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一根香蕉369萬

一根香蕉369萬

A $120K Banana

一根香蕉用膠帶黏貼在牆上命名為《丑角》就可以成為「藝術品」,而作為藝術品內容的香蕉又可以被隨意替換。這是否是創作藝術家所策劃的一場喜劇表演?吾人不得而知。不過,什麼是「藝術」、什麼是「藝術品」、「藝術品的價值」又是什麼?倒接著成為大家關心、討論的課題。

街上隨便買一根香蕉就可以成為「藝術品」,而且這根香蕉可值台幣369萬。你相信嗎?

2019年12月3日至6日,在美國邁阿密舉辦了「巴塞爾藝術博覽會」(Art Basel Miami Beach)。這次展覽中最勁爆的話題就是,義大利藝術家卡特蘭(Maurizio Cattelan)在當地雜貨店買了一根香蕉,用封箱膠帶黏貼在牆上命名《Comedian》(譯為《丑角》或《喜劇演員》)作為藝術品展售。結果,令人難以理解的是,竟然有二個收藏家分別以12萬美金(約369萬台幣)各購入一件,另外第三件則以15萬美金售出。三根香蕉共賣了39萬美元。

這件題為《丑角》的「藝術品」在展覽中,馬上成為民眾爭相打卡合照取樂的焦點。更妙的是,進場參觀的紐約表演藝術家戴維.達圖納(David Datuna)居然從牆上將它取下當場吃掉,展方也立即再買一根新鮮的香蕉貼上去遞補。

一根香蕉用膠帶黏貼在牆上命名為《丑角》就可以成為「藝術品」,而作為藝術品內容的香蕉又可以被隨意替換。這是否是創作藝術家所策劃的一場喜劇表演?吾人不得而知。不過,什麼是「藝術」、什麼是「藝術品」、「藝術品的價值」又是什麼?倒接著成為大家關心、討論的課題。

對此,經手《丑角》的當代藝術畫廊老闆貝浩登(Emmanuel Perrotin)表示:「香蕉是全球貿易的象徵,也是暗示性行為的雙關語,更是幽默的經典裝置。藝術家不過將平凡的物體變成愉快和批評的『載具』。」當香蕉被吃掉之後,畫廊並不提告。事實是這幅作品的香蕉,大約每隔2天成熟後,就得更換一根。負責人直言:「買方必須面對一個現實,就是香蕉在某個時候的滅亡。但『作品證書』記載,所有者可以更換香蕉,所以藝術品並沒有被破壞」。可是,這樣的一件藝術品,究竟藝術價值何在?

雖然這不是一件什麼曠世名作,也不是什麼歷史悠久的珍品,但買家之一的考克斯夫婦(Billy and Beatrice Cox)卻認為:「這件藝術品不但不貴,肯定會成為歷史經典」、「這件作品有如藝術界的獨角獸,買下來才能確保它永遠向大眾開放,永久挑起公共領域的議論、思考和情緒。」他們更表示:「此一作品的吸引力,在於通常對藝術沒什麼興趣的人,卻很想看看這根香蕉。」

很多人熟悉藝術理論、藝術品和藝術市場,對於上述賣家與買家獨特的論點,不知要作何理解和反應?倒是英國《衛報》(The Guardian)針對這件挑戰流行文化的「載具」,提出他們的見解:「這幅作品本身就是在嘲弄藝術市場」、「當代藝術就像精品時尚一樣,是擁有錢銀而非品味的人才能享有的奢侈」。

英國有名的當代藝術、裝置藝術家達米恩.赫斯特(Damien Hirst)就曾有這麼一段十分偏激的說法:「藝術經銷商,就是把糞便賣給蠢蛋的人。」然而,就是一根香蕉,如此諷刺或輕蔑藝術市場的「作品」不僅可以牟取利潤,居然還能延續市場的扭曲生態。當我們面對這樣的現實情境,豈能只是一笑置之而已?

通常人的認知,一件「藝術品」所具有的「藝術價值」,包括觀眾直接觀感的「美學價值」、其次是投射在金錢表現的「經濟價值」,以及更高價值體系的「社會價值」。《丑角》的出現,正好給予大家重新檢視、衡量這些基本藝術概念的機會。

還有一件有趣的事,法國「家樂福」隨《丑角》之後馬上跟進,在臉書粉專貼文:「用我們的有機產品,食物藝術唾手可得」,並將胡蘿蔔、蔥等各種蔬果和香蕉一樣用膠帶黏貼起來陳列,作為一種創新的行銷手法。此舉更讓人頓時驚覺,原來藝博會一根12萬美金的香蕉,在家樂福絕不會超過1美元!


本文原刊載於《今藝術&投資》2020年1月號328期

【雜誌購買連結】

典藏官網

【更多今藝術&投資最新消息】

Facebook

洪三雄( 4篇 )

雙清文教基金會董事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