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搭日本奧運旋風,隈研吾、吉岡德仁成為台灣建築、公共藝術界寵兒

搭日本奧運旋風,隈研吾、吉岡德仁成為台灣建築、公共藝術界寵兒

Kengo Kuma and Tokujin Yoshioka Become Favorites of Taiwan’s Architecture and Public Art Communities Following Attention Garnered at the Tokyo Olympics
因疫情後延的2021年夏季奧林匹克運動會,即將於7月23日在日本東京舉行,成為防疫對策下的試煉競技場,全世界為之矚目。

因疫情後延的2021年夏季奧林匹克運動會,即將於7月23日在日本東京舉行,成為防疫對策下的試煉競技場,全世界為之矚目。

隈研吾。(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主場館「新國立競技場」係由隈研吾(Kengo Kuma)操刀,打造出能融入明治神宮森林,親和療癒的特色建築。而聖火炬則由日本設計大師吉岡德仁(Tokujin Yoshioka),以櫻花造型,燃起全人類祈求平安的希望之火。

隈研吾所設計「新國立競技場」,可看到左後方明治神宮與右後方新宿御苑的相對位置。(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隨著奧運會的接近,隈研吾與吉岡德仁,不約而同成為台灣建築界與公共藝術界的話題人物。隈研吾在台灣人心中,早享盛名,以輕建築、弱建築概念,留下無數建築設計案。例如新竹The one南園風檐裝置藝術、白石畫廊台北旗艦店,花蓮貨櫃星巴克再現洄瀾風情,以及微熱山丘東京南青山門市。近日又在台中巨蛋競圖中勝出,不過遭台灣建築師呂欽文指為「複製」自己在澳洲達令港市民中心的建築作品,引發不小爭議,逼得台中市政府及隈研吾建築事務所慎重出面澄清。相對低調的吉岡德仁,去年以無形光雕塑《稜鏡之雲》(Prismatic Cloud),亮相東京GINZA SIX,被形容是飄在銀座的奇幻雲朵,一時之間,也成為台灣藝術與設計界,注意焦點。

隈研吾設計台中巨蛋競圖。(網路擷圖)

即將開幕的2021年夏季奧林匹克運動會新主場館,係由1964年奧運主場館「國立霞丘陸上競技場」拆卸重新興建而成。最初在2012年所選出的競圖首獎是由札哈哈蒂(Zaha Hadid)贏得,然而這位伊拉克裔英國建築師,作風大膽,在場館外觀設計及花費上,都受到日本各界強烈批評。例如,日本建築大師磯崎新就指稱其設計像「一隻等待日本沈沒的烏龜」,給予極大負評。而札哈哈蒂建造費用,也令日本人咋舌,由初估的10億美元,飆升至21億美元,倍添反彈聲浪。

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2015年間,看到日本國內的沸騰情緒,在幾經審慎評估後,以順應民意理由,大膽廢標重來。隈研吾及伊東豊雄(Toyo Ito)兩大建築師都參與投標,東京日本體育振興委員會(JSC)最終在兩設計方案中作選擇,隈研吾提出的《生命之樹》(living tree)最後勝出。

然而,隈研吾獲選成為奧運主場館設計,還是引來盪漾餘波,畢竟日本建築界兩大巨擘交手,本來就是勢均力敵。沒想到,隈研吾A方案,僅以610的總分,險勝伊東豊雄B方案的602分,在結果一揭曉後,再次引來兩極化的評價。伊東豊雄陣營更是千百萬不服氣,厲言表示,所有的設計分數,他們的作品分數,都高於隈研吾,僅因完成時間較長而輸掉競圖,並不公平。

前一任設計扎哈哈蒂團隊,當然也心有不甘,大聲批評隈研吾所提出的構想,與她們團隊原設計案,有許多雷同相似之處,暗示設計案被剽竊挪移。不過,2016年札哈哈蒂因心臟病猝逝,爭議只好跟著落幕,成為札哈哈蒂繼台灣古根漢美術館挫敗之後,留下與亞洲國家另一段「無言的結局」。

「新國立競技場」其中一處入口。(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隈研吾所所提出的「生命之樹」方案,是以奈良古廟法隆寺五重塔的垂木為靈感,頂部由木柱及鋼筋構成,設計融入旁邊的明治神宮外苑,處處洋溢日本風味。該主場館含地上5層、地下2層,建築面積約6萬9600平方公尺,可容納約6.8萬名觀眾。

隈研吾解釋,他的設計案,從地面看上來是由樹木做成的屋簷,那是他從法隆寺的五重塔,由下而上觀看所捕捉到的概念。他希望將日本傳統建築的智慧,融合現代的形狀創造新的建築。整體設計風格,圍繞著隈研吾擅長的和風禪意與自然巧妙地結合,運用大量木材來展現日本傳統。滿載綠意的運動場館,採用原木建材打造360度圍繞的外簷屋頂,並使用傳統建築技法和設計元素,加上木材使用來自日本全國47都道府縣提供的杉樹和松樹木材,可說是象徵日本上上下下,全民同心協力共同參與奧運主場館的建設。

「新國立競技場」採用日本全國各處的木材建設。(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木材的配置,更依照各都道府縣所在的方位,希望能盡力維護環境,打造一個與環境契合的主場館。考量到夏季奧運炎熱天氣,觀眾席1樓和3樓設有185台名為「氣流創出扇」的大型抽風機,1樓和2樓的入口處也將設置8台奈米噴霧裝置。

除了外觀搶眼外,新國立競技場的場內座椅,也布滿5種大地色系,包括深褐、深綠、灰、黃綠、白,靠近地面色澤較深,越往上則色調越淡,配色呈馬賽克狀,以運動員視角向上望,漸變色彩則會有如森林般樹葉伴著陽光閃爍的感受。

觀眾席也分為3層,近地面的第一層傾斜度20度、第二層29度、第三層34度,顧及觀眾觀賞賽事時的視野。儘管礙於預算關係,國立競技場最終屋頂改以開放式設計,然而屋簷主要使用落葉松木材,而白色屋頂在南向側則使用強化玻璃,能引光線入場館內,讓館內天然草皮能獲得充分光照。圍繞自然綠意與環保,是隈研吾在打造這幢運動建築的重要設計核心,因此在場館5樓,被稱為「天空森林」的廊道空間中,也種植櫻花、楓樹等逾100種植物,而隨著不同方位,陽光普照時,可以遠眺富士山、東京晴空塔、東京鐵塔等。

吉岡德仁。(網路擷圖)

吉岡德仁,1967年出生在日本佐賀縣,是日本知名設計師,活躍在設計、建築、現代美術領域,以自然為主題、其超越人類感官知覺的作品,在國際範圍得到高度評價。他曾獲得過多個國際獎項,作品被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龐畢度中心、維多利亞和艾爾伯特博物館等,世界主要博物館永久收藏。 同時,他也被美國《新聞周刊》,評選為「世界尊敬的一百位日本人」之一。

吉岡德仁所設計聖火火炬。(網路擷圖)

據報導,吉岡德仁為東京奧運的火炬樣式,以最能象徵日本之美的「櫻花」作為設計靈感,在材質上也選用了311東日本大地震,災區臨時住宅的鋁製窗框廢料,並投入「Hope Lights Our Way/連接希望之路」,重建希望的信念,也盼望藉著燃起的火光,讓日本災區,重獲新生。吉岡德仁在媒體採訪中曾表示,他自己是在福島縣南相馬市,看到當地小學2年級學生,筆下所畫的櫻花繪畫時,得到啟發,孩童們對災區不間斷的關懷、互助與愛,他期待把那份拙樸又真誠的情誼,製成能反映希望之美的火炬。

長71公分,重達1.2公斤的火炬,從上方看便能見著優雅的櫻花形狀,在顏色上,也特別融入粉嫩的櫻花色與金色,成為特殊「櫻花金」色系。在技術上採用了與新幹線一致的鋁擠壓工藝,其中有3成素材,則係回收來自岩手、宮城、福島等3個受災縣,總計824戶臨時住宅使用的鋁材。

疫情肆虐,持續困擾著奧運會的舉行,代表希望、新生,又具備傳統與現代科技等不同面向的火炬,貼切呼應2021東奧主題「復興奧運」,不但是日本災區「重建之火」,更是全世界企求的旺盛之焰,讓疫後重生。

吉岡德仁《稜鏡之雲》。(網路擷圖)

至於飄在銀座的奇幻雲朵《稜鏡之雲》,是無形光雕塑,從去(2020)年初,亮相在東京GINZA SIX。GINZA SIX係由日本建築師谷口吉生(Taniguichi Yoshio)所設計,就是打造紐約現代美術館新館的建築師,已經84歲,懿名遠播。GINZA SIX自2017年啓用開幕以來,即成為觀光客朝聖景點,而在樓層穿梭之間,有如畫框般的中庭廣場,則成了藝術家喜歡的展覽平台,草間彌生、丹尼爾布倫(Daniel Buren)、塩田千春、芬蘭插畫家Klaus Haapaniemi等藝術家,都曾在該空間展出,也有不錯的展覽效果。

為了2020東京奧運,吉岡德仁除了設計聖火火炬外,也在GINZA SIX展出《稜鏡之雲》裝置大作。該無形光雕塑《稜鏡之雲》,運用了約1萬根無色棱鏡魚竿,經由交錯堆疊出若雲朵般的形體,400平方公尺的空間層疊也形成無數透明的光感層,彷彿閃爍雲朵,居高臨下,引人遐想。由於作品不規則形體的特性,因此從不同角度觀看時,千變萬化,讓人聯想到大自然世界的無窮魅力。

吉岡德仁分析,稜鏡之雲是由光構成的雕塑作品,以非物質、超越形狀的概念來呈現,它賦予人們嶄新的感官享受,就像是一道太陽光般,無形卻帶給我們超越五感的震撼。視覺唯美效果之外,還著重於看不見的自然情感,讓人玩味再三。

吉岡德仁《光之結晶》。(網路擷圖)

除此之外,吉岡德仁另一件位在東京地鐵銀座站的《光之結晶》(Crystal of Light),以636顆水晶玻璃砌造的巨大水晶藝術品,閃耀著希望之光,在人潮川流的要道上,送往迎來。東京地鐵株式會社於去年3月中旬,宣布配合車站翻新,在京橋站、銀座站、虎之門站、青山一丁目站和外苑前站設置公共藝術品。吉岡德仁在資生堂贊助下,為東京地鐵銀座站B6出口。所作的公共藝術創作。

吉岡德仁一向喜愛以光,作為創作核心,他也十分考究媒材,這回運用了經得起時間考驗的水晶玻璃作為主材料,打造寬3.5公尺,長1.65公尺的大型藝術作品,並於2020年10月16日正式對外亮相。手掌大的六邊形水晶緊緊依靠,形成一幅長方形的超閃亮晶體,每個水晶的位置,都有根據世界地圖上每個國家的所在地排列,隱喻著地球上的每一個人,不但都是獨立的個體,卻是福禍相倚的生命共同體,團結才能一起散發出偉大動人的光輝。

疫情持續蔓延,2021年夏季奧林匹克運動會7月23日是否能順利開幕,日本朝野依舊忐忑不安。看來,疫情當中,不只台灣同島一命,全地球人要戴起口罩,同聲祈福。吉岡德仁與隈研吾在奧運會的設計機會與成果,也成為咫尺天涯的台灣,追星參考的建築與公共藝術話題,也是當前話題焦點。

簡秀枝 (Katy Shiu-Chih Chieh)( 223篇 )

典藏藝術家庭社長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