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專欄|芬紛聊天】當塗鴉塗進赫爾辛基美術館

【專欄|芬紛聊天】當塗鴉塗進赫爾辛基美術館

說到塗鴉(Graffiti)你會想到什麼?
是會聯想到邊緣化地帶的違法行為?還是傳達異議的街頭藝術呢?
  時至今日依然備受爭議的塗鴉,卻在2018年毫無顧忌的出現在赫爾辛基美術館(Helsinki Art Museum,簡稱HAM),這間美術館負責管理屬於赫爾辛基人民的藝術收藏品,其中包含九千多件的個人藝術品,以及赫爾辛基市的公共藝術品,並經常舉辦各式各樣的現代藝術展覽,美術館的使命只有一個,那就是:「透過藝術讓赫爾辛基更有趣。」
HAM美術館門口佈滿塗鴉
  這次HAM美術館的塗鴉藝術展,探討了塗鴉文化與城市空間所有權的關聯。展覽主要分為兩部份,第一部分展出了塗鴉的歷史根源與表現形式,其中特別關注赫爾辛基塗鴉的歷史與國際之間的關聯,也同時展示了幾位知名塗鴉藝術家的創作。第二部分則呈現了塗鴉文化背後想傳達的意義,例如藉由塗鴉表達對社會議題的想法,抗議社會的不平等,同時也是一種反抗政府的發洩方式等等。
展覽中展出的大型塗鴉藝術創作
  展覽中也包括了每個民眾都可以參與的活動,在偌大的展間中,每個人席地而坐,就可以開始創作自己的塗鴉藝術作品,工作桌上也早已佈滿民眾隨意的塗鴉。
展間的塗鴉角
展間的塗鴉牆
  當然也有舉辦專屬兒童的塗鴉工作坊,裡面展示了許多孩子的創意塗鴉作品。甚至還有街頭塗鴉的定時導覽活動,帶領有興趣的民眾到赫爾辛基街頭尋找塗鴉空間,探討塗鴉背後的各種政治意義。
工作坊空間內展示的孩子作品
到處都是塗鴉的工作坊空間
  向來被視為次文化的街頭塗鴉就這樣被收編入赫爾辛基美術館,顛覆了我們一般對於美術館展覽的想像。這樣既有創意又具包容性的展覽,也讓我聯想到孩子在芬蘭小學的一堂特別的塗鴉課。
  那堂課老師帶孩子們離開教室,在校園的一隅用彩色粉筆塗鴉,老師給的主題是:自由設計一個遊戲。每個人畫完之後必須先向大家說明或示範自己的遊戲玩法,自己設計的遊戲可以自己玩,也可以分享給大家,但要玩別人設計的遊戲需經過創作者的同意,老師不強迫孩子分享,在課堂中自然融入了尊重的概念。
課堂上孩子設計的塗鴉遊戲
  每個孩子都是天生的藝術家,可以在校園地板隨意塗鴉,揮灑創意,是多麼快樂的一件事。
  而所有的遊戲中最特別的是,有個女孩沿著花圃的石磚上只簡單的畫了一圈的線,線與線之間並沒有相連,她設計的遊戲規則是:繞著花圃的石磚走一圈,只能踩到有畫線的地方,所以得跨大步走或是用跳的前進,真是完全跳脫框架的思考啊!當別的同學都在空地畫畫設計遊戲時,她卻想到了這樣與眾不同的方式,真是太有創意了!
只能踩石磚上細線的遊戲
  我想無論是赫爾辛基美術館的塗鴉展,或是芬蘭小學的塗鴉課,都在傳達一個重要的訊息,那就是包容與多元。用開放的態度接受藝術,街頭塗鴉或許也能成為城市魅力的加分點;而從多元的角度看待事物,不侷限孩子的思考,讓孩子發揮創意,欣賞每個孩子的優點,是芬蘭小學教給我的一堂重要的課。
 
芬紛聊天:芬蘭逐夢上學路
https://www.facebook.com/GarageeStudioInFinland
芬紛聊天( 34篇 )

一家三口為了追求夢想遠赴芬蘭求學,開始北歐生活與教育觀察的紀錄。 七歲的女兒Liv進入芬蘭公立小學,真實體驗傳說中的芬蘭教育;原為台灣小學老師的媽媽,透過對芬蘭教育的觀察,對教育有了更多不一樣的想像。 想更認識我們請到: https://www.facebook.com/GarageeStudioInFinland/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