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奈良美智台灣行
Dark Light
Dark Light

奈良美智台灣行

Yoshitomo Nara to Visit Taiwan
奈良美智的創作,主要略可分為二個時期。1990年代後期以前的20餘年,他的畫作創造了以小孩頭像作為角色的風格,尤其大頭、大眼的獨特形像造成了全球風靡。我總結他的畫作大概具有以下幾項的特色。

藝文界即將迎來一樁盛事,3月12日至6月20日,文化總會攜手日本台灣交流協會,將在國立臺北藝術大學的關渡美術館,舉辦被視為最重要日本現代流行藝術家之一的奈良美智(Yoshitomo Nara)在台灣的首度個展。而且,奈良美智還要親自來台主持佈展,其意義可謂不比平常。

奈良美智佈展畫面,作品為奈良美智《月光小姐》(Miss Moonlight)。(圖片來源:奈良美智特展臉書專頁

奈良美智、村上隆(Takashi Murakami)和青島千穗(Chiho Aoshima)等都是當代日本在國際藝壇享有盛名的畫家,美國洛杉磯當代藝術博物館和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都有大量他的永久館藏。一位饒富藝術靈感卻行事低調的藝術家,願意親駕台灣辦展,不禁讓我想到他說過的一句話:「有夢和希望存在的地方,才會誕生藝術。」相信在奈良美智的思維裡,台灣是個有夢並且充滿希望的地方。

關渡美術館也許大部分住在台灣的人都覺得陌生,它是坐落於國立臺北藝術大學關渡校區內、全國第一所大學專業美術館。李祖原建築師「透過光線與空間轉化的形塑」,設計成為一座充滿年輕能量的跨界藝術場域。奈良美智選擇此一依山而建、可以忘情瞭望關渡平原的郊外美術館,或許跟他自幼成長的青森鄉下,對大自然的特殊情感有關吧!

以大頭、大眼小孩造型作為繪畫主題的奈良美智,究竟是不是一位女性畫家?因為「美智」這個日本名字很容易導致人們好奇,我的很多朋友也同樣問過我這個有趣的問題。第一本細述奈良美智畫史的著作《奈良美智》(Yoshitomo Nara)的作者官綺雲(Yeewan Koon)接受《南華早報》的訪問時,揭開了謎底。奈良美智是他家最小的兒子,母親告訴他,在他出生前有一個姐姐,但因難產而死,所以母親為了紀念才將姐姐「奈良美智子」的名字去掉女生慣用的「子」字之後,為他命名。

奈良美智的創作,主要略可分為二個時期。1990年代後期以前的20餘年,他的畫作創造了以小孩頭像作為角色的風格,尤其大頭、大眼的獨特形像造成了全球風靡。我總結他的畫作大概具有以下幾項的特色:

其一、作品呈現的就只是個小人物,內容單純、造型簡潔、線條俐落、構圖明快、色彩鮮艷。整體畫面一點也不繁縟華麗,卻讓人看起來舒坦輕鬆,彷彿可以與之對話而倍感親近。
其二、畫中人物有各種不同的眼神,奇特而帶有情感。尤其最知名的「斜視的眼神」,你可以從不同的角度去解讀而產生可愛、寂寥、冷漠、憂鬱、輕視、憤怒乃至邪惡的感覺。一幅創作卻能讓不同的觀賞者營造出諸多截然不同甚至矛盾交集的作品反應,實在難能可貴。
其三、奈良美智的作品幾乎都沒有透視性的空間背景,僅僅突顯人物於空洞的畫面中。這種以單純的手法來處理背景的方式,應與他在青森的童年和在德國留學所面對的那一大段長時間的「孤獨」有關。畫作刻意淡化背景,無非要突顯存在於冷清世界裡的畫中人物,用冷漠來發洩作畫時心中的情結,讓觀眾可以心無旁鶩地聚焦在小人物難以言喻的眼神與表象。由此可見其內心意涵是直接而單純的。

1990年代後期迄今,奈良美智開闢了他另外一片清新討喜的藝術領域,就是將畫中的孩童或小狗,以不同媒材拼組的方式創作成或大或小的立體作品,嘗試將畫中所呈現的複雜情感,轉移到更具體的媒材上,具有極高的識別度。

尤其令人振奮的是,奈良美智去年剛在東京森美術館發表的新作《月光小姐》(Miss Moonlight),第一次走出日本國門,將和其他作品一併在關渡和大家見面。疫情之下不能出國一睹《月光小姐》嶄新面貌與風采的粉絲們,可以輕易大飽眼福,毋寧是件大快人心之事。

近來,他更與日本文學家合作,致力於融合藝術與文學於一爐的新創作嚐試,聚焦在作品角色寧靜的精神意象表達,也延續了人們心中孩童般的「純真與身體性」,企圖喚起觀眾穿梭於現實與想像之間的心靈感觸。吾人至為企盼,其所展現的此一不同藝術風貌也將一樣深受喜愛。

洪三雄( 1篇 )

雙清文教基金會董事長

© 2020 Artou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