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旅日藝術家何德來的人生軌跡:「何德來與日本美術團體—新構造社」展

旅日藝術家何德來的人生軌跡:「何德來與日本美術團體—新構造社」展

正如他說過的話,何德來似乎未曾放棄藝術生命、未曾因時局紛亂而動搖。這位來自臺灣的藝術家留在日本,為了重振藝術而努力的同時,也未曾遺忘過故鄉。
20世紀初,是臺灣藝術開始擁有寬廣世界的開端時代。1895年甲午戰爭結束,臺灣因馬關條約而成為日本的殖民地,注入明治維新的西學及現代化的日本一方面為臺灣帶來更開闊的亞洲藝術視野;另一方面,殖民地政策引來的階級差異和身分認同等問題,也推動人們不滿足限於日本人主導的畫壇,於是向外出走,尋找思想火花和自由。在這時代背景之下,成就許多不凡的藝術家,其中一位即是何德來。
新構造社社長中谷時男與新竹市文化局互贈禮品。(新竹市文化局提供)
何德來, 1927年進入東京美術學校西畫科,與日本近代西洋畫家和田英作學習。1932年,他學成歸國,返臺組織「新竹美術研究會」,參與「新竹水彩畫會」及「白陽會」,推動了新竹一帶的現代藝術教育。在此機緣之下,新竹市文化局今年12月舉辦「何德來與日本美術團體—新構造社」展,集結何德來精彩作品,亦有其旅日期間交流之藝術家及重要弟子,以及他晚年投入心力的日本「新構造社」之會員作品。新竹市市長林智堅在開幕當日致詞,肯定何德來的在地貢獻,以及對台灣藝術家的影響及啟發。
何德來《自畫像》,1930年,油彩木板,33×24公分,新竹市文化局收藏。(新竹市文化局提供)
吾心日記:從東京美術學校的薰陶,到創立新竹美術研究會
1904年出生於臺灣新竹州淡文湖庄(今苗栗縣造橋鄉談文村)的何德來,父母將五歲的他過繼給地主作養子。重視教育的養父母透過友人,將何德來送至日本東京的小學,畢業後才回到臺灣,就讀臺中一中。小學期間便展現藝術天分,而回臺讀書期間接觸油畫之後,他立定志向往藝術發展,赴日考取東京美術學校。
然而首次考試失利,但不願放棄的他堅持重考,終於在1927年成功考上東京美術學校,並向和田英作學習西方繪畫技法。和田英作,身為東京美術學校校友的他,畢業後遠渡歐洲留學,師從拉斐爾・柯蘭(Louis-Joseph – Raphaël Collin),歸國後成為日本重要藝術團體「白馬會」一員,曾任東京美術學校的教授及校長。和田英作提供他完整的學院油畫訓練,其穩健畫風也帶給他許多啟發及影響。同樣留學東京美術學校的陳澄波、廖繼春、顏水龍等,與他組成「赤陽洋畫會」,彼此切磋學習。畢業後他不以賣畫為生,對創作始終保持著理想及熱情,作品多採自個人及生命經驗,省思宇宙玄秘及根源,自傳性濃厚,曾言:「一張一張都是吾心日記。」目前藝術家作品多數為臺北市立美術館收藏,其餘如新竹市文化局等地亦有收藏。
1913年的東京美術學校。(©維基百科)
除了藝術成就,更不能忽視的是何德來在當代藝術推廣和提攜後進的貢獻。1929年,他便和當時年輕新銳藝術家成立「赤島社」,在臺北開辦首屆展覽,陳澄波、廖繼春、陳植棋等人亦有作品參加。他和古琴家木邑秀子因關東大地震相識,並於1931年結婚、回到臺灣新竹生活。何德來在自家住宅兼設工作室,開放給學子研究使用。充滿熱忱的他,1933年和李澤藩、谷喜一等人合組「新竹美術研究會」,兩年內開辦了七次之多的作品展覽,由此可見其對振興藝術的決心毅力。
何德來《脊影》,1973年。(何騰鯨提供)
藝術生命都寶貴:紛亂時局中的新構造社與何德賞
在新竹忙碌的歲月中,影響了何德來的身體健康。1934年突如其來的胃潰瘍,讓何德來不得不慢下腳步,回到日本接受治療。在日本治療的他覓得日產建築株式會社社長的祕書職位,意外地認識創辦及營運日本藝術團體「新構造社」的改井德寬。熱愛藝術的心仍未遺落,因而他在1942年首次參展「新構造社」第16回展,1947年成為正式會員並擔任職務。
何德來《御茶之水的夜景》,1971年,油彩畫布,72×91公分。(何銓選提供)
「我底生命,只有一個,我底命運,只有一個,覺得很寶貴。」正如他說過的話,何德來似乎未曾放棄藝術生命、未曾因時局紛亂而動搖。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日本陷入低迷氛圍,更何遑有暇欣賞藝術?在此際,「新構造社」卻比其他團體更早振作,以手動油印方式製作海報,本目勇市與何德來兩人每日辦公以安定人心,被會員稱為「車子的兩輪」。這位來自臺灣的藝術家留在日本,為了重振藝術而努力的同時,也未曾遺忘過故鄉。1956年,何德來回到故鄉於臺北中山堂舉辦個展,為「新構造社」和自己的藝術生涯踏出新一步。
「何德來與日本美術團體—新構造社」展開幕當日的貴賓合影。(新竹市文化局提供)
直至逝世前,何德來持續留在「新構造社」指導後輩。他和妻子結婚逾40年並無留下子嗣,但兩人情堅金石、同甘共苦。1973年木邑秀子離開人間,何德來隔年出版《我的道路》詩歌集紀念愛妻。1986年,何德來心臟病發逝世。膝下無子的他投注28年於「新構造社」,受到會員的景仰。為了感念何德來的付出,「新構造社」特設「何德賞」,此獎成為日本美術團體中唯一以台灣畫家之名創設的獎項。
面對生死,何德來的態度坦蕩:「人都會死去的,像落葉,像落日,從遙遠古早迄今不變。」豁達卻不曾鬆懈,往返於日本和臺灣之間的他在藝術美學中,找到堅定不移的信念。

「何德來與日本美術團體—新構造社」展

展期:2019.12.11-12.29
地點:新竹市文化局竹軒、梅苑及琉璃畫廊
地址:30054 新竹市東大路二段15巷1號

 

ARTouch編輯部( 1034篇 )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