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布拉瑞揚.帕格勒法

布拉瑞揚.帕格勒法

把機會打開 讓族人被看見 布拉瑞揚從小生長在臺東的嘉蘭部落,高中時為了跳舞瞞著家人報考了左營高中的舞蹈班,那時…
把機會打開 讓族人被看見
布拉瑞揚從小生長在臺東的嘉蘭部落,高中時為了跳舞瞞著家人報考了左營高中的舞蹈班,那時的布拉瑞揚極力隱瞞自己原住民的身分,因為不想要和別人「不一樣」。但是上了大學之後,也許是因為舞蹈上的才能被看見,布拉瑞揚開始變得自信活潑,他找回了自己的名字「布拉瑞揚.帕格勒法」,並在已故知名舞者羅曼菲的栽培下,逐步向舞蹈專業領域之路邁進並且發光發亮。
要回家的布拉瑞揚想要幫助和他有一樣擁有熱情的人,他想替族人找尋更多的機會,讓自己的原生文化被更多人看見與認可,莎韻說:「也許他還不能完全找到
如何回家的答案,但是他知道自己現在想做的事情就是把機會打開,讓更多的族人被看見。」
動了回家的念頭後,布拉瑞揚的腳步被接連的編創、國內外演出遲滯了,此後的日子裡試煉也出現在生活中,有一次,他回到部落參加祭典,看著大夥相聚說笑、唱歌,令他感覺很熟悉又好陌生,他甚至自問:「真的願意放棄臺北現有的一切,選擇回家?」
布拉瑞揚回家的過程就這樣起起伏伏充滿了挫折與惶惑。自2014年7月開始一直在旁觀察記錄的莎韻說,布拉瑞揚認為舞蹈家既定的工作模式,也許會讓舞者失去最重要的傳統,亦即原住民的歌舞、肢體和舞蹈的簡單質樸精神,第一次意識到這個問題的布拉瑞揚曾經難過的流下眼淚,他也因此徹底明白了原住民最重要的價值就是「人」。
在2012年「拉歌」、2013年「找路」兩部作品中,布拉瑞揚發現自己在都市與藝術美學之間迷航了,於是他清楚知道自己得回家了,重新思考自己的定位,尋找下一個可能表達的方式。「當然,最後可能有結果,也或者沒有。」布拉瑞揚說:「很多人功成名就後直接把成就帶回去部落,卻未曾深思部落究竟需要什麼?這是因為他們把自己放在文化、傳統和生活之上。」如今,布拉瑞揚回到了部落,組成了舞團,開始了他回家後真正想做的事?
布拉瑞陽.帕格勒法(攝影:白騏瑋Alex Pai)
透過自己 讓族人看見他自己
在長達4個多月的拍攝過程中,一段布拉瑞揚和舞者之間的互動過程曾讓莎韻內心澎湃不已。那是一段布拉瑞揚和小朋友排練「勇者」的互動,9位舞者中有7位是非科班,但是卻非常想要跳舞,過程中布拉瑞揚讓其中1位舞者進行一段獨舞,當時家人一直反對他跳舞的舞者一度跳不下去,這時布拉瑞揚告訴那位舞者:「你要相信自己,喜歡自己、認同自己,那就對了,一定會成功。」
布拉瑞揚這段話或許是說給過去的自己聽的,走過來時路,他心想自己唯一會的只是跳舞,如果自己被看見就會讓人看見自己的族群,所以他要回家,給更多族人正面的力量與勇氣,一如他曾說的:「可能是祖靈召喚吧,好像一切都安排好了。」如今,布拉瑞揚回到了臺東,「每個人都有做夢的權利,不要因為現實而放棄夢想。」透過「tja zian跳我的舞」的如實記錄,布拉瑞揚想藉由自己讓族人們認識自己、看到自己,然後勇敢往前飛,追求自己的夢想。
(文/米芙 ;出處/《原視界TITV雙月刊》04期)
在臺北排練場,「2014 Pulima藝術節」開幕藝術總監,也是國際知名舞蹈家布拉瑞揚.帕格勒法與一群原住民小朋友勤練著舞蹈,他要將自身的能量幻化成更多有夢想的原住民小朋友向上往前的動力,並在與這些舞者的互動中發掘原生文化,這些感人的過程都被詳實地記錄在48分鐘的紀錄片—「tja zian 跳我的舞」之中。
布拉瑞揚為什麼想「回家」?布拉瑞揚曾在一段訪問中說,2010年底跨年夜那天,他與一群學生看煙火,身處歡樂無比的氛圍卻感覺十分徬徨,「那時心中有個小小聲音,要我回家。」但是要怎麼回家呢?紀錄片製作人莎韻說:「一直到現在,對他來說如何回家都還是一個很大的問號。他所執著的是自己會跳舞、愛跳舞,他也看到一些想跳舞、希望跳舞的人,但缺乏家人的支持、沒有能力為自己的夢想圓夢,這讓布拉瑞揚想到過往的自己,他想幫他們。」
「tja zian 跳我的舞」於原視電視台播出。
原視界IPCF雙月刊( 24篇 )
查看評論 (0)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