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雕塑藝術的遊園會 M+ 展亭「對位變奏:野口勇之於傅丹」

雕塑藝術的遊園會 M+ 展亭「對位變奏:野口勇之於傅丹」

「對位變奏」展覽由M+副總監及總策展人鄭道鍊和紐約野口勇博物館資深策展人哈特(Dakin Hart)共同策劃,藝術家傅丹亦居中給予意見。鄭道鍊闡釋題旨時,強調野口勇與傅丹的多元文化背景,寫道「要了解兩位藝術家如何在展覽中聚首、對話,就必先從了解他們各自的生平、藝術實踐和文化底蘊開始。」
西九文化區M+於2018年11月16日至2019年4月22日,在M+展亭舉行「對位變奏:野口勇之於傅丹」展覽。
「與其告訴孩子這裡盪、那裡爬,不如將遊樂場變成無限探索、無限可能,甚至改變『遊玩』的地方。」美籍日裔藝術家野口勇說。
1904年出生於美國洛杉磯的野口勇,父為日本詩人野口米次郎,母為美國作家莉歐妮.吉歐蒙(Leonie Gilmour)。幼時,他跟從父母居於日本,深受和式庭園和陶藝,以及中國水墨畫風啟發。父母離異之後,他隨母親回到美國就學,習醫期間課餘報讀雕塑班,師從義裔藝術家魯托洛(Onorio Ruotolo),其後更受其鼓勵,棄醫從藝。野口勇的作品遊走於地景雕塑、家具設計之間,外表具有現代主義特色,物料卻兼融東西文化元素,雕塑公園系列更為代表作之一。
2016年,墨西哥塔馬約博物館(Tamayo Museum)舉行野口勇展覽,主題訂於其「遊戲地景」的作品。丹麥籍越南裔的藝術家傅丹(Danh Vo)參觀後,深受野口勇的才華打動,形容其作展現公共藝術「透過現代主義思想推動社會變革」,自此積極尋求對外介紹野口勇的機會。此時,他遇上韓國的「安養公共藝術計劃」(Anyang Public Art Project),與野口勇基金會合作,在當地建築師協助下,建設兒童遊樂設施,並於去年開幕。
一年後,傅丹再與野口勇基金會攜手,近日在香港M+展亭舉行「對位變奏:野口勇之於傅丹」展覽,陳示兩名藝術家的作品之餘,佈局也反映了傅丹對野口勇的理解和演繹。從野口勇的遊戲地景出發,傅丹保持輕鬆玩樂的元素,同時加強東方美學的元素,促成一場「雕塑藝術的遊園會」。
「對位」於戰爭流徙、「變奏」出東西園林
「對位變奏」展覽由M+副總監及總策展人鄭道鍊和紐約野口勇博物館資深策展人哈特(Dakin Hart)共同策劃,藝術家傅丹亦居中給予意見。鄭道鍊闡釋題旨時,強調野口勇與傅丹的多元文化背景,寫道「要了解兩位藝術家如何在展覽中聚首、對話,就必先從了解他們各自的生平、藝術實踐和文化底蘊開始。」
1975年生於越南南部的傅丹,受越戰後遺影響,幼時隨家人逃難,曾居於新加坡的難民中心,最終獲丹麥收留。他離鄉背井的出身,與野口勇相近,但二人作品卻展現不同面向。野口勇雖然經歷二次世界大戰,其日裔身分一度招惹拘禁營的牢獄之災,但作品外形傾向幾何抽象,觀感較為溫婉嫻靜;而傅丹作品的歷史和政治意識較強,展現出分離、創傷和悲痛。兩人出身雖然有其「對位」之處,但創作卻「變奏」出不同的回應。
創作雕塑為主的傅丹,除了博物館和藝廊展覽之外,近年亦多涉足於公共藝術項目,例如 2014 年,紐約公共藝術基金會(Public Art Fund)在布魯克林大橋公園及市政廳公園展示《我們人民(局部)》;又如2016年,新加坡國家美術館的委約項目,傅丹用木材、大理石和紅銅建造其「雕塑公園」。公共空間的藝術經驗,令他與野口勇的遊戲地景碰撞出另一「對位」之處。
誠如M+官方的簡介指,展亭內的裝置作品「靈感來源於文人雅士的亭榭園林」,而傅丹就像「駐館的文士」,如同鑑賞家一樣精選野口勇的雕塑,築成一場富有西方現代主義色彩,兼具東方美學格局的遊園會。展覽陳示多件園林相關的野口勇作品:《奇鳥》、《鳥巢》題材雖然涉及自然景觀,但選用金屬物料,採取造形幾何;而「Akari」系列的紙燈,或者竹籃椅等一類家具,物料取之自然,即使用於室內,仍然流露園林雅緻。傅丹建造那寶塔形狀的《無題》(為Akari PL2而建構)裝置,更提綱挈領地帶出庭園的重點,觀眾甚至可以坐進去,看書看作品。
展品雖然一如以往不許觸摸,但雕塑都沒有圍欄,甚至地上沒有框線,觀眾可以湊上前細看。展廳沒有加設臨時白牆,也沒有觀展線路的引導。牆上只有號碼,而沒有解說,鼓勵觀眾輕鬆隨意地遊園賞藝。M+展亭雖小,但整個空間敞開之後,變得豁然開朗;臨海窗戶雖然垂幕,但中庭樹影映入,甚是庭園詩意的延續。水泥建築的硬件雖然難以改動,但指示牌換成木板,到處懸掛鮮花,嘗試營造都市庭園的氣氛。
貨櫃「變奏」回應,故意抵觸「對位」
「嚴謹的藝術家無不極具歷史意識。他們不僅思考身處的時代及自己作品的時代意義,還從前人角度思忖和形塑自己的作品。」鄭道鍊如是寫道。
觀乎「對位變奏」一展,用後來者的角度演繹前人之作,不難理解傅丹眼中的野口勇;然而,野口勇如何啟發傅丹,卻未見明顯線索。離開展亭,展覽尚未完結。傅丹特意搭建兩個貨櫃,作為展場的延伸。這也是M+展亭開幕兩年以來,首次動用室內戶外空間進行展覽。相對室內主要放置野口勇的作品,戶外貨櫃裡的雕塑皆出自傅丹之手,包括名作《我們人民(局部)》的其中一個部件。貨櫃旁邊則是野口勇的《遊玩雕塑》,環形波浪的作品,歡迎觀眾坐卧攀爬。展覽結束後,此作將會移入未來M+視覺博物館的平台花園,長期展出。
展亭內,傅丹的裝置雖然搶眼,但仍然以野口勇雕塑為主;而傅丹大部分的作品隔離於展廳外的貨櫃,題材又以西方文化的碎片為主,與室內的園林氣氛關係不強。兩人作品交互不多,貨櫃部分展示傅丹近十年的創作發展,更是獨立而疏離。 鄭道鍊直言,傅丹刻意迴避白盒子,「設計出截然不同的展示模式」,但封閉的貨櫃如何呼應野口勇開放參與的 《遊玩雕塑》卻留下疑問。
展題「對位變奏」以音樂創作的「對位法」為喻,M+指二人創作「時而和諧融合,時而故意抵觸」, 是否應該以後者來理解傅丹的貨櫃呢?

對位變奏:野口勇之於傅丹

展期:2018.11.16-2019.04.22
地點:西九文化區M+展亭 M+

 

黎家怡( 27篇 )
查看評論 (0)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