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小典藏|藝術教育專題】無須學習,也能體會什麼是美

【小典藏|藝術教育專題】無須學習,也能體會什麼是美

我假定享受藝術與為藝術服務的必要性存在於人的個性裡,無論他屬於何種種族或在何種環境下,這個必要性都有權利被滿足。

無須學習也能體會什麼是美

  我曾經詳述過兩種我們的藝術,那是我較為熟悉且昔日瘋狂喜愛的:音樂與詩歌。

  說也奇怪,我最後斷言,我們過去在那些藝術分科所做的每件事,都伴隨著虛偽、異常的方針,既無意義又沒前途,把它拿來跟人們生活周遭的同類藝術相比,顯得卑微不足取了。例如〈我記得迷人的那一刻〉(I remember the charming moment),以及像是貝多芬的最後一首交響曲,這種音樂作品並非毫無條件與普遍優於《史都華凡卡》(Vanka the Steward)的歌曲跟民謠〈沿著大地之母窩瓦河而下〉(Down the Mother Volga);普希金和貝多芬取悅我們,並不是由於他們的作品具有絕對的美,而是因為我們的弱點跟他們一般,他們投合了我們異常的激情與奇特的偏好。必須做某種準備,才能體會什麼是美,這種陳腐的矛盾說法我們有多常聽到!我們被只屬於一個階級的藝術錯誤地帶到這個地步。

太陽的美麗、人們漂亮的臉龐、公眾歌曲演唱的美妙、愛的行動之優美,以及自我棄絕對一切的影響,何以這些都不必預先準備呢?

  我白白地耗費了好幾年致力於為學生轉換普希金和所有的文學之美;同樣地,有數不清的教育者亦然,且不只是在俄國,如果這些教育者看到他們努力的成果,並坦然以對,就會承認發展詩意的主要作用已被抹煞,詩意的大部分本質已因為這樣的說明而大大地被削弱了。

(圖片來源: unsplash.com)

大眾是否需要精緻的藝術?

  我要試著摘錄上述的一切。大眾是否需要精緻的藝術,當這個問題被提出來,老學究們普遍變得膽小與困惑(柏拉圖是唯一敢大膽決定答案是否定的人)。老學究們會說那是必要的,但有某些限制;還有,給所有人機會成為藝術家對社會結構會造成危險。他們說,某些藝術在某種程度上僅能存在於社會的某個階級裡;且藝術有其特別致力獻身的人。還說有高度天分的人必會有機會脫離大眾,專門地為藝術服務。這是最大的讓步,教育學使每個個體形塑自己喜歡的樣子,老學究在藝術方面所關心的是達成這一個目標。

  我認為這一切都是不義的。我假定享受藝術與為藝術服務的必要性存在於人的個性裡,無論他屬於何種種族或在何種環境下,這個必要性都有權利被滿足。倘若視這個假定為一種原則,因而引起了不方便與不一致,造成不便的因素不在於傳遞的方式,也不在於藝術的散播或集中、過多或過少,而在於藝術的特色與傾向,我們必須抱持懷疑的眼光,為了不讓任何虛假的東西強加於年輕一代,也是為了給下一代一個機會,在形式及內容上發展新事物。


《學校讓我們變笨嗎?為何教這個、為何學那個?──文豪托爾斯泰的學校革命實錄》作者: 列夫‧托爾斯泰( Leo Tolstoy);譯者: 楊雅捷;出版社:小麥田

《學校讓我們變笨嗎?為何教這個、為何學那個?──文豪托爾斯泰的學校革命實錄》

為什麼大人離開學校後,不再學習?
為何他們不閱讀這本或那本書?
超前一百五十年,俄國文豪托爾斯泰唯一闡述人性教育理念著作

寫下《戰爭與和平》、《安娜‧卡列尼娜》、《復仇》的俄國文豪托爾斯泰傾心寫作,少有人知道他在自己的家鄉雅斯納雅‧波里耶那創辦了農民學校,他對於一個人究竟該如何養成,「學習」是一生不間斷的功課,有其獨特的理念:
▶是孩子跟我們學?還是我們跟孩子學?
▶人有權利去教育他人嗎?進步真的能帶來幸福嗎?
▶為什麼教這個而不教那個,教育方法有單一準則嗎?
▶公眾學校是必要的嗎?
▶給孩子真正需要的,而不是你想要給的。
▶我們必須為下個世代準備什麼樣的教育?
▶為何大人離開學校後,就不再學習?

推動閱讀、寫作文、研讀歷史與地理、感受繪畫與藝術……托爾斯泰主張任何教育應當竭盡全力保留人的天性,包括「與生俱來最重要的愉悅心」和「自由的情感」,也就是在生活中學習,在街道上觀察,回到生而為人的基本素養,藉由多項學習議題,他留下了「是孩子跟我們學?還是我們向孩子學?」的詰問。其中以兒童為本位、個體教學等議題,也能鼓動今日翻轉教育的力量。

小典藏ArtcoKids|小編報報( 767篇 )

喜歡藝術,熱愛繪本,最愛閱讀,還有開懷大笑的小孩笑容! 每天都愛四處看東看西趴趴走,要把最新鮮有趣好看好玩的內容分享給大家!

按讚 FB→https://www.facebook.com/artcokids/

來追IG→ https://www.instagram.com/artcokids/

加LINE@→https://line.me/R/ti/p/@hmo6185j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