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藝博會關鍵人物的戰役:專訪香港巴塞爾藝術展亞洲總監黃雅君

藝博會關鍵人物的戰役:專訪香港巴塞爾藝術展亞洲總監黃雅君

第三屆香港巴塞爾藝術展(Art Basel HK)出任到今年的第七屆,香港巴塞爾亞洲總監黃雅君(Adeline Ooi),她將操兵第五次香港巴塞爾,這個全亞洲最盛大的藝術市場盛會,究竟有什麼經營方針,才能在藝博會的戰役中面面俱到?
許多行業,都有外表風光,內心卻滿是苦水的人物,他們要折衝調和各方利益,折衝再折衝,遠遠不是我們表面所看到的。在藝術市場的領域,藝博會總監出現人前,永遠都是光鮮亮麗,但這是一個任務艱鉅、折損率不低的職業。而從第三屆香港巴塞爾藝術展(Art Basel HK,簡稱「香港巴塞爾」)出任到今年3月即將迎來第七屆,香港巴塞爾藝術展亞洲總監黃雅君(Adeline Ooi),她將操兵第五次香港巴塞爾,這個全亞洲最盛大的藝術市場盛會,來自世界各地的參展畫廊達242家,換句話說,這是一場總監對總監的經營戰役,不僅面對242家畫廊總監,還有收藏家、美術館館長、策展人、藝術機構負責人、媒體等,也許,還要面對每年約600家畫廊遞件申請香港巴塞爾,但可惜落選的畫廊總監。黃雅君,她是一位值得所有藝術愛好者認識的總監。
香港巴塞爾藝術展亞洲總監黃雅君(Adeline Ooi)。(香港巴塞爾藝術展提供)
今年3月27日,是香港巴塞爾的貴賓預展第一天,在灣仔的香港會議展覽中心,會有整整兩層樓的龐大展出空間。藝博會展位的所在,就像商圈裡的卡位戰,誰拿得到黃金店面?誰能取得三角窗位置?誰在向陽面的人流處?誰就取得「主場」優勢。展位處處是學問,直接影響畫廊的銷售成績。作為藝博會總監,尤其經手香港巴塞爾交易量大,甚至有些畫廊可以靠這場藝博會的銷售成績開張半年,要讓各方盡善盡美,難。去年,也是這個時刻,作為香港巴塞爾的重要畫廊客戶群落之一,中國畫廊主們在展會期間,幾乎齊聲抱怨,中國畫廊被冷落了,安排的展會位置不佳,除了香格納畫廊與長征畫廊這兩家最具知名度的中國畫廊,其它畫廊幾乎都在後邊、側邊的展位道裡。當然,去年此刻的經濟環境不佳,同樣影響著收藏氛圍、銷售成績,也讓畫廊的位置便成了情緒出口。黃雅君的團隊,其中的關注重點,就是處理這樣的難題。
2018年香港巴塞爾藝術展(Art Basel HK)外觀一景。(香港巴塞爾藝術展提供)
2016年香港巴塞爾藝博會,高古軒畫廊亞洲區董事總經理Nick-Simunovic(右),與藏家友人於村上隆今年新作《Title-TBC(727)》合影。(本刊資料室)
今年,黃雅君相信中國畫廊應該不會再有抱怨,但她非常歡迎所有對展會的批評,因這才是展會再進步的動力。關於畫廊在博覽會裡的位置,黃雅君形容,每家畫廊都抱怨,包括高古軒畫廊(Gagosian Gallery)。「有人覺得,安排在高古軒旁邊很開心,但有的人覺得會被忽視,人潮只會去高古軒。有人喜歡在大門邊,但有人覺得在大門入口處風水不好。每個人,也許自己心裡有一個完美的地點。但對所有人來說,很難面面俱到的。」黃雅君這樣說。
要在藝博會銷售成功的重要關鍵之一,就是與好鄰居形成一處黃金聚落,可以是同樣大師級的經典作品,也可以是非常年輕有特色的畫廊區,或者是一種各自特殊氣味合成的獨特氛圍,就能讓這一區吸引到他們想要的收藏家、策展人、美術館館長,流連於此,免得寶貴的逛展、交誼時間被其它畫廊吸引走。香港巴塞爾每年吸引近7萬人造訪,可以說是東方與西方藝壇對接最重要藝術橋樑。亞洲許多藏家每年必定會來到香港巴塞爾,但不一定能造訪瑞士巴塞爾、紐約斐列茲藝博會(Frieze New York)、乃至每兩年一次的威尼斯雙年展等盛會。但,西方的藏家、美術館館長、策展人、藝術機構負責人等,林林總總,在亞洲大崛起的年代,他們要看到亞洲當代的最新狀況,香港巴塞爾就是最好的地點。於是3月的香港就成為東方與西方藝術愛好者的最佳交流時刻。如果,你的展位能同時吸引威尼斯雙年展策展人、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Museum of Modern Art,簡稱MoMA)策展人、泰特現代美術館(Tate Modern)策展人等策展界重量級人士,以及台灣清翫雅集收藏家、上海龍美術館館長王薇、香港鄭志剛等藏家‧‧‧,那麼,畫廊旗下的藝術家不紅也難。
2018年,瑞士巴塞爾藝術博覽會「無限意象」(Unlimited)在第一展場的二樓入口。(瑞士巴塞爾藝術博覽會提供)
黃雅君說,香港巴塞爾立志打造的,就是這樣的一座平台,讓大家在短短不到一周的時間聚首,很多進一步的合作,從畫廊之間的策略聯盟一同推薦展覽、再到美術館展覽、項目合作、雙年展策展人尋覓合適作品‧‧‧,無數的可能,就是在香港巴塞爾這樣的平台出現的。而毫不誇張的說,就算是瑞士巴塞爾、邁阿密巴塞爾,甚至到倫敦斐列茲、紐約斐列茲等其它全球一流藝博會,都做不到像香港巴塞爾這樣,聚集了亞洲到歐美最多的藝壇人士。黃雅君自信的說,許多歐美藝博會的模樣、形式都大同小異,但香港巴塞爾的與眾不同,就是50%的展商來自亞洲,帶來了亞洲當代的最新風貌,與西方當代作品相互競技,獨一而二的藝博會風景。
因此,黃雅君得面對242家展商客戶,梳理、溝通,排位出可能的最佳展覽區域,因為所有畫廊總監都非常重視展位位置,以取得最大公約數,要得到超級大畫廊的認同,也要讓中小型畫廊不會失望。這,就是藝博會總監最難的任務之一。黃雅君生動的形容:「這就像中式的婚禮宴席,大家剛坐上桌,總覺得別人的位置比我好。但只要婚禮開始了,我們就會很開心!」黃雅君指出,「你如果拿到最好的位置,但最重要的還是內容!」每家畫廊端出什麼樣的菜色,這才是最核心的關鍵。
 
2017年香港巴塞爾藝博會,Paul Kasmin Gallery的展位現場圖。(攝影/林亞偉)
而在亞洲展會愈趨成熟之際,黃雅君有機會讓香港巴塞爾,變得更不一樣。「當然,我們不是美術館,我們是交易的平台,但很開心隨著展會規模的擴大,畫廊主會更願意投資、投注心力,在巴塞爾的平台端出美術館等級的展覽,一方面展覽推廣,二方面有機會讓更多的收藏家購藏。」例如,邁向第三個年頭的「策展角落」(Kabinett),就是黃雅君大力推薦的項目之一。去年瑞士Galerie Gmurzynska畫廊,就在其展位的策展角落項目,推出華裔古巴藝術家林飛龍(Wifredo Lam),讓亞洲觀眾完整一睹這位融和了超現實主義與立體派技法的作品風采。今年,黃雅君就舉例耿畫廊的王攀元策展角落項目,是王攀元作品第一次完整登上香港舞台。一睹畫作總能讓人感受孤寂,是王攀元作品的最大特色。
2018年,Kaikai Kiki Gallery展位,吸睛力十足,右四為畫廊創辦人、藝術家村上隆。(香港巴塞爾藝術展提供)
從第三屆到第七屆,香港巴塞爾藝術展亞洲總監黃雅君,一樣的俐落短髮,遇見她,她總是熱情的擁抱你。她出生於馬來西亞,是馬來西亞華僑,總謙說中文說不好,但會說馬來話、廣東話,當然還有一口流利的英文。她的東南亞、馬來西亞多元的文化背景,恰恰反應了巴塞爾在亞洲訴求的亞洲豐富面貌。下次見到她,別忘了上前自我介紹,你就會多一位熱情洋溢、熱於分享的新朋友。

相關閱讀:
●〈香港巴塞爾藝術展公布2019香港展會參展畫廊名單〉
●〈牽動亞洲收藏大勢,第七屆香港巴塞爾藝術展登場〉
林亞偉 (Lin Ya-Wei)( 110篇 )
查看評論 (0)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2022 典藏藝術家庭股份有限公司保留一切權利。8f-2網頁設計和維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