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龍坡丈室光煦煦:和臺靜農先生一段因緣

龍坡丈室光煦煦:和臺靜農先生一段因緣

1974年3月的一個星期日,吳仁博兄突然北上,帶我去胡適紀念館。館內陳列了胡適的文物和交往,當時我剛接觸刻印不久,對印章特別敏感,注意到其中幾方印是臺靜農刻的,印象最深的是一方用隸書刻的「胡適的書」,想隸書也可入印。
您已經是會員?
典藏
免費加入會員,閱讀專屬藝文報導
繼續閱讀此篇文章 加入會員
陳宏勉( 2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