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師大美術館系列探討】理想與現實拔河,爭議話題不斷的師大美術館

【師大美術館系列探討】理想與現實拔河,爭議話題不斷的師大美術館

【NTNU Art Museum Series】Tug-of-War Between Ideals and Reality, The Repeatedly Controversial NTNU Art Museum

師大美術館建築物已經完工多時,但外界對師大美術館依舊停留在「大門深鎖」的印象,因此臆測傳言四起。站在百年學府的立場,未來規劃內容與營運品質,才是衡量師大美術館價值的重點,學校會有一系列的營運規劃,以及發展計劃,今(2023)年可以成為師大美術館「營運啓動元年」。

師大美術館建築物已經完工多時,在前任校長張國恩2018年2月22日舉辦過盛大的開幕典禮,繼任校長吳正己也於去(2022)年利用該建築低樓層的1至3樓,舉辦過「百年傳承、世紀典範」的校友聯合畫展等活動。如果加上2021年防疫期間,師大美術館推出線上《啟蒙》展,即「啟蒙之音」系列語音導覽。邀請專家老師針對展覽內容,進行主題性的深度解說,也能算是該美術館持續的活動,並非完全沒有作為。

2022年配合師大百年校慶於師大美術館舉辦校友美術創作邀請展。(本刊資料室)

但是,活動一結束,外界對師大美術館依舊停留在「大門深鎖」的印象,因此臆測傳言四起。究竟「師大美術館」怎麼了,開幕營運了嗎?甚至引發「還能使用嗎」的疑慮。

趙惠玲接掌美術館籌備主任以來,站在深度了解該建築的立場,她以四兩撥千金的口吻表示,師大美術館的狀況,沒有外界想像那麼嚴重,只是空間有些侷限,需要多費一點心思而已。

身為師大美術系教授,趙惠玲認為,建築與當代藝術一樣,追求多元發展,造型樣貌不一而定,師大美術館的設計,也是多元呈現中的一種,不足為奇。站在百年學府的立場,未來規劃內容與營運品質,才是衡量師大美術館價值的重點,學校會有一系列的營運規劃,以及發展計劃,今(2023)年可以成為師大美術館「營運啓動元年」。

2022年「校友美術創作邀請展」借展校友作品,展示師大美術館的深厚底蘊。(本刊資料室)

前校長張國恩在開幕剪綵典禮上,曾經指名感謝付出最多心血的師大前總務長許和捷,並感謝陳聖中建築師、中鋼公司以及聯鋼營造公司,因為他們為「臺師大美術館與多功能活動中心」的興建全力配合。然而,從2012年開始啓動興建美術館的構想到今天,已經邁入第11年,預算也從原先的新台幣2.8億元,累增到近3.4億元,內裝更直逼近新台幣1億元。近3,000件價值不斐的歷屆校友作品,等待了十年餘,依舊沒有空間展出,讓人感慨萬千。

前校長促成師大美術館的發想與興建

話說師大美術館的興建,必須從前任校長張國恩(1958-)發想說起。張國恩畢業於臺灣工業技術學院電子學系、然後進入台大電機研究所,4年內取得該校碩博士學位。1990年8月進入師大服務,歷經電算中心主任、資訊教育學系主任、圖書館館長、副校長、校長,其中副校長到校長,從2006年到2018年,長達12年。目前轉任東海大學校長一職,持續作育英才。張國恩擔任師大校長期間,曾希望進行師大校園整體規劃並醖釀新的開發計劃,因此借重多組建築師團隊協助,徹底盤整校園土地,思考未來可能發展。

師大校區幅員遼闊,除了台北市和平東路兩側的台北總校區,還有公館校區、新北市林口校區。其中台北市區土地非常具有開發價值,多方覬覦。除了對校地盤整有想法外,有鑑於百年學府迎向新未來的多元發展需要,興起籌建師大美術館念頭,乃由該校總務處主辦,總務長許和捷主其事,於2013年對外公開招標。當時許多建築師團隊對於大學美術館標案,興趣盎然,不乏國內外知名建築團隊,摩拳擦掌,蓄勢待發。

張國恩對於師大美術館的招標案,一開始訂出原則:

  1. 婉拒國際明星天團,以國內建築相關人才當主,即在地建築、營造、藝術與設計人才跨界合作。 
  2. 給台灣年輕建築師機會。
  3. 與師大藝術與設計系所,作校內校外、跨域跨界合作。

在多位建築團隊的激烈競標中,當時知名度不算高的「陳聖中建築師事務所」脫穎而出,取得師大美術館的規劃權。該事務所主持建築師陳聖中1974年出生、當時年僅39歲。

對於該案的勝出,陳聖中喜出望外,倍受鼓舞。他帶著湧泉以報的心情,希望以最大的創意、最貼近委託方的態度,參與「師大美術館」的設計。尤其身為年輕建築師事務所,更渴望在知名公立大學校園,留下紀錄,累積知名度。因此,陳聖中帶領團隊,用心用力,事必躬親,提出多個美術館草圖,供甲方的師大挑選。

而師大團隊以受到張國恩完全信任、時任總務長的許和捷,主導全案。許和捷畢業於師大美術系與美術研究所,又是林盤聳學生,具備設計創意與能力。

初期,乙方提供八組草圖,供甲方挑選,後選出三組,第一組延續師大校園的傳統紅樓建築,以紅磚外牆,呈現近似師大校園老建築相呼應的美術館外型。第二組為白色盒型,也是坊間普遍的美術館方型體建築。第三組為不對襯多邊型金屬皮層造型,凸顯新科技時代,多元變化下的多邊不對稱造型,強調在任何一個角度,都無法看足全貌,同時採用金屬鈦鋼板,作為建築皮層。

具備資訊教育背景的張國恩,一心想以科技加速振興師大聲譽,而許和捷傾向前所未見,設計性高的標的,因此偏愛第三組,即為多邊型金屬皮層造型。當時許和捷所代表的師大團隊認為,第三組不但反映科技時代,多元變化下的不對稱意象,以新科技材料鈦鋼,凸顯師大百年學府與時俱進,一目瞭然。

評審委員會其實還很保守,多位教職員對於美術館興建預定地的老停車場非常熟悉,認為基地不大,又與民居住宅相連,對於過於突兀的不對稱造型,十分保留。既擔心尖角,有民間風水煞氣的疑慮,又感覺金屬鈦鋼,過於冰冷堅硬,鏡面反光,會傷害附近民居的安寧,不容易為鄰里接受,而持反對意見。

但是許和捷等人力排眾議,多次討論、溝通會,把風向帶到校風保守的師大需要轉型蛻變,連民意代表蔣乃辛也曾代表附近居民介入協調,但鍛羽而歸。許和捷挾著張國恩的信任與力挺,把風向帶到第三組,多邊型鈦鋼造型建築,取得優倒性勝利,成為最終的選項。

師大美術館的興建是勢在必行的,在當時具有多重意涵:

  1. 百年學府發展,需有硬體增建、研究推廣的必要性
  2. 超過一甲子年的大學藝術科系,師生作品收藏豐富,展示修復需要殷切。
  3. 大學校園榮耀傳統,與接軌當代蛻變,成為嶄新期待。
  4. 重塑台師大巷弄文化與巷弄建築美學。
  5. 跨域跨界結合、啓用年輕專業人才與團隊,不迷信國際名牌建築師,把機會留給國內年輕建築師及校園設計創意人,發揮所長。

然而,在興建美術館的過程中,發現困難重重。首先,建築施工難度非常高,該建築係由聯鋼營造全力協助,外牆由約192個三角形施工面,再結合192個面產生150多個點,每條線長度不同,組成角度也不同。外牆帷幕系統設計主構造直線,由折梁組合而成,因此共需400多支折板梁,每支長度彎折角度皆不同。加工前,需從施工圖拆解至精細的3D加工圖,才能準確製造,在此經費與期程,整體建造技術與製程挑戰極大。

建築師陳聖中心路歷程

再過一年就知天命的陳聖中建築師,日前在接受訪問時,頗為困惑。他萬萬沒想到,一個經由他們團隊嘔心瀝血、精心打造的校園美術館,經過10年的光陰,還走不出爭議陰影,真是匪夷所思。

建築師陳聖中。(網路圖片)

他參與該招標案時才39歲,能夠在臥虎藏龍的眾建築師群中脫穎而出,堪稱不容易。而當時會在設計上選擇出奇致勝,也是經過甲乙兩方討論、同意的結果,並非只是他們建築師團隊單方面想作秀而已。

「如果甲方不同意,乙方怎麼下手?」建築接案,一個巴掌拍不響的,尤其公家招案,框框架架特別多。陳聖中自嘲,當年完全是以初生之犢不畏虎的精神參加競標,用3D模擬動畫充分示範,預見蓋好的美術館,他們沒有隱瞞結果。

逝去的十年歲月,正是他創業人生最精華的時候,為師大美術館案的付出,點滴在心頭,所用的心血,遠遠超過該事務所接手的其他任何案子。「時間拉那麼長、細節變化那麼多,根本不可能賺到錢!」他嚴肅地說。

「師大美術館」外牆非常不規則,對建築師來說,是極大挑戰。因為平面式的繪圖法,在該案完全無法使用,改用全3D的方式完成設計。尤其在建築外牆組構過程中,每一片都是獨一無二,沒有一片在外型上是一模一樣的。為此,在組構的過程,他的設計工程人員、現場監造、施工的工程師,都是拿著電腦與出圖機,逐層輸出作現場校對,與設計圖作比對,只要有一處做錯了,整棟就連接不起來,該過程當中,光是外牆,就畫了1萬多張施工圖。

師大美術館施工時期照片。(網路圖片)
師大美術管施工時期照片。(網路圖片)

「整個過程,是非常大的困難點,他們都逐一突破完成。」陳聖中感慨地表示,雖然標案拖延時間太長,工程又非常困難,完全沒有利潤可言,但對於年輕的建築事務所,使命達成,也是無價的成就,他苦中作樂,以樂觀正面態度,迎戰社會各種批評。

陳聖中强調,負評聲音,他大概都聽到了,但也有很多人表達了對他們團隊的鼓勵與支持,他們也不斷地反思該案對大家視覺上造成的衝擊。不過,陳聖中強調,不是穿一樣衣服,才叫合群。他覺得,台灣建築太過保守,尤其老舊社區,台灣需要一點刺激。如果說台灣巷弄文化裡,可以有一棟不一樣的美術館,不一樣的造型,不ㄧ樣的表情,或許可以在環境裡注入一道活水。

最讓陳聖中感到安慰的是,不管過程如何的險峻,他們克服萬難,順利完工,最後也通過層層關卡,取得使用執照,他沒有辜負整個社會對年輕建築師的期許,使命必達。至於造型好不好看,功能好不好用,陳聖中說,見仁見智吧,建築物已經存在,他希望留給社會作公評。

師大美術館與校園其他建築物。(簡秀枝提供)

首先,在2010年代,在國際廣被採用的多邊型設計,在國內並不多見。陳聖中認為,他們是開風氣之先,以192個完全不一樣的三角型組構而成,而且外觀與室內,都是不規則形狀,不像許多建築設計只是套一個殼,內部空間還是傳統的。

其次,師大美術館是第一棟鈦鋼建築物。在台灣使用鈦鋼作為建築外表的建築物,原本應該是大巨蛋。他們最早向中鋼公司訂製鈦鋼作為建材,但工程延宕。中鋼子公司鋼聯營造公司,成為師大美術館的營造團隊,乃轉移部分鈦鋼建材,供應師大美術館。由於該建築由192個不同三角型組接而成,鈦鋼材料的訂做完全無法量化,所以成本相對墊高,而每一片都必須精準組裝,非常耗費時間與體力。中鋼子公司的聯營造公司,是師大美術館的營造團隊,基於企業形象,承做該案,吃足苦頭,也賠了大錢。據說,為了師大美術館,他們自行吞下近億元的赤字,有苦難言。

第三,基於「翻轉創新」百年老學府的理念,興建不規則多邊型美術館,可以讓外界明白校方的決心。不是因襲師大早年紅磚建築,也不走傳統白盒子美術館的造型。選擇具有流動、自由、活潑化意涵的設計,意味師大在時間巨輪之下,求新求變,與時俱進。

第四,因為師大不迷信國際名牌,跨域結合,鼓勵年輕團隊,呈現出師大藝術設計系所,結合民間建築師,砌磋琢磨出嶄新造型,讓當年40歲左右的許和捷,與陳聖中建築師,一起挑大樑,年輕創意領航百年學術園地,更是新時代美談。

第五,公教人士密集的住宅區,巷弄鄰里與校園美術館相遇,自然會為台北市文教靜巷,打開藩籬封閉,加注新元素,一起以開放心胸視野,突破巷弄,迎向新未來。

陳聖中很小就喜歡上建築,念小學一年級,老家在改建,他就會偷偷跑進工地,拿磁磚自己拼湊出一個空間,他覺得非常有趣。及長,念中壢健行工專,跑到中原大學建築系旁聽,順利插班考上文化大學建築系。他經常沒日沒夜地投入設計圖繪製,預示著自己要在建築領域鶴立雞群的雄心。之後他再考成大建築研究所,2000年取得該所設計組碩士學位。畢業後先入建築師事務所上班,半年後就自己開設公司,成立「陳聖中建築師事務所」,同時也擔任「欣詮建設公司」董事長,分秒必爭,從此,社會住宅、私人委託、商業豪宅,他無役不與。

對於完工後的「師大美術館」,陳聖中寄以厚望,他深信:「建築像一首詩,城市是一本書,該本書裡面充滿了詩。」

師大美術館的外界觀點

師大美術館的興建地點,選擇在師大圖書館校區教育大樓旁,原本是一處平面停車場,北接永康街,南鄰師大校園。藉由師大美術館的興建,把學校的圍牆打開,串接師大夜市的生活圈,把藝術跟美食、 人文與校園,相互結合。

最初的想法,從籌備、動工到完工,6年有餘。2018年只能說是建築外殼完成,投入經費也跟著水漲船高,累積金額遠遠超過新台幣3億元。內裝另外發包由匠捷集團林長勳聯合建築師事務所得標,累積的經費,也是接近新台幣1億元,持續趕工中。

發想之初認為,如果美術館採取不規則的外型,讓空間規劃,猶如音符流竄般的動線,以灰色為主的內外材質、整體空間設計,到配件構思,都從藝術美學的視角,低調展現出臺北市巷弄的驚鴻一瞥。

那樣的理想,最後發現並不切實際。多變狹窄的空間並不好用,因此根據未來活動可能的需要,重新思考,大幅改裝,耗費許多心力。

原來OT設想,首要的展覽空間外,配合學校的自營,還有基於增加營收的生財空間的規劃,都成為始料未及的規劃難題。建築跟藝術品不一樣,觀賞之外,還有使用的實質功能。如果一個建築物不能用,或不好用,再炫麗的外型,也都是不能稱是好建築,值得省思。

訪問某位建築師,曾服務過公務體系,主導過城市規劃,有著多項公共美術館的競標經驗。他一提到外型獨特的師大美術館,就搖著頭,斬釘截鐵地說,那一看就知道不會是好建築。建築在視覺形象之外,還有更重要的功能任務,不能本末倒置。

該建築師分析,美術館傳統上強調的是展示、研究、推廣與典藏四大功能,到了21世紀,更朝向大眾開放,將美術館拓展出娛樂、溝通與教育等目的,也使得美術館中的展覽焦點,從單純藝術作品觀賞,轉向觀眾體驗與介入。談到娛樂、溝通與教育,都是與人有關,該建築師認為,具有溫暖、可親性,對於巷弄建築,至為重要,怎樣會在窄小巷弄中,打造巨大冰冷金屬材質建築,簡直置人感觀於不顧。

師大是百年學府,人文薈萃,本身已經有了3000件收藏品,未來還持續有許多典藏累積的機會,基礎雄厚,底蘊內涵都很足夠。因此,設計那樣的美術館,素樸無為最討好,最能凸顯豐富收藏的自然價值,何需標新立異,自貶形象與身價。

了解師大美術館的發想與籌建過程的某教授,深為該建築落點所在的附近鄰居叫屈。原本充滿書香氣息的文教住宅區,因為一棟張牙舞爪、不知道是什麼的「怪物」出現,顯得非常的不倫不類,破壞靜謐安詳的社區品質。但師大甲乙雙方我行我素,完全沒有把環境與鄰里的因素放進設計之中。

由於最早提出興建師大美術館的前校長張國恩與前總務長許和捷,都到了東海大學。師大教授說,若把呲牙咧嘴的師大美術館,一併隨張國恩校長與許和捷老師搬遷到東海大學去,一定很棒。讓該建築徜徉在大度山下的空曠寬敞環境中,以天地為幕,就會非常適當,也會非常出色。然而在巷弄中,唐突的設計,現在想修改也無從修改。公家建築物,至少要有50年的使用年限,不能用、不好用,又必須遷就著用,實在可惜。

大學發展與競爭,越來越白熱化,師大是百年學府,資源豐富,人脈充沛,傑出校友滿天下。尤其歷年出自教職員、學生等藝術家遍佈各地,重要藝術收藏家都會因為收藏師大藝術家作品,而展現愛烏及屋的美德,很容易爭取到贊助能量。

該教授認為,為了迎頭趕上各校發展,現任校長目前應該立即進行的工作,包括:

1. 校園土地盤整:把三校區作整體思考,不排除作些整併,或者釋出校地和民間共同開發。例如興建現代商辦大樓,地面幾層回收,打造符合國際標準、專業用途的現代化美術館,以補目前美術館形象、空間的不足。具國際競爭力的大學校園中,一定要有接軌國際的硬軟體,不能一味想省錢,便宜就好。

2. 資源整合:從校友中爬梳名單,找出對學校發展能分憂解勞,提出腦力、專業、資金貢獻的校友,借力使力。加強與鄰近大學的合作,合力尋求海外的合作機會,擺脫越來越被邊緣化的困境。

3. 永續發展:走過日治時代、台灣光復、國民政府來台、戒嚴解嚴,百年學府一定要扣接時代脈動,從過去培養師資,到科技資訊時代之下,大學的嶄新角色、職責與願景。疫情過後,時間空間、人與人之間關係的重新定位,永續思考與發展,至關重要。

簡秀枝 (Katy Shiu-Chih Chieh)( 289篇 )

典藏藝術家庭社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