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和辻哲郎帶路,到奈良追佛去:從百年前的《古寺巡禮》談起

和辻哲郎帶路,到奈良追佛去:從百年前的《古寺巡禮》談起

Let Tetsuro Watsuji Be Our Guide, Starting with “Pilgrimages to the Ancient Temples in Nara” From A Century Ago
日本人追星追櫻追楓,還流行追佛。2010年《日本時事用語事典》納入新詞「佛像熱潮」,反映平成後期日本3、40歲以下的女性─也就是「佛女」們追逐美佛如偶像的社會現象。

日本人追星追櫻追楓,還流行追佛。早在明治時期,日本已出現零宗教感、純審美浪漫角度的看佛觀點,如女詩人與謝野晶子(1878-1942)寫下「釋迦牟尼是美男」的浪漫詩詠,其歌碑至今仍伴立於鐮倉大佛後方。時下更有「佛像girl(佛女)」這樣的流行語,則是源自2009年奈良平城京遷都1300年系列活動之一的興福寺「國寶阿修羅展」,當時在博物館空間中以雕塑藝術品的劇場式照明及360度全方位展示平常供奉在寺院的佛像,讓追佛熱潮達到最高峰,在東京及九州國立博物館巡迴展累計參觀人數超過165萬人,打破日本展覽史上1974年蒙娜麗莎展150萬人及1965年圖坦卡蒙展129萬人的紀錄。隔年(2010)《日本時事用語事典》納入新詞「佛像熱潮」,反映平成後期日本3、40歲以下的女性─也就是「佛女」們追逐美佛如偶像的社會現象。

追佛怎麼追?時下旅遊雜誌《るるぶ》推出「奈良古社寺巡禮最強二日路線」行程,引導佛女們運用近鐵電車、公車及JR,週末暢遊奈良7寺1社,包括興福寺、東大寺、春日大社、元興寺、唐招提寺、藥師寺、斑鳩法起寺、法隆寺。其實,在百年之前(1918),早已有人利用電車和人力車,挑戰在五天內走訪奈良10寺1博,包括新藥師寺、興福寺、淨琉璃寺、東大寺、奈良帝室博物館(即今奈良國立博物館)、法華寺、唐招提寺、藥師寺、當麻寺、法隆寺、中宮寺,並且寫成遊記出版,此即和辻哲郎(1889-1960)於大正8年(1919)出版的《古寺巡禮》。

奈良古寺巡禮地圖。(蘇意茹提供)

《古寺巡禮》出版當時便備受關注,奈良大和文華館首任館長矢代幸雄(1890-1975)就讀東京大學研究所時,曾與該書作者和辻哲郎一起參加過奈良校外教學旅行,他於1960年回憶道,《古寺巡禮》堪稱當時前衛的佛像鑑賞史,「記得在當時知名的文人中,曾有人寫下『看到這麼美的佛像,感覺自己戀愛了』的文字」。當今日本偶像歌手和田彩花(1994-)也是《古寺巡禮》的書迷,她高三時為準備大學入學考試的日本美術和歷史科目,參考了老師推薦的《古寺巡禮》,書中栩栩如生地描述那些曾出現於歷史課本及中小學校外教學時懵懂一瞥的佛像,令她心馳神往,於是自行造訪奈良親炙美佛,加入「佛女」的行列。

最佛系的古都奈良,國寶美佛、正倉院寶物看好看滿

使佛像鑑賞成為日本國民興趣的《古寺巡禮》一書,百年暢銷不墜的關鍵更在於奈良擴及都市計畫,近乎全區保留的文化資產保存政策。相較於古都京都僅能盤點17個點狀隱藏在高度現代化都市的社寺共同登錄世界文化遺產,奈良自戰後1950年代起,透過《奈良國際文化觀光都市建設法》(1950)、《古都保存法》(1966)等,除了持續保存修復城東(明治時期起的奈良公園區)及城西(西之京區)等地的社寺遺產,更根據考古發掘調查結果,在2009年奈良平城京遷都1300年時,復原消失在荒煙蔓草的奈良古都平城宮,完整重現日本於奈良時期比照唐朝長安城而興建的平城京,及當時與中國、朝鮮交流的古都風物。此外,奈良當地還有「新建築最高46公尺,不可超過(興福寺)五重塔的高度」等都市發展的限制,使得人們如今帶著《古寺巡禮》走進古都奈良時,仍能無違和感地按書索佛。

從南都(奈良)八景之猿澤池月望向興福寺五重塔(國寶)。此塔高度約50公尺,在日本古塔中高度僅次於京都東寺五重塔,都市計畫規定,目前奈良縣最高建築物不可超過此限高。(攝影/蘇意茹)

奈良除了擁有全日本最多的國寶社寺建造物,還擁有最多的國寶雕刻。依據日本文化廳國指定文化財資料庫統計(至2021年7月),全國國寶雕刻(包含塑像,以佛像為主)139件中,有半數以上(77件)在奈良;單一場所中,以法隆寺及興福寺各18組/件及東大寺14組/件為最多,而和辻哲郎《古寺巡禮》書中提及的其他社寺,如唐招提寺(7組/件)、藥師寺(5組/件)、新藥師寺(2組/件)、法華寺(2件)、聖林寺(1件)、中宮寺(1件)、當麻寺(1件)、西大寺(1件),以及不定期展出國寶佛像的奈良國立博物館等。

東京國立國會圖書館藏《古寺巡禮》1928年2月版所收錄《東大寺三月堂右脇侍》局部攝影。(圖片取自《古寺巡禮》)

換言之,跟著和辻哲郎,至少可以看到70組/件國寶雕塑,尚未計入下國寶一等、數量更多的重要文化財,還有書中論及的精彩古建築及壁畫,以及可佐證奈良佛教繁盛時期宮廷生活及官寺法會樣貌的9,000件正倉院寶物等。如果再加上和辻哲郎累到走不動而未寫入書中的室生寺(4件)、岡寺(1件)、文殊院(1件)及元興寺(1件),光是在奈良一地,就能把中古時代奈良朝美術被指定為國寶的美佛一站看足。奈良保存古物之美,自稱「亞洲文明博物館」,就連中國藝術史學者蘇利文(Donovan Michael Sullivan)以實證材料撰寫《中國藝術史》時,都不得不援引法隆寺佛像與壁畫、東大寺建築及正倉院工藝品等參考物證,用以補足同時期中國藝術史僅有文字記載卻缺乏實物及圖像的資料缺憾。

1993年日本寺院最早登錄世界文化遺產的法隆寺的中門,左後方隱約可見的是世界最古老的木造建築,也是日本最早的五重塔(國寶)。(攝影/蘇意茹)

跟隨大正時期文青的腳步,和辻哲郎《古寺巡禮》之旅

《古寺巡禮》的作者和辻哲郎,是日本近現代哲學和思想領域的代表性人物。高中時已是奉行「文章救國」的知青,曾與谷崎潤一郎(1886-1965)及木下杢太郎(1885-1945)等好友一起翻譯編寫文藝校友會刊。當時,他看到夏目漱石(1867-1916)未成名前所寫的遊記《倫敦塔》(1905),傾心於書中豐富的歷史知識與文學創造力,曾衝動寫信給夏目漱石,後來更躋身其門下。

1910年就讀東京帝國大學哲學系時,和辻哲郎選修岡倉天心(1863-1913)回國開設的「泰東巧藝史」課程。這門課雖僅開設一年,卻對和辻哲郎影響深刻,他始終念念不忘岡倉天心這位「煽動家」對於《奈良藥師寺三尊》的形容:「我願意犧牲一切,再換一次這樣的驚嘆。」為此,和辻哲郎是年秋天第二度造訪奈良,並開始撰寫「古寺巡禮筆記」。他第三次的古寺巡禮,則是在研究所時期參加學校修學旅行,正逢關西近畿鐵道(簡稱「近鐵」)開通。1916年夏目漱石過世,促使和辻哲郎從研究尼采(Friedrich Nietzsche)轉向日本文化,《古寺巡禮》即是此時期進行的第一本著作,於1918年展開第四次古寺巡禮。

《古寺巡禮》作者和辻哲郎,攝於1955年。(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1919年,《古寺巡禮》一書在和辻哲郎大學同學岩波茂雄(1881-1946)創業的岩波書店出版,永久隸屬岩波文庫日本思想系列,前後共三版本(1919年初版、1924年二版、1947年三版),三次版本總是搭配與書中描述角度不同,每版攝影風格明顯差異的佛像照片(初版未標示攝影者,可能是和辻哲郎提供;第二、三版則皆是奈良在地佛像攝影專家小川晴暘(飛鳥園)及入江泰吉所攝)。後來,和辻哲郎在京都十年,研究日本佛教倫理思想史,有許多機會再訪奈良,但卻再也無法重寫《古寺巡禮》──因為他已無法超越當年用五天時間旅行、三個月後陸續完稿發表的那股「青春的熱情」。這似乎也隱然呼應著其師夏目漱石不再拜訪倫敦塔的決定──為了讓第一次的記憶不會被打破。

如今看來,當年和辻哲郎與妻子閨蜜的哥哥原善一郎(書中的「Z君」,橫濱三溪園少東、留美實業家、收藏家)等一行人以電車和人力車的交通方式,挑戰在5天之內走訪奈良10寺1博的行程,實在相當瘋狂。事實上,和辻哲郎到第三日就發現,這番古寺巡禮行程野心太大,他甚至以遭逢「億劫」來形容其疲憊程度:「一天內看了不計其數的作品,傍晚回去,連說話都懶得開口了。」儘管明知「印象最好是在記憶鮮明的時候捕捉住」,但是日記備忘錄變得越來越簡單;到最後一日的午餐前,已經無法靜心,「疲憊到感受力都徹底遲鈍起來」。在交通更加便捷快速的今天,儘管人類移動的速度可以大幅提升,卻無法加速和辻哲郎嚮往的「完美欣賞佛像的進度」,尤其如奈良國立博物館常常出現大排長龍的洶湧人潮,更是行程中的超級不確定因素(或許正因此故,前面提到旅遊雜誌的最強社寺二日遊行程,就偷偷排除了這個超級大熱門景點)。

遇見百年前的感動:超級美佛《聖林寺十一面觀音》

如何才是完美欣賞佛像的進度?和辻哲郎《古寺巡禮》寫到,他在奈良博物館正門入口展示的《聖林寺十一面觀音》前,遇到作家好友中勘助(書中的「N君」,剛寫完成名作《銀匙》就輟筆離家修行,與和辻哲郎同為夏目漱石門生)。中勘助預計在奈良待50天看佛像,選擇住在東大寺三月堂一步之遙的朋友家,每天早起,在露水未乾的奈良公園散步,等奈良博物館一開門就進去,在佛像前駐足觀察幾個小時,一次最多看兩尊或三尊雕像,「而且要以寧靜的心情,直到其能夠滲透至心底」,並且要被「佛教精神的美術力量」擊敗,在佛像前「衷心俯首,被慈悲之光感動得淚水漣漣」。這一天,和辻哲郎跟中勘助一起觀看的國寶《聖林寺十一面觀音》,是《古寺巡禮》全書描述最詳備、以多達八頁篇幅禮讚的佛像。

東京國立國會圖書館藏《古寺巡禮》1928年2月版所收錄《聖林寺十一面觀音》攝影照。(圖片取自《古寺巡禮》)

《聖林寺十一面觀音》平常秘藏於聖林寺,和辻哲郎古寺巡禮期間,恰逢該像首度在博物館展示,而後便返回聖林寺,目前只留寶相華唐草光背還寄託在奈良國立博物館。其實,《聖林寺十一面觀音》原本不在聖林寺,而是供奉於奈良中部三輪山大神神社的神宮寺(意指附屬在神社的佛教寺院或佛堂)─大御輪寺。日本奈良時代後期到江戶時期,在神佛習合的信仰系統下,神佛一起供奉的情況並不少見。但是到了明治維新時期,政府宣布《神佛分離令》(1868),民間以「廢佛毀釋」行動回應政策,導致許多原本供奉於神社中的佛像被毀棄。此像得移祀聖林寺祕藏,可說是相當幸運了。(未完)

完整全文請見《典藏.古美術》348期(2021年9月號),原篇名:〈從百年前的《古寺巡禮》談起──和辻哲郎帶路,到奈良追佛去〉;作者:蘇意茹(國立臺灣師範大學美術學系博士)。


【典藏古美術9月號專題】

佛光萬丈神之國—日本佛教美術在奈良

今年秋天,美佛登場!走進奈良國立博物館,時空穿越8世紀,自絲路彼端長安歸來的使者,攜回大唐佛法,在神之國的土壤綻放如花。千年佛顏莊嚴注視,古老寫經緩緩展卷,紫紙上金泥燦然如昔;神佛交織的獨特信仰,在各種宮曼荼羅圖與淨土美術繪卷,湧現力量。再到大和文華館,看渴望救贖的人們,一邊誦佛一邊鈐印佛的小小版畫,將信仰之心藏在佛像之中,代代流傳。步出博物館,跟著大正時代的文青展開古寺巡禮,如來、菩薩、明王、天部各顯姿態,在佛前駐足幾小時,「以寧靜的心情,直到其能夠滲透至心底」……準備好了嗎? 來一趟日本佛教美術超時空之旅!

完整全文收錄於《典藏.古美術》348期(2021年9月號)專題:佛光萬丈神之國—日本佛教美術在奈良。

【雜誌購買連結】

典藏官網
博客來
蝦皮
UDN電子雜誌
讀墨電子雜誌

蝦皮限時!9月底前買9月雜誌享7折優惠加購《佛像的臉》、《中國書畫.日本收藏-關西百年記事》等精選好書

博客來限時!9月底前訂閱古美術輸入@MAG300立折300元

官網獨家!9-10月訂閱加贈專案

【更多古美術最新消息】

典藏.古美術FaceBook

蘇意茹( 1篇 )
查看評論 (0)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