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藝時代畫廊:從內而外宏觀「萬物」

藝時代畫廊:從內而外宏觀「萬物」

藝時代畫廊藝術總監戴郡鈺。(藝時代畫廊提供) 來自台中的藝時代畫廊,旨在培養具有洞悉時代及自我實踐能力的藝術家…
藝時代畫廊藝術總監戴郡鈺。(藝時代畫廊提供)
來自台中的藝時代畫廊,旨在培養具有洞悉時代及自我實踐能力的藝術家,藉由作品和理念的推廣,反映當代精神;致力於國際展會的參與,快速累積自身的區域連結及國際視野,成為塑造時代經驗、市場精神的模範生、開拓者,這也是畫廊名稱「藝時代」的由來及核心價值。藝時代也透過藝術史、當代理論的聯繫及耕耘,追求市場價值外的學術視界、形塑當代話語權的可能。
「2018台北國際藝術博覽會」(ART TAIPEI),藝時代畫廊邀請國立師範大學美術系教授白適銘以萬物為題策劃展覽,藉以折射藝術所能反映出的社會樣態,並從藝術家由內至外的省思,表達出人類所遇見的宏觀現象。為了呈現生態的大方氣象,在200平方公尺的展示空間中,帶來中國雕塑家高孝午最新系列「再生」,此系列亦是首次在台灣完整亮相,而台灣藝術家陳正隆、洪德忠、余昇叡、張絜廸也在這場盛會展示未曝光過的藝術作品。
這次策展主題圍繞著社會現象與互動關係的折射,同時,人類最近也最為急迫的當前議題便是自然生態的變異,這也是邀請高孝午「再生」系列來台,並成為主展題的原因;整個展位的設定,延續高孝午「當下即是」的創作觀,透過循序漸進的動線設計,一步步帶領觀者進入到深層而靜謐的鑑賞氛圍。
高孝午《再生:蜻蜓》,不鏽鋼鍍色,112×112×115cm,2016。(藝時代畫廊提供)
藝術有千萬種呈現,不論其學術背景或技巧,最能留下記憶點的是藝術中沉靜散發出的連結,這種連結可以是符號,或許是色彩,而這正是使作品深入人心的要點。高孝午就是藝時代畫廊代理藝術家中,遊藝於心的佼佼者,本次展覽中,《再生:蝴蝶》,是最震懾心神的一件作品。如何把靈感持續的保留在思想狀態中,需要不斷地想像,而這樣的奇思妙想也是外界萬物開始回應自身的時刻;在構思「蝴蝶」能如何更好的實現時,竟然就有隻活生生的蝴蝶飛進高孝午的房間陪他午休,這種神奇而又再正常不過的經歷,不就是每個人在日常生活中最易見,卻又最常被忽略的感動嗎?除了從細微之處開始重新體會生活,高孝午也在這個時候給自己提出一個全新的課題,一向強調要讓作品融入社會,與觀眾產生充分交流的有效性,但怎麼樣的材質能在公共空間更經得起時間和氣候的考驗呢?最終他選擇使用不鏽鋼,並搭配多彩鍍色讓藝術作品中被雕塑語言誇張化的特殊設計能有超越期待的視覺震撼。《再生:蝴蝶》是誇張的、是超越現實的,但又使觀者反思,因為現實一直被改變,而我們放任不挽留,藉由「再生」系列,希望能啟發觀眾對真正美好的嚮往與追求。
作品與觀者的互動是藝時代畫廊最愛觀察的一種行為,2018年的藝術北京博覽會上,藝時代畫廊展示了當代水墨藝術家陳正隆的《竹枝風雨聲》和《雅石清供》,有別於水墨畫固有的淡冷色彩,這兩件作品呈現出當代水墨的趣味與跳脫,幾天的展會中,這兩幅作品竟成為現場觀者必到的打卡點。在這個當下,這個瞬間,若有一件作品能帶動、能影響、能使人記憶到某個過往,傳播藝術的存在,正是經營畫廊的初心實現之時了。
高孝午《再生:蝴蝶》,不鏽鋼鍍色,500×250×228cm,2017。(藝時代畫廊提供)
ARTouch編輯部( 1004篇 )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