強調的通風設計等等。這些建築空間如今成為當代社會的文化場域,承載著教育、文史保存、藝文展演等功能。
製材所與舊監獄,兩者雖然各自文化空間實踐的途徑都與美術館不同,但是它們與當代藝術的連結卻比直觀想像更為親近。例如嘉美館計劃在2021年舉辦的主題策展「由林成森」,蔡明君與陳湘汶兩位策展人與團隊在2020年9月便選定在嘉義製材所舉辦藝術家駐村計畫,並舉辦藝術交流創作營、邀請學生與在地民眾參與。美術館透過策展回應木都歷史,策展團隊針對策展命題帶領藝術家與營隊學員前往木業歷史的第一現場溯源,當代藝術成為串連歷史脈絡、靈活綴補地方文史的方法之一。
嘉義舊監獄更曾與台灣當代藝術有過一段淵源:2019年威尼斯雙年展台灣館,代表藝術家鄭淑麗的作品《3x3x6》以環形監獄為創作靈感。在創作籌備期間,藝術家鄭淑麗曾與策展人保羅.B.普雷西亞多(Paul B. Preciado)同行走訪嘉義新舊監獄,並從中尋得作品之中錄像敘事的故事原型之一。
「由林成森」藝術交流創作營,藝術家吳有容與營隊學員分享創作構想。(嘉義市立美術館提供)
幼兒園師生於嘉義製材所園區野餐。(林務局阿里山林業鐵路及文化資產處提供)
歷史建築的藝文活化,時常是城市政策與文化政策的共同痛點:建築由於當初建成的功能屬性不同,各自需要量身打造的策略方針,每個成功的個案經驗都難以成為可複製、可移轉的典範。而文化主題代入歷史空間的作法,即使理論上可行,要能不流於表淺也非易事。在嘉美館、製材所、舊監獄的三個案例中,當代藝術似乎是三者所唯一共通的嘗試經驗。誠然,無人能夠保證當代藝術可以成為活化文化資產的萬靈丹,但當代藝術相對能夠深入論述議題與脈絡、結合歷史檔案與群眾參與的種種特質,或許仍是最有機會與歷史空間發生對話、而非流於靜態陳設的創作型態。
從嘉美館2020年開館至隔年的策展計畫中,可以看出這座新生美術館具有在地關懷的定位輪廓正逐漸清晰。包括「辶反風景」、「天鶴天來翠嘉邦」、「由木成森」等展覽擘畫,觸及了嘉義畫都、木都的歷史,並且試圖發掘呈現在地重要的藝術家。在館方的用心規劃下,藝術成為一種書寫文化系譜的路徑,企圖用當代藝術策展的方法論踏實闡述。一座新生的美術館要在文化底蘊深厚、有著畫都歷史的古城中立足,並且透過策展堅定宣告自身定位,實非易事。但無論如何,從嘉美館的一系列展覽計畫已經成功打開先聲,並且引起各界的期待。
或許在不遠的將來,在嘉義美術館的領頭號召之下,我們可以在嘉義林森西路上看見一條以嘉義美術館為起點串起的文化軸線。近百年之前,日本在這條路線上鋪構現代化都市的基礎建設;當初的建設基點,如今成為累積城市文化動能的據點。一座都市,生發於歷史的根基之上,期待能開散出文化多元的枝葉,在新的世代中日漸茁壯。

註1    王銘顯建築師事務所,〈嘉義市立美術館設計小故事9:為各時期努力的人喝采〉,查閱日期2020年10月14日。
註2    蔡孟廷,〈美術館與博物館的空間再塑〉,《工程》93卷02期(台北市:中國工程師學會,2020)。頁44-50。
註3     嘉義市政府,〈嘉義製材,東洋第一〉(嘉義市:嘉義市政府東區公所,2020年5月15日)。
蔣倪( 1篇 )
查看評論 (0)

Leave a Reply

Specify Facebook App ID and Secret in the Super Socializer > Social Login section in the admin panel for Facebook Login to work

Specify Google Client ID and Secret in the Super Socializer > Social Login section in the admin panel for Google Login to work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